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
21

为什么总是我

By xrspook @ 22:43:18 归类于: 烂日记

我思考了很久,今天要不要在blog上骂街。骂街不好,但昨天到今天我一直很压抑,装一直都很乐观麻醉自己不靠谱。所以,还是爆发吧。

昨天是我的生日,科室却说要出去吃饭。于是我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喝酒,但居然最大的领导也来了。分两桌,我的座位一直背对着他。就像激将法一样,貌似他从来漠视我的存在。昨天那个座位我是随机选的,但居然就可以这么准,一直背对着他。当他一直在说别人怎样怎样的时候,我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他没有直接接触过我,他对我不了解,他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给我下结论。好吧,你吹你的,我吃我的。反正我是绝对不可能敬你们酒的。但即便我不去敬,他还是会过来。当我拿起红酒杯的时候,他说不行,太少了,必须加,他主动伸手去拿红酒瓶,这时我啪的放下红酒杯,端起了白酒杯,那是满的,并且用凌厉的眼神看着他,估计他是第一次见识到我这种杀气,仿佛突然被我的犯难镇住了,他也说不出什么,喝完就走了。昨晚他基本把全场的人都点名要去敬他酒,唯独没有触碰我。一个回合下来,比他小的点的那个领导过来给我做思想工作,耳语说服我去敬他的酒,但我的态度非常坚决。某个时刻,我直接掏出了身份证,但过来做思想工作的领导没看懂。无计可施之下,他投降撤退了。又过了一些时候,那帮人继续互相敬酒,我直接独自溜到了门口。里面和外面的温度截然不同,在里面,我是穿短袖吃饭的,但到了外面,我得把连帽卫衣彻底利用起来。独自站/靠坐在河边大排档的门口,头顶是红色的灯笼,四周漆黑一片,一个路人也没有。这就是我27岁的生日?坐在里面的那帮人没有一个知道,知道的人,我无法跟他们嘻嘻哈哈。我不结婚,我不打算建立家庭,但不意味我就是孤独的,但在这种日子被他们这般弄,我完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心情去应对。我有我的事,我有我的安排,你们这叫做强奸我的时间!

生日过后的今天是玛雅预言里的世界末日,也是冬至。直到中午吃饭前我还是被告知,下午2点就撤退。但就在吃午饭的时候,我被告知下午有6个稻谷样品要做脂肪酸值。但实际上,下午要做脂肪酸值的样品是7个!最终,我是下午接近6点离开单位,回到家已经快9点了!冬至对我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但当身边的人都说“冬大过年”他们都走光光,而我原本已经告诉父母我会很早回家结果却在快睡觉的时候才真的回到家,这是一种什么滋味!他们还在等我吃饭!路上在盖掉妈几个电话以后,我直接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起码,安静会让我好过点,会让我暂时忘记这到底是个什么日子。

我凭什么要做伟人!我为什么都得被动?!

半句话都不值得我对他们说。

4 Comments

  1. 安慰的不会

    希望你重新乐观起来。

  2. Sindel

    哈哈 “凌厉的眼神”

    很想看看是什么样子的,可以做对阵表吗XD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