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
26

混沌的11月

By xrspook @ 14:08:32 归类于: 烂日记

几乎没感觉到秋普的到来,秋普就已经结束了。这让我想起了朱自清经典的那句,轻轻地来了,又轻轻地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平时的秋普人马早上早早就会到来,但这一次因为疫情原因来我们检查的那组人折腾了一番,本来从常平就应该到的麻涌,但实际上他们到了常平以后,又折返回了汕头,然后再到麻涌。之所以有这么奇葩的决定,是因为可能理论上计划是有汕头的,但因为疫情的原因,汕头一开始说不让去,然后又说可以去了,于是就出现了这么奇葩的路线。去年我也试过从汕头回麻涌。早上大概10点多离开,中午在惠州吃了个饭,回到麻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所以我完全理解这有多么的悲壮。

跟往常一样,秋普被挑出来的毛病跟我不沾边。于是就有了开场白,我没有什么感觉,他们来了,然后又走了。

10月底的我觉得可能10月底或者11月初我就得回广州看病,然后做手术。但人算不如天算,从10月16日回到东莞麻涌以后,我就再也没回过广州。10月16日之后的那一周,我没有回广州,也不知道是运气还是天意,因为那个周六我选择去麻涌医院照了一下B超。也正是从那个周末起,广州的新冠疫情拉开了绵绵不绝的序幕。现在的海珠区总算是有点起色,但是这个起色也仅仅是前段时间最严重的那个区域,最让人头痛的那片区域算是有所控制,但其它区域的火又烧了起来。一开始我们在疫情发布会上听到的那个词是“渗漏”,后来从各种渠道我们就听到了那个词变成了“外溢”或者“冲卡”。进而我们就看到了要用法律手段对付那些不守规矩的人。

在这一个多月没回家的过程中,我经历了双11。经历了一个我不知道要买些什么的双11。最后时刻,准确来说是开卖了以后我才决定自己要买那些东西。之所以要买那些东西,是因为辛辛苦苦十来天赚到的红包不能浪费,还有就是看到满减消费券想薅一下羊毛,但到底是我薅了商家的羊毛,还是商家把我砍了一刀,还真说不准。

10月底的时候我跟同事说,我不确定什么时候去看医生,如果我要做手术的话会不会碰上秋普,所以我把可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了。现在秋普已经过去,11月底更是已经远离我们,马上就到11月底了。广州的疫情还在水深火热之中,甚至可以这么说,这个火越烧越诡异了。又甚至可以这么说,这个鬼火不仅仅在广州出现,在中国其它地方也突然狂暴了起来,比如重庆,也比如北京。11月底能回家这种事我彻底不敢想了,之前最害怕家里被封,但现在我家所处的小区已经第而次被封,虽然相比于第一次来说,这一次算是自由了那么一点点。第一次被封的时候,我感觉挺害怕,也挺彷徨。起码我是这么觉得的,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家里还有多少肉菜。虽然我知道我妈在被封前刚刚才买了鸡蛋。如果家里只有我爸一个,肯定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妈是一个未雨绸缪的人,所以无论怎么样家里肯定各种东西都会有,而且我妈还习惯了换着花式吃。所以虽然海珠区在别人眼中已经疯狂了一个多月,但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我妈过得挺滋润。每天趁着去做核酸的机会顺便出门转一圈。买点肉类蔬菜、买点小吃,买点包子。反正即便是早餐,也要换着花样,可能是馒头,可能是肉包,可能是面包,在完全没得选的时候是面条。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当赤岗路的那些酒楼无法堂食,只能外卖的时候,我妈用超低的价格买到相当划算的点心,简直是让人羡慕嫉妒。第一天说静默的时候,卖饺子的店铺大排牌长龙,但是到了第二天,饺子在店铺里堆积如山,但买饺子的客人就只有几个,那个时候我妈赶紧见缝插针买饺子。

家里的网费我已经续上,电费水费电视费等等都是从存折上自动扣款的。只要吃的东西不断,最难忍的不过是天天都窝在家里不能出门而已。但这些东西久了,人总能习惯的过来,就像即便我不想自己骑车去做核酸,但周末我不得不这么干。

现在我觉得2022年结束之前能回家就已经算是个奇迹。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