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
2

两件疯狂事

By xrspook @ 21:27:09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没有去跑步,因为据说会下雨。如果因为畏惧下雨我不去跑步,可能我半个6月都不用跑了。所以我打算明天早上去跑,只要不是打雷闪电的那种。其实下雨跑步挺爽的。就怕一开始的时候下雨,然后出太阳。先出太阳然后下雨反而不那么痛苦。虽然在别人眼里,烧红的铁上面突然洒水可能会很恐怖,但实际上,就我个人感觉而言,那还好。不过为了给下雨做准备,我就得带上空顶帽。上周六特意去买了半袖的防晒服,实际上那个是别人滑浪的时候用的,但我准备在跑步的时候用,平时我穿的是工字背心。之所以要穿半袖的衣服,是因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做半个手臂的防晒了。因为防晒服是有一点点领子的,所以前胸也不用了,做防晒的地方就只有脸部脖子以及前臂。防晒做得越少,回来以后需要清洗防晒的区域就越小。因为上周试过防晒很难洗掉,所以这一个星期我准备了大宝,准备了强生的婴儿润肤油,今天也买了西班牙的卸妆水。如果我一开始就打算买西班牙的卸妆水,大概我就不用买大宝和润肤油了,但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卸妆水太贵,所以买了之前的两个东西。但幸好这些东西除了在洗防晒的时候有用以外其它时候也用得着。之所以要买大宝的洗面奶是因为里面有氢氧化钾,碱性的东西能容易洗掉防晒的亲油成分。强生的婴儿润肤油用的是矿物油,因为是亲油性的,所以也能洗掉防晒,但相比于专业的卸妆水来说,大宝和润肤油都显然有些起效慢或者力度不够。在对比了一番以后,我还是选择了入手卸妆水,那个东西500毫升,可以用很久,尤其对我这种可能一周只用一次的人来说。对那些需要经常卸妆的人,那瓶500毫升的东西尚且可以用半年。我这种可能可以用保质期的三年。

今天我做了两件挺疯狂的事。

第一件事踩摩拜。踩的是我平时都在踩着线路,这很正常。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下雨,但踩着踩着就下雨了,因为要防晒,而我又不想涂防晒霜,所以今天我戴着帽子,也带着黑色的袖套。神奇的地方在于从上一次开始我就觉得踩摩拜上坡的时候我几乎毫不费劲就上去了,我甚至还一边踩一边唱歌,我觉得自己不够气吼之前我已经上完了,又或者我车踩了半坡后段可以停了,自行车已经在飞速的向前。我可以轻松地把前面的自行车超越掉,甚至是电动车。上坡的时候我超过了一个又一个外卖小哥,想想都觉得疯狂,人家可不是正在一边骑车一边接手机订单哦。为什么最近两次我那么轻松就可以把摩拜踩上去呢?是因为我撞彩找了两辆非常好踩的摩拜吗?但那两台车都不是新款,而是最普通的1元款式。唯一区别的大概是之前我一直都在用脚掌中心或者偏后一点的地方去踩踏自行车,但这两次我几乎都在用前脚掌。我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我习惯那种方式,而这两次我却很自然地换了。飞一般的踩车感觉真好。

第二件疯狂的事是我在广百新一城百佳买了一包15公斤的大米,然后扛回南园新村的外婆家。就我一个人,扛着一包15公斤的米,走了大概1.3公里。其间穿越的都是人流密集的地方,因为我要走完整条江南新地,然后再走完江南东市场,以及南园大街的一半,那些地方人都很多,所以我快不了。从离开百佳那台手推车,我就把米扛上了右肩膀。之前我也用右肩膀扛过其它东西,比如说12升的牛奶,但显然那些东西都太难扛了,所以最终我还是改为了双手抱着。大米跟那个不一样,大米可以改变形状。大米可以按照我肩膀以及脖子的形状架在那个地方。如果有个专业人士指导一下我该怎么放那个东西,以及如何用力的话,我可能会更舒服。一边走我一边不时得跳两步,调整一下米袋子的位置。尽量地让那袋米压在我的肩膀和一侧的脖子上,而两只手只是轻轻地拉着扶着,免得米袋子在行进过程中移动。路人一定看得很神奇,我的家人也觉得相当的不可思议。但如果我告诉他们,扛着这袋东西,走了这么远以后,我并不觉得辛苦,他们会更惊讶。过了五个小时以后,我仍不觉得自己有任何不妥,至于往后会不会有哪个地方觉得累了我不知道。天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具备了这样的能力。为什么居然会觉得扛一包15公斤的米没什么压力,很轻松。我甚至觉得扛15公斤的米比之前我单手抱着一包5公斤的米还要轻松。我之前试过用双肩包背一包10公斤的米,觉得挺吃力的。难道把米扛在肩膀上比用双肩包背在后背更符合人体工程学?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快速骑传统摩拜很轻松,同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把15公斤的米扛在肩上也很轻松。

