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
22

我和饺子馒头那些事

By xrspook @ 22:58:03 归类于: 烂日记

已经不记得第一次做饺子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但我清晰记得在幼儿园我们玩过一次,那一次起码我把饺子的皮都密不透风地捏起来了,所以没有漏馅。记忆之中,估计是小学的时候家里做饺子妈妈就会招呼我过去包,虽然我包得很慢且只会把饺子皮很平实地捏起来,但我捏的饺子还是不漏馅。妈妈包的饺子能整齐站起来,我的饺子只能整齐紧挨躺着。妈妈没说过不允许我把我那些只能躺的饺子乱放,但当我摆得不整齐的时候她会纠正过来,她没有批评我也没有说我那么做是错的,但她总是在纠正,以致到了后期我觉得不把饺子放整齐是不可原谅的。在外婆家做饺子的机会不多,她也从来不让我插手,虽然我会一直嚷嚷强调我会包!直到搬家后,初中开始,我成了家里(三口人)包饺子的主力,妈妈只是过来临时插手的,妈妈会准备好一切,但如果到点了我这负责包的人仍在床上躺着她会大发雷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饺子也会站起来了,我不懂什么花式,妈妈也没有很特意地教我到底可以有什么花式,我不过会很整齐地几乎以同一个模式把饺子都包起来而已,样子很规整,虽然说不上漂亮。大二时中秋节班里某次聚会——包饺子,原来很多人都不会包,会包的人里面原来我包出来的算漂亮了!实在让我很震惊!!!我出生在一个纯广州人的家庭,爸妈几乎没有北方的朋友,有那么一两个,过年去拜年的时候他们在家里自己做饺子,我们只有看的份儿,当时我还太小,估计小学都没到,完全看不出个所以然,对那个我也毫无兴趣。都说乡下的孩子比城里的孩子懂更多生活上的事,我出生在一个工人的家庭,家人也没有刻意教过我该如何包饺子,但大二的那个晚上我突然意识到在饺子这个问题上,原来我比农村/城市的同龄人优秀。估计,这是因为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

一个多月前,我第一次做馒头,我从未看过别人是怎么做的,如何和面?如何成型?该如何发酵等等?我只看过国标,也知道馒头的行标,那里几行字就说完了该怎么制作馒头,但做起来,谈何容易。第一次,从干粉到揉成面团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甚至揉到连衣服都脱掉了,只剩下bra,馒头里只加了面粉、水和酵母,如果吃出有点咸的话,估计是我的很多汗滴到里面去了。不就是揉个面团而已,需要那么夸张吗?!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挺夸张的,揉了半小时有多才把半斤的面揉好,进行第一次发酵。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几乎每个周末都做馒头,现在进步了,第一次发酵前的揉面大概15分钟就可以。每周都会做一到两斤的面粉,每次做一斤。一斤面粉会做成8个馒头,很大的一个,和我的拳头体积差不多,甚至比我的拳头还要大。馒头做出来我自己吃的不多,大多数居然是拿去给别人了。我包办前面所有的工序,只有馒头蒸熟后从锅里拿出来那一步得借助我妈的“铁砂掌”,但其实,如果是我的话,我会用筷子。一开始,决定要做馒头是我的主意,妈妈百般阻挠。现在,每到超市,妈妈就会像发疯似的盯着特价面粉。她买面粉的速度比我做馒头的速度还要快…… 每次买1公斤,但通常是2包一起买,最疯狂的一回一次就2.5公斤一大包了…… 我简直不好意思说我不想做了。从一开始做出来的馒头时好时坏到现在我可以hold住整个过程,做出来的馒头品质差不多,如果有明显差别,不是我的问题,是面粉本身的差异。

从前,我是家里的饺子工,现在我成了家里的馒头工……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