2011-04
10

今天到底是星期几

By xrspook @ 23:59:38 归类于: 烂日记

夜已深我早该睡觉去了,但那种不服输,那种使命感让我撑过了凌晨12点,但我只是在撑,身体在抗议,我知道的。要不是突如其来的很多事,我压根儿不用如此被动,每一个小时都很重要,因为,下午和晚上的拖沓,我把时间用在了坐车和家人身上,所以,那些本该坐在电脑前完成任务的时间没了,不得不占用到睡觉的时间。睡觉时间是无辜的,但不把时间用在回家上,不把时间用在家人上,日子还有什么意思呢,如果不按时完成任务,许诺都是浮云,我拒绝当那种吊儿郎当的人。

借了NAOH的流氓雷VIP帐号体验了一下离线下载的快感,真的,异常变态!配合高速通道更是将变态推向了顶峰级。服务器层面的交流,云层面的交流异常强大,挂机神马的就交给流氓雷去解决吧。于是,我现在也已经购入了一个VIP帐号。让流氓雷去跟那些不给力外国种子周旋吧,真的,如果要我人肉去抗争的话,我浪费的电费比VIP帐号还贵。

我承认,近几个月我进入了不知不觉的大花洒期,什么电子产品啦,什么衣服啦,什么在外吃饭啦,疯了疯了,我发了疯了……

可能,这是妈最后一次做化疗,因为两天后就要进行全套的检查。但化疗结束并不代表痊愈,我们不往坏处想,但的的确确在我们接触到的人里就有复发的、扩散的、去世的。没什么比把握当下快乐更爽的了。如果,我压根不能保证明年的这个时候她还能不能和我一起去到处吃好吃的,我才不管今晚我得熬到多晚,身体不正常又要用多少时间和药物去调整。活着比什么都好,失去的总能补回来。

对今天到底是星期几我彻底没有概念了。

2011-01
28

斜视某人

By xrspook @ 23:03:54 归类于: 烂日记

已经无所事事一个星期了,眼看就要进入春节前的特殊上班时间,我等待着领导那句“接下来几天没什么事,你可以不用来了”不过,我不但没等到领导的人,更加没等到领导的那句话,相反我好不容易等到的是“没什么事的话星期天再过来上两天班吧”这哪里是两天班,如果完全按照国家规定的话,应该是三天,星期日一二,因为星期三才是大年三十。我或许很奇怪,但我觉得你可以年初一要我值班,但年前有很多事需要准备,很多东西需要折腾,准备比真正过节还忙。偏偏那些大老爷们不会理会这等事,就像要回家等于提早打电话叫老婆做饭一样简单。

妈前天开始进医院,昨天开始上药化疗,明天晚上完成,总算赶到在过节前做一期,如果卡在春节时会很惨。其实对我来说,化疗中和化疗后是恐怖时期,那种得闭关不出门的日子我见识过了,但从来我都是听说的,从来我就没有时间接妈出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很闲,被困在单位却不能做一些我明明应该可以去做的事。

什么关心不关心不是挂在嘴上的。

什么是乐观?乐观就是知道如何把痛苦留给自己,并尽快忘记,把好的东西大大地和别人分享。

明天计划早起做X观后感然后把MP3计划付诸实施!

2010-12
11

你或许不知道的化疗

By xrspook @ 23:59:23 归类于: 烂日记

2010年12月已经过去了11天,第一次坐在家里的电脑前写blog。对上一篇是写于2010-11-28,我的确很久都没回家了,以至于爸又偷偷拔掉我的连接线把我的台式收录机搬走(我可是把它当电脑音箱的!),折腾了好久都没恢复之前那完美的效果,肯定,线不是他买的,插头经常拔插非常不好,更何况,收录机的年纪比我还大就更加经不起这般对待。

今天用了足足3个小时从库里到达医院,从大白天走到万家灯火。今晚是个雨夜,飘着毛毛小雨,也懒得打伞,毕竟身上穿的那身行头早该扔洗衣机了。爸妈都在医院,我待了2个小时,最终还是要独自回家。到底什么是家?家里没人那还算家?不过是一个睡觉上网的地方罢了。我更喜欢医院里7人病房中的热闹,虽然那都只是些很不幸的病人。

