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
31

终于退烧了

By xrspook @ 11:27:28 归类于: 烂日记

第四个晚上剧情发生了反转。第四天一整个白天,我的体温都一直维持在37.7℃,我已经觉得有点崩溃了,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降下去,但这个尴尬的体温应该吃什么呢?在发烧,但是温度不高。处在头痛临界温度,所以有时会头痛,有时不会。因为温度太高,所以不会咳嗽,也就几乎没什么痰。跟我妈聊电话的时候,她建议我吃一下藿香正气丸。

我手头上的藿香正气丸是同仁堂的加味藿香正气丸,是大药丸,但实际上在我打开那个蜡丸之前我并不知道是那么大一颗。首先我不知道怎么开那个蜡丸。据说两瓣蜡丸之间应该有条缝,但我没找到,所以就暴力的那按开了。按开了以后,露出了里面的药丸,我更加傻眼了,这么大颗直接吞肯定不行。我妈说这是要放在嘴里慢慢嚼的。听到这个吃法,我已经觉得略微崩溃,但幸好吃下去的感觉还好,虽然几乎还是那个味道,但因为这个大药丸里面加了蜂蜜,所以实际上入口的感觉比以前一直在吃的那种小瓶小颗粒还要好,我还记得以前拉肚子的时候有时候反胃出来那种味道真的非常恶心,但是吃这个有点甜甜的大药丸却反而会让人觉得越吃越上头。

吃完那个药丸,我就开始在那里看电影。渐渐发现右鼻完全塞住了,所以我也终于尝试开启水泥封鼻了吗?在睡觉之前我尝试了在鼻子那里贴一片创可贴,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效果,但因为右鼻已经完全封住,所以的确能感觉到一点若有若无的一丝通气,但是却远远没到可以让人正常呼吸的程度。所以躺在床上,我变化了好多姿势,比如俯卧,比如把枕头放成一个T字型。但最后我放弃了,只能张嘴睡觉。

奇怪的事情在半夜发生,突然间我觉得鼻子通气了,完全通了,不是那种因为很用力导致的临时畅通,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然后接下来我感觉自己出了很多汗,平时我出汗是全身都会出,但周四晚上那一次我的出汗主要是在头。这个情况不常见,这种事情通常只会发生在我妈身上。因为出汗了,所以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体温降下去。但与此同时咳嗽来了,每一次咳嗽,我感觉整个人就在床垫上颠一次。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说咳嗽了一整个晚上,感觉背过就没碰过床。对我来说单纯的咳嗽几率不高,如果是咳嗽的话,意味着通常要排痰。所以哪怕是睡得迷迷糊糊,但只要有痰,我还是会以最快速度爬起来,然后上厕所吐掉。因为出了很多汗,因为在这里折腾,所以我感觉发生转折以后,我的被子一直没怎么盖好。第二天早上闹钟响起,测量一下体温,刚好37℃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救的,反正就在一夜之间,我被得救了。

体验了好几个小时的水泥封鼻,也结束了连续4天的发烧。看来这个奥密克戎知道我是一个喜欢尝试的人,所以什么症状都给我来一些。

2022-12
30

还在烧

By xrspook @ 9:39:20 归类于: 烂日记

第一天晚上我的深睡时间是0,第二天至15分钟,第三天第46分钟。这样的进展已经挺了不起了,但问题是体温一直没有降到退烧的程度,让人觉得很郁闷。第二天的上午,我感觉自己是有痰的,而且可以咳出来,但是到了下午跟晚上,这好像完全没有了踪迹。第三天早上起来体温是37.7℃,第二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是37.4℃,第4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的温度能降到正常吗?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了。

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感觉鼻塞,没有感觉喉咙痛,只在发热,只是觉得头很热,身体也很热。根本没有明显的感觉到上呼吸道不适。但是当体温稍微降下去以后喉咙痛就来了,什么刀片嗓肯定是少不了的。唯一比别人好一点点的是好像暂时还没有经历水泥封鼻。所以我还可以闭着嘴睡觉,可以用鼻子呼吸,因为这样,所以除非睡觉的时候吞口水,否则喉咙痛感觉不会太强烈,但是你越是控制自己不吞口水,但是有些时候身体就好像越是要提醒你,我就是要吞口水。这种控制疼痛的能力有时可以用意念去欺骗一下,就像做瑜伽一样,但当你整个人都处于很放松,基本上大脑不再主动控制一切的时候这又很难做到。

