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
10

理性自信自强

By xrspook @ 23:26:57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的这个时候,我还没开始努力地继续翻译,但今晚的这个时候,我已经完成翻译3篇ADR近期聊天/采访了,我说到做到,三篇东西一共近7000字,花费了近7个小时!其中最长的,是那篇聊天记录,3600多字。翻译得我最痛苦的是那篇最短的采访(大概1000余字),主要是原文是意语,作者的写作风格我有点吃不消。

它们分别是:

聊天记录 – Alberto Del Rio在意大利Eurosport的在线聊天与Eurosport网友

采访1 – WWE – Del Rio:“你们是我们的动力之源”Eurosport

采访2 – Alberto Del Rio,DNA决定天赋ilgiorno

很多问答都是经典老套,有些是提问题的人完全入戏了,于是Alberto Del Rio也来个顺水推舟,比如说某些问Ricardo是不是在帮ADR看车什么的,ADR直接回答RR在为他洗车。而很多关于墨摔和美摔的转换或对比的问答我看得实在太多,那些什么WWE就好比NFL看得我都会背了。我的评价是,70%的问答是没什么新意或价值可言的。

在余下的30%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个问答

实际上,你几乎赢得了所有荣誉。你觉得你和John Cena,CM Punk,Randy Orton,Chris Jericho这些顶级巨星相比你还差些什么呢?
“要达到John Cena那个境界必须年复一年地努力工作,他已经每天不懈努力在这里奋战9-10个年头了,我也很努力,但我来这里才1年半,我坚信,在几年以后,我也会成为WWE的顶级巨星之一。”

从这个回答能看出ADR的理性、自信和自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位置,自己曾经被推向顶级,但自己毕竟不是顶级。他没有直接地承认自己的不足,到底是摔角技术不够好,还是很多人都觉得的mic技远远不达标,他把原因转嫁给了他在WWE的时间不够,资历不老,换句话说,他能理解自己为什么没让观众们很在乎。但他很自信,半点看不出他的犹豫不决,他的自信比他比赛里那些挺假的拳打脚踢靠谱多了,其靠谱程度堪比他的German Suplex。自信如果没有自强,那么就只是空想,我相信,他会做点什么的。这是为他自己,为他的家族,为他国家往后打算到WWE发展的年轻人,也为所有有志于投身摔角事业创一番成绩的little jimmy。他不是Zack Ryder,他不是Dolph Ziggler,他也不是CM Punk,他会用他的方式去证明。

在ADR的采访中我翻译出最多的词是“努力工作”,或许我翻译其他摔角手的采访非常有限吧(除了ADR我只翻译过Kaval的),ADR所说的努力工作是十年如一日持之以恒的那种,没有说什么时候开始,也没有说达到什么程度就可以结束了,然后,当他自信地说他说获得的荣誉不是偶然的时候,我明白那是一个什么状态。有梦想有抱负除了靠付出努力,你还想怎么实现呢?ADR一直在强调成功没有捷径。地球人都知道他是名门之后,但谁都没有说过他到底有什么生理上的优势,反应特快?身体柔韧性特好?爆发力很过人?速度很匪夷所思?跳跃力很不寻常?特高?特壮?都没有,统统没有。或许有吧,但我从来没听说过。所以,既然这个传说的摔二代,不对,根据他的话,应该是摔三代从生理上看只是个普通人,那么如果他要比他的前人更优秀还有别的选择么?除了付出更多,除了从更小的时候开始付出,除了把付出的强度加大。很多时候,人们都会拿后代摔角手和他们的前人比,反正我是觉得浓重的不容易的,这简直在强求他们必须的best of the best。

