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23

不寻常的寻常事

By xrspook @ 16:03:1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做了一些,普通人都不会去做的傻瓜事。比如说,花好几个小时打出了接近34分钟的时间轴。虽然,其中的大概26分钟之前我已经做过了。时间间隔是一样的,但开始的时间不一样,所以要对那些进行进行平移,具体来说那里一共有六首歌。第一首歌我发现做那个全曲歌词的时候,我没有留下单纯印地语的歌词,所以我还得想办法把中文和印地语双语显示的歌词只留下印地语本身。因为我是个很懒的人,所以我一直想用查找替换的功能把那些改掉,但是有些地方不能用通配符,有些地方对括号的理解不相同。所以那个看上去很简单的事折腾了我一段时间,但总算我做到了。打一首歌的时间轴不难,但是如果34分钟加在一起,你会觉得莫名烦躁。一首歌五分钟,打轴顶多七分钟,加上微调大概15分钟,就可以把全曲过一遍。加上后期校对,估计30分钟之内能完成。但问题是如果那首歌变成了34分钟,就等于你只是校对一遍就没有了半个小时。但显然校对一遍是不行的,起码得两三遍。昨天晚上把所有时间都平移好以后,我一边播着视频看字幕一边在那里各种原地跳34分钟。压制之后的那个视频我没有完整看过一遍,我只是拖拉的抽着来校验。我觉得自己的这个做法有点不负责任,但是我真的看累了。不知道哪个神经病可以这么闲,看完34分钟只有一个背景画面的所有歌词。不管到底有没有这么一个人,这种事我还是得去做。对我来说很痛苦,对别人来说也一样。

昨天中午吃饭之前,我就已经调好了两首新歌的时间轴。然后我拿出摩拜app看了一下附近的红包车,发现我家不远处的一个点有一大堆红包车,几乎在那里的车都是红包车。而在离红包车不远的地方居然有个七块钱的定点停车。红包车过一段时间还会在那里,但是定点停车的价格是不断变化的,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所以后来我决定平移时间轴那事等我踩完红包车回来继续干。当我到达那个地图上显示有很多红包车的点的时候。我傻眼了。因为面前有两堆共享单车累成的山。可以说那是单车山,也可以说那是共享单车的坟墓。我随便开了附近几台不在单车山的车。发现它们都不是红包车。我又开了一台单车山外围的车,也不是红包车。当我点开那堆红包车,仔细核对车牌以后,我看到了单车山中间压着一台红包车。红包车之所以会成为红包车,大概是因为它们可能好段时间都没有人使用了。入目之处,这些车怎么可能还被再次使用呢!其中一堆扔在了一楼平台的楼顶,另外一堆仍在一个建筑工地的对面。我站在那里,看着那台红包车,纠结了半天,我到底要不要把它救出来?我应该怎么把它救出来?为了抽出了彩虹包车,我先搬开了三台车。那个操作有点危险,因为首先我得站到一个墩上,然后再站到一楼楼顶的边上。摩拜单车都不轻。要从错综复杂的单车山里抽出一台轻骑版的摩拜,智力方面完全不亚于解开一个孔明锁。而同时,这项工作也很考验体力,最后一项就是单车山上的车已经有好些时间了,都是脏兮兮的。最后,我还是把那台红包车抽了出来,而且,把它推到了一个定点停车3块7的地方。本来我打算就那样回家了,但是,在上楼之前我又看了一下app,红包车居然又出来了,而且还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就找到了。那台车看上去车况不错,但问题是,无论是前面还是后面的二维码,都是无法识别的,不知道是不是被人做了什么手脚。二维码下面的号码也很模糊。链条盖那里的车牌直接不见了。显然这台可能被动过手脚的车是被别人当做私车使用的,因为嫌麻烦的人通常不可能把这台车解锁。因为我发现它的时候它是一台红包车,我能看到车牌。从隐隐约约的二维码下面的数字,我能猜到就是那台车,所以,我手工输入了车牌号,果然车锁打开了!都说共享单车是国民照妖镜,经历过昨天的事以后,我觉得说得实在太准确了。不是自己的东西,你不管它也就算了,但是对共享单车,很多人的做法甚至是无情地残忍虐待。这到底是什么变态心理?国民经济不断向好的方面发展,但是国民素质呢?别说乐于助人了,即便只是要他们不去害人也变得有点难。

别人不去做的事,如果我觉得是好的,起码我还会去做。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