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
4

减回去

By xrspook @ 11:49:11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刚刚开始投篮,大概一个月的时候,我还没遇到灰Sir。某一次业务会议之前,我的领导突然跟我说了一句,想不到你现在投篮已经那么厉害了,我不好意思地回答说,其实也不厉害,练习一下的话都大家能达到那个水平,但他硬是要说,这个也是要看天分的。遇到这种事我就会觉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准确来说是我向来都不好意思回答。我是那种从小就在责骂中长大的孩子,所以当你表扬我的时候我会特别不好意思,甚至我会觉得你这是不是反话又或者是纯粹是逗你高兴一下。反正一直以来我都不是那种以表扬为生活动力的人。

突然有一天在外面的时候,我妈跟我说,你现在的身材又回复到当年的那种T型身材了。如果说谁是我的粉丝的话,我妈肯定是第一个,也是最忠实的那个。我妈是除了我自己以外,盯着我看,看得最多的人。其他人只是偶尔瞄两眼,对他们来说,我存在不存在没什么区别。也正是因为我妈是那个一直盯着我看的人,所以当某些不好的东西发生的时候,我只能尽量掩盖,不让她看到。很多东西我要吐槽,但是我不能在她面前吐槽,或者吐槽了的东西绝对不能被她看到。所以就会出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局面,在别人面前我没有什么小秘密,他们也没有那个好奇心,了解我更多,但是在我妈面前我去不得不收起一个又一个小秘密。

10月2日去剪头发的时候,剪头发的那个师傅在我坐下以后突然跟我说我瘦了很多,然后我回答她说,我是瘦了,但只是一点点。她执着地跟我说不只是一点点。之所以有这样的看法,大概是因为去剪头发的时候通常我都不会穿那身减紧身衣服。广州疫情期间又或者之前那段时间,我真心是胖到自己都觉得有点无法接受了。剪头发的师傅我已经在她那里剪了好几年的头发。外婆去世之前,我已经在那里剪头发,准确来说估计已经有5年了。每个月都去一次,她知道每个客人是怎样的。今年年初的时候,她毫不忌讳地跟我说,我又长胖了。我的生活只有两个状态,正在长胖,以及让自己不那么胖,从来就没有一个跟胖没有关系的时候。这种痛苦是瘦子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的,但是我并不羡慕他们。比如说前天搭公交车回家的路上,我妈让我看一下坐旁边的那个阿姨,她坐在座位上就已经打瞌睡了。她的四肢都很瘦,你甚至可以用精壮去形容,但问题是当她坐下以后肚子很大。肚子大到好像已经几个月的那种。她的这种隐性肥胖,而且都肥在肚子上,挺恐怖的,又或者说其实这种不能说是胖,而是腹部没有肌肉,所以内脏下垂。跟几年前相比,我的确觉得下腹部要把那收回去的确难了很多,以前我从来没有过那种烦恼。现在好像除了吃饱了以外,上腹部是不会鼓起来的,但是下腹部要把那收进去真的好难,这其中有长时间我都没有专项训练,所以肌肉松弛,跟他们一样,我也会内脏下垂,但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盆骨前倾。所以当我努力地让盆骨不前倾以后,下腹部凸起的这个问题就会改善,虽然,看上去肚子没了,但实际上臀围没有改变。

我不活在别人的世界里,但我对自己也是有要求的,到达了我不能接受的程度的时候,我就会启动改造程序。因为胖了,所以衣裤再也穿不下的时候别人做的是买新的,我做的是改变自己,直到某天能重新穿进去。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