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
8

预感中的胜利

By xrspook @ 22:00:02 归类于: 烂日记

因为昨天的一周年饭局,今天凌晨1点多才睡觉。在上床的一刹那,我有过把电视开通宵的念头,但终究没有做。做了个西班牙胜德国的梦,赢得不多,只有一球,好像是3:2。今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不是去刷牙,而是把电视开了,因为是中国电信的电视,所以有回放和新闻录播,西班牙1:0胜德国,我冲口而出就是一句vamos!篮球方面,湖人拿了总冠军,其中有Gasol的功劳;网球方面,Nadal现任世界第一,刚刚拿了罗兰加洛斯和温布顿的背靠背大满贯冠军;足球,如果西班牙队再折断郁金香拿下大力神杯的话,这个国家可称呼为体育牛国了!我希望西班牙能拿下这个足球界含金量最高的奖杯,因为很多时候,西班牙队默默无闻但又很强的是因为他们团结,而这正是很多华丽足球军团败下阵来的原因。

今天,用了1个小时,从称样开始做了3个样品,共6个稻谷脂肪酸值,感觉我已近爱上玩那个了。还记得一开始的时候,我右手晃瓶子的时候全身都在抽动,于是影响到控制滴定的左手,现在,这种事基本不会发生了,或许有晃,但液体一定不会从坐式微量滴定管里晃出来。今天滴的几个样品平行性都过得去,就是最后一个奇高,非常怀疑是那个称耍我了,因为过了很久我去看的时候居然是0.06g,我走之前是清零了的,但最后居然变成这个数,我不死才怪。讨厌高温的室内,因为高温所以要开空调,开空调加速了室内气体流动,气体流动加强了影响到那敏感的天平。

下午室外35以上,检验室里空调开16℃,风速为最高,但室温还是在30℃以上,滴定前摸摸那个将被滴定的瓶子,居然是温的,结果不偏高才怪呢,国标要求,脂肪酸值提取和滴定的工作环境是15-25℃,我想尽一切办法,拒绝了低碳还是达不到,囧!为啥这个检验室这么大呢?如果小一点的话应该很容易达到的。这个还不头痛,最头痛的是做面筋吸水量,国标要求洗涤液的温度为22±2℃,我已经把空调对着那个水罐吹了,1.5个小时内还是升了3℃,做得我心惊肉跳的。温度不佳,效果不好,但室温无法控制,水温让人头痛,郁闷透顶。外加一句,自来水的温度都已经达到30℃以上了,哪里都不冷,哪里都在冒热气。

经过1个月的奋战,样品接近消灭完毕,真让人长舒一口气,但仍不能松懈啊,因为剩下的那些该死的稻谷指标很耗时间。

我什么时候才能凯旋回归我的办公室收拾仍一块云状态的统计工作呢。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