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12

欺负小动物

By xrspook @ 18:15:08 归类于:烂日记

饲养小动物到底是一个什么感觉?对我来说这几乎是过去30多年来,我不完全拥有的经历。当我还很小的时候,外婆家的猫就死掉了,倒不是因为年龄太大,非常有可能是被别人下药了。可以到处去的猫会有这种风险,虽然外婆家的猫是被绑着的,去不了哪里,但说不准是不是邻居对它不怀好意。外婆家不养猫,我家更加不会有小动物,猫狗这种东西肯定不能养,至于鱼之类的,养过,但是还没等我交完作业,鱼就挂掉了。因为鱼买回来以后,我们给它换上了自来水。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即便要换上自来水,也要先放一放。如果是现在的孩子,估计家长会去买瓶矿泉水或者蒸馏水回来。但是话说回来,现在孩子交作业的那种小鱼,可以买那种养在小瓶子里的,根本没有换水的烦恼,也不会轻易死掉。

家里没养小动物,但逢年过节,家里都会养几只鸡,甚至养个鸭或者鹅之类的,我会欺负它们。因为买回来要养几天的鸡通常都被绑在厕所里。我还记得前进路公租房里的那个公用厕所。我从来都觉得那个地方很恐怖,到处都是脏兮兮的。倒不是因为那里真的很脏,而是那个地方很昏暗,而且很潮湿,所以有各种青苔,或掉墙灰之类的现象。下水道那个东西我还记得那个落水的洞,不是从地下走,而是在墙上挖了一个洞,至于外面看上去是怎样的,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研究过。如果我稍微留意一下那栋房子的外墙,大概我能看出个究竟,但当时我还太小,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细节,但是我还记得,经常有老鼠从那个洞爬进来或者爬出去,有大老鼠也有小老鼠。不在那里住以后,我再也没有在其它地方见过那种构造。那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为什么当时的房子会那样设计呢?我真心不知道。大概现在的房子不再那样搞,是因为防老鼠和蟑螂的需要。大概那个洞洞的外面连接着室外落水管之类吧,但我觉得也有可能外面应该是露天的,因为我能看到亮光,那个厕所一开始就只设置了蹲坑而没有地面排水洞,所以大家就在墙上打一个了。

每到家里要养几个鸡几天的时候,我就会欺负那些鸡,可能去骚扰它们,如果它们太凶了,我就会拿着扫把或棍子打它们。我试过溜绑着脚的鸡。总的来说,鸡其实挺听话的。从前家里有活鸡,所以我经常会看到大人杀鸡,但我却从来没有亲手杀过一只鸡。从前没试过,现在这种事更加不会做了。因为外婆去世以后,从现在那个家再也不是家,而我自己一家三口的家里,从来是不会有活鸡的。现在,要去市场买一个活鸡也是不可能的事。如果要拿到活鸡,除非是在乡下自己养的。但即便有了鸡,你要把它拿回家,也几乎不可能,因为活鸡不让上公交。没有私家车的话,网约车也有可能拒绝让鸡上车。杀鸡是个麻烦事。我妈会杀鸡,但显然她讨厌杀鸡,也没杀过多少次鸡。

我还记得前进路的那个公租房的迷你阳台,邻居在那里养过猴子。他们是怎么整个猴子回来我不知道,但我仍然记得我欺负过那个猴子。几乎可以这么说,我家或者邻居家养的动物都被我欺负过,但那都只是我还很小时候的事了。从前之所以要欺负它们,大概是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跟它们沟通,不知道如何让它们和我一起玩,欺负是一个肯定让动物有所反应的行为。

2019-12
5

路上的动物们

By xrspook @ 8:40:12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在东涌镇大稳村的时候,我和我妈按照高德地图沿着某涌村向前走。在路过一辆停在路边的小车的时候,我们看到轮子旁边趴着条小狗。那是一条长毛的小狗,穿着衣服。而且他怕的那个位置还正好晒着中午的太阳。路过那个时候,我穿着一件速干的长袖。反正就是出汗了,我妈看着那条小狗,然后对它说:“小朋友,你的毛这么长,还穿衣服,热不热啊?”我不知道那条狗有没有听懂,反正它就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我们。其实那天真的不算冷,为什么它的主人要为它穿上衣服呢?很多时候,主人为他们的宠物穿衣服或者做各种的打扮,并不是为了宠物本身好,而是主人觉得这样好。一定程度我觉得,主人把他们的宠物当作是一个会动的玩具了。如果那纯粹是一个死物玩具的话,你要怎么折腾都无所谓,但那可是一条生命。那条生命有它自己的规律,人不应该因为自己的喜好而强行的改变它们的规律,又或者说让它们成为我们想象中的那个。为狗穿衣服这种事情,一到冬天满大街都会看到。我觉得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如果狗觉得冷的话,它们会有自己的解决办法。虽然从小或许它们就已经离开了它们的父母,来到人类的身边,没有经过同类的教育,但它们的天性会让它们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过得舒服。

