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
15

吐槽肺炎这玩意

By xrspook @ 21:50:48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在区级医院的内科住院部呆了9个小时,除了在医院睡觉的晚上这是我呆时间最长的一次。3年前,大概是中秋国庆过后我第一次体会长时间呆在医院的感觉,也第一次在医院洗澡过夜神马。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事情会越来越多,因为我的长辈都老了!

海珠区第一人民医院的内科住院部环境很好,起码病房装修得很不错,因为只是一个社区医院性质的区级医院,所以完全没有大医院的内科住院部那么人满为患。但我觉得这里的问题是——医生的水平跟三甲的没得比,高级医疗器械也显然没有三甲的先进。诊断方式和用药的方式,我以一个外行人判断的话,很奇葩!外婆已经住进医院第五天了,是照X光确诊肺炎才让她进去的,那时她的体温是38.7℃,一个92岁的老人发烧烧到这个体温是个什么概念?这都等于年轻人烧到39接近40度了!然后的话,一直在用先锋,但第一天用完药后那天晚上她拉肚子拉了一个晚上,拉了5次!这明显是药物的不良反应,但居然还不换药!一边用止泻药一边继续先锋!神一般的处理手法!!!因为几个月前我妈才因为肺炎住院,但我妈当时说不知道为什么用药第二天她就完全没有痰完全不咳嗽了(她一直是慢性支气管炎,咳嗽就像吃饭一样经常性习惯性)。但外婆平时不咳嗽,到第五天了,仍然在咳嗽,听起来是那种痰咳不出来的样子。可能估计现在已经没有发烧,因为她东西也能越吃越多了。但只要炎症不消除,发烧是迟早的时,我确信现在只要一停药,马上又会烧回来。在这家区级医院,内科级别最高的主任医师其实只是副主任的级别…… 我已经跟我妈说,只要还有发烧,还烧到38度以上,不要犹豫了,马上转医院!因为在长期用药长期监控的前提下还突变的话只能说这里的治疗手法真的有问题,继续只是耽误治疗时机。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也试过肺炎,是上肺,据说肺炎通常是下肺,所以当时连医生都很担心我是不是肺结核之类。我青霉素过敏,所以头孢类的抗生素一律不能用,当时我用的是用土鳖的红霉素,青霉素250mL能搞定的东西,我红霉素要搞1000mL,所以2-3小时吊针太正常了。虽然要用那么多时间吊针,但别说在正课上请假,当时的班主任语文老师连让我自习课请假去吊针都不批。现在回想起来我仍旧会觉得为什么那个老师如此的绝情。现在的话,估计小学生有肺炎,直接不让你来上学了,怕你传染更多的人。但当时,就那么回事。我只是在一家区级医院看病,医生开吊针,但没叫我住院,我天天准时上学,要完成所有作业。那时是可以PP针解决问题的绝对不会给开吊针,所以必须用吊针的肯定是那种已经半死不活的人,静脉注射室全部都是床位没有椅子。记忆之中,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吊针,所以我完全没有印象吊针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普遍的,门诊吊针是什么时候变成从睡着吊变成坐着吊的。

医院的新住院部通常都在高层,从那些地方望出去的夜景都很美,但再美,那里对我这些非医务工作者来说,始终不是家,只是一个非如此不可的地方而已。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