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19

肉肉肉

By xrspook @ 23:59:23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好多年以前,春节前我在当时南村的广百,也就是从前的南丰商场的一楼买了好多的肉脯。那貌似是我工作的第一年。想买肉脯已经很久了,因为是过年,所以终于有借口可以买一些。当时好像是买多少送多少。结果买了好多回家,一大袋,怎么吃都好像吃不完的节奏。虽然已经挑了很多口味,但是吃多了还是会觉得吃腻了,不想吃。接下来的好多年,我都再没吃过肉脯。那一次吃肉脯的经历堪称是经典,也只有一次性吃下去把人吃腻了,才可以让我彻底打消那个念头。在那一次之前,我印象之中我再没花过钱买过肉脯。还记得小时候的士多店,尤其是学校附近的那些,总有猪肉干之类的东西,很便宜。透明袋装着,上面的封条是用订书机的,纸皮是红蓝色的。也不知道那些到底是不是肉,反正是很薄很薄一片。那种东西我吃得不多。首先因为我没有零花钱买,其次是因为我根本没想过要吃那种东西。士多店里的那种肉脯是我小时候对肉脯的唯一记忆。多年之后,肉脯这种东西变成小块的独立包装,进入各种零食商店。和我小时候吃的肉脯很不一样,现在的肉脯有很多口味,而且还可以分各种肉类,见得最多的是猪肉和牛肉。专门卖肉脯的店,他们的肉脯是一大块的,要多少片就给你多少片,如果太大了还可以剪开给你,但是那种通常只有老铺才会有。还记得我妈从新加坡旅游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了好几包肉脯。自从那一次吃肉脯把我吃腻了以后,路过那些零食店时,我对那些东西再也没有兴趣了。

某一年的生日,同学送给我的那个大礼包里包含了两根妈妈的牛肉的肉干。那个东西不是肉脯,是肉粒,感觉靠谱,因为肉脯是碎肉压成的,只能是真正的规整的肉才能裁成一块一块。去年夏天,我认识了风干牛肉这种东西,先买的是风干牛肉,后来又买了超干牛肉,对比之下我更喜欢后者。超干牛肉这种东西,好几年前我妈在博览会就买过回来,当时买的是散装。超干牛肉就像柴一样,直接放在口里咬,几乎咬不动,于是你只能把纤维慢慢地撕扯下来。那种东西越嚼越有劲。跟从前的肉不一样,现在的风干牛肉,如果让我选的话,我全部都只会选原味,所以除了牛肉本身的味道以及盐的味道以外,很少吃到其他香料,虽然成分表里面还会有很多其他东西。从前的肉脯是我的零食,只要一开始我就完全停不下来,一块接一块,直到把我腻得不想再吃。现在的风干牛肉,几乎是等于我的一个代餐,当我在单位晚上只吃麦片的时候,我就会补一块风干牛肉。第一次吃那个东西的时候,我的确有点停不下来,但时间长了以后,虽然每天只是一根,但也已经没有了冲动。有些时候吃那个东西只是在完成任务。总的来说,我觉得现在我吃的那些科尔沁的风干牛肉跟当年那个零食牌子的肉脯好多了。绝大部分人都嚼得动肉脯,但风干牛肉这种东西,尤其是超干牛肉这种东西,牙齿不好的人根本搞不定。

我不怎么喜欢嚼甘蔗,但小的时候我嚼了很多口香糖。如果是蔗渣骨或者是软骨头的话,通常我都会咬碎并吞下,所以暂时我还hold得住风干牛肉和超干牛肉。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