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
9

大概是焦虑症

By xrspook @ 14:34:22 归类于: 烂日记

几乎可以这么说,每天晚上睡到某个时间,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会醒过来。四周一片寂静,基本上没有什么声响,所以只要是发声的东西,我都听得很清晰。接下来我会听到我妈的咳嗽声。她一直以来都有慢性支气管炎,所以咳嗽这种东西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起码在我记忆之中,她一直都这样。还记得我小时候,她总会去省中医院看一个医生,后来她没去了。看那个医生,的确会让她的症状有所好转,但长时间的坚持证明那个东西还是不能根治。所以我妈的做法是见招拆招。情况跟现在的医生面对新冠肺炎一样,病人出现了什么症状,就用对应的方法去处理。绝大多数情况下,我妈都不会去医院,而会去单位的医疗室。那里的医生熟悉她的状况,而更重要的是,单位的医疗室其实就相当于一个社区医院,药价比三甲医院便宜。根据社区医院不一样的是,医疗室开的药物可以相对多一些,也可以开一些不同品种的。我妈不是那种要把医保卡里面的钱每月都光掉的人,所以即便开一些其它药,也只是用来看门口而已。

我觉得支气管炎和鼻炎对我妈来说简直就是一对好基友,而鼻炎和支气管炎这种东西受天气和环境的影响很大。有时候可能并不是真的细菌感染,纯粹只是因为过敏反应,所以过敏的药物在我家通常都会有。

以前我一直不觉得自己会过敏反应。虽然小时候的皮试已经证实了我肯定是青霉素过敏。青霉素过敏,先锋类的药物不能用,头孢的也不行。在病历上,我写着青霉素过敏,开药的时候,医生不会给我开青霉素,但是我还得接下来口头跟他们说先锋和头孢也不行。所以总的来说,我一直都会药物过敏。大学二年级的那一次,我才知道一些莫名的因素也会引起我的过敏反应。那一次,刚好遇上的是四级英语考试。一两个星期下来,感冒药貌似一点作用都没有。回家以后,试了一下抗过敏的药物,两天症状就消失了。虽然这些过敏的事件不是经常发生,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是会出现那么一两回。我试过症状像感冒,结果是过敏,也试过服用了一整盒过敏药,结果出现药物副作用,半夜的时候肚子痛得死去活来。

在白天在清醒的时候,听到我妈咳嗽是一回事,但是当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间醒过来,在寂静之中听到又是另一回事。因为那个时候人的脑子会一片空白,接下来会感到莫名的害怕,然后胡思乱想就会发散开来,继续发展下去就会让人辗转难眠……

鬼知道为什么我会半夜无端端醒过来。晚上一直无法入睡的人很可怜,但是那种睡到一半突然醒来,然后开始胡思乱想,也很恐怖。这种恐怖不会一直缠着我,但如果某天遇上,仍然很可怕。

2019-11
26

被拖沓

By xrspook @ 17:13:59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天都过了晚上11点才能开始做数据汇总,我觉得挺变态的。如果是晚上8、9点我觉得还可以接受,但每天晚上都起码10点甚至11点以后才可以做,我觉得这很折磨。因为那个时候,我应该去睡觉了,那时人已经进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虽然算不上整个人都很迷糊,但显然已经不属于那种清醒的类别了。那些半夜加班到凌晨3、4点的人我不知道他们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反正对我来说这很痛苦。就健康来说,我也不适合经常性习惯性晚上11点过后才睡觉,但问题是数据接近晚上11点才出来,我能怎么办呢?第二天早上才去干的话,效果比晚上干还差。晚上或许是不清醒,但早上得用迷糊去形容。的确早上能干那种事,但问题是经常出错,出错的几率非常高,这就会让我的工作浪费很多时间。同时,因为我有一些心理底线,我不能让别人等太久,所以我只能等到半夜然后开干这种事。

