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
12

哪都不敢去

By xrspook @ 20:31:18 归类于: 烂日记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那种自由好像再也不存在了,周六的早上我妈跟我说,她的初中同学约好了啊那天要搭地铁去顺德。她兴奋地跟我说,要不我们也去。我冷冷地回了一句肯定不行,现在去顺德,万一那个地方出现了什么问题,那我又麻烦了。现在这个时候,实在说不准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爆雷。我妈是个退休的,所以即便她和健康码变黄了也无所谓。那顶多意味着她不要四处乱逛了,那些天除了去做核酸,就好好待在家里。但是如果我变黄了,那7天里其中5个工作日就意味着我不能上班,只能用我的假期去顶替。虽然已经在这个单位工作了10年以上,但是我的年假也仅仅只有10天而已,所以如果是黄码又不被扣工资的话,我只有两次机会。因为这种原因而不得不用年假去顶替,就意味着这5天里我只能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能去。如果我是在回去上班之前就已经黄了,那么5个工作日我要待在家里。万一我是已经回东莞上班了,在东莞的时候才黄了,我还得在东莞直接待上7天。这7天里每天都只能待在宿舍。同样,5个工作日依然要用年假去抵消,虽然实际上在宿舍的时候我依然干单位的活。因为这种去一趟顺德,惹出了麻烦,单位的领导又会各种抱怨,因为这是非必须的。如果因为我自己去了某些地方不导致黄码,导致无法上班,你已经扣了我工资,但是却依然对我有意见,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挺冤的。为什么我下班以后就不能做我想去做的事情呢?的确很久以前某个单位的文件说过要实行两点一线,开始的时间定了,但这个规定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没有人曾经说过确切的时间,也正是因为没有明确的说明,所以这个时间没有尽头。于是这也导致了他们必然会扣除你的年假同时领导也会对你有意见。

理论上8小时以外的时间就是我自己的,既然周末是双休,去哪里、什么时候去也是我自己决定的,但就是因为新冠疫情这个羁绊,让我好长一段时间都如梗在喉,哪里都不敢去。除非接下来有一个比较长时间的休假,比如说3天以上甚至7天的时间,那么头一两天我还可以去一下,因为即便算起7天来,也只会有比较短时间的影响。

当我们被关在家里的时候,我们想着出门,当我们可以出门的时候,我们就想跑得远一些。当自己所居住的社区已经不能满足要求的时候,我们想到这个城市的其它地方逛一逛,接下来就是到省外到国外,甚至到宇宙之中。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在这个新冠疫情底下,我们那些天马行空的念头全部都变得苍白无力,甚至无法存在。我们一再的缩小那个梦想的圈圈。但即便这样,我们依然要毫无底线地一再降低要求,直到最后没有任何要求。理论上应该由我们自己跑的路,最终都变成了快递小哥,又或者是外卖小哥帮我们跑。

现在这个龙舟水的季节,除了新冠疫情不让你出门以外,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劈头盖脸的狂风暴雨也会让你哪里都去不成。难啊!

2022-04
12

你今日测左未啊

By xrspook @ 11:02:26 归类于: 烂日记

有种东西可能叫做祸不单行。核酸做得越密就意味着风险越大。当白云区启动第4轮核酸检测的时候,海珠区也开始了第3轮。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海珠区进行3轮核酸,而我又不相应的在异地进行3次,非常有可能我就会黄了。之所以会这样,大概是因为社区那里觉得我是返穗人员,而我又没有离穗申请,又或者有任何一种证明表示我已经离睡,因为我没有通过飞机、火车、长途车离开,我是用公交加蹭车到异地的。

核酸做是做了,次数也是够的,但问题是当他们要赋予你黄码的时候,你会一脸懵逼。系统是什么时候干的好事呢?即便你天天都在做核酸,但只要你核酸的采样时间早于赋予你黄码的时间,即便再等下去,依然不会复绿。要复绿只有再去做核酸。再去做核酸之后的确会马上绿回去,但问题是接下来的7天还有两次核酸,不做的话又黄了。这种规则如果只是单因素的话,没什么问题,但如果赋予我黄码是因为我去过多个重点区域,而多个重点区域赋予黄码的时间又不一样,那么1、3、7天该怎么个算法呢?有一种超级神奇的状态是去过三、四个重点地区,决定赋予黄码的时间不一样,但是即便你天天做核酸,依然会出现就像红绿灯坏掉一样,黄的绿的死循环。遇到这种情况,是不是要躺平在那里,够7天的以后开始算7天?那么起码可以保证那些赋予黄码时间都被一致了。

