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
31

流程结束

By xrspook @ 10:28:29 归类于:烂日记

单位成立10周年的活动居然以一个对我来说比较轻松的方式结束了,之前准备了那么久,但最后原来远远不如我想象之中那么麻烦。之所以我会觉得麻烦是因为在最后的聚餐之前有一个座谈会,如果真的是以座谈会的形式开展,那就会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点名的风险,但最后座谈会变成了汇报大会。先是领导说,然后是几个员工代表说,最后是总公司来的领导总结。开会之前,我有点忐忑,谁知道会不会真的会随机点名,然后让人发言,但最后原来根本不够时间做那种事。发言的那些员工也是精挑细选过的,连那些想削尖脑袋去发言的人尚且没机会,我这些根本不想发言、非常害怕会被点名的就更加无需担心了。大学的时候我不觉得自己会被点名,高中的时候老师会点名让同学回答问题。如果那是数学老师,他肯定会按照某个逻辑,至于这节课他要整等差数列等比数列完全看他心情,又或者他会拿个成绩登记本,找那些他觉得最刺眼的上去解答题目。至于英语老师,如果要回答问题,他会以开火车的方式,所以大家被点名的几率几乎都是均等的。为什么工作了以后我反倒比较害怕被点名呢?记忆之中,我在大会之中被领导点名的几率很低。在我毫无准备之下开始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话题,我觉得挺艰难,而且开展那个话题的方式还得用套路,还得根据那些,我非常不喜欢的格律,我就更加彷徨。不知道从何时起,做这种事让我纠结的风险,当然尽量不做为妙。

座谈会变成汇报大会让我放下了心头大石,而接下来的聚餐,那个需要我们分摊食物费用的聚餐端上来的菜,让我有点意料之外。但其实即便是过年,我们的菜色也大概那样。我还祈求些什么呢?聚餐以后,我打包了一大袋剩菜去喂狗。有些狗出乎意料的居然不吃,倒不是因为那些东西不好吃,可能是因为它根本不饿,而另外一些则吃得很凶,平时它很温柔,但这一次它居然有向我扑过来的趋势,可想而知它到底有多饿。让我以外的是那些黑色的小奶狗,我还以为它们仍然只吃奶,但居然他们对肉类非常感兴趣。大的狗都被拴起来了,但那些小奶狗因为还太小,所以还是处在自由活动的状态。我去喂狗的时候,小奶狗正在它们妈妈的身边,但因为分下去的东西不多,其中一些小奶狗就去了别的那狗那里一同分享食物。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它们的妈妈饿得太凶,自己没吃够之前直接不让小奶狗碰它的食物。理论上应该不会这样,但昨天之所以发生这种事,大概是因为我们聚餐,保安也在聚餐,当我拿着剩菜离开的时候,还有一桌保安正在吃饭。所以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的狗他们还没喂呢?当你看到狗怎么吃东西的时候,你感觉到的不再是可爱,而是可怜。它们到底有多饿才会这个样子。还记得从前,我们单位有段时间只有一条狗,某次聚餐以后,我把一只煲过汤的鸡拿回去给它。那只有点傻的狗居然吃了几口就不吃了,倒不是因为那只鸡煲过汤它不喜欢,而是因为它已经饱了,于是就对食物不再感兴趣了。这也是我见过那么多狗里面,对食物最不敢冒的一只,所以它身材特好。

尘埃落定之后我才意识到,之前我们是不是过于紧张了。

2019-05
30

调调错

By xrspook @ 9:11:4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领导突然跟我说单位要搞个10周年的活动。我觉得这种事情是应该的,但听完他的一番陈述以后,我觉得那肯定又是一件相当无聊的事。因为从构思已经决定了那根本逃不出老套,而重点是,这个框架反映出来的东西很多都是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但他硬要把我拉过去,说我在这里的时间很长,见过的东西很多,所以筛选图片的时候我会有印象。我觉得很纳闷,我在这里这么长时间,我到底见过什么世面呢?当他们接待高层的时候,我不知道在哪个角落。我知不知道那些高层到底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工程的哪些地方出现过,因为我根本没有陪同过。甚至可以这么说,在这个单位这么长时间,我还没有完全地走遍过我们的地盘。有些地方是新增的,而有些地方一般人无需到达。所以筛选图片的时候,我能辨认出些什么呢?10年的照片那是一个相当大的量。即便你要做厚厚一本,像字典一样的图册,你也用不着那么多照片。理论上,一页纸顶多放两张照片。如果你一定要在每页纸放下6张照片的话,我建议你不如别放算了。如果要把照片做得够意思、有美感的话,我觉得一页纸只能放一张。以200页纸计算,也就顶多400张照片而已,分摊到10年,每年40张,但实际上,不可能出一本200页的图册,那个图册如果有100页已经很了不起了,也就是200张照片,最终下来就是每年20张。有大领导光临的,肯定要来一些,有工程开工或者完工的,也要来一些,最后当然少不了那些年会、安全会议或者到哪里活动。所以实际上,用年去选图片就太死板了,我觉得应该以一个事件、非常大的事件为重点去筛选照片。于是最终照片是如何筛选呢?肯定得从事件入手,而不是打开照片的文件夹一个一个去搜索,而且是人肉搜索。

每年的重大事件有哪些呢?那必须是要找每个月的大事记啊!每个月的大事记大概就一张纸,一年下来就12张纸,这么多年下来就120张纸,很多东西都是可以一闪而过的,但也有可能在某张纸上会有多件很重要的事,而昨天领导说的那个寻找资料的架构就像在写一篇流水帐,所以听他说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直呵呵。他没见过那个框架以外的东西,就没办法想象出别人到底是如何做事的,而他又觉得一直都活在这种调调里没有问题。我觉得这就是他们最大的问题!当他说每一个技术管理人员都要写一篇心得的时候,我更加觉得这简直是超级搞笑。难道你还要让一个你根本不重视的普通人讲他的故事,而你又会真的用心的去听吗?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好吗?坐在那里的人,如果你觉得我们很重要,我们是元老,我们知道这里的一切,为什么我们之中的绝大多数都只是科员呢?!嘴上说你很重要,实际上到升官发财的时候却没你的事。平时我不会考虑这种事,但当他说那些无聊事的时候,我感到莫名的愤慨。

明明是值得开心伟大的时刻,居然可以被他们弄得我感觉不屑一顾,醉了。

当他们把题目定为,我和这个单位共同成长的时候,我觉得,实际上,你们有在乎我们个人的成长吗?你们到底在帮助我们成长,还是在一直压制着不让我们施展所长。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