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
13

寻找南园四街

By xrspook @ 10:36:17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的梦非常神奇,里面的主角除了我以外还有外公外婆,另外还有两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鬼。很确切地,我梦到鬼了!但是他们并不是什么坏东西,他们也想帮助我们,而我们也只想可以帮助别人。梦里的外婆身手矫健,不止走路很快,而且跳跃动作还非常灵敏。

梦的主要内容是某些殡仪馆的人员要到南园四街去收某个已经过世的人的尸体,但是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南园四街到底在哪里,于是我就跟外婆随着我上一次在南园新村逛的时候的记忆去寻找南园四街。在我印象之中,的确是有南园四街,但是那条街跟其它比起来只有非常短的一段。从西向东,南园新村的主干道分别是南园大街一街二街三街以及康公街,四街位于三街和康公街之间。我很确切地觉得,四街是存在的,但是那早已被人遗忘了。我跟外婆就像探险一样在南园大街寻找南园四街。我们一起路过很多地方,记得路过一个小摊的时候,外婆好奇地问那些东西是不是陶瓷的,并用手去摸。我觉得她那个问题很奇怪,因为我一看就知道那是纸做的。外婆知道那是纸做的以后完全没兴趣了。那些纸像白报纸,那些饰物是可以3D展开的。其中有一盏非常精致的纸火水灯,我很久都没见过火水灯了!但这东西居然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外婆跟我说,其它都不好,光有这个就足够了。那些东西像是纸扎品,她在暗示我往后只需烧那个给她?我和外婆来到了一个多层迷宫,虽然那也算不上是个迷宫。我们从上面走楼梯下去,从下面的某个洞里钻出来。外婆走在那里的身手啊,我自愧不如。与其说那是个迷宫,不如说那是个立体的街心建筑。但为什么下部出口是个要钻过去的洞,而且还湿湿的,我搞不懂。

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南园四街,回到南园大街和南园直街的交汇处,外婆想跟殡仪馆的人说我们也没办法了,但殡仪馆的人说他们找了3天都没找到,那个尸体已经放在那个地方3天了!我于心不忍,于是一个人又继续回去找。我又回到康公街和南园三街的交界处,我记得我就是在那个地方看到过一块小小的牌子,标明了南园四街在那里,那里貌似是个老人活动中心,因为有人在里面打麻将打扑克之类的。站在那个点上,我向右回头一望,发现了一栋貌似危房的东西,那栋建筑非常破旧,完全处在飘摇之中。房子外部有脚手架,但那都已经烂烂的了。要进入那栋房子和旁边正常房子之间的通道并不容易。通过仔细打量以后我站到了一个视线比较好的位置,隐隐约约地看到破旧房子上有个蓝色搪瓷牌写着“四街”,四街前面应该还有“南园”,但因为锈蚀严重我实在已经看不出来了。在蓝色搪瓷路牌旁边的一片墙上,写着“二十七号”,难道说这就是南园四街的二十七号?那栋破旧得完全不成样子的房子里真的有人居住?没人知道南园四街在哪里,但为什么会有人打电话给殡仪馆说南园四街有个老人在三天前去世了,需要他们去处理呢?那种破败被遗忘的感觉让我觉得很不是滋味,但我总算大概找到了传说中的南园四街!

故事打断于我找到了南园四街之后,往后就轮到外公出场开始新的部分。

离清明节还有大半个月,为什么我已经在做这种梦呢???

2014-09
11

怕怕

By xrspook @ 15:56:11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了一个可以说毛骨悚然把我吓怕了的梦。我梦见了鬼,只有我看到了,别人都没看到,当我很害怕想躲开拉住别人问他们有没有看到的时候他们给我一个很茫然的表情,我想跟他们说那个情况,但说话苦难,那种开口困难堪比星期二晚上哭着跑步时的那个状态。那个“鬼”其实也不是很恐怖,没有狰狞没有腐肉,不是东方的恶灵也不是西方的魔怪僵尸,他只是一直跟我说“小心脚跟”,但光是这4个字的重复我已经怕得飞奔起来找人求安全感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懂的。近期我在担心的是自己的双脚脚踝,所以当梦里有鬼以这么一种有点强迫的方式告知的时候我肯定会害怕。其他人看不到,就我看到听到,因为他不是别人心里的恶魔,这恶魔只藏在我心中。

嘴唇里因为热气咬了几次而长起来且一直都没有消掉的肉块(水泡?肉芽?),一个多月了,完全没有要谢掉的意思,所以这个周六要去医院看怎么处理掉。要去口腔科?医生会让我切除掉吗?这个门诊就能做?麻药我觉得那个位置是无论如何打不了的,生切。但切完以后呢?我不用吃东西了?吃东西伤口怎么愈合?但或许是我想太多了,因为拔牙也是口腔里硬生生多了一个洞,还不是照样的吃饭生活。不知道怎么就咬出了这个大麻烦,而这个麻烦居然可能要用动刀子去解决,郁闷。

前几天迪卡侬发来短信说明天(2014-09-12)是他们东圃店的会员日,有大量的优惠,我心动了,非常想去。但实际上我没什么需要买的,去了等于无端端地额外花钱。

昨天运动水瓶到,今天冰袋到。运动水壶感觉比我想象中的大,号称650mL,实际上我乐扣700mL一满瓶的水倒进去还没有装满,无论是直径还是高度显然都要比700mL的乐扣运动水瓶大。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水瓶还要买水瓶?因为我需要一个开口是挤压或吸的,口子太大一边跑步一边喝经常弄得我一身一手都是水。星期二晚上本打算全程都把500mL的水瓶塞在水袋包的胸前口袋,但3K过后,我已经能感觉到左腹部被磨破皮了,不得不把水瓶放在路边,每3.4K路过的时候喝上几口再放下。现在这个新的这么大,更加不可能塞在胸前跑,于是,水瓶仍是放在某个地方等待被捡起的命运。至于冰袋,人家是敷头降温用的,我没想到居然是这么窄的一条,没有买要加冰加水的常规冰袋是因为我觉得麻烦,与其这么弄我不如把冰放在自封袋里加水然后毛巾包住,用完一整袋扔掉,还不用晾干怕发霉什么的。这种敷头的小冰袋里面就有不知名液体,放在冷藏室要用的时候拿出来,方便简单。

下雨了,从天色看来我觉得这雨下不狠下不长,下不长的雨会导致雨后更闷热。今晚我本打算1200+4*(1200+400)间歇,完了以后再看情况进行个2-3K的慢跑,慢跑过程中每2圈进行个100米冲刺,但现在我连不跑步的心都有了,我真是个烂人!

我害怕工作日里跑步时间的到来,我害怕周末跑步外时间飞快地溜走。

各种害怕,我到底肿么了?!

归档:2014-09-11 出发。

2014-09-11_stamp01

2014-09-11_stamp02

2014-09-11_stamp03

2014-09-11_stamp04

2014-09-11_stamp05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