既然24小时以内的阴性报告都不能证明你是清白的,那么你还能凭什么作为你的通行证?以前我觉得,一天一次核酸频率已经很高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可能会出现12小时核酸这种东西,但问题是要做到这样的话,检测速度得跟上去才行啊。哪怕是三甲医院,在人不是很多的时候,核酸检测报告也得等3、4个小时,就更不用说大规模的时候,有可能得花接近24个小时报告才出得来,那样的话,那个传说中的12个小时有效,到底意义何在?还记得广州发的那个30号文,说起48小时的有效期怎么计算。如果只有一个日期没有时间,就从那天的零点开始计算。如果只有一个时间,那就没什么好争议的,但如果那里有采样时间和结果报出时间,要以采样时间计算。采样时间在很多人、报告拥挤的时候,非常有可能得花一天才看得到阴性的结果,于是理论上48小时有效,在那种算法之下变成24小时有效。当你去检测,当你不得不做大规模的时候,你不会知道报告什么时候才能出。那些要拿着阴性报告去赶火车赶飞机的人真的不知道他们可以怎么办。因为那些东西全部都得预先安排。或者在那种很多人、很拥挤的时候,意味着你不应该离开,你应该待在那里。

在开始这一篇的时候,我之所以说祸不单行,是因为偶然之下我发现手机的屏幕好像有点问题。在全黑的时候会出现一些说不准那到底是什么的光斑。眼睛好的时候可以看到,但是当眼睛被各种颜色搞疲劳了以后,很难分辨出来。于是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快要换手机了呢?在这种铺天盖地都要智能手机,都要亮码,都要填这样那样资料的时候没有手机会死。

必须保住这座城,必须保护广州,因为那就意味着保护了我的家人,也保护了我。

2021-06
4

终于绿回去了

By xrspook @ 8:37:32 归类于: 烂日记

好不容易在穗康码变黄的第7天我终于变回绿码。其实凌晨的时候我在给淘宝星秀猫找好基友的时候,顺便刷了一下穗康码,希望奇迹会发生,结果仍然是黄码,那个时候大概是凌晨1点30。当时穗康小程序告诉我,凌晨2点00到5点00要进行系统维护,于是我就想会不会第2天早上一觉醒来我就变回绿码呢?结果还是没用。但是跟之前的很慌很慌,很生气很无奈到现在的无欲无求,其实我也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反正我就待在这里哪都不去,对我来说什么码都不重要。我已经决定星期五要再去做一次核酸,如果星期五核酸依然是阴性的话,也就满足了他们三天两检的要求。但实际上他们给我们赋予黄码的时候并没有说必须得三天两检,他们只是说要12个小时之内去检测核酸,阴性以后码会自动变绿,有了阴性结果后我妈等了一天,但是我等了一周。