每天都熬到晚上11点,这真的靠谱吗?为什么他们觉得加班就能解决问题呢?如果是偶尔一两天加班到晚上11:00,我觉得大家都不会有什么意见,但如果天天如此,我觉得会疯掉,因为我已经疯掉了。从早上8:00上班到晚上11:00,这实在是有点过了。他们与其一个班搞到晚上11点,不如永远排两个班,早上8点到下午4点,下午4点到午夜12点,这样的话,刚好是三班倒的其中两个班。工厂都是这么干的,但这个所谓国企一方面打着正常上班时间的旗号,另一方面又说我们在做中转,必须给客户提供优质服务。客户有什么要求,我们都应该尽量满足,但是我们却没考虑这其实是剥削。我个人觉得这实在有点残忍。如果你觉得要做到晚上11点,为什么当天你不排两个班?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每天开始的时候,业务部门并不确定当天到底有多少的业务。他们总觉得如果一开始就这样排的话,人就浪费掉了。这种干到晚上11点的事已经成为我们的常态,那些傍晚就结束,晚上8、9就结束只属于鲜有的事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落入了这种恐怖的节奏。大概是因为今年汽运的数量大幅上升,全年计算的话,我估计会是去年的两倍以上,而且这个两倍只是算中转的比例,相比于省储业务来说,中转的客户的要求简直乱来。每天我们干的量可能总体来说没差多少,但开干的时间很飘逸,车与车之间的间隔也很扯淡,最重要的是每天的业务被他们弄得完全不可能有计划。这非常矛盾。如果我们的人很多,每天都排满三个班,你什么时候过来我们完全无所谓,但显然,我们的正常配置只有一个班,特殊时候只能顶多排两个班出来。一个班的作业量拖长到两个班完成,很困身,效率让人泪奔。

很痛苦,而且这完全不是幻觉。

2019-10
19

不会有下次了

By xrspook @ 21:36:54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们接近9:00上飞机,10:00的时候从杭州萧山机场起飞,然后大概午夜12:00的时候到达广州白云机场T1航站楼。然后我叫辆滴滴,回到家的时候大概1:30,因为拿完行李,上了个洗手间,下单滴滴的时候,已经接近12:30。这绝对是一个疯狂的经历!昨晚我不是直接回家,我是先把我的同事放在她已经提前定好的酒店,然后我再修改地址回家。这是我第二次打滴滴,上一次是一个人,这一次也是,两次都发生在晚上,只不过昨天晚上的更极端一些。因为我平时不打车,所以我没有意识到过高速就得找司机要发票,而停在机场的网约车还得找司机要停车费。高速费跟停车费合起来23块钱,算是我买了一个教训吧。如果不是这种极端的情况,我无论如何不会在机场搭网约车回家。

一开始我就不想让自己落入这样被动的境地,昨天下午我更是知道了一个让我生气的消息。之前我们的计划是三个女生一起打一辆网约车,然后我逐个把她们放下,最后我一个人回家,但昨天下午其中一个说她的男朋友要过来接她。显然接她的男朋友不是打车过去,还是开车过去的。既然是开车过去,正常人的思路当然是把我们两个也捎上。我不求他把我送到家,但起码把我送到市中心,我就可以容易回家了,无论是叫网约车还是搭的士。当我问她为什么不可以的时候,她回答的是不知道。你不知道车上还有多少个位置吗?难道半夜去机场接女朋友的时候还得把自己的爸妈叫上,又或者是带上一些朋友去壮胆?!会发生这种如此无稽的事情吗?到底是你不想做,还是不知道!如果是不知道,直接找你男朋友问清楚就知道了。如果是不想做,为什么一开始你提出的是自己打车回去呢?!一开始当他们决定要到半夜搭半夜的航班回广州的时候,我就不爽。之前我就预测到我的其中一个女同事会叫人来接她。一个男同事说他会睡在酒店的VIP候机室。当时我没有直接的拆穿她男朋友会接她,我跟另外一个女的要自行解决半夜出行和半夜住宿的问题。换做是你自己,你的家长朋友会让你冒这样的风险吗?!你自己不会落入这种境地,难道你就不能为别人着想一下吗?跟睡得舒不舒服比起来,安不安全更重要。所以昨天下午我听说她要放我们飞机的时候,我很生气,也决定这种事以后可能在我和我的同事身上发生第二次。如果这只是你个人的行为,我没有意见,但如果这是一个单位的集体活动,我们不应该冒这样的风险。因为担惊受怕的不仅仅是那个遭遇风险的人,还有部门的负责人以及领导。发生任何状况大家都免不了要背责任,而这种风险,实际上我们完全有可能避免。半夜到达后还得给领导发短信,你们就不觉得收你们报平安短信的领导很可怜吗?!

