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
5

酸软

By xrspook @ 9:19:40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我没有把blog搞定就去睡觉了,因为感觉很困,什么都不想干。昨天一整天我的人都处在酸软的状态,应该在发烧,究其原因,是因为理论上大姨妈要来,但实际上却出不来,所以塞住了。一整天人都处在低烧的状态,混身不对劲,于是前天晚上跑步的那些乳酸堆积完全没办法散去。但即便身体感觉很糟糕,要做的事情还是得做,而且昨天的事情貌似比平时还要多,主要是些突如其来的变化。

昨天下午一下班,我就拿着个大背包去麻涌镇上某个店提货了,因为那里有单位发的最后300块钱节日慰问提货券。其实我是比较讨厌这些东西的,因为在这个之前他们说可能以后不发这个了,直接发京东的提货卡。实体店跟京东的区别在于京东可以送货上门,实体店品种少价格贵,还得自己去拿。像我这种没车的,如果300块钱买我觉得最划算的东西,我根本没办法拿回来,因为我觉得最划算的搭配是两包115块钱15公斤的米再加一罐79元2.5升的花生油。但显然,65斤的东西无论如何我都扛不回来。所以昨天晚上我的搭配是一包115元15公斤的米,加2.5+3.5升的花生油,一包山药薄片,再加两个棒棒糖.之所以要棒棒糖,是因为我必须要多出来的钱大于三块,因为星期一的早上我领了一个3块1毛8的红包。如果我付的钱不够三块的话,那个红包无法使用,但如果我付的钱是四块的话,实际支付我就只需0.82元,最后我的确也是给了不到一块钱解决问题。棒棒糖在我等公交车的时候就吃完了,一开始第一个还吃得比较久,第二个已放到嘴里我就开始咬。棒棒糖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是一个可以吃很久的东西,但对我来说那不过是一粒硬糖而已,嚼几下就没了。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吃棒棒糖是什么时候的事,但我记得我初中的时候吃的棒棒糖最多。那时候的真知棒才五毛钱一根,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五毛钱的棒棒糖,但显然昨天晚上我的那些是一块钱,给钱的时候,我先拿了一根,然后再拿了一根,其实收款的人说,我给三块钱就好了,但我还是给了四块,因为我必须给四块,所以实际上她是不是在应该多送我一个棒棒糖呢。

昨天我带了某年双11买的大背包去提货,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那包15公斤的米可以塞进去,而且还有空余的空间,但问题是,即便还有空余的空间,我也不可能把油也塞进去了,因为,那15公斤背在背上已经很重,而且那个不是专业的登山背包,所以力学结构不太靠谱。一开始背上去的时候已经觉得非常重。背上15公斤米,手上6L花生油。如果不是一只手同时提两罐花生油可能会好点,而是一只手提一罐会好点。仅仅把那堆东西从公交车下车地点扛回单位就已经把我弄得半死不活。之所以这样,大概跟我昨天发烧酸软有关。

早了几分钟睡觉,以为自己会早点起来,但其实这是不存在的。如果不是晚上9点多还在算单位的数据,我完全可以早半小时睡觉。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