第一次翻译ADR的采访是在2010年的12月,WWE PPV TLC 2010之前,感觉当时他还是个羞涩的小子,很多东西我都是第一次读到。1年多过去了,ADR的采访中很多都是机械化的回答,他把自己藏得深了很多。他甚至不直说自己的难处了。因为他的身份改变了,他不能再像从前那样随便嚷嚷。前段时间在电台采访里说他很讨厌The Miz已经引起了千重浪,让他的后台heat起来,所以,这次的意大利之行,ADR又回到了从前的ADR,把自己藏起来,用回那种不靠踩低别人提升自己的谦虚谨慎方式了。如果不是受伤后老麦叫他要更加硬朗更加凶狠,估计他不会用那种带有剧情色彩的语言来攻击The Miz。

虽然我真不知道ADR会靠什么途径实现他“在几年以后,我也会成为WWE的顶级巨星之一”的目标,但这句话,我记住了。

别让我希望,少年!

2011-11
9

翻译某个有趣的家庭采访

By xrspook @ 17:28:51 归类于:烂日记

一大早就怀着深深不忿的心情完成了所谓了“粮油出/入库单”,这算神马啊?!不就是一个格式,要实现这个功能是易如反掌的,却曾经被坑倒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怪坑我的人,也不怪自己无知被坑,我要把这种怨愤化作动力做得更好!才不管你们怎么做,反正我就是这么做的,做得让你们叹为观止没话说。这是一个什么感觉呢?一直以来我们都尽心尽力地争取效益,维护大家的利益,但最后却被人家羡慕嫉妒恨,背后捅一刀,各种无奈,各种心痛。

今天要了几天的羽毛球桶终于到手!羽毛球桶的高度是40cm,A2纸的宽度是42cm,经过稍微的裁剪,羽毛球桶用来放我的东西实在太适合了!

今天做了Dos Caras Jr. and parents 2007-08-11的翻译。本来嘛,是贴在百毒贴吧的,但贴吧太坑爹了,文字一上去马上就被偷偷“拆楼”,还有更恶心的么?!到底你们要怎么着呢?!那个地方根本不适合文字分享,只能用来简短吐槽,被坑了都无所谓那种,幸好是粘的,如果我是写的,那必须的把长城哭断才行啊。所以呢,还是贴自家地方靠谱。

这个翻译并不是看视频听译出来的,而是某外国网友看西班牙语视频听译出意大利语,然后我又在Google的帮助下人肉翻译出的中文,必须的有不少不当之处,望指出:

原文来自:http://www.tuttowrestling.com/phpbb/viewtopic.php?f=45&t=2746&sid=722297339e41f64e7434ef2deb39f97b&start=405

注:“()”部分是原文作者的注释,“[]”是xrspook的注释

CMLL – 擂台之下系列之Dos Caras Jr.

00:00:05-00:00:35
Alberto的妈妈说他儿子遵循严格的食谱:只吃烤/蒸鸡肉,意大利面[spaghetti]以及玉米饼[quesadillas,大家还记得KFC的墨西哥鸡肉卷?就是那玩意,不过不一定是卷的形式,可能是饼或者其它形式]。Dos Caras说他儿子其实是个馋嘴鬼,喜欢吃各种食物,但乱吃东西会长胖。幸运的是,Alberto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他一直小心地节制着。