化疗是什么,我之前完全没有概念,化疗就化疗呗,感觉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很冲的药弄进去,管你好人坏人格杀勿论的那种。一直以来,我的意识中把掉头发等同于化疗的副作用,但实际上呢?远不止!!!药物的强烈霸性导致胃口不好,白血球被大量误杀,免疫力下降,身体虚弱,药物的强渗性导致注入过快/过慢或者很微小的错误都会导致血管破裂、渗漏,最终导致烧伤,那种烧伤是怎么个模样呢?就像宫崎骏动画《幽灵公主》里阿斯达卡中了凶煞神诅咒的手那样,听说中招的化疗当事人自己没什么感觉,但看上去很吓人。化疗的烧伤是沿着血管上的,所以,如果手背能注液肯定选手背,不行的话再随手腕、手臂慢慢上。普通的打点滴插针不好或者拔针后按压不好导致的淤肿冷敷热敷很快就能解决,但化疗导致的烧伤,一天半天不能摆平,很有可能花费整个化疗间隙都仍未恢复。

回想整个过程,刚被迫接受事实的那一段很短的时间很可怕,手术不可怕,接下来的化疗更折腾人消磨人,毕竟,手术只要几小时,术后康复到出院也不过几天,但化疗需要起码半年!

我是个爱撞邪的人,所以今晚上下两回我专挑咸鱼电梯,似乎已经把它当作我的私家工具了。

2010-11
20

正常

By xrspook @ 23:32:07 归类于: 烂日记

正常去看中医,正常到外婆家吃饭,正常下SD,正常找GA音乐,希望自己能正常一点。

妈在医院化疗,家又没张口就能吃到的饭,不正常,。

痂撕到一半撕不下去,仍要戴手套洗澡,仍要/天/手换几张创口贴(手汗和灰尘,自己会粘不稳),不正常。

累积了不少没干完的东西,晚上10:30前不能睡觉,不正常。

SS马上来了,BR我还没看,不正常。

我都不知道什么叫正常,什么叫不正常了。

妈昨晚从11点算起到早上7点,上了5次厕所,才吊了不到200mL的化疗药物,怎么会要上那么多次厕所呢?!!!这叫正常?

从一家西医为主的三甲医院去了另一家中医为主的三甲医院,挂上了我看开的那个医生的号,在轮到我之前2位的时候,本来诊室里医生隔壁已经坐了一个见习的,又来了一个,她并不是教授/主任级的人物,挂号费用是普通医生,咋的今天这么受欢迎,这正常?还是我一个多月没来这医院,火星了。

今天抓中药的速度非常神速,我有7剂,3分钟之内就有拿了,太不正常了吧,毕竟整个拿药的场子还是等着挺多人的,最惨痛的那次,我足足等了超过30分钟,貌似就是对上那次。

正常也好,不正常也罢,都是生活的一部分,避不了,逃不掉。

2010-11
2

医院早晨

By xrspook @ 17:30:33 归类于: 烂日记

如果没有这一次,我不会体会到“睡”医院的滋味。人怎么才会成熟?人只有经历过事才会成熟,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

昨晚过了10点就困了,今早6:30就醒来,无它,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医院那种非常规律的作息时间。生活本该这样,但任性的我们总是无休止地挥霍着我们的资本。越夜越兴奋那种年轻的狂躁我经历过,但那不过是狂罢了,生活主调总归是要平静的。

秋普检查组已经走了,瞎忙一天多以后,一切都结束了,有种莫名的空虚。一方面,我求神拜佛希望他们赶快走人;另一方面,他们的闪电工作必然观察不到我们很多用心过细的部分,有点可惜。我不想为检查而活,我希望一开始就很规矩做事,检查不不检查都一个样,但显然,这非常有难度。

2010-10-25,又一个和妈在医院散步的早晨,我拍下了这些照片。我们一生中其实真没几回能看着太阳升起,特别是,跟我们很在乎的人。

18楼的病房阳台刚好对着“小蛮腰”新电视塔。

太阳快出来了,但大城市还在沉睡中。

微微看到了“咸蛋黄”的一小部分。

大城市沐浴在晨光之中。

禁止吸烟与太阳公公。

生活就该这么“闪亮亮”。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