我的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8-03
4

新计划

By xrspook @ 20:29:32 归类于:烂日记

我觉得现在我应该做的不是再去考虑什么配速,因为显然现在单位的场地已经不容得我去理会那个指标。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达标,标准就是心率和持续时间。我可以划定一条最低线以及最高线,心率要在那个范围之内。持续时间也可以画一条底线,至于余下的数据,也就无所谓了。比如说心率我可以划定147到152之间,前3K,可以放宽到147以下。最高心率应该达到170以上。持续时间至少应该30分钟,正常来说应该是60分钟。如果每天都能保证这个量,我觉得可以把自己的体重再调整回来,但前提是我必须控制摄入。如果平时还是继续有很多零食,正餐的主食摄入量就应该减为之前的2/3甚至1/2。毕竟以现在的体重计算,我仍没达到肥胖的范围,只是高于我觉得恰当的底线。

夏天好神奇,即便从心率数据上说并没有很高,但实际上已经大汗淋漓。而骑车和跑步比起来,我觉得体验好怪,因为从有氧心肺锻炼的程度来说,我还处于较低的水平,但实际上下半身已经觉得有点累了。这大概是因为骑车的时候人体做功的部分就只是下半身。跑步的时候摆臂虽然是个比较简单的动作,但还是有一定消耗的,而且骑车的时候PP坐着,轮子的支撑卸掉了好大一部分人的重量。双腿做的是一个规则的弧线运动,即便路面上有颠簸,受到震动的也不是人体的关节本身。昨天我试过很努力地骑车,今天我也试过很休闲地骑车,用的都是普通的摩拜。结果发现平均配速即便只差3K,差别也相当明显。但即便是很努力地骑车,心率的状态也只是平时很休闲跑步的那个水平。可想而知,如果要用骑车减肥的话,那是多么的艰难。而之所以有这个看法可能是因为我没有习惯骑车这项运动。我觉得这个夏天我得重新走起游泳。虽然通常我都游得很休闲,因为太用力反而效率不高,且长时间那么干的话会有一定的危险性。相比骑车来说,游泳是更综合性的运动。去年一整年我都没去游泳,前年我希望自己能学会自由泳,但实际还是没做到,所以今年单位在发游泳票的时候我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今天下午挣扎了一番,要不要去跑步。结果还真去了,但只跑了40分钟,没走远只在家楼下去跑。一个圈高德地图测距是150米。一开始的时候我有数圈的,但数着数着就完全忘记了。所以,如果要在家里的小区绕圈跑,我得入手一个计数的工具,因为FR235的GPS定位完全不管用。但是实际上我觉得没必要额外入手工具,因为一圈的长度太少,所以要拐很多个弯,腿部的压力很大,尤其是脚踝。下午开跑之前我又把家里附近的地图看了几遍,还是没找到一个恰当的跑步场所。从前我一直不觉得阅江路那条路线很远,但是现在我却想找一个比较近的地方。

运动本身会上瘾,但是要让自己启动起来不容易。

2017-11
12

人老了

By xrspook @ 20:46:10 归类于:烂日记

我也不知道自己今天骑了多少距离的摩拜,反正就是很远。首先从家里骑到客村的华润万家,我没打算过要在那里下车,但是既然都到门口了,不如进去试一下。那次下车我赚了,因为前一天我在前进店没有买到那一分钱的巧克力,但客村的华润万家有很多。妙可的奥利奥巧克力前进店货架上一个都没有,但是今天客村店却摆满了货架。下了个车买到了巧克力,实际上我连那一分钱都没有付,因为我还有个实体店红包。然后继续骑,到江南西地铁站附近。想去芳叔拿我那9块9的三个南瓜蛋挞,却被告知中午才有的。结果就先回外婆家,过了一段时间再出去。在江南新地混了接近一个小时才终于等到了南瓜蛋挞。虽然是南瓜蛋挞,但是我吃不到任何的南瓜味。9块9的价格在芳叔如果买其他蛋挞,可能半个都买不到。所以9块9抢到三个也不能奢望太多。接着,我又从江南西地铁骑到了珠江医院,走的路线是江南大道昌岗路以及工业大道。然后我又继续从珠江医院走南基路江燕路江南大道去了美院。去珠江医院和美院都是为了去看坐便器。地图上标注那些地方虽然有,但是却只有一两家。如果不是急急忙忙需要买这个东西,可以网购,价格要比我们现在实际入手的便宜一半以上。做这种事肯定需要有计划。当然如果不是昨天晚上睡觉起来方便的时候外婆摔倒了,估计妈妈和姨妈也不会想到要这么迫切买坐便器。接着,我又从美院骑车,走昌岗路东晓路回到前进路的新兴饭店。每一次骑车的距离都不算非常长,但次数非常多。其中还包括开过三台车刹车坏了,被我骑走的那些车里也有两台的脚踏感觉怪怪的,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还能勉强忍受。