她不为自己着想,肯定不会为别人着想。既然那样的话,我要做的就是我要为自己着想,同时也要为我的人着想,不能因为某些人的个人意愿让大家再冒风险。

2019-10
14

被迫夜行

By xrspook @ 11:44:33 归类于: 烂日记

我不知道现在年轻人的消费观念到底是怎样的,不知道他们认为很正常的交通方式应该是怎样的。过去几天,我脑子里全部都是接近半夜12:00的飞机到达广州之后,我要怎么回家。那是一个非常尴尬的时间。在没认真搜索之前,我觉得广州的夜班公交应该能满足我回家的需要。机场大巴理论上应该有航班就有车,到达市区以后,即便多转几次车,也肯定能回家,但昨晚当我认真搜索一下之后,我发现情况不是这样的。虽然现在广州的公交车站已经多了很多夜线路。那些车大概30分钟发一班,错过了等等就好,但问题是那些车的运行时间大概是到晚上12:00。也就是说在那之后,要出行除了用的士和私家车以外,几乎公交约等于误解。正常情况下,很快就可以在机场叫到网约车,但问题是半夜怎么可能会有很多网约车在服务呢?除非这辆车你一早就已经预约了。但预约这种事根本说不准,因为半夜的飞机晚点是很正常的。

如果是某些很紧急的事,又或者没有任何周旋的余地,搭乘这种凌晨到达的航班无可口非,但是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这些年轻人还选择这样的出行方式,让我觉得很无语。大概他们觉得白天从机场或者南站打车回家跟晚上没什么区别。可能是他们完全没想到孤身一人的危险性;又或者是他们曾经就这么干过,觉得这没有问题;第三个可能性是他们曾经干过,但回家的时候是有家人或朋友去接的。对我这个长期生活在广州城区的穷人来说,在正常时段往返高铁站和机场都可以通过公交轻松的实现。白天从我家去白云机场T1航站楼只需要10块钱的公交费用。即便在不塞车的情况下,从家里打网约车去机场也需要起码150块钱。15倍的差别!或许你会说,这样会舒适很多,但问题是你怎么知道司机不会卖你猪仔呢?从小到大我打车的经历非常少,在没有网约车之前,我出门几乎不打的士。在一些特殊或者紧急情况之下,我才会打的士。至今我也只坐过一次网约车。那次之所以要那么干,首先是因为间太晚了,公交路线太长了。几乎不打车这显然是我的问题。对年轻人来说,他们觉得用20块钱买大概75分钟是非常划算的事。我搭公交就只需要3块钱,但是他们愿意给25块钱去拼车。这种情况也像如果要爬白云山,我会背上一两瓶大水,因为我知道山上的东西价格很高。通常来说,在市区,1.5升的水大概三块钱,但是到了山上,500毫升的水也要10块钱。我宁愿自己背3升水上山,也不愿意在山上被人家要高价,但是年轻人不这么认为。所以你可以看到他们双手空空就去上山了。如果不想走上去,就去坐缆车。如果走下来觉得太辛苦,就去坐电瓶车。渴了或者累了,又或者想玩什么新玩意了,给钱就好。钱真的是那么容易就赚到的吗?从我们单位新招回来的那些同事的薪酬看来,他们把钱赚回来真的挺简单,甚至有点简单的过头了。