00:00:35-00:01:14
Alberto说在儿子的眼中妈妈是伟大的(我的老天啊…太恶心了!),是她让生活变得疯狂有趣。除此以外,Del Rio和他的姐姐(不知道他妈妈是否真的希望过在生下Alberto 11年后再弄一个弟弟出来)跟他们妹妹(家庭的第三个孩子)的关系不太好,因为她经常扯别人的头发。走亲戚的时候她总让他们觉得很丢人,因为她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不经过允许就把别人的东西当自己的(比如说,如果她看到一个苹果,那么她会直接拿了就吃)。不过,这第三个女儿是Dos Caras家里一个漂亮的活宝!Alberto在另一个采访里说过他曾经把妹妹当作豚鼠来试验摔角动作<_ <...[你也太坏了吧,哥] 00:01:15-00:02:05 Dos Caras说他的家庭非常团结。在Dos Caras爸爸的家里长辈和晚辈们是好朋友。他和妈妈两人互敬互爱。他和他的兄弟像小鸡跟着母鸡一样追随父辈们的传统。 Alberto的爸爸就是在那种环境下长大的,所以,当他自己成家以后,他也是这般教育他的下一代。Dos Caras和妻子和孩子们的关系都非常好。 00:02:07-00:02:25 Alberto的妈妈说当爸爸留下他们一周去超市买东西的钱的时候,Alberto总是一手拿了这些钱,从4楼家里的窗户扔出去。她不得不赶紧冲下去捡钱,但即便如此也是不可能完全捡回来。显然,那些住/工作在他家附近的人经常会因此赚上一笔。[小Alberto啊,你也太豪爽了吧,为啥现在不扔一下钱呢,这可是你小时候的指定动作啊~~~] 00:02:26-00:03:34 Alberto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爱的教育以及技术上的训练。他喜欢和父母在一起,他希望能跟他们一起吃饭,爱护他们,报答他们的恩情,把这种良好的风气传承下去。他愿意为父母做任何事比如说接过父亲沉重的工作担子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Alberto(当时他还没有孩子)说他在擂台上战斗为的就是他的父母。 00:03:25-00:03:48 Alberto说他的厨艺很烂,通常来说在厨房呆的时间就2-3分钟。他不知道怎么做魔力鸡[pollo con mole](一种传统的墨西哥食品,魔力(mole)是一种结合了辣椒、巧克力、花生、芝麻、坚果等的酱料)。不过,他会做宽面条和通心粉[lasagna, pasta]。 00:03:49-00:05:37 Dos Caras和他妻子已经相识34年,结婚32年。他们在Mexicali, Baja California(墨西哥的某个地方)相识。他妻子不喜欢lucha libre,但有一天她和她的弟弟(一个狂热的墨摔迷)去看演出。那一次,主战赛是Mil Mascaras vs. Dos Caras。不知是否处于故意,Dos Caras在比赛过程中恰好就摔倒在她座位的附近。赛后,Caras叫了个小孩去找她要电话,她给了,因为她也对他有好感。但那天晚上他并没有打电话给她。当时她差不多18岁。第二天,他给她打电话了,约她出去吃雪糕,她跟她朋友约定好“你帮我去看看,如果他长得丑我就不去了”(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她的朋友问你没见过他的样子怎么认出他呢?她回答道她会和他先通电话问好识别的特征。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他觉得她很漂亮已经喜欢上了,而她也觉得这个人不只是一个男朋友,而会成为她未来的丈夫。所以,最终结论就是这两人是一见钟情上的。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两人经常互通电话和书信,但从未谈及要结婚。有一天,Dos Caras在电话里向她求婚,她答应了,然后两人就结婚了。[好扯淡的童话故事哦~~~] 00:05:38-00:06:48 Alberto说是父亲的教导让他和他的兄弟姐妹们走向成功。首先,父亲教育他们一定要团结。他们家庭和睦,关系非常好。能生在一个父母都打点好一切的家庭他感到非常幸运。妈妈非常优秀,她容忍他的过错同时又时刻关心着他。父亲是他的朋友,他的老师,他儿时的偶像(他的朋友的偶像是超人、蝙蝠侠、侠盗罗宾逊,但Alberto的偶像只有Dos Caras,因为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值得崇拜的真实老爸。有些喜欢lucha libret的朋友支持他,说不崇拜Dos Caras崇拜谁呢,而不是对他说“你是不是脑子进水啊?”)。他领我入门,教会我该怎么做。他和他姐姐、弟弟的关系很好,他跟他们住一起。Alberto在这段时间里热泪盈眶。多有爱的人啊! 00:06:49-00:08:28 Alberto说他有责任照顾好他的父母,他们是他的榜样。他永远都希望能像爸爸那样,不单在lucha libre上取得成就,而且要在生活上也像他一样当个好男人。他想成为大家的好朋友,一个好男人,一个好老公,一个好父亲(Dos Caras全部都做到了,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 他希望他的孩子如同他和他的兄弟姐妹爱Dos Caras那样爱他。最后他感谢粉丝们对他一直以来的支持,他一定会尽100%的努力报答大家。

翻译,翻译到地那里遭罪了,但显然,在天朝的网络世界里,“翻译”这个词是禁忌语。我那个去,难道翻译就该偷偷摸摸的,不应该光明正大地说着是翻译而是直接说这是我自己原创的?!