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用,我总感觉白天的时候。嗓子没有那么痛,但是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就特别作死。难道这跟白天喝水比较多有关吗?喉咙保持湿润状态,好像那东西的确不会那么痛。最作死的是经过一个晚,早上喝口水的时候,你明知那会很痛,但是你又必须得喝下去。让我觉得很惊讶的是喝水无论是冷水还是热水,痛感都会很明显,但如果喝的是牛奶反而不会那么痛,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身体就这么神奇,能判断牛奶不是普通的水,而是食物的一部分。别人说喉咙痛的时候吞咽会很挣扎,但我却觉得吃饭的时候我好像不怎么受影响。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对食物的欲求一天比一天下降。发高烧的时候是东西放到嘴里就反胃烧,退下去以后我的确能吃很多,但是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推移。那种不想吃的念头就会涌出来,完全控制不住。我也不知道这是因为完全没有运动,一天到晚就睡在那里,新陈代谢本来就很慢,还是饭堂做的饭菜真的是太油了。肉不少,但辣也不少,油更加是非常的多,其实在这个时候,我只想要一些普普通通的青菜而已,但是青菜这个东西,却是凤毛麟角的。在这个时候还给你辣椒炒瘦肉真的让人非常无语。就更加不用说他们还会来一些荞头炒烧肉。烧肉那个东西又咸又硬又热气。现在单位已经有一半的人是阳的,为什么饭堂在这个时候都不改变一下菜单呢?比如减少一些煎炸的。让我觉得很不能理解的是,饭堂现在正餐都会提供白粥,但我觉得白粥是最不靠谱的食物了,没什么营养可言,除了碳水。我不知道那个粥是稀的还是稠的,无论是哪一个都会很容易让你感觉到饿。本来口味就寡淡,再吃毫无味道的白粥。这是完全让有病的人雪上加霜的节奏。

发烧还在继续着,我看着自己的舌头一天一天变白,从第一天非常非常红到现在完全白茫茫一片,一点办法也没有。

2022-12
29

还没退烧

By xrspook @ 11:26:06 归类于: 烂日记

第二天晚上睡觉之前测一下体温,又回到了38.7℃,所以我选择还是吃一粒快克再睡觉。跟第一天晚上不一样,第二天晚上再也没有很夸张地出汗,虽然也会有那种闷热的感觉,但是可以把手脚伸出来,缓一缓,或者抖一抖被子,很快就过了,起码我做这些操作的时候,人不会觉得冷。这个发烧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体温降到37.1℃,我以为发烧估计过去了,但是当我没有吃药,下午的体温又回到了38.1℃左右。所以我觉得自己之前太乐观了,我以为自己能在周二晚上体温就降到正常,最迟周三早上也会降到正常。但实际上,估计周四晚上降到正常已经很了不起了。

第一个晚上感觉浑身酸痛,辗转难眠,第二天晚上最明显的是头痛以及喉咙痛。虽然还没有出现水泥封闭,但是吞咽口水之后的喉咙痛已经非常明显。前一天我感觉头痛通常都只会出现在某一个位置附近,但后来先扩充到整个脑袋,所以这到底是什么鬼呢?周三早上起来测了一下体温,38.1℃。我个人感觉周二晚上我有做梦,而且那些梦虽然中途我醒过,但是也能继续做下去,虽然我也说不准那个梦到底是什么鬼。因为基本可以这么说,没什么主题可言,跟我小时候发烧的时候做的那些梦不是一回事。

