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12

又听到“丹绳”这个词

By xrspook @ 11:02:04 归类于:烂日记

上个星期看了一部香港电影,叫做《沦落人》。里面说的是一些普通人,或者说是一些非常不幸的人的经历。我们通常觉得社会的底层人群,人生谈不上什么梦想,但这部电影却给了人希望。小时候在我印象之中,黄秋生是那种让人非常厌恶的存在,因为他演的通常是反派,而且是让人非常憎恨的那种。小时候我总觉得他这个人很可恶也很可怕。长大以后我才明白到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不是每个人演反派都会让你有这种感觉。他是一个非常棒的演员,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演普通人的时候,他会让你觉得很自然,就像那不是一个塑造出来的角色,而真的是你身边的人。在《沦落人》里,他演的是一个瘫痪的人,腰以下完全动不了,双手算是还有点活动能力,但也很不自如。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所以他得请工人,虽然自己已经住在公屋,但那还是得花那笔钱。因为如果没有工人,他根本无法活下去。之所以会瘫痪,完全是因为突发的某个事故。他觉得自己这样的状况会连累儿子,所以就和老婆离婚,让她再婚,然后儿子就可以到国外读书。他只是社会里非常不起眼的一个普通人,但是他首先考虑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无论那个是他的儿子,还是那只是他请回来的工人。儿子理论上是捧在手心里的,很多人都这么干,但是,在对待工人这个问题上,人们又是否真的把他们当作是人,而不只是一个干活的机器呢?工人有梦想,一个瘫痪的人也有,而之所以大家都觉得自己不没资格有,完全是因为大家没有真的很迫切地追求过。梦想这种东西准确来说不是别人剥夺的,而是自己放弃的。如果自己从来都没想过梦想,又如何谈得上别人不给你机会呢?而且机会这种东西我觉得根本不应该是别人给予的,而是自己争取。

这部电影让我觉得很窝心的地方除了故事本身,还有男主角说的语言。我是一边在跑步机上跑步一边把电影看完了,用了两个晚上。我看的是粤语的版本。因为跑步机会制造一些噪音,所以即便我的音量已经开得不算低,但还是有一些会听不清,但即便如此。黄秋生说的那些对白,让我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说的是粤语,那就像是我小时候听到的那些。在我印象之中,那就粤语的一部分,是我的母语,但现在说的人越发少了,他说的那种语言让我想起我的外婆,我的外婆讲的就是那个感觉是粤语,但那些语言的里包含了某些英文单词的发音。那些东西原本是英文单词,但实际上又不用英语的标准发音表达出来,所以这种词大概只能口口相传。因为如果要用汉字表达,是无能的,把两个音译的汉字写出来,你不可能理解出那到底是什么意思的。直到多年以后,我妈才恍然大悟出这个道理。她终于明白到,外婆某些奇怪发音的词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这一代的人已经极少听到这种词,我妈那一代人说的也很少,随着外婆那一代人的逐渐离开。这些粤式外来词会被时间慢慢吞噬掉。当黄秋生说“丹绳”的时候,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小时候在外婆家玩耍的时候,我和表姐在床上乱跳,外婆会说我俩在“跳丹绳”。“丹绳”是英语dancing的粤语音译,外婆不会说我们在跳舞,但会说我们在跳丹绳。我不知道外婆为什么懂得这个发音和这个意思,她没读过书,不会写字,她自己肯定不知道某些她挂在嘴边的词居然是英文。外婆没去过香港,这些我们大都觉得是香港那个讲半英文半中文的地方才会有的词其实不然。

