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
28

请允许我放弃

By xrspook @ 20:34:40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一大早被电话吵醒,说我的一个大舅父快不行了,于是一家人约好后就直奔番禺市桥。路上的电话又说,他已经挂了。当我们到达的时候,他还在病床上,囧,挂和不挂,区别是非常明显的啊!怎么可以没挂说挂了呢?

还没到80岁,但他已经脑中风+痴呆症10年+。他还没出状况的时候,头发还只是部分花白,但现在,80岁没到的他让我想起了木乃伊,一个还在呼吸的木乃伊。5年+前已经基本无法辨认身边的人,身体在几年前已经蜷缩,瘦到真的只剩下皮包骨,口常开,虽然戴着氧气罩,但呼吸频率在30或以上(普通人据说是17左右),血压是标准的,但心跳长期在100。听说常规的抗生素已经无效,近两天已经多次抽搐,抢救次数越发频密。我看着护士在小腿上找血管,但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所以最终是在膝盖以上入药的。

很久很久以前,他已经没有什么意识可言了。

肺感染,抗生素无力,但肾起码还在运作,没到没尿排的地步。

如果他能表达自己的意愿,他会要求继续抢救吗?

衰老是什么味道?死亡是什么味道,我今天似乎有点感觉到了。但我感觉到的到底是医院的味道还是衰老的味道呢?在那个时候,我想起了风油精以及跌打药酒的味道。对我来说,那是老年的味道,但起码,那只是埋怨的味道,还能感觉到不舒服就是说还没到某个地步。

如果有一天我到了那个地步,我希望我有遗嘱什么的先签下停止抢救协议。就像GA里Mark Sloan那样,如果一个月,依旧是只能依靠各种机器维持,请放弃我。

活着,不能只是折磨别人,折磨自己。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