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
19

与汗斑的缠斗

By xrspook @ 8:57:51 归类于: 烂日记

汗斑这种事折磨了我很久,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天,夏天的时候会严重一点。还记得一开始我用的方法是白醋或者冰醋酸。那个方法真的很暴力。涂上去以后,你马上会感到刺痛,然后是剧痛,那种痛会维持好长一段时间。如果痛痛就算了,也罢,但问题是,那会直接让你那一片皮肤受伤结痂,而且这样以后并不会痊愈。很痛的时候你当然不会用手去抓,但是结痂了以后,那片区域依然有顽固的真菌。情况就像皮肤牺牲了以后恶魔其实还潜伏着。后来我用过药房里买的达克林,医生开的派瑞松,以及一些离子式的消毒剂。但即便是用上了药物,汗斑这种东西还是不会根治,治疗的时间很长,通常以星期甚至月为单位,但不久以后,可能过几个月,可能是半年,又来了。

今年我就用朋友以及很多人都说过的蒜头。蒜头的味道的确不怎么好,尤其是出汗的时候涂上去,我的汗斑长在脖子上,于是脖子就一股咸和呛的味道了。那绝对是舔一舔就会味道好极了。因为汗斑在我自己的脖子上,当然我自己不能直接舔,但是用手摸一摸再放到嘴里舔一舔还是可以的。蒜头相比于白醋来说,刺激性小了很多,虽然也会有刺激性,但起码蒜头的刺激性是短暂的。一开始用的时候,我直接用干的刀切蒜头,结果是切出来的蒜片汁液有限,涂那么几秒钟就没了,后来朋友告诉我,在切蒜头之前,先把刀用水湿润一下,那么切出来的蒜片除了蒜油还有一点水,虽然水不多,但是足以可以延长那个涂抹的时间。还有就是稍微稀释的蒜油更容易渗入皮肤,同时,蒜头片也不那么容易贴在刀上,又或者那些大蒜的成分粘在刀上很难洗。如果开切之前就有把刀湿润的话,最后洗刀也只不过是拿刀在水下冲一冲那么简单。蒜头这种东西相比于白醋还真有效,它不会像白处那么刺激,但是它的效果很明显。当我真的很痒的时候,涂上蒜头,基本上痒就止住了。甚至是过后几天都没什么感觉。所以我经常会涂一两天,然后就忘记了,到下次痒的时候再去整,虽然我知道,这样会让那些真菌变得非常顽固,甚至有一天蒜头都治不了它们。

为什么蒜头就能搞定这些东西呢?如果真的是蒜头里面的蒜油起到了作用,为什么从来就没有人提取蒜油,然后以液体的方式出售呢?显然那样要比每次都用刀去切蒜头片方便,因为毕竟很多场合是不能带刀的。提取出来的东西,可以用眼药水瓶的方式,又或者用滚珠的方式,用喷雾的方式就有点浪费了,没必要。既然那种离子的液体能做成消毒剂,为什么蒜油就不可以呢?不过是味道呛一点而已。这一个来月下来,我发现通常在睡觉的之前涂完蒜头,第二天基本就不会被汗斑的痒烦恼了。

我又不是干重体力活的,为什么汗斑这种东西会跟我纠缠不清呢?究其原因,我觉得是前一两年跑步的时候我带着个有麦克风的有线耳塞,那东西一直摩擦我的脖子,于是脖子两侧就出现了破损,破损加汗水,结果就让我染上了这种很麻烦的事。

不是大病,不会让你死,但却会一直缠着你。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