昨天下午当我又习惯性的去刷穗康码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终于绿回去了。这对我来说就像是重回了人间。这一周我都经历了些什么。这一周下来,上班的时间除了喝水的几分钟,我完全没摘过口罩,即便口罩里都是汗水。我不想让自己当那个害人精。这几天我总感觉自己的汗出个不停,还有就是在不出汗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有点发热,但是这又跟有病发烧的那种不太一样。因为除了发热以外,就没有其他任何症状了。之所以这样,大概率是因为姨妈快要来了,这几个月姨妈来之前我都会乳房胀痛。当乳房胀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意味着姨妈大驾光临,但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感觉不太明显,有种若有若无的感觉,比如说不小心碰到也会有那种痛。姨妈来之前随着激素水平的变化,逐渐也会有那个感觉,那么到底我这种有点发热的是不是姨妈来了呢?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给自己测早上的基础体温,因为懒,所以我不知道现在体温的变化。如果我还是认真一直有测体温的话,我一定能发现那个突变期,那比比感觉中的乳房胀痛的程度准确多了。昨天早上醒来以后我还真测了一下基础体温,结果是36.9℃,如果基础体温这么高的话,意味着白天的时候我的体温肯定会超过37℃,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一整天都会有点发热的感觉。近期我汗很多,而且完全是止不住的那种,同时我发现自己的舌头有一层厚厚的白舌苔。这意味着我的湿气很重,脾脏的运化不算太好,气虚和阳虚混合起来就会这样。所以昨天我给自己煲了一壶黄芪水,喝了一整天,感觉好了一些,起码汗没出得那么过分了,但我不确定那些黄芪还行不行,因为那些东西已经被我放在抽屉里一年多了。药效肯定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只是如果那些东西一开始的时候不是很干,会不会发霉之类呢?我感觉黄芪水这种东西我起码得连续喝3-4天,症状会明显的改善,但我的黄芪存货只够再煲一天了,所以接下来我会煲一些薏米水。薏米水要煲到什么时候呢?大概得让我的舌苔大部分消退吧,一直以来我都是有点白舌苔的人,让那些东西全不存在对我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我上火热气了。大姨妈这种东西如果进入高温期,人的确是会有点上火的感觉的,但因为我的湿气很重,所以根本感觉不到上火,于是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的大姨妈一直都推迟。

喝了一天黄芪水以后,我感觉乳房胀痛的感觉程度加强了,汗没留的那么多了,舌苔也稍微好了一些。

2021-06
2

一个都不少

By xrspook @ 8:29:56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天我都会把穗康码刷几次,希望有一次打开的时候,看到我的黄码终于变绿了,但是无论我刷多少次还是那个样。所以昨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打电话给广州的卫生热线,他们的答复是,既然我已经在医疗机构做了核酸,而且在穗康小程序上是可以查到核酸阴性的结果,那么什么都不用做,等待就可以了。但为什么我妈的穗康码可以变得那么快,而我的却一直没有动静呢?这种做法很浪潮。根据这些年来我们使用浪潮的经验,他们经常性习惯性会有这么个状态,我上传了,我的确上传了,从我这里看我提交了,而且我已经不能修改了,但是我上面的人就是看不到。我妈是在广州的社区医院做的核酸,我是在东莞的二甲医院做的核酸。二甲医院做的核酸结果出得要比街道快一天。但即便快了一天,即便无论是在穗康码还是粤康码上都能查到阴性的结果,但是穗康码就是不把我的黄码变绿,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遇到这种事我可以向谁投诉呢?如果说我是有问题的话,理论上我的粤康码也是有状况的,但我的粤康码一直都是绿的,除了绿码以外还有绿色的核酸阴性报告以及绿色的两针疫苗已注射超过14天。我不知道穗康的码农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难道我们要打爆广州的卫生热线吗?如果我是黄码的话,我可以回广州吗?又或者说我回了广州,我还能来东莞吗?这是一个挺尴尬的问题,原因就只是在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是就卡在不能自动变绿的这个骨节点上。如果他们真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哪怕服务器真的不能自动同步过去,能不能给用户一个提交反馈,然后他们人肉核查资料,然后后台手动数据同步呢。正是因为我太了解浪潮了,每当我们的数据说已经报送,但总公司那边看不到的时候他们就会说我们没有开启同步,又或者说我们这边的程序没有升级。这个就很屌丝了,如果说没有升级的话,为什么在穗康上能查到阴性的报告呢?但或许我根本不用为这些烦恼,因为在关键的地方他们要求出示的是健康码,我出示粤康码就没有问题了。

穗康是腾讯开发的。一开始之所以用这个小程序,是因为只能通过这个途径去买口罩。当时的秒杀口罩可谓是经典之作,几乎可以说是毕生难忘的。都说小米手机是饥渴营销。2020年口罩缺货的时候在穗康上抢口罩那是真的完全拼人品的节奏,但幸好后来口罩充足了他们也研究了一套轮流抽签的方案,于是我们大家才终于不用为口罩而非常发愁。

国外的人觉得中国不太行了,中国的人觉得广东不太行了,广东的人觉得广州不太行了,广州的人觉得荔湾区不太行了,荔湾区的人觉得纯粹是芳村的那一片不太行。这种层层递进的歧视一直都会存在,而且也很正常。无论是局内人还是局外人都会这么想。哪怕是第八人民医院的病人,也会觉得自己没什么问题,自己只是个轻症,又或者只是个无症状,那些在重症病房甚至是ICU的那些才真的不太行。

