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
7

生闷气

By xrspook @ 17:28:59 归类于: 烂日记

2006教师节礼物

主题图片是今年教师节我们打算送给老师的礼物。是我们班的一位同学所画,虽然不太清楚他为什么画这个,但是个心意。我们全班都在后面留下祝福语了。不知道今年为什么要这样,但既然班主任这个学期是我们的任课老师,几天见一次,我们的确应该表示表示的。

今早虽然不用早起上课,但我却为自己定下了做实验的计划。我十分清楚想要某种东西却又暂时又无法得到的痛苦。仿佛老师的表情就是我们实验的阴晴表,他的兴奋就代表了我们的成功,我们的成功是通过如此一个间接的方式得知的。

我在这个“红树林”的实验小组里注定孤独。一个是懒人的超级代表,另一个则是为了生计而奔波,而我则往往是一个闲人,一个可以独自折磨自己的闲人。根本就没有可执行的计划,因为懒人会一拖再拖,而忙人会另有工作计划。而我则把所有的心思都投入到实验中,除了在上课任何时候我都在时刻准备着。我这样做有错吗?难道激情也有错?我经常把一些很私人的麻烦都先放一边。但她们却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因为个人原因破坏大家的计划和约定。要组成一个团队需要忍让,需要协调,但中国也有个不好听的称呼“一个人是一条龙,一群人是一条虫”,越是协调就越是不能把问题果断地解决。于是有时我真的很想我行我素,一个人做就好了。当我在不断地训练自己要把一切步骤都烂熟于胸的时候她们依然存在侥幸和依赖心理,因为有我在,我不会丢下她们不管。于是她们有可能连配的培养基是什么也不知道或者根本连开那个基本得不能再基本的灭菌锅也有困难。当我在不断挤出私人时间奉献的时候她却依然用私事来占用正规工作的时间。

难道女生就天生要依赖?还是她们前20年的教育没到家。

人的忍耐是有个限度的,事不过三,但她却可以不断地犯同样的错误。我十分讨厌别人不守时,但一个极端不守时的人就在我身边。难道老天要训练我的忍耐力不成?

老师今天又把H010亲自镜检了,发现那只是普通的链霉菌。但同时他又在暑假我们分离的菌种中找到了个宝贝,我觉得样子和“6号”相似,他居然说不用埋片观察,可以直接拿去PCR了。他这句实在太振奋人心了,PCR,一个多么渴望已久的步骤。但我还是不太清楚他是否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当自己的工作受到肯定你会马上忘却很多痛苦的经历。

今天我又把自己封闭起来,我不想说,我在生闷气,我不会骂人,但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我极端不高兴。

1 条评论

  1. avatar小3

    天天做实验啊!!

    科学家同学!
    xrspook 对 小3 的回复: 2006-09-07 18:27:45
    放线菌这东西,只能长命做,做几天又要等上好一段日子了。

    解释一下:放线菌是种微生物,就是和细菌和霉菌差不多的东西,通常用来制造抗生素。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