我只是个普通人,普通的故事更能打动我。

2017-05
28

只要有欲求

By xrspook @ 22:57:48 归类于:烂日记

凌晨1点睡觉,早上5点半起来,中午没有休息,昨天我用了一天时间,把时间轴里没有的东西全部加进去,我觉得这是一个奇迹,因为当早上我把我需要加进去的东西整理出来以后发现原来那有150多条,我每条都有加一句或以上的东西需要添加。整个字幕大概2000条,我需要加进去的东西可能超过两百。想想都觉得很疯狂,但是我居然做到了。我不只是做到了,而且我还把歌曲一些缺失掉的也添加回去。把一首根本没有轴的歌自己打了时间轴也加了进去。在做了这些不可能这么快能完成的事以后我觉得人生又再次变得一片光明了。虽然我知道到现在为止某首歌的某个部分还是缺失,除非找到真懂那个语言的人,否则我们没有一点办法。我们有13亿的中国人,那边也有13亿的印度人。我只需要13亿分之一和另外一个13亿分之一联合起来。但原来这也不容易。如果这是英语,如果这是西班牙语,很快就能解决,但是这是印地语。也不能说印地语是一个小语种,但是印地语这种东西在中国实在太难为我了。还记得很多年以前,当我还在迷哥伦比亚的肥皂剧的时候,我曾经试过自己搞发音把主题曲给写下来。写出来的东西,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鬼。最终那首主题曲当然还是被我找到了官方的版本,跟我自己写出来的相差非常远。但毕竟西班牙语是拉丁语系的印地语因为不是拉丁语系的,所以可以音译为拉丁语系的语言就像中文汉字一样,可以用汉语拼音表达。我也不管那个部分具体到底应该怎么样,反正我就把那些一头一尾的给记录下来,因为没有那些,我就无法在时间轴上定位。要我把一句话记下来,而且还可以翻译出意思,对我来说根本不可能,但是如果只需要记录一个头尾的音节的话,我还是可以做到。只有当我自己觉得已经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才会去找朋友,甚至找一些都不知道算不算朋友的网友。平时我不怎么打交道建立关系,但是到这种时候我却要找人。我也知道我这个做法不太好,但是如果我不这样的话,大概我就挤不出那么多的时间去做实际的事情。相比于跟人打交道,我更擅长于跟事打交道,但我也明白到当事情发生到一定程度,跟人打交道是完成某件事的必要步骤。

这个端午假期,我本来打算去献血,但昨天大姨妈的到来打乱了我的节奏。今天早上我本来打算去跑13K,完成这个月的跑量,但是汹涌的大姨妈再次把我的事给搞乱了。今天下午我打算骑车去看电影,但现在从大姨妈的这个状况看来,这可能只是我的奢望。因为谁知道路上会让我遇到什么出丑事,还有就是要在电影院坐上两个半小时鬼知道又会发生些什么。可以这么说,这个端午假期大姨妈也放假了,陪我。我不怎么喜欢她,但实际上当我想休息的时候,我真的非常希望她快点来。当她来的时候,我又会有各种抱怨。所以最终可能我不会全程踩单车,我会踩上一段路,然后看情况再决定往后要怎么样。即便大姨妈不来,正午踩单车也不是个好主意。

我确信我想做到的事,我就一定可以做到,无论其间我会有什么从前我觉得不可能的行为。这块苦头,我铁定要拿下。

2016-11
3

2016年余下的快乐来了

By xrspook @ 7:52:46 归类于:烂日记

一年之中,最让人头痛的春秋普查都已经过去,余下的日子对我来说就像过节一样快乐。当然,这只是针对工作而言。只是是检验,什么时候都一样,工作多工作少都一样,反正你做得好的时候,没人表扬你,当工作过份多得你根本完成不了那时候也不会有人帮助你,只会有人不断催促你,叫你快点让你犯错。无论怎样,工作对我来说已经成为条件反射行为。只要你不是逼迫着我老是要搞卫生,老是要对一些本来就不该存在的逻辑关系,我就觉得生活很美好。这种美好的感觉往往是在被逼迫以后更觉得甜蜜。比如说准备秋普,要做的已经做完,我坐在办公室,无所事事等的时候,我就拿出印地语的字母表,拿了张白纸,认认真真地抄了起来。而我之所以会抄,是因为我已经看过视频,知道那些东西的笔画是怎么样的,我具体应该怎么写。印地语的字母对我来说就像画画一样。但相比日语,印地语的那个画更复杂。印地语这东西,光看字母,同一个字母有些时候我甚至认不出来,因为那感觉就是换了一个模样似的,不同字体的同一个印地语字母,我经常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手写体和打印体造型和比例可以风马牛不相及。汉字我们有田字格,每一笔每一句划,综合起来都有一个相对的比例,写英语,我们有四线格。写印地语的时候也有这些辅助设施吗?如果没有我该怎么判断那些弯弯曲曲得到什么程度呢?抄写是第一步,因为我必须熟练到一眼就认得出这个到底是什么字母,条件反射能读出它的发音是第二步,做完这两步我就可以了。能把那些扭扭曲曲的东西全部音译出来,只要中九十以上,基本上要理解那些字体的意思就没什么难度了。起码我可以在翻译软件里用敲打英文的方式,把我所看到的东西写下来音译出来。印地语我打算也就只学到这个程度。至于什么语法?什么构成?什么固定搭配?我没有必要深入去了解。因为对我来说,只需要看到印地语理解其意思,而不需要把中文翻译为印地语。沟通是双向的,但是印地语我觉得单向足够了,因为和说那些语言的人沟通,其实可以完全不用印地语而用英语。而大多数在大城市的人,或者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写出来的东西都不印地语,而是英语本身。我之所以我必须得辨别印地语,是因为某些印地语被用在了图片里面,那是没办法拷贝出来的,当然在你完全不懂的时候,你也就能拿着个鼠标画画一般,把那弯弯曲曲的东西抄写下来。大概因为我有强迫症,所以我看到了就想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拉丁语系的主要用26个英文字母的好对付,但印地语这鬼东西,得找出一套门路去解决,而这就是我的解决方法。学习这些东西可以很快,也可能很慢。完全看我想不想速成。相比速度,现在我更想享受整个学习的过程。

