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
11

还没醒

By xrspook @ 14:50:4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没有睡好。一直都在睡着做梦与清醒之间不断循环,其中一个原因是春节假期的九天,我几乎每天都是早上八点多才醒过来,接近九点才完成洗漱。但这个星期一我必须六点就出门了,所以会有莫名的心理压力。说来也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放假的时候我的手机闹钟居然变成了早上8点多和9点多了,我从来都没有设置过那个时间的闹钟。换手机已经不是这两周的事了,但新年假期之前,我从来没有发现过手机的闹钟有任何问题。为什么过新年的时候会给我一套新闹钟呢?幸好我去查看一下,幸好那是新年假期,所以没造成什么坏影响。假期开始一两天后,我才想起自己没有把闹钟关掉,但为什么我没被闹醒呢?是不是我睡太死了?后来才发现闹钟自己变了,而且闹钟也全部都处在关闭状态。

近段时间,每个晚上睡觉我都会做梦。昨天好不容易我终于没有梦到我的外公外婆了。昨晚梦到的东西很真实,也很神奇,但具体到底是什么,现在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反正参与的人都是我的同事同学之类。印象最深刻的是某台大巴可以沿着单位办公大楼左侧的楼梯爬上去,而且还不是很颠簸。我们要去的是四楼,车的确到了四楼,但那问题是大巴太高楼层太矮,所以大巴就像个过山车一样垂直掉了个头。几乎可以这么说,那已经不是大巴了,那是春节的舞龙。

不知道昨天晚上我醒了多少回,好多次醒来的时候我都没有听到楼下扫地的声音,终于有一次听到了,然后没过多久闹钟就响了。新手机的闹钟声音暂时我还没习惯过来,我觉得那个闹钟太温柔了。放假那几天,每天晚上我都睡八个多小时,突然间变回七个小时不到,原来感觉还不算太糟糕。起码起来的时候不会非常痛苦。公交站搭车的人数量和平时差不多,车里的乘客数量也差不多,但平时路上我出门的时候准备开始营业或正在营业中的早餐店却一律都还没开门。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公交车经过的路上到处都是漆黑一片,当然这种漆黑是相对于平时来说的。虽然还是有些店没有把他们的霓虹灯关掉,有些店已经开门了。路过天河体育中心附近的时候。你甚至会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你非常熟悉的地方——那个人流永远都是爆棚的地方。在天还没亮,到处都只有路灯的时候,原来那个地方也可以那么的安静。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在那样的时点那样的环境下打卡跑步,反正今天我没看到。跑步的人还没回广州,还是他们跟我一样,春节都已经自废武功了。

昨天感觉左腿好了一点,但今天感觉倒退了一些。我也说不准的是不是因为压迫了神经,因为出现状况的貌似不仅仅是大腿根,连膝盖也会酸软。我到底做过些什么呢?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