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
3

分隔两地

By xrspook @ 8:20:45 归类于: 烂日记

2022年的时间简直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如果不是看了几本书,如果不是迷上了野小兽,我感觉这一年我真回忆不出些什么。今年比过去两年隔离的时间多,做核酸的次数也更频繁。以至于一天到晚你不得不徘徊于各个官方的公众号,看疫情发展到了什么程度,自己要接受什么样的管控。可以肯定的是,跨地市出行这种事情两边都很痛恨。除非我待在一个地方不动,否则的话,结果就是腹背受敌。我明白他们的难处,但是我的日子也过得很无奈。如果新冠疫情这个东西一直都这样的话,大湾区怎么起飞?再牛逼的地铁,再牛逼的轻轨,再牛逼的高铁,再牛逼的高速公路都顶不过跨地级市的疫情防控政策。外地来的人全部都是敌人,最好全部都集中隔离,关上7天甚至14天再放出来。其间要不停地做核酸,最好不用咽拭子,直接用鼻拭子,把他们捅死。我运气好,到现在为止还没做过鼻拭子。甚至连抗原测试自己捅自己这种事情都没做过。我躲避的地方就只有东莞,只有在我工作的地方,于是家变得异常遥远。每天能接近那里唯一的方式就是来个微信语音。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原来微信语音的时候是完全可以关闭手机屏幕的,这样的话手机的耗电就会大大下降,也不发热了。语音聊天依然开着屏幕,也没什么好看的,但是屏幕在亮就会耗电。我不习惯打语音的时候把那当做是电话放在耳边,习惯直接用扬声器外放,这样的话,我两只手就能空闲出来,一边听我妈在唠叨生活,一边做我自己的事。她说她的我做我的,有时我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其实也不需要知道她在说什么,她只是需要找个人说话而已。所以打电话回去的时候,我没想过要有什么话题。只要说起来,只要有时间,她总能说个不停。我感觉这就是不见面的威力,见面的时候反而没什么好说。如果周末回家在家里。我妈会一直在那里看电视,一直用爱奇艺看电视。有时我也会跟她一起看,但没什么话说。如果不是在家里的话,估计会去某些地方走一走,但只是走。我妈对我话最多的时候是我刚回去的那个晚上,在吃饭的时候她会说个不停,但那个晚上过后她基本上就没什么话了。现在我们分隔两地,她倒居然可以做到天天都很多话。

分隔两地,我觉得最大的烦恼在于有很多东西需要手机解决,可能是微信的,也可能是其它APP的。我妈没办法表达清楚她所遇到的是什么问题,尤其是急的时候她总会用各种代词指代那个问题,而不是把她遇到的东西清楚地描述出来,所以我这边有无数个问号。当我终于搞清楚她遇到的是什么问题,而且也有很明确解决方案的时候,有时她就像自己掉进了坑里,无论如何都爬不出来,其实她离那个解决方案就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她却落在了自己设定的圈套里,不停的在那里执迷不悟。这种时候我是最生气也最无可奈何。如果手机就在身边,两下操作不到5秒问题就解决了,但现在说也说不清,录个视频也看不明白,直接语音视频过来,我又看不清她的手机,真的很麻烦。

远程协助老人手机这个功能,在老龄化的中国,在智能手机普及得这么严重的现在。是非常有必要的。这边的年轻人们那边的老人都在那里干着急,一点办法没有。

2 条评论

  1. 你这网站运行这么长时间了,好厉害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