今早吃早餐的时候,我妈还在说琶洲的那个新疆果品节今天最后一天。按照她的意思,本来是想去那里了,但是接到一个电话后,我们整天的行程就变了。先是搞卫生,接着给外婆吃午饭,然后是到处找坐便器。那些希望自己能够长命百岁的人,真的知道长寿有多遭罪吗?长痛不如短痛,心脏骤停猝死,相对来说反而是一种很痛快的方式。突然而来的一个事故,就让我们要准备坐便器尿片以及护理垫。行动不便,连吃饭上厕所都成问题。人到那种年纪,即便是肺炎也未必会发烧,所以光从体温去判断有没有病根本做不到。只是把人送去医院也解决不了问题。当虚弱的老人遇到医院无处不在的各种病菌更容易出状况,没病都变成有病。因为体温并不能确诊老人有没有病,所以就需要其他检查,但是连上个厕所都已经变得很辛苦,你怎么还把她扛去做各种检查呢?

人老了,到底应该怎么办,我也说不清。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老了的时候,应该怎么办呢?

2017-10
6

目标——水菱角

By xrspook @ 20:03:50 归类于:烂日记

呆在家里,真心想睡觉,所以今天我选择了出去,首先是踩了接近10公里去文明路买水菱角。水菱角这个东西我还是昨晚看新闻的时候才知道。那是老西关的一种特色食品,是米浆做的,感觉上跟濑粉是一样的东西,只不过形状不同而已。出门之前,我先看了一下地图,找找那家店在哪里,进而发现,广州叫做老西关的店起码有四家,光是一条文明路就有两家。今天我选择的那一家是相对来说应该是老字号的。据说那家店在百花甜品店旁边。在我心目中,文明路就只有那一家向来都很多人的炖品店。如果是坐公交车去,显然无论是190还是184都可以完成任务,但我却选择了骑车去。先是用高德地图做一个骑车的导航,知道大概路线以后,然后按照我的意愿去选择。高德导航的路线,要不就让我走海珠桥,要不就让我走海印桥,但我选择的是广州大桥。高德地图的导航推荐的那条路线全程9.3公里,预计用时48分钟。实际上摩拜到终点以后,我发现用时刚好50分钟,路线全长为10公里。之所以50分钟是因为老西关濑粉店在中山图书馆对面,但我却一直在中山图书馆的同侧张望,所以我骑过了,然后才回来。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非常有可能我走的路线长度要比高德导航的长,但耗费的时间却差不多。导航这种东西,我一直都觉得只能用来参考,最佳的选择我还是比较相信我自己。我没有预判功能,当然不知道路况,但是自行车这种东西基本不会塞,除非你挑的那条路线有超级多的红绿灯。如果今天我不是选择在海印桥到江湾桥那里骑了一段不是江边的江边,用时会更短。那条路弯弯曲曲,而且人很多,路况也不太好。我用了50分钟从家里去到文明路卖水菱角,然后又用了20分钟,从文明路骑到前进路的外婆家。

我洗手就用了两分钟,但在那两分钟的时间里,我妈居然把水菱角给打翻了。当时我真的生气到完全不想说话。之后我妈拿了个勺子过来,她吃打翻在袋子里的,我吃还剩在碗里的。那一刻,我弱弱地感到过意不去。理论上打翻的东西就不应该再吃,应该直接丢掉,但是她还是把那个吃完。除了水菱角以外,我还买了咸煎饼,以及炸鱼皮。三样东西加起来一共27块钱。就小吃来说不算便宜,但是味道出乎意料都很好。很久都没有吃过南乳味的咸煎饼。那个炸鱼皮也做得很好,完全吃不到鱼腥味。水菱角非常有嚼头,那个米汤也很讲究,里面有虾米,也有其它的小河鲜海鲜。可以料想那一家的濑粉肯定也不错,因为估计做水菱角的米浆和做濑粉的是一样的。过去我一直都吃林师傅的濑粉,但估计这一家会更好。味道好价格也会高。那个质感那个味道,如果你真心自己做不了的话,还是得心甘情愿地把钱给他们。

虽然今天骑车的时间很长,但是我却不怎么觉得累。最让我累的不是蹬上海珠桥,而是上下广州大桥。那是广州大桥老桥新建的人行天桥,上下桥简直就是个噩梦。可以这么说,设计包装广州大桥的人一定不是广州人,也从来不会用自己的双脚或者骑着单车在上面体验整座桥。现在的广州大桥只是虚有其表,中看不中用,功能相当糟糕。请不要浪费纳税人的钱,别故意让广州人日子难过好吗!

