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
24

重逢

By xrspook @ 17:56:46 归类于: 烂日记

第一次记住“重铬酸钾”这个名字是我读大二的时候,开始上专业课了,非常偶然且必然地跟着小胖做微生物实验,重铬酸钾是小胖独门抑霉剂的主要成分之一,很漂亮的颜色,但通常很难溶解,虽然用的量只是很少一点。还清楚记得那个看上去黄橙色,但实际上却剧毒无比的东西。

第二次记住“重铬酸钾”是2009年的夏末,那次,我正在参加培训,第二天就要实操考试了,考的内容是硫代硫酸钠的标定,重铬酸钾是标定实验的标准物质。那次实操简直让我心寒啊,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标定,却那么好彩遇到了被凡士林塞了的棕色酸式滴定管,本来紧张的事变得更紧张。不知道滴定终点是个什么状态,只是从书上听说那是从蓝色变成亮绿色,到底什么叫做亮绿色呢?摊手。通常用50mL滴定的话,用量大概只会去到20-30mL,但那次都超过30mL了,仍没什么现象,我那个急啊。最后时间到了,不知道什么是终点,但出现那个颜色后无论怎么滴都是那个颜色了,所以,假定那个就是终点吧。很糊涂的一个实操考试。那次,我觉得自己死定了,但结果呢?其实没有我想象中的糟糕。

今天,我又遇到重铬酸钾了!

又是硫代硫酸钠,测定动植物油脂过氧化值需要用到硫代硫酸钠,而硫代硫酸钠是用重铬酸钾来标定的。而且,这个硫代硫酸钠还非常可恶,需要现用现标。标定一个单试验,需要20分钟(其中10分钟是把东西放在暗处等待的)。但标定前呢?还得考虑把基准试剂重铬酸钾烘干至恒重以及用减量法称量,标定操作是起码需要一人四平行双人八平行的。所以,如果要做的过氧化值样品不多的话,标定的工作量比测定过氧化值本身繁琐多了。以后这个将变成一个常规检验,所以,无论我意愿如何,再也不能像那次实操考试那么不淡定了。不过,今天,我的确很淡定。没什么令人freak out的部分,其实那个终点非常好判断的说,深蓝色褪去,亮绿色出来,不过我就是有点纠结当深蓝色褪去,在蓝色和亮绿色过渡的时候还要不要加一滴呢?加一滴就能变成以后怎么加都不会再变色的亮绿色,不加的话,那个蓝色却也已经和之前的深蓝色有明显区别,但同时也与后面透明的亮绿色有色差,一个让我纠结的过渡色啊~~~ 看来得找专业人士来咨询一下to be or not to be这个问题了。

有些事情,无论你愿意不愿意始终会发生的,所以,笑着面对就好。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