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
11

再次撞头

By xrspook @ 23:51:55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网盘的悲情速度让我不得不开着电脑睡觉去,睡到模模糊糊起来看看下完了没然后关电脑,接着非常随意地往床上一躺,杯具了!一头撞在床头突起的直角部分,砰的一声,喉咙没发出声音,但脑袋大喊了一下。刚开始的一刹那还不感到痛,接着,疼痛慢慢来了,整个人都清醒起来。又是直角,又是后脑,2005年秋天我已经狠狠地在水泥地上试过一回,那次以后我发誓撞哪里都不要紧,千万不能撞头,但这次,我又中招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我不要看急诊我不要去缝针啊~~~

马上在头上摸摸,还好,没有湿。于是,在惊恐和疼痛中我又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今天一整天都在下雨,让人挺无趣的,什么地方都不想去,妈抱着电视机看韩剧,爸揽着字典抄生僻字,我呢,抱着被子枕头蒙头大睡,还得注意不要乱动压到凌晨撞头的地方。其实呢,说到睡觉我是个很乖的孩子,能一个姿势睡着不动,除非睡不着才会翻来覆去,这大概是因为小时候睡在父母身旁,我扭来扭去就会被揍而养成的吧。

说到被揍,让我想起了小学3年级的时候有次数学测验拿了七十几分,于是偷偷摸摸地找爸签名想绕过妈,结果还是被逮到了。看到那个分数妈火冒三丈,抄起她平时裁衣服1米多长的木尺就左右开弓地向我的手臂狠狠地拍来,也不知到底拍了多少下,当时,我只是在默默地哭,承受着那一下下不知为何能忍受得住的拍打。最后怎样呢?瘀青了呗,那是我第一次被打成那样,也是我这辈子到此为止唯一的一次。平时妈通常只是臭骂一顿,或者给几个巴掌就算了,但那次,可谓是惨痛。惨痛的不只是我一个,因为那次测验可算是全军覆没,即便是平时常满分的好同学最高也不过八十几,手青、腿青、脸青成了我们的集体“印记”。还非常记得,那次测验的内容是计算各种基本图形的面积及周长。惨败过后,妈给我进行了地狱式特训,结果在同一个内容的第二次测验里我总算拿到了妈觉得应该理所当然的100分。

痛,我觉得不应该是一种和别人分享的东西,毕竟那不是快乐,如果别人无法减轻你的痛,你又何苦把它宣扬出去呢。

生活中的痛又何止这许多,但既然已经长大成人了,就得扛得住,这是必须的。

4 Comments

  1. chrsity wu

    生活中的痛又何止这许多, 说的好对。

    现在觉得痛至少对我更加尖锐的感觉,一晃就过去。小时候总觉得天大的事情。不过长大发现痛是最容易过去的感受~~~痛遗留剩下的阴影才是最可怕的。

  2. NAOH

    那次测验的内容是计算各种基本图形的面积及周长。
    这个很难吗?小学应该还没有不规则图形吧?那么用基本的周长和面积公式就可以应付了啊?
    你被打啦,哇咔咔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