这10多天以来我觉得广州虽然一天一个新状况,但是一定程度上,这些估计都已经在预案范围之内,所以对决策斩者来说还远远没达到慌的地步。只是我们这些普通民众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而已,可以这么说,经过这次以后,我们算是见过大场面了。

昨天傍晚的时候,海珠区打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海珠区的居民,三天之内有没有去做核酸。显然他们排查到我在户籍范围之内,但是却没有做核酸的记录,这个电话让我觉得莫名的暖心。现在虽然我人不在那里,但是他们仔细到不放过任何一个。

生活在中国真好,生活在广州真好。

2021-05
31

煎熬着

By xrspook @ 22:58:0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是我穗康码变黄的第3天,我感觉那个东西就没有再变回去的意思了,到底什么时候才变回去呢?没人知道,理论上说明那里写只要检测是阴性,穗康码就会自动变回去,但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昨天我妈跟我说,她去家里附近的利口福买早餐的时候人家要求她出示穗康码,看到是黄色就直接不让她进了,然后我妈把核酸检测阴性的报告也给她看,那个店员经过了一系列的照相以后,才允许她进去购物。所以黄色的穗康码到底有多么影响我们的生活呢?我不知道现在广州有多少人的穗康码是黄色的,难道在荔湾区出没过的人穗康码都是黄色吗?又或者是其实荔湾区几乎所有人穗康码都是黄色的?但是这说不过去啊!如果我要去搭地铁,我展示出黄色的穗康码,肯定又是不让我进的,所以回家这个东西变成了很遥远的事。

几乎可以这么说,每一觉醒来,都会有新的变化,肯定又是开了一个发布会,可能又是有什么凌晨通告。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个东西跟打仗已经没什么区别了。问题只是跟我们战斗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而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大炮子弹。

昨天凌晨广州的海珠区和越秀区都已经宣布了要进行全员的核酸检测。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个核酸检测可能一轮不能解决问题,起码要2-3轮。重点区域的人已经检测了多少次核酸呢?只有他们知道。重点区域的人,尤其是中风点地区的人,估计得一天一次。在这种疫情面前,什么东西都变得不再重要。上班到岗一定程度上已经变得不再可能,如果没有经过去年的磨练,线上上课也很难实现,在一定程度上,经过这一年多以来的纠结好像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个事实。在这种东西面前,我们除了努力配合、相信我们的国家以外,别无他选。

广州这个城市现在仅仅只有几例确诊和十几例的无症状感染者尚且要这样。看看国外那些每天新增成百上千例新冠肺炎的国家。他们的管理者对他们的群众做过些什么呢?

去年我就觉得这个新冠疫情就像一面照妖镜,谁好谁不好,高下立分。从前我一直都不觉得资本主义社会到底有多么的糟糕,但这一次以后我彻底的体会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当然不是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能做到这样,这必须依赖强有力的经济基础。如果我根本没有那个技术,我也没有那个财力的话,即便我有多好的心都做不了好事。

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难处,还记得外婆曾经跟我说,她当过富人也当过穷人,见过那些钱一夜之间变成了废纸。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她都尝过了。我觉得外婆认为她的晚年算是非常不错了。起码不需要像年轻一样漂泊在船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仅够糊口。有时我会觉得外婆有些时候会怀念她从前当老板娘的日子。那时候好像外公和他的兄弟开了一个铺子,请了几个工人。虽然外婆从未跟我说过,那个铺子生意到底怎样。外公是骑单车的能手,他会开车也会开船,算盘打得尤其厉害。但即便是能力这么强的人,这么努力勤快地为生活奔波,也仅仅只能让家人过活。如果给他换一个生活的时代,情况可能很不一样。外公主外,外婆主内,外婆是做菜的无名高手,同时整理生活中的所有家务也都非常了得。他俩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虽然他们从来没有把情爱这种东西挂在嘴边。一直以来我都对他们尊敬崇拜。他们是我的亲人,也是我的榜样。

希望有一天早上醒来,我发现噩梦已结束,美梦开始了。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