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
30

再谈改变

By xrspook @ 8:13:14 归类于: 烂日记

这所谓的台风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天多,虽然不算大,就在那里毛毛毛的,一直下个不停。直到今天早上我才发现地终于被下湿了,而且开始积水。总体来说,我觉得我们单位的排水系统还是不错的。有些地方的积水说不准那是设计单位的错还是施工单位的错,反正,某个沙井盖那里,居然旁边某地比沙井盖还要高,所以,应该能进沙井盖的水,没有流进沙井盖,而是在旁边积了一大摊。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因为设计单位是北方人、是河南人,他们那里绝对没有我们这边那么多雨,所以他们没怎么想过该怎么排水。就我所见,他们的排水设计就是南方地区六七十年代的那种,粗放式。试问在南方建房子,在高温高湿地区,而且是在雨量非常多的地方建房子,雨水管会设计在屋子里面吗?你家的房间或客厅会有雨水管通过吗?而且那条雨水管还不是全密封的,是开口的!那根本就不是雨水管,那是老鼠的专用快速通道,不是吗?!

电影《芭萨提的颜色》里有一句话:生活有两种活法,忍受现有的方式,或者负起责任来改变。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忍耐,但我觉得不应该再默默地挺下去了,为什么要请啊?挺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或者说,我们要去做的那个改变对我们有什么坏处?时代不一样了,我们之前的那代人,崇尚的是“枪打出头鸟”,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要做那个搞特殊的。但事实证明,在现在这个年代,这样已经行不通。如果要变得更好,你必须打破常规,找出一条更好的路。别人都不去干的,为什么你觉得那是对的,你也不去干呢?谈什么集体种主义谈什么奉献,如果连个人的利益都无法保证,何来大局。没有家就没有国。什么放弃小家为大家,前提是大家真的获益了。从前的人的思路是:如果要放弃小家的话,为什么那个人是我?以前我也觉得那个人为什么要是我,但现在我觉得无所谓了,如果真的需要我去做,我会当那个被打的鸟。

有时候改变这事,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糟糕。一直保持的所谓传统,其实也有很多让人烦厌的地方。从赖床到早起,这就是一个改变。虽然不容易,但实际上真做到的时候,绝对对你有益。以前我没想过要改变自己。以前我也没想过自己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但后来我发现原来改变可以非常美好,所以我迷上了那个。正因为我觉得改变很好,所以,我也希望靠我自己去影响身边的人,让他们做出改变。但显然,跟改变自己不一样,在希望身边的人改变的时候,我做得不够主动。因为我觉得最终做决定的是他们自己,我也就只能做一个引路人而已。有些不对有些可以做的更好的,我会告诉他们,但至于他们去不去做,我没办法控制。也许有一天我有一定的势力威望了,我说的话他们会听,我可以让他们做得更好,他们真的会去做。但我不奢望那一天会在什么时候来临,那或者永远都不会来。但起码,我不会违心地明明知道他们有问题而不提出来。

从历史看来,中国人算是很能忍的一个族群。但其实忍耐真的比改变容易吗?从中国的历史看来,忍无可忍造成的大爆发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喜忧参半。那些什么起义,干的时候很风风火火,甚至把当时的执政者搞下去了,但往后呢?他们就没想过往后,改变以后该怎么去维持?该怎么去把本来不完美的东西变得稍微好一点。他们没考虑过这些,所以战争以后的统治,或者说根本来不及开始统治,就已经被瓦解了。通过战争夺权非常的不容易,但相比往后的长期安稳统治,后者更难。我在说出这段话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是李自成。

明天就国庆了,终于到国庆了。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