走在大稳村的涌边上,我们遇到了不少动物。狗不是最多的,但是却最容易吓人一跳的。我们已经退出导航以后,继续沿着涌边向前走,路过某个地方的时候,突然被狗吼了一声,它并没有吠,只是低声吼了一下,把我跟我妈吓了一跳。看到它以后,我赶紧扭头当做没看到,继续笔直向前走,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它是不会过来的。走着走着我们又遇到站在一个高处的小黑狗,那只狗真的叫得很厉害,也只有小狗才会做这种事,因为大狗大多数是淡定地在某个地方暗中观察或者直接呼呼大睡,通常来说大狗都已经被主人拴起来。我们遇到最多的动物是村民养的三禽,鸡大概是养得最少的,养得最多的是鸭子,大概是因为他们生活在水边。还记得路过一个三禽的窝的时候,我妈问我里面养的是什么动物,我扭头去看了一眼,还没等我说出口,窝里的动物就已经叫成了一团,争先恐后地告诉我妈,它们是什么了。我们还在路上遇到了黄牛,而且还是三头,其中一头是牛仔,我妈估计大的那两头牛可能是母牛。之所以会有条牛仔,是因为那条母牛是用来产奶的。印象之中,我还没有如此近距离和牛见过,那些牛都是被拴起来的,地上有不少它们的地雷。跟我印象中很不一样,我一直以为牛屎都是一坨的,但实际上地上的地雷都是一条一条的。大概要一次性拉很多才会变成一坨吧,又或者说,一直以来传说中是一坨的那个形象纯粹是一个屎的符号而已。

绝大多数城市人去大稳村就是为了去那个瓜果棚,去那里体验所谓的农家生活。只有极少数的人会像我跟我妈那样真的进入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为买什么,也不为吃什么,我们只是去走走看看而已。

2013-06
21

亚光的WHC

By xrspook @ 21:06:41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本希望在我离开单位前小Berto的道具会到达,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回到家,发现有个未接电话和短信,嘿,我是6点40到家的,短信是6点20,说快递到单位了。如果卖家可以早一天发货就没问题,如果中通不需要先发深圳再回拨东莞也没问题,但现实就是这么阴差阳错。也罢,是我的始终是我的。下周我桌面的两个Berto就会都戴上围巾,其中一个带上美泰的WHC腰带了!之前我已经有一条JAKKS的WHC,但那毕竟不是为美泰人偶准备的,所以过长。到现在为止,美泰已经为Berto出了超过10款人偶,但还没出配套腰带Elite版的Berto。所以呢,Berto,你还是没有腰带的,但实际上我觉得你应该已经有了!这次我为Berto准备的是亚光版的WHC腰带,实际上,那应该是Elite Series 17 Sheamus的,而Elite Series 22 Big Show的WHC已经是闪亮亮版的了。按照这个趋势和节奏,有闪亮亮WHC腰带的Alberto Del Rio得是Elite Series 30左右,而这意味着估计是2014年的事了…… 等到花儿也谢鸟,有木有!我们当然要先来一发WHC腰带充一下场面对不对!WHC和IC不一样,IC腰带金属上面有蓝色和黑色的图案和文字,但WHC腰带上面除了红色的宝石就只是一块有凹凸图案的大金了,所以WHC腰带也称为大金腰带。IC腰带亚光无所谓,但如果WHC腰带亚光的话就很有玩具感了…… 但有始终胜于无啊!大不了我用些透明指甲油什么的涂一下让它反光总得了吧←_←你住手!

今天本来打算刻章的,但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更新,于是呢,没时间鸟。现在日志还没写完,SD已经下完,今天需要看完和写统计报告,没时间,没时间。

中午刻章最好,光线足不用打灯。打灯和不打灯的区别在于打灯在刻章的过程和结束时眼睛都会痛。太专注了,光线太厉害了。而且,日光散射,基本无影,打灯的话,始终光源只能从一处发出,阴影神马始终有。

现在妈已经习惯了星期五下午在QQ上问我回不回家,连电话费都省了!她跟我说今晚“食鸡”!Oh yeah~ 昨晚,单位饭堂居然吃鸡,今晚,继续吃!不得不说,比起猪肉和鱼我更喜欢吃鸡,但碍于好7难搞(H7N9)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没吃过了。在天朝,吃鸡的副作用就是吃激素,所以我完全能理解为什么我们这代人开始各种不正常——女的男性化,男的女性化。不过对比现在和从前,我远远没那么疯狂了。时刻节制,无论是在什么地方什么场合。

这个周末,我打算刻2个汉字,非常有可能,这是我九洋小黑的最后橡皮章表演了,哎~ 小黑,其实我爱你的,但我又真的希望小黄能更锋利给力毕竟深刻3-4mm的时候,小黑你有压力啊!

结束日志,开看本周Smackdown!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