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
29

湿得一逼

By xrspook @ 8:52:10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天气非常的潮湿。早上起床的时候湿度94%。上班之后我发现出太阳了,所以回去把宿舍阳台的窗打开,中午吃饭的时候突然下大雨,所以我赶紧回去关窗。关窗之后,我发现宿舍的湿度已经达到了99%。湿度计最多只有两位数,即便已经达到100%了,还是没法显示出来的。这到底是什么天呢?为什么会这样?虽然可能温度不算太高,只有25℃左右,但因为湿度很大,所以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虽然你不会大汗淋漓,但是总感觉到处都黏黏的。走在路上也得小心翼翼,因为地上湿滑。宿舍的这种湿度让我觉得躺在床上盖着被子。但浑身的感觉都很奇怪,所以我只能开抽湿机,把室内的湿度降下去。或者你会说,也可以开空调,但是空调的滤网已经洗过,插头已经拔掉,洗过的滤网再开空调没什么问题,但是要重新把那个插头插上,就要费一番周折。11月下旬接近12月居然有100%的湿度,想想都觉得这相当不可思议。

除了这么神奇的事,还有天气变得完全不讲道理。前一刻阳光明媚,下一刻倾盆大雨,那种感觉就像是盛夏,但是盛夏还有一些预兆,比如你看到一片乌云过来,然后再开始发狂,现在没有乌云。你甚至还能看到蓝天,但是却已经在倾盆大雨。一边看到太阳,一边看到蓝天,一边在下大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狐狸就是在出着太阳下雨的时候娶媳妇的。还记得多年以前,在大学思德课上老师给我们放黑泽明的《七个梦》的时候,我们全部人都被第一个故事吓得不轻。准确来说黑泽明的《七个梦》所有故事都把我们吓得不轻。虽然现在要我重新想起来,那到底是7个什么故事,除了第一个以外我已经想不出来了,但是那种恐惧还依然记忆犹新。那种出着太阳下雨的天我就永远会跟黑泽明的那个梦联系在一起。

周一潮湿得很厉害,但实际上周六日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那个苗头,因为办公室有一股发霉的味道,是那种木制品发霉的味道。这种味道在2022年尤为明显。虽然我个人感觉好像开抽湿机的几率不算太高,但的确办公室在2022年那个味道出现得比较频繁。大概因为旁边机房的空调太好,又或者换新了,所以力度非常大,他们的温度开很低,我们的温度从来都不低,于是湿气全部都聚到我们这里。湿度还未曾达到100%,我们这里的湿度已经很变态。

我是个相信科学的人,绝大多数情况之下我不会迷信风水那种东西。现在我们办公室的这种状况,根本不是风水的问题。这是非常实在的科学,比如以前的冰箱隔热性能不好,所以一到潮湿天冰箱的面板上总是会滴汗。现在冰箱的隔热性能相对来说好一点了,所以这种情况不怎么出现了。对我们来说也一样,机房就是一个冰箱,我们是面板,几乎可以这么说,是没有做隔热的面板。只不过机房的温度没有冰箱那么低,而我们这块面板相对来说表面积又比较大。一天两天还行,长年累月都处在这种环境,是不可能不生病的,问题只是生什么病而已。

做机房不做很好的隔热,这到底是什么鬼设计。

2015-07
5

重开阅读脑洞

By xrspook @ 20:45:46 归类于: 烂日记

抓着亚马逊最便宜,才499 RMB的kindle阅读器,在随便一个什么环境欢快地阅读起来是我近期最爱干的事。可能是在单位办公室门口走廊的窗前站着,可能是在办公室我的座位上站着/坐着,可能是在检验室里趴在桌面上或躺在桌面上(←_←你到底在干什么!),可能是在公交车上靠着,可能是在家里自己/爸妈的床上躺着,可能是在某间快餐店的某个角落蹲着…… 就差不会俯卧趴在某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看了(我从来没有趴着看书的习惯,但却很喜欢侧躺看书,尤其是在家里自己的床上的床头灯下)。kindle重开了我冰封多年的阅读脑洞~ 也不是说多年以来我的脑洞堵死无药可救了,不过好长一段时间那玩意都有点堵塞,水流不畅,挂是不挂,但可有可无半死不活。好几个月才看完一本几百页的书,那是什么节奏!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小时候看书,是被逼迫着看。后来有段时间看书我是一个系列看,也不管到底好不好,那玩意是什么类型,反正是某个作者写的,某个区域的作家写的我就一个劲地看,代表时期是我大学的最后两年。至今,我仍保留这种一口闷的习惯,看书如此,看电影也如此。几年前一个劲地看黑泽明的,现在一个劲地看AK的。只要我闷得够恨持续时间够长,无论是某个区域的书或是电影都会有被看完的一天,那将挺苦闷,而且无论作家也好,影人也好,即便他们神级优秀,也会有我不大感冒不对调的作品。好象是看黑泽明的《低下层》吧,有段时间我看到瞌睡了,醒来后继续。我一直对黑白片不大感冒,不知为何,同理,我对历史片的兴趣也不是很大,但我却很喜欢《罗生门》和《蜘蛛巢城》,《生之欲》也相当喜欢。可见,对我来说产生共鸣这种事挺神奇,或许有一定的规律思路,但我却没有仔细分析琢磨出来。关于一口闷,闷完了怎么办,其实呢,这是闷不完的你知道吗!对一个已经去世的作家,他的作品里,他的各种访谈或者传记里会提到很多他为什么会形成这种写作风格的原因,这自然要引出很多的其它作家和作品。比如说王小波就在他的杂文集《沉默的大多数》里经常提到罗素以及《情人》,其重复出现次数之多不下20回。于是,你自然而然地就想去看《情人》,想去看看罗素是什么人,有什么观点,写过些什么(后面这些事我还没去干)。对一个还活着,而且还相当活跃的影人来说,要继续玩下去思路就更明确了,问题不在于还有什么没看过,而在于正在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信息你到底能运用什么全方位的手段去获取或预判准备。得带着脑子去看!对我来来说,阅读和看电影真心不是叼着一根烟握着一杯茶捧着一桶爆米花的事。我要是认真起来,我妈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哪有闲心吃吃喝喝。真正紧张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地咬手指(这是我小学时不知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被当时的数学老师投诉过很多次。这么多年过去,我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做这种事,但当进入一种极度状态,我还是会再犯,虽然我知道这不好。说起自己紧张就要咬手指的习惯我就想起AK在他自己的blog里写每到deadline时刻他压力大了,心里七上八下不淡定的时候就很想抽烟,有时还真的会重操旧业抽起来,虽然抽的时候和事后他都觉得自己很不该。亲,别抽烟了,学我咬手指吧,哈哈哈)。

