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
12

管好自己

By xrspook @ 23:45:39 归类于: 烂日记

不是幻觉!昨晚回来称体重我觉得我重了1公斤多,皮脂卡尺的读数也多了1mm。昨晚吃完饭,今天早上跑步前以及今晚吃完饭回家我依旧发现我的体重的确比上周同期环比多了约1公斤!如果这都是脂肪我真心内牛满面啊啊啊啊啊,这正是我想要的!但如果这只是大姨妈来之前的水肿,我也内牛满面啊啊啊啊啊,这也是我很想要的。在全世界都在呼喊着要减肥的时候我却为自己肥了而兴奋不已,估计我身边不会再有第二个像我如此神经病的人。1公斤的量足以让我在跑步的时候感觉要比平时呼吸略微急速,酸痛几乎没太大感觉,但呼吸急速了就意味着我的心率会比之前升得更快,心率更高意味着在同样的温湿度下我会出更多的汗我得有更多的补充才能维持体重或者说继续增加体重。这种感觉不会骗人,相比于神马体重秤、皮尺、皮脂卡尺跑步时的感觉、心率表的数据以及我的跑步配速能更精准地反映我的实际情况。

我觉得我在玩弄自己,一时要自己体重大幅下降,一时要自己跑很多很多的路(虽然只是用很慢的配速),一时又要自己体重上升。我遇到过阻力,遇到过很多阻力,但很奇怪的是我就没想过我会失败,丁点都没担心过我会有不成功,因为我敢于运用各种方法,我敢于花很多的精力,我敢于耗很长的时间。我用了4个月减去10公斤,用了3个月MAF180跑了平均起来每月超过200K的路,现在,我的目标是增加2-3公斤,所以,这估计大概应该可以在1-2个月内实现吧,如果实现不了的话,我就必须又去找我的那个医生用药物的方法解决问题了。自己身体这个大玩具太好玩,简直令我欲罢不能,玩high了、玩上瘾了,以至于我可以直接把ADR和摔角丢一边不顾。

今天妈妈终于发现了我脖子上的汗斑(我知道会有,但具体如何反正我看不到),于是我终于有理由解下我戴了超过半年的吊坠,我不喜欢戴吊坠,戴半年吊坠是我到此为止整个人生里戴得最长的,从前,最多一周我就不玩了。虽然刚脱下的那个吊坠只是百余块钱,相对来说很便宜,当初既然妈妈想我戴,那就戴吧。那东西陪我一起减肥和跑路,估计任何时候去闻,那东西都有馊味(我的汗味),我还记得跳HIIT的时候那东西无数次地上下晃动打在我的锁骨上,于是某些跳跳动作时我不得不用一只手按着自己脖子上的那个东西。冬天跑步时那东西无数次吹到后面扯着我的脖子,我得把它转回来免得影响我呼吸。那东西也是我数不清那么多个workout自拍的xrspook标志。每次晨跑洗衣服我都得重点关照衣服前面领子部位(前面!居然不是后面)因为,吊坠绳子总喜欢和那个位置摩擦使其变脏。现在,我总算解脱了。

每个周六晚上去家乐福买买一送一的硬面包几乎已经成为妈妈和我的习惯。早上买他们切片面包的头尾部分或面包干也是。你可以这么理解,我们很抠门,相当抠门!我们不至于穷到吃不起正价或其它的那种地步为什么要那样呢!但其实那些打折的或者边角面包很好吃啊!既然有打折的为什么要买正价的呢?节俭已经渗透到我们的灵魂中。家乐福出来看到一家店里面的人正在疯抢,我们也进去淘宝!最终买了2个包,1个单肩邮差包一个双肩34L的大包包,合计106元,我给了100元,余下的没有零钱我妈给了,不过实际上这两个包是我送给妈的。邮差包是因为她一直埋怨她现在的斜挎包太小装不下东西,而双肩包是我买给她买菜用的,很大很轻尼龙的挺结实,于是这样她就可以把东西双肩分担在身上而不是单肩扛一大堆了。两个包加起来还不够我妈在家乐福里看中的一款卡拉羊的斜挎包贵,我的感觉是,今晚入手的这两个包包实在太碉堡了,一次性满足了两个心愿——我妈需要一个大一点的斜挎包的心愿,我给我妈买一个又大又结实又轻便的双肩买菜包的心愿。钱,花在这种份上我觉得非常值。

每个周六几乎都不能早睡,明天还要早起去游泳呢!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游泳了!!!!!!!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