在对着字母表抄写的时候,虽然我觉得有点难度,但我已经很庆幸了,因为我不是一个外国人学汉语。汉语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那是因为汉语根本就没有字母表这个说法,任何稍有变化的造型,就已经会让字体的读音和意思完全不一样。对外国人来说,也像画画一样写汉字,可能会出现一些我们一眼就看出有毛病的地方,他们觉得自己已经临摹到位了,但实际上,汉字的规律和细节不那么简单。跟外国人学汉语相比,我学的印地语真太简单了。

汉语是我的基础,英语是我必须学习的,西班牙语是我的兴趣,印地语是我的工具。把这几种语言都稍微搞透的话,我就覆盖了全世界非常众多的人口语言了。想想都觉得很神奇。我的朋友和同学有学法语的,有学德语的,有学日语的,有学韩语的,但我对那些都不感冒,而他们也对我的这些没有兴趣。这没什么,只要大家高兴就好。学习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只要你有这个心去学,而且是真的在认真学就很好。

昨天很糟糕,在洗鞋带的时候丢了一根,虽然我已经马上把水关掉,然后把洗手盆下面的U形管拆了下来,但还是没找到。鞋带没找到,但却在手指上划了一条两三厘米长的口子。那个位置经常要活动,经常会湿水,肯定半天都不会好,所以我就直接用牛皮胶布贴上,结果,手指就像戴了一圈白戒指。因为两根鞋带丢了一个,鞋子就没办法穿了,所以我又被迫消费,在网上买了几双。糟糕这种事你完全预测不到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但起码,洗鞋带的时候丢了一根,这还不算非常糟糕。

今天又将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好好享受生活吧!

归档:2016-11-03 哈(R)

2016-11-03_stamp01

2016-11-03_stamp02

2016-11-03_stamp03

2016-11-03_stamp04

2016-11-03_stamp05

2016-11-03_stamp06

2016-11-03_stamp07

2016-11-03_stamp08

2015-08
20

transliteration

By xrspook @ 13:24:14 归类于:烂日记

我有点不喜欢别人睡觉前打电话,我觉得那会影响我,无论用的是什么语言我到底听不听得懂。但实际上呢,那又根本不会影响我,只要不是分贝很高非常响亮且语调经常变化的我都能把那东西弱化为“唱歌”,那不过是个节奏,我还是能安然入睡。入睡的用时和有没有人讲电话没关系,和我睡觉前的精神状态有关。如果在15分钟之内我还没睡着,从心理上说,我会有点埋怨那个讲电话的人,但从生理上说我的埋怨纯粹是胡扯!为什么要在睡觉前躺在床上讲电话呢?不一定是睡觉,很多人就喜欢闲的时候躺在床上讲电话,那些电话到底要说多久根本没个底,因为根本不是为了某件事而开展,而是为了交流心得抒发感情,可能半小时可能一小时可能几小时,能讲多久估计得看手机的电量能维持多长时间。在我身上从未发生过这种事,给家人打电话1分钟内还不挂断是少有的。我也会和朋友煲电话粥,但是在我非常清醒的时候,是坐在椅子上完成的,是拿着固话而不是手机,即便那样,我也觉得半小时以上干那种事挺辛苦。更多时候,我的交流通过敲键盘解决。敲键盘是不会敲着敲着睡着的,但躺在床上讲电话的会。我不恋爱,你可以说就因为这个我有点羡慕嫉妒恨他们干这种事,或许吧,但非如此不可吗?我需要有我自己的时间与空间,如果我的男朋友老公之类的干这种事信不信我第一个掐死他!我睡觉的时候我的家人朋友在看电视听音乐之类我可以接受,但我却不喜欢他们在我睡觉的时候经常性习惯性讲没有尽头的电话,我这到底是什么心态???

