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
10

不用担心我

By xrspook @ 17:05:07 归类于: 烂日记

workhorse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昨天大领导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平时有做运动吗?”我的回答很神奇:“你通常看不到。”这个回答很玄妙,当时我脑子里只想到了一个原因,因为如果可以选择,我不会参加单位的神马篮球羽毛球,但我会在星期六的中午长距离行走,我会在晚上睡觉之前做2分钟的plank和5分钟的6磅哑铃系列动作,所以,这些最常规的运动他不可能看到,我也不会特意在他面前表演。至于现在我想到的相关是——我的检验工作。除了坐下来挑杂质和不完善粒外那基本都是体力活,是none stop类型的,因为这是提高工作效率的代价,我之所以能做得足够快是因为我把工作与工作之间的间隙压缩得足够小。情况就像你问一个运动员,你今天有做运动吗?坦然,我不是那种没事找事干的人,所以如果不是非得检验不可,我不会自己闲着无聊去折腾。比如说今天下午,我处理了22个样品,每个样品3公斤,我11个放在一个大袋子里封死。最后的步骤是把两个大袋子提到不锈钢的样品车上。大概就是约70斤的东西向上提升50cm,两次。如果那是个铁块,或许会好提一点,但那是密度大概是770g/L的小麦,也就是说那个东西大概有半个立方那么大。如果要我选择的话,我宁愿我提的是30kg的蒸馏水罐子,起码那个不会软绵绵地把我的力泄到不知道哪里去。不是每天的工作都会有这些奇葩,但这些奇葩会不时穿插在我的日程中。

so,你们真的完全不用担心我会不会一天到晚老坐着肥死腐烂掉。因为肥死这个状态,连我自己也完全接受不了。我不是你们的谁,我的事完全不需要你们来操心。

今天早上在围脖上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太高兴的时候我不想说话,因为我不想浪费时间,我要记录下来;太压抑的时候我不想说话,因为把负能量快速传递给他人是罪过。所以的话,我的最擅长最经典的输出方式不是口头语言,起码,现在如此。”我是个键人,我喜欢用敲打键盘的方式输出而不是用一张口。口对我来说主要是用来吃饭、嚼口香糖和呼吸的。于是,我也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我爸会那么的音声细气,几乎所有打电话到我家的人都会纳闷那个接电话的女人到底是谁(我爸接电话)。因为口不用来说话这个器官会退化了。口退化了,但其实脑没有退化,所以我敲键盘的时候我仍可以头头是道,但叫我说出来的时候会各种跑偏,不是思路不对头,是输出方式长草了。

我不喜欢别人噼里啪啦非常响亮地敲键盘。所以当我自己在敲键盘的时候我基本会阴柔地揉按上去而不是迅猛有力地啪啪啪啪。这种估计是大学时养成都习惯,因为半夜还在亮灯敲键盘很骚扰人,开灯已经够骚扰了,啪啪啪啪会罪加一等。因为敲键盘是我的主要输出模式,所以我这是必须顺溜完美的,不是么。

九月中旬即将到来,休假+连续上班也即将到来,让那些本来应该是假期实际上却加班的狗屁来得更猛烈些吧~

4 Comments

  1. 王2平

    目测和楼主患了相同的口退化症,讲几句就要错几个字。

  2. hulhut

    能写出来最好
    最苦的是,心里有话,既写不出来,也说不出来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