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
11

今天是你的生日

By xrspook @ 19:06:24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是外婆的生忌,这是她的第一个生忌,还记得她的最后一个生日,那天她他躺在床上,几乎可以这么说,动惮不得。但是,家里却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外婆还在生的时候,那里是我们所有人的家。现在每次我路过那个屋子,我都要看上一眼。那个屋子丢空已经大半年了,仍然没有动静,房管局把公租房收回去以后并没有找下家。大概因为申请这些公租房很麻烦,而且估计不会有人愿意住在老城区的这种已经有超过50年楼龄的老宅里。换作是我,如果我是低保,我符合要求,我宁愿窝在自己的狗窝也不搬到这些地方。之所以不想搬到这些地方,是因为以现在人的目光看待的话,那里的确不怎样。

外婆的屋里,放了几个观音、关公以及其他神佛之类的东西,虽然外婆完全不信那些,外公也不信,但因为那些东西是我一个姑婆给的,我们不知道该如何丢掉,据说那些东西是不能随意丢掉的,所以把屋子交给房管局的时候,我妈偷偷地把那些东西藏到了窗帘后面。从后窗那里张望屋子,仍然能够轻易地在窗帘后面看到那堆东西。关公和菩萨这两种东西在哪里都见得到,但另外一个我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神佛的东西,我从来没有在其他地方见过。从我很小开始,那个东西就已经在外婆家男装柜的玻璃板上。男装柜上的东西全部都会被外婆打扫得干干净净,当时人们很流行在柜子上面压一块玻璃,玻璃底下放照片。我很喜欢搬张凳子,趴在男装柜上看上面的照片。里面的人都很年轻,因为那是我妈妈那一辈年轻的时候,桌面上也有我妈一家5口的照片,除此以外还有一些襁褓中的婴儿,又或者是小屁孩。每次我都搞不清他们到底是我的哪个表哥表姐。那尊东西我一直觉得是外婆家的标配,无论外婆住在前进路,还是住在南园新村,那个东西永远都会放在柜子上。虽然外婆最后那几年没有年轻时那么勤快了,所以那尊东西上面会有灰尘,但是,那仍然会放在那个地方。现在路过那个屋子的后窗,当我看到那尊东西的时候,我会莫名地无限感慨。这是我家的东西,为什么要被冷落在那个地方呢?!中国的陶瓷真的很神奇,过了几十年,貌似颜色仍然依旧。我不知道那尊东西到底是什么,印象之中我从来没有问过长辈们,那尊东西是何方神圣。估计即便我问他们,他们也回答不上。

从前那个家,现在就只是一个空着的房子。外婆还在的时候,逢年过节即便我们不在家里吃,也会集体出去吃一顿,但自从外婆去世,尤其是出殡以后,貌似我们一家人就算是彻底散了。我妈三姐妹明明是亲生的,在爸妈都去世以后,她们再也不把我们三个家庭,又或者说是四个家庭,因为表哥已经结婚生孩子,聚在一起。即便纯粹是吃一顿饭也好。外婆是在过年之前去世的,过年的时候没有聚,清明节肯定是有去拜祭的,但是之后有没有聚餐我已经彻底不记得了。接着是端午节,中秋节,国庆,啥都没有。估计这个冬至,又或者接下来的过年,我们会依然会保持沉默,各过各的。从前的家人,现在就像路人一样。而且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见上一面的那种。

我想念外婆了,我也想念那个家了。

6 条评论

  1. 巧了,我也是今天生日,农历的冬月十六🙂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