这两天我把AK《爱在旅途》的中文字幕反复校对了好几次,现在我基本满意了。最开始的时候是抄写小白的字幕,我肯定有些敲错的地方,那是笔误,最开始的校对用于修正那些。接下来的是修改一些我觉得语句不通顺或我觉得儿话音非常严重的地方,因为我完全听不懂印地语,也没有看过这部电影的英文字幕,所以我完全用我中文的思维方式去修正小白版本里的一些东西。最后的校对是按照YDY的字幕规范改掉标点符号,比如说逗号句号顿号一律用空格,其余标点符号一律用英文半角。YDY的习惯是用小二楷体制作字幕,一行最多18个汉字,这是什么意思?大概等于汉字不能超过时间轴数据长度3个以上。我不想把句子分两行,因为分两行必须得考虑到双行字幕显示不好看的问题,所以实际上一些超过4-5个字的句子我也没分行。YDY的字幕是做得让人看得很舒服的,相比而言印坛的字幕因为经手人很多且好像没有规定一个既定的准则,所以有些参差,比如说有些时候字体会过小,让人看得比较吃力。字体之所以小是因为他们尽量在一行里把所有东西都展示出来,不分行。就视频的美观来说这会让风格比较一致,但就看字幕的人的感受来说,有点辛苦。不知道当年YDY的小王给我字幕规范的时候他们压制的视频大小是多少,为什么得用小二的字体?不同分辨率的视频应该配合不同的不同的字幕大小,那样的话效果才会好。宽度640的用小二和1920的用小二完全不是一回事。

字幕校对完成后,我想把电影所有歌舞部分都中印双语显示,这就要求我必须去找印地语的歌词。这部电影好像有6首以上!到底哪个部分唱的是哪一首呢?找歌不难,但要对号入座很难。尤其当我发现原来我一直看到拉丁字母展示的印地语实际上是音译,没有意思,只代表发音的时候我崩溃了。光有音译的歌词,我怎么可能通过翻译知道其中的意思对号入座歌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进而我知道了transliteration这回事,跟translation不一样,前面一个单词的意思是“音译”,而后一个单词是我们熟悉的“翻译”。可能是我搜索能力有问题,我没发现任何一个中文网站有拉丁语音译印地语的。我们有很多汉字转化为拼音的,那很正常,连Word的拼音助手也能做到,但我需要的拉丁音译印地呢?别说中文站没有,其实外文站能实现这个的也不多,有很多的印地音译拉丁,但反过来的却呵呵呵。但谢天谢地,总算被我找到一个比较靠谱的。汉语音译为拼音很容易,但从拼音反推回汉语非常有难度,因为同一个发音代表了无数多的汉字,这种情况当然同时会发生在拉丁音译印地上,所以,我早已有各种心理准备。不奢望整句话说得通,但起码来个大概也让我没那么彷徨啊好吗~ 只有把拉丁音译转回真正天成体印地语后我才可以把那对东西拿去翻译得到我想知道的英文意思。多折腾!!!!!!!相比之下,我之前入坑的西班牙语多简单,拉丁语系的,一层翻译就能解决问题,现在我要音译再翻译,而第一步音译靠谱的还非常少,OMG!我真是作死!!!!!!

想知道,所以去努力。

归档:2015-08-20 真理战胜一切。

2015-08-20_stamp01

2015-08-20_stamp02

2015-08-20_stamp03

2015-08-20_stamp04

2015-08-20_stamp05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