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
13

回忆那个任性的孩子

By xrspook @ 15:40:37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中午,快到吃饭的时候。领导把我叫过去,要我给他组数据神马的。当时,离吃饭大概还有15分钟。我就没想过我能在15分钟内搞得定,太多太多的东西了,无数多的思绪,但我还是开始加速,当我觉得已经差不多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15,等我搞完下到饭堂的时候大概已经是12:20。我不饿,但我知道我又拖后腿了,洗碗的一定怨念死我,当时,饭堂吃饭的人估计只剩下不到8个,当我吃完走人的时候当然是除了我以外一个都不剩了。我已经很快,我已经是用灌进去的模式吃饭的了,但我比别人晚了20分钟开始呢!其实我完全可以不当时就开动,我可以下午上班才开动,那样的话就不会拖延吃饭,不会被饭堂洗碗的人怨念,但我就是那样的人。如果可以一气呵成,我绝不选择等停靠。

今天吃的是生菜、水蛋以及卤水鸭。先搞定的是生菜,然后水蛋和饭一起搞定,于是当我开始吃卤水鸭的时候路过的同事惊讶我怎么就只吃一个菜,因为我的盘子实在太干净,没有一丁点的残留痕迹,所以他们的误会是绝对正常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有这种吃饭习惯了,逐个消灭我的饭菜。

独自吃饭/灌饭的时候不知道我为什么我想起了20多年前,我还是读幼儿园的时候在南边路那个家里我的一个生日,那是我记忆中唯一一个有圆形生日蛋糕,身边既有家人也有同学的生日。我也记起了小学时某个体检日,因为爸爸妈妈都有事,所以外婆大老远跑过来带饭给我吃,她把酱油鸡翅放在玻璃缸(通常家里用来装盐或生粉的那种,至于原始用途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现在,估计绝大多数家庭都不会再用那个)里带来,装在渔网袋里(某种类似于装沙田柚的那种)。她知道我喜欢吃鸡,而我想都没想过我的午饭居然是这般解决。那天,外婆顺便看着我睡午觉,我去上学的时候,她就离开(她并没有我家钥匙)。我记得,她叹了一句说我小时候之所以那么多病是不是因为我家卧室的上面刚好有一条横梁,而我们的床又刚好和横梁垂直放置呢?据说这是很不吉利的,尤其对小孩而言。那一天体检,我穿的是一件无袖的TEE,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在学校穿那件衣服,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校就禁止学生穿背心,至于小学初中高中都必须穿校服神马是再往后的事了。还记得那些一到暑假就被父母把我寄托在外婆家的日子,某次我哭着喊着要回家,无可奈何的外婆就只好把我带回家住了一个晚上,然后第二天又把我带走。

谁说我不是个任性的孩子呢,在某些人的眼里我从来就是个任性的孩子,但更多时候我选择的是躲在沉默寡言的外皮底下而已。

台风阴天大风吹,适合念旧的说。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