有时我会问自己,我是搜索整合能力强一点呢,还是吹水我擅长的东西强一点呢?都挺好的,我敢乱说?!不过搜索神马我可以完全不带情感去运作,直接合理编程(组织关键词,使用恰当的搜索方式)并输出就好了,但吹水,如果我不动情,我怎么吹得出来,自己都觉得狗屁瞎扯的东西,如何去感动别人?!有些时候,我觉得写的时候我更感动,但有些时候我觉得是在一遍又一遍的反复阅读校正时我一次又一次地被自己震撼到,我居然会这么写!幸好我的“F10+FS”(为什么我不用Ctrl+S呢?)运用熟练,否则在不会自动保存的TXT状态下敲键盘,一个错手真的是不得不哭大街。如果某篇东西,我自己看过一次又一次都不觉得沉闷,且每次都觉得更感动,我确信那玩意也一定能让一些人动情起来。我只能说一些人,因为我至今都不知道大多数人到底是什么口味,我只懂我自己的口味,别人喜不喜欢,随缘。

学生时代,我的语文从来不出众,从来都没有我的理科出众,但当我被安排在一个重点学校的理科重点班,我的优势立马变得荡然无存。当时,老师没发现我的卓越点是正常的,因为学校生涯没有时间和精力让我展现打不死的坚持。不过,这也挺好,如果当时我就神经病了,人生可真辛苦,一辈子都在开足马力冲冲冲。

或许,我的特色得称呼为“非主流认真”。

2012-07
27

黑色但不幽默

By xrspook @ 16:30:14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8点多就回宿舍睡觉了,当然,睡不着,怎么可能睡得着,睡着了估计已经是9点多后的事了。

昨天晚上开始终于有痰可以咳出来,于是,情况发生了变化,之前是混沌傻傻、目光涣散、软绵绵,现在是精神有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咳嗽得非常恐怖。这种情况当我躺下睡觉时尤为严重。那种喉咙痒,但却咳不出任何东西的状态让人很无奈。在折磨我自己也在折磨我身边的人,我也不想这样,没办法。估计看到我今天的这个状态,该不会有人觉得我昨天是为情所困而傻乎乎了吧。只是发烧,体温不对头,体内的各种代谢出现问题,酶不处于最佳温度,导致总体来说萎靡不振而已。为什么他们居然会觉得我是因为爱情那玩意而神经病的呢?真是难以理解。如果是心理上的落差,我这个正能量无穷的早就满血恢复过来了。

今天不能回家,理论上这个周末都要加班。加班并不困扰我,我愿意在811之前先预付所有代价。但我也不是伟人,什么带病工作坚守岗位的话光是听到都打冷战。我只是有faith而已,我愿意为811付出,而这些突如其来的小病并不能阻碍我。

前天晚上看了黑泽明很老很老的电影《生之欲》。老黑的作品一如既往的好。那些不知道为啥而活的人应该好好地看看这部电影。当然了,老黑的作品一直都很直白、弱带恐怖、有赤裸裸的讽刺(包括人性和社会现象)。我不会是渡边第二,因为我很早以前就已经有活着的追求了,所以,到死的那天才愧疚自己为啥一直以来都碌碌无为的人一定不是我。我一直都已经很努力,每天都在努力,所以我过得很快乐,非物理因素我不会因各种心事而睡不着。看过很多导演/演员的系列作品,但每次都能重拳打动我的只有老黑。老黑那种毫无保留批判且让你无限思考的表达形式实在太合我的胃口了。老黑是不可能被模仿和复制的,因为,任何一个政府都不会再允许任何人如此的直白。老黑的作品是黑色的,但不是幽默的,谁说黑色幽默必须在一起呢?

要活着,要好好活着,为了那些在乎我们的人们。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