经常能在翻译中学到很多,因为这迫使我为了理解而不断学习杂七杂八的东西,什么匈牙利语、法语、意大利语、俄语、捷克语你都必须的不懂装懂,虽然我爱的只有西班牙语。

很有趣的一个家庭采访,如果除了口述还有视频作证的话会更有趣,相信,如果这段片子不是墨西哥人而是米国人做的,必须有很多历史视频和图片点缀,那将变得更加有趣。

有时间,有精力,有激情就应该静下心来做点翻译。帮助自己,也帮助别人,分享是件很快乐的事。

2011-02
16

小谈翻译

By xrspook @ 18:01:24 归类于:烂日记

花了4个小时完成了一篇关于ADR的专栏作家文章的翻译,其实这个早就在2011-01-02 总有出头天里讨论过了,但近期,受到某些人的刺激,我突然发飙下决心啃下这块硬骨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某些人的文章把大家带入个人崇拜。人生阅历告诉我,纯粹的花痴和个人崇拜是绝对不会有好结果的,要move on的话,首先我们要全面了解,然后作出分析和判断,接着施用拿来主义,最后,将精华留为己用,把糟粕作为警戒。我们要做的是取长补短而不是一味的盲从。

和我一开始的看法一样,我的一点点努力不能改变什么,但我希望看到我成果的人能有哪怕一点点的收获,足以。但即便如果你们真的不卖账,也没关系,因为我不是靠你们的欢呼声而活。

你或许会问,我为啥只是翻译而不自己写呢?

因为我的资历还太短,所以主观的东西不自觉地就会太多,所以我的观点会有偏颇。之前的某些事件已经证明了这点。因此,我还是默默的站一边,做翻译好了。当经验积攒到一定到程度,我会放出原创东西的,但现在,还不可以。今天的翻译,是为了明天的原创。还是小学生的时候我最讨厌别人抄袭作文选了,不是自己的东西怎么可以抄上去当作业交呢?!直到现在,我依旧对抄袭这种行为恨之入骨。但翻译不是抄袭,而是一种跨语言的传播,我不是要沾作者的光,我只当个小蜜蜂让他的想法被更多人知道。

都说射手座耐性不好,但可以说,这是可以后天补救的。多翻译,多玩玩时间轴那玩意,你就会不得不变得耐心起来了。

我的翻译其实并不好,不时会有不知所措,语法混乱,但我还是干了,毕竟,某些事,虽然好,但你不干,我不干,难道真要让其荒废掉?!

别害怕,大胆走,不会错的。

2009-10
28

Carolina口中可爱的McSteamy

By xrspook @ 19:54:11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一口气把该干的都干完,然后居然找不到我要找的人,一个都找不到。

今天我想通了一个问题,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别人做得不对或者不够好我们不能就这样放弃他/她,而是应该用我们觉得正确的方向去引导他/她。世事岂能都如意,若不如意就放弃,那么活在这个世上就只能孤家寡人了。真正的好人不但要管好自己,而且能引导别人也往好的方面发展。呵呵,好像上升到圣人理论的水平了。就好像在当耶稣,不过呢,你们受罪是你们的事,你们的sin还是你们去偿吧,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想做个好人,但我从来不想当个圣人。