之所以有这些吐槽,大概是因为我太土气、太抠门了。

2019-03
17

半夜突发

By xrspook @ 19:25:20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我好像到鬼门关那里走了一回。那种莫名的恐惧是我从来没有过的,因为这种事之前没有在我身上发生过,事发太突然,简直让我措手不及。

昨天去扫墓,一共去了两个地方,吃了三顿,所以,当晚上接近十点回到家的时候,我撑得要死。从数据上说。我比平时那个时候重了一公斤多,那都是我额外吃进去的。昨天吃的那三顿都吃得很饱,而且里面有高碳水的,也有高蛋白的。尤其是晚上的那一顿。接近12点上床睡觉的时候我也觉得肚子撑着不舒服,但那只是撑着,以前也试过这种事,我也就没当一回事了,而且肚子撑着这种事也没有办法,因为我家里根本没有类似健胃消食片之类的东西。

神奇的事情发生在我关灯睡觉的时候,睡到某一个时候,大概是睡了半个小时,我突然觉得头很痒,于是就两只手开始抓起来。这种瘙痒是毫无征兆的,突然间就来了。我进而发现头部开始有种发热的感觉,与此同时肚子好像不舒服了,所以我就开始去蹲马桶。蹲马桶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头很痒,于是继续抓。因为昨天的行程比较紧凑,所以我没时间去便便。昨天吃了很多,所以有可能东西都堵在身体里面了。但实际上,蹲马桶的时候我并没有排泄出些什么,但坐在那里的时候,我觉得那种骚痒开始从头部向脖子和肩膀蔓延。我明明没有看到蚊子,也不觉得自己被叮咬了,但却发现自己的手肘起了个包。蹲马桶上无果后,我就回去继续睡了。但实际上,我根本睡不着,一开始是肚子不舒服,好不容易肚子的感觉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搔痒全身性蔓延。已经从肩膀,延伸到手臂和躯干。我能摸到肚子上起了一个个疙瘩。手臂上也都是红疹。我的感觉是除了骚痒还有发热。这种感觉在迷迷糊糊之中一直在延续,然后这种感觉一直延续到臀部、大腿以及膝关节。膝关节以上我觉得发热骚痒,但是双脚却是冰凉的。又过了一些时候,我觉得自己完全鼻塞了,倒不是因为感冒或者鼻炎,而是不知道怎么鼻子就不通气了,我只能用口呼吸。平躺的时候是这样的,当我坐起来以后,鼻子又通畅了一些。显然我正在莫名其妙地全身出红疹,但如果这种东西同样发生在身体内部,就意味着我可能会有呼吸道水肿,那种东西会让人窒息。黑暗之中,我躺在床上,通常来说,我的正常静息心率只有50多,但昨晚那个时候我的心率达到了七八十。那种怦怦直跳的心跳就像是我喝醉了酒。到了某个时候,我终于忍无可忍,去叫醒我妈,跟她说了我的状况。走去我妈房间,站在那里跟她说话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有点眩晕了。那种眩晕就像是蹲了很久突然间站起来的那种大脑缺血。所以跟她说了两句以后,我又赶紧回到房间坐下,坐下以后,感觉稍微好了一点,而且居然呼吸道开始通畅了,身上的红疹也慢慢褪去,心跳也不再那么急速。我去找我妈的时候,基本可以算是我不适的最高点,跟她说了以后,又好像发生了突然间的好转。找她的时候,我觉得我可能要去看急诊了。我之所以在那个时候去找她,是因为再拖下去我不确定自己还会不会晕过去甚至窒息。仅仅从我的房间走到她的房间,只几步路而已,我的心率居然飙到了140以上。

但总算,过了那段以后,我慢慢好转,心跳不那么急速了,所以我也终于睡着了。今天还因为还要去一个地方拜山,所以八点多就起来了。虽然已经是尽可能睡晚一点,但因为昨晚两点多才算真的睡着,所以实际上睡觉时间只有五个多小时。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发着低烧,早上我一直觉得很冷,所以估计在发烧,但吃过午饭以后,尤其是下午睡了一觉以后,感觉好多了。

至今我都没搞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的经历真的让我很惊恐。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