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
3

孤独症深重

By xrspook @ 20:37:35 归类于: 烂日记

这个夏天应该怎么整我不知道,我可以hold住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开空调,这可以的,无非就是睡觉的时候热一点,但如果不是我一个人呢?我真TMD的希望我只是一个人。你可以称呼这为孤僻,但一个人就无需考虑别人有何感受,一个人我会处理得妥妥贴贴,即便只有一个人我也不会让自己自暴自弃随便潦草过日子。孤独一般都被看作贬义词,随着时代的发展最多算是个中性词,但我这个神经病觉得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肿么办,我觉得这非常好呢。孤独不等于寂寞空虚冷,孤独不等于我很需要谁谁谁来安慰关心神马。相反,孤独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平和的状态很舒服很安详,没有多余的忧虑。我只需做好我计划内的事而已,认真地思考认真地做事认真地问自己我需要的到底是什么,孤独让我很开心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受干扰。

从工作的角度考虑,我爸是个失败者;从丈夫的角度考虑,我爸是个失败者;从爸爸的角度考虑,我爸是个失败者。他唯一一个让全世界都羡慕嫉妒恨的就是他几十年如一日都在潜心研究他语言文字类的东西,即便你们这些愚蠢的地球人没有一个懂他为之发狂发疯耗费大量心血抄写的到底是什么。人人都有癖好,但像我爸这样从我懂事以来就发现他一直没有停过的人我还没发现第二个。我知道癖好是什么,因为我自己也有癖好,而且还不轻,但我的癖好最多就是几个月几年,最多的也不过是差不多10年而已,但我爸的癖好是一!辈!子!他貌似从来就没有低潮期,从来就没有厌恶期,从来就不会花心在别的东西上而对原有的癖好动摇。综上所述,我爸是个重症的孤独患者,已经到达了无药可救的水平,但他自己一点都不觉得难过,我们这些旁人也就不要没事找事为其忿忿不平各种评价了。如果多年以后科学家发现有些基因决定了一个人忍受孤独程度的话,我相信,爸爸肯定把那东西毫无保留地遗传给我了。

关于睡前的故事枕边书之类,对我来说那是高大上的东西。小时候我的确经常抓住爸爸让他给我讲故事,无论在什么场合,但唯独不在睡觉前。我不会嚷嚷要求讲一个故事我再睡觉,就更加不会讲完这个故事还要讲多少多少个我才去睡觉了。小时候,因为家里房间狭小的原因书桌就直接和床紧贴并排放置,房间里只有很高很高的照明灯和书桌上的台灯,当时我不习惯看书,但即便我习惯,我枕边的光线也不足以让我可以顺利阅读。直到初中,我搬到了新家我的书桌才算和我的床分离了,床头有了床头柜和床头灯,那时开始我才算有了真正的枕边书。枕边书我不是用来催眠的,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小说,但我也不能对他们痴迷到欲罢不能,睡前看书的时间有限,通常来说,只有20分钟,实际上如果我太困的话,5分钟我就会把书合上,当然当我还年轻只有15岁不到的时候,我拿着金庸的武侠小说可以一看就好几个小时,从晚上9点多一直看到午夜2-3点,妈妈半夜上厕所发现我房间的灯还亮着才威逼我必须关灯睡觉。我无法习惯在图书馆坐一天看书,对我来说,看书最恰当的时间是晚上躺在床上在略昏暗的灯光下阅读。阅读是种很私人的事,必须完全孤立隔离。无孤独,不阅读。

你或许无法理解享受孤独的人是怎样的,但我就是这么一个。

2 Comments

  1. robin

    其实我很好奇,会是梵文吗?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