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
31

过年的烦恼

By xrspook @ 16:37:04 归类于: 烂日记

过年到底是什么?我妈说她不喜欢过年。因为过年就意味着大了一岁,准确来说是又老了一岁,但实际上让她不想过年的是到处都关门,没有便宜的东西可买,不是说市场或街头是真的没有东西可买了,是价钱都会涨,尤其当过年叠加湿冷的时候。今年就真遇到这么一回事。从前让外婆最发愁的就是过年的时候吃的东西贵了很多。过年的时候家里吃饭的人多,因为是打边炉,所以肉要吃很多,菜也要吃很多,她是负责洗菜做饭洗碗的。温度已经很低,工作量又大量增加,而且花销也很大,所以外婆挺不喜欢这样的春节。不喜欢归不喜欢,但是还是得扛下来,没有其它选择。因为当年的我们没有出去吃饭的经济实力,实际上从前也没有多少人会习惯过年的时候每顿饭都出去解决。吃饭的人多,来拜年顺便也吃饭的人也多,所以一天到晚就是在为吃饭这个问题团团转。别人过来拜年,实际上外婆坐在里面跟他们聊天的机会通常没有,她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折腾与吃饭相关的各种东西。

天气冷的时候,可能熟菜不需要准备太多,因为只需打边炉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但即便那样,什么炖冬菇,什么白切鸡依然是要准备的,当然还包括扣肉之类的东西。打边炉只不过取代了小吵而已。相对于打边炉来说,其实我更喜欢小炒。当我还小的时候,逢年过节的小炒总会有韭黄炒蛋,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过年喝汤的几率不高,但是通常会有一些羹。后来羹这种东西几乎不出现呢,取而代之的是猪肚汤。猪肚这种东西洗起来其实挺麻烦,但是这却是外婆的经典菜色。

我永远都忘不了炖冬菇的味道,白切鸡多的鸡杂会跟冬菇一起炖煮。我同样忘不了的还有白切鸡总会配姜葱。姜用的是那个可能是自家特制的器具整出来的,是靠磨而不是剁。通常干那个的是外公,后来变成了我,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有一年春节某个亲戚送来了一堆海鲜,所以那顿饭要磨姜也要磨蒜。我完全没有戴手套,也没有做其它防护。所以那种火辣辣的蒜姜味道在我的手上持续了好几天。蒜泥好解决,但姜泥呢。如果不靠磨,根本不是那种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家里会有那个东西,我从来没有在别人家里见到有那么一个特制器具。现在我不知道那块特制的板到底去哪里了?是不是丢掉了呢?

现在,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春节,因为这意味着快递停发。这意味着不能剁手了,又或者剁手以后要等待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收到货。不能买买买的日子能做些什么呢?哪里都关门,要是在外面要解决吃饭的问题还真不容易。虽然现在很多家庭都会在外面解决年饭这个东西,但显然除了那些很正规的年饭,生活中还是有很多吃的需要,但是小吃店奶茶店、便宜的票券全没了。在广州的街头,春节的时候真的就只剩下老广的味道,因为其它风味的小吃店几乎都关门,老板回家过年了,于是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感觉到原来这里是广州。

今天才仅仅是春节假期的第一天呢。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