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
10

故物,故人

By xrspook @ 21:15:08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和不自觉地拿起了以前的一个上链然后就会响的音乐器,然后想起了好多……

那个音乐盒是四姑婆从香港拿回来的,从前她每次从香港回来都会带上好多好吃的和好玩的,这个音乐盒是个比较“大件”的玩具,但可以说我从来都没有很珍惜它,因为相比于其他的玩具我觉得那个东西除了会响就没有什么特别了,从前,它一直被我冷落。

但今天,我觉得原来音乐盒已经旧了,像带它来的那个人那样已经老了。四姑婆因为上一年中风,现在已经半身瘫痪,再也回不来广州了。而我,也不是那个渴望她回来带礼物的小妹妹了,玩具似乎对我来说可有可无。我为什么会想起那个音乐盒呢?因为快圣诞了,而那个音乐盒恰恰上面就有圣诞老人和她夫人正在准备亲吻,而他们两个就站在一个像蛋糕那样的白色雪地上。它的音乐也恰恰是经典的圣诞音乐,和它过了那么个多个圣诞,但只有今年,我注意到了它的存在,原来它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圣诞节礼物,但……

它的音乐已经有些浑浊不清,而且转到一定程度会跳音。它以前,在我这次注意它之前它的音色向来是很好的,好得上完链以后我觉得听着它烦厌,老是响个不停,但今天,即使是想听一个没有短音的完整的也不行,毕竟,它机件也老化了。它的主色调是红色和白色,“red is red is red.”(红色还是红色依然鲜艳。[xrspook:这是我凑合着乱写的]),而白色则已经不是白色了,变成了米黄色,但它并不脏,表面没有一点灰尘,因为外婆不时会帮它擦灰尘(因为外婆把那东西当作家里的一个装饰了)。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变音的,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变黄的,但不用知道为什么——它老了,是岁月带走了它的艳丽而为它盖上了一层风霜。它见证着我的童年也见证着和外公外婆共同生活的日子。老人们已经更老了,甚至已经去了,而我则早已把这个曾经是不离手的玩具忘却了好久好久。问问自己的良心,我是不是也把我的那些长辈忘却了好久好久呢?突然,感觉现在眼睛有点模糊,脑海里浮现了从前10平方左右的小屋子,头顶是青蓝色的,因为头顶是个小阁楼,窗外是阳光明媚的,长凳的那头外公依旧在冲茶(他每个早上都要冲茶),而外婆则在准备煲汤的材料,一切都依旧,我还是个小孩子,因为坐在床上我的腿垂下来还要踏在小木凳子上,小脚还不够15厘米长,一切还好,这就是平凡的日子,没有作业,只有快乐,而那个音乐盒则仍旧在盒子里,在里面保持着它的青春……但这一切一切不再了,我不可能变回小孩子,外公也不会再回来了,除非,下一辈子他还是那个一生气就不得了的外公。那房间也不在了,阳光不再会洒在床上,不再了,不再了……

听着那个不断跳音的音乐盒突然让我想到如果外婆也去了,它的命运会怎样呢?外婆现在住的房子肯定不在了,而它,它可以到那里去?垃圾堆?它的一生就此结束?它的音符纪录了我的好多回忆,最后就可能永葬垃圾山?但不如果不仍,即使我保存了,我的下一辈也只会觉得它是个很烂的玩具,当我百年之后呢?到底什么才是个结束?我真是个不知该如何结束的人,我们为什么要结束?从开始认识的那天我们的缘分就注定了,但什么时候分开?怎么分开?为什么要分开?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砍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然后是“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睹物思人,想起了好多,好多……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