第一天晚上跟第二天早上哪个更辛苦?我觉得各有各的难。第一天晚上是浑身都不舒服,第二天晚上是脖子以上很不舒服,无论是哪一天,我都在盼望着天亮,第二个晚上3点多的时候我就醒过来了,量了一下体温,38.1℃,非常的稳定。我在那里翻来覆去,无论哪个姿势,脖子以上都会痛。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于是就在不断的祈求快点天亮。估计测体温的时候,我把手机WiFi开了,所以7点多的时候。那些人的微信就开始叮咚,我也顺便测了个体温,然后起来做了个抗原。7点多的时候体温依然是稳稳的38.1℃,于是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我会感觉持续头痛。

之前做的那个抗原用的是南京诺维赞,这一次用的是万孚。二者的步骤还真的有一点点区别,比如万孚需要你把棉签浸到那个液体里面放置一分钟,然后再把它拿出来,才开始滴在板上。捅完鼻子拿出来的时候粘液很明显,我明明拧干了鼻子才去捅那个东西的,为什么还会这样呢?把液体滴到板上很快T就已经出来了。我只是担心C不出来,那么也就是我做了一个失败的试验。幸好过了几分钟,C也出来了。最终的结果就是我的T非常深红,也就是说我是一个大毒枭。理论上我应该等体温完全降下去再去做抗原,但实际上我真的已经等不及了。幸好出来的是双抗,但除了新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发烧死去活来这么长时间呢。但是如果测不出双杠的话又没办法给你一个顺理成章的隔离,所以双杠出来以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看第六第七天了。

双杠很心安,但发烧一直不退很烦恼。

2022-12
28

不再39

By xrspook @ 8:40:55 归类于: 烂日记

整个晚上我都窝在床上,但是从小米手环的数据看来,整个晚上:从晚上18点到第2天早上8点,我一分钟深睡时间都没有。可想而知整个晚上我是多么的折腾。我完全没有料到居然一分钟都没有,因为实际上我的确感觉到自己曾经睡了那么一点点时间,虽然实际上我也不知道多少。每一次醒来都会看一下手表心率是多少,然后我再看一下外面的天色。还是没有天亮,依然没有天亮,尤其是前几次醒来的时候,甚至午夜12点都还没到。早上6点多的时候我醒过来测了一下体温,38.4℃。然后我到8点多起来的时候,喝了盒牛奶,吃了个苏打饼,然后喝了一杯白云山的感冒灵。接着我就再也没有回到床上,而是坐在那里做一些理论上我星期一晚上应该做,但实际上我根本做不了的事情。到中午11点多的时候,我又测了一下体温,37.1℃,难怪我感觉会那么的好。于是我赶紧去洗了个澡,因为我觉得自己浑身一股味道,因为前一天晚上一直在折腾,出了不少汗。因为周一整天都在发烧,所以我不敢去洗澡了,肯定会着凉。趁着体温还算可以,所以我就赶紧去洗澡。如果说要挑洗澡时间,我觉得没有什么时间会比正午更恰当了。

中午的时候我的胃口非常的好,跟平时没什么两样,风卷残云把所有菜都吃光了。但问题是吃完午饭没过多久我就开始腹泻,这已经是我周二早上第2次肚子痛,但其实那也不是肚子痛,就是那种你根本控制不住喷射出来的感觉。然后我就意识到,估计这跟白云山的感冒灵有关,那是一个复方的药,有中药的成分,也有退烧药的成分。早上的退烧肯定与那个东西有关,但那些中药成分默认是针对风热感冒的,万一我是风寒感冒,吃那个东西就会拉肚子。情况就好像本来就拉肚子的人,如果再去连花清瘟,会拉得一塌糊涂。白云山感冒灵颗粒,理论上剂量是一天三次,但实际上我吃了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敢吃下去了,虽然那个东西的确对我的退热有帮助。虚弱的人这样拉肚子显然不是好事,尤其是如果只要不断吃就不断拉的话,更加会越吃越糟糕。反正我的体温已经不到38.5℃,应该不吃药也能继续扛下去,所以接下来我就开始了熬的过程不再吃药,不再有其他的辅助,只是通过喝水解决问题。