昨晚翻译的那篇好爽,其中说到了可爱的McSteamy,那个叫Carolina的GA编剧也挺花痴的,能从man who*e的身上找到优点,有几句印象非常非常深刻:and it was pretty selfless of Steamy to step up and show Izzie that he has a heart under all that unbelievable Hotness.  So yes, he can be impertinent and evil and demeaning and YES there was definitely some sexual harassment going on… but admit it. You kinda love the Steamy too. 我是这么翻译的:那个非常自私的Steamy居然挺身而出,向Izzie证明在他火辣辣的外表下,其实他心肠也是很好的。的确,他依旧很傲慢,很邪恶,很低俗,经常挑逗异性……但接受事实吧,其实你也喜欢这个Steamy。她说完以后,你会觉得,这个man who*e也不是坏到要完全摒视的程度啊。呵呵,我对最后那句“You kinda love the Steamy too.”很是点头,因为我没亲眼目睹过前面排比句所说的坏事的经过,所以……我选择deny。我的这个反应实在太牛了,我明白,我完全明白。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那是高人的境界。

以物喜有时是我们快乐的源泉。

2009-10
17

关于dark and twisty

By xrspook @ 11:03:21 归类于:烂日记

dark and twisty,到底该怎么翻译呢?在GA S03E08里面,FRM把它很抽象地翻译为“垂头丧气”,在那个场景可行,但因为Meredith就是dark and twisty的代言人,她的性格就是那个,所以你总不能用“垂头丧气”去描述一个人的性格吧,因为“垂头丧气”毕竟只是一个dark and twisty的状态之一。所以,我隐隐觉得,还是把那两个词直译比较好。

“dark and twisty”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总觉得自己理解到了,把事实直接和英文联系上了,不通过中文渠道,反倒不知用中文该怎么表述了。我真的明白那个意思吗?有时我不知道如何把一些粤语翻译为普语,因为我实在不能在普语中找个词来形容它们,尽管如此我总能用我所知道的普语来大概描述出那个意思。但这个“dark and twisty”不一样,于是,问题来了,我真的懂那个意思吗?

在GA昨天刚刚播出的S06E05里面,大名鼎鼎的“dark and twisty”又出现了,YDY的翻译是“阴暗扭曲”。“dark”译作“阴暗”我认同,因为我自己也是这么做的。但“twisty”呢?如果单是这个词的话,根据《牛津高阶》(第四版)的意思是“full of twists(TWIST2[twist有2个意思,一个用作动词(1),一个用作名词(2),这里说的是后者]):多曲折的;弯弯曲曲的。”要知道用作名词的twist有以下几个意思:1、旋转,扭伤;2、搓捻而结成之物;3、曲折,转变,发展;4、怪癖,偏执……如果是译为“扭曲”当然就是最大路的,但不能否认那种扭曲对Meredith而言在某些程度上可以称为她的“怪癖/偏执”。再根据《现代汉语词典》(1996版),扭曲的意思是:1、扭转变形;2、比喻歪曲;颠倒(事实、形象等);纠结:互相缠绕。这样理解Meredith,她成长之路一直都是波折重重,被父亲抛弃的童年、恶母养大的少年,她的过去根本谈不上什么被爱,twisty的弯弯曲曲很能表现,但如果过想用一个和阴暗相对的2字词来描述,恐怕就有点难度了,用扭曲吧,她不是变形,她没有心理变态,只是经历的麻烦事比较多。我的考虑是如果她经常有很多波折,就会有很多问题,事实上Meredith也经常有很多未解决的问题,比如说如何对待她亲妈的离去,如何面对男朋友有外遇,如何面对抛弃她的亲爸等等,这些问题纠缠在一起就让她纠结了,就成了她的怪癖了,于是在某个程度上说她就偏执了。

于是,我个人认为要把“twisty”结合Meredith的实际情况传神地用2字中文译出来的话,非常有难度!但如果真的要我这么做的话,我还是会坚持自己的选择“dark and twisty——阴暗纠结”。

Page 1 of 512345»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