有了共享单车,感觉生活圈不一样了。

2017-08
12

大姨妈驾到

By xrspook @ 21:41:04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妈才问我大姨妈来了没,我说没来,然后她说你死了,我马上接话,我死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我妈只好说当然了,大姨妈不来辛苦的是你自己而已。关于大姨妈这个问题我不准是一向都存在的事实,大姨妈不来或者不准时对我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虽然很普通,但我却不得不每次都放在心上。我用基础体温去监测,用其它感觉去验证,但即便我知道情况不妙实际上我也无可奈何。我知道大姨妈迟来或不来的烦恼,但我确信这个月那一定会来,而且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不过这个我没办法像闹钟那样准时预测,我向来没有那个能力,对别人来说每间隔一定天数就一定发生,但对我来说这行不通。在为大姨妈操心这个问题上,我浪费过不少时间和精力。我觉得当我年纪大的时候非常容易出现内分泌相关的问题,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已经这样。

今早430闹钟响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盖被子,只是抱着被子,昨晚睡觉前穿的长裤也不知怎地在睡着了的时候脱掉了。有这种行为就说明我睡着的时候很热。平时醒来的时候我都不会觉得热,但今天我居然不觉得冷。基础体温只有36.0℃,从昨天的36.8℃刷地降了下来。按照常规逻辑,大姨妈将今天驾到。开小的时候还不见大姨妈,但之后刷牙的时候我隐隐觉得大姨妈敲门了,刷完牙开门一看,果然!那一刻我在想今天还要不要跑步呢?如果不跑步我还要继续摸黑吃早餐然后继续睡吗?最后我还是摸黑吃了,然后睡了,但起来以后没去跑步。昨晚睡觉之前我就预测过可能今天早上会发生这种事,越不想发生的越会发生。

自从上个月生病以后,我的跑步从生活中重要的地位下降到我只能尽量安排,甚至不喜欢的时候就不理会了。以前的跑步,我是按照计划去做,但现在的跑步,我是按照心情去做。从前执行计划大于一切,现在是随心所欲几率更大。如果打比喻,从前我就像军事化管理,靠的是铁腕,没有余地;现在就好像是艺术家作画,靠的是灵感,很不确定。从前我觉得自己那么严格不太好,但我突然放任自流又觉得于心不忍,挺可惜。这一次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重启程序。运动上如此,工作也如此。到底之前更好,还是现在更优,现在还很难下这个结论,一切都要用时间去证明。

每一次周末不去跑步,我就会去骑车。所以基本上每一次大姨妈我都会去骑车。跟跑步比起来,骑车显然轻松很多,因为没有垂直方向的振动,相对来说,更适合大姨妈其间。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不想大姨妈我就只是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毕竟,我不是那种会痛经的人。周末什么运动都不做,我会有负罪感。大姨妈期间我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所以自然而然就会想为他们做点什么,我最普通不过的就是为他们买一些吃的。所以今天我骑车去外婆家前就去了麦当劳,买了他们的脆薯饼。外婆喜欢吃麦当劳早餐才卖的脆薯饼。印象之中,我记得那个东西应该是六块钱,但是今天才需要五块钱,外加上周日我买了本《读者》,搞了一些奖励金,所以实际上今天的脆薯饼只需要3块5毛8。平时在麦当劳,买完早餐,我都要等上一段时间才去外婆家,但今天我买完就走,甚至在过马路的时候我跑起来了,因为绿灯就只剩下十秒不到。中午吃饭之前,我去了江南新地的安第斯薯吧,买了他们的招牌咖啡。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喜欢他们的招牌咖啡。如果要在外面买咖啡的话,我只会主动买他们家的,星巴克之类的我完全没兴趣。我以为今天能减起码两块钱以上,但实际上,只少给了九毛钱,为什么会这样?我至今没想明白。我的家人都喜欢安第斯的咖啡,但他们不会主动去买,所以也就只能这样。

生活平淡挺好。

Page 1 of 3123»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