周一的中午当我要回宿舍隔离的时候,在办公室出来,我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好多回,第一次是没带钢笔,第二次是没带柠檬,第三次是没带柠檬壳。把柠檬带回宿舍显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如果我的橙子到了,带橙子显然会更好,但我的橙子没到,也就只能用柠檬解决问题了。

没有了药物的辅助,我的体温又升回了38.1℃左右,但是再也没有升到38.5℃以上了。因此我不再感到畏寒,我依然觉得弥漫性的头痛。就是那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在什么地方突然出现刺痛。这种刺痛通常会出现在我左半边的脑壳下方。那种感觉就像突然被什么电击了一下。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我体温下降,头痛就会消失,但如果靠死扛的话,什么时候体温才会下降呢?

因为体温还保持在38℃,所以我感觉周二晚上我依然不能做抗原。

2022-12
27

终于发烧了

By xrspook @ 17:08:24 归类于: 烂日记

终于我也发烧了。周日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有点胃寒,但只是有点。周一白天的时候,我感觉到浑身酸痛,虽然只是那种还可以忍受范围之内。到快上午11点的时候,我拿手持式的额温枪测了一下,已经测不出36℃了。测出来的结果通常是37或者38℃。那个时候我觉得除了脑袋以外手脚是冰凉的,虽然温度不低,我也穿了很多,但完全没有感觉到热,反而觉得冷。所有迹象表明我肯定发烧了,所以在上午下班之前,我赶紧去办公室领了抗原。这就意味着下午我就开始闭关了。

中午回到宿舍测了一下体温,39.1℃。我以为自己只有37-38,但是一下子就冲到39,的确让我有点意外。一整个下午我都要窝在床上,手机微信叮叮咚咚个不停,最后我不得不关掉WiFi,因为这样我才能安稳睡觉。毕竟在这种情况之下,你几点找我,我也是不清醒的,我也实在没办法回答你什么问题。

躺在床上感觉怎么都不对,怎么躺都是有问题的,老是睡不踏实。测过一次又一次体温,都在39℃以上。最高的那一次是39.7℃.在我印象之中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试过这么高的体温了,当我是这种体温的时候我会感觉到畏寒,躯干部分是很热的,但是四肢是很冷,尤其是手掌跟脚掌。但是腋窝腹股沟、脖子之类的位置温度却很高。当我吃了快克去睡觉的时候,我会发现有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在大量出汗,体温降下去了一点,手脚也都不凉了,但问题是,那个时候我又会觉得被窝像火烧一样,很想把被子掀开,但又很怕这样会着凉,我在那里觉得很痛苦。一整个晚上我就在出汗发冷以及闷热之中循环播放。可以肯定的是,经过一整个晚上的挣扎,酸痛感算是下去了一些,但是酸痛感没那么明显之后。头皮刺痛感又来了。只有当我的酸痛感跟刺痛感都没有了的时候,通常情况下就意味着我的体温应该低于38℃了。

周一中午吃饭的时候,吃到最后那块鱼我是看到就觉得反胃,实在吃不下,晚饭的时候把那个饭送到口里会觉得莫名恶心,很想把那吐出来,但肯定不行,我必须把它灌下去,哪怕只吃几口。最终我还真的只吃了几口,然后就把那个温热的咸柠檬水喝完,接着赶紧回到被窝里。中午第一次喝那个咸柠檬水的时候,感觉好喝,但是到晚上我再喝那个东西的时候。我觉得有点恶心,大概是因为那个时候我发烧的比中午严重。

让我觉得有点意外的是,躺在床上摸自己的额头,我感觉温度已经很低了,看手表上我的心率数据也不高,但问题为是为什么体温计出来的结果仍然是高于38℃呢?如果是一个体温计是这样,我还真怀疑是不是出问题了,但是两个体温计都是这么个状况,我就只能认这就是我的情况。

现在我还没有测抗原,因为发烧没退去之前,基本上测不出阳性的,预计今天晚上我的烧估计就可以再退去一些,最迟明天早上就可以退掉所有,所以大概我会在今天晚上或明天早上做个抗原吧。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