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
25

为什么非得全家桶

By xrspook @ 16:28:21 归类于: 烂日记

我感觉我们真挺累,无论是看电视看电影还是听歌,现在我们的确是有了正版的途径,但那样的话就意味着我们在各个地方都要花一笔钱,即便每一笔钱实际上都不算很多,从几十到上百。光是一处可能还不多,但是要满足我们都想要的欲望,就很多了,一个歌手有可能一些歌在这里,一些歌在那里,你两边都想要的话,你两边都要开会员。以前天猫精灵你叫它播什么歌,它就给你播什么歌,基本上能马上找到,而且基本上都是高品质的。但是从今年开始,我发现我收藏夹的歌少了,最后居然一首都没有了。当我打开APP的时候才发现所有之前收藏的歌全部都变成灰色。当你在搜索那里搜索歌曲,基本上你能搜到的东西每一首都有一个小小的音乐APP标志,也就是说那首歌只能关联了那个APP的账号才能播。有些歌除了那小标志以外,还有超级会员的标志,也就是说那首歌在那个APP里只有会员才可以播。天猫精灵的确能搜索到很多歌曲,但只要你不绑定音乐APP的账号,只要你没有音乐APP的会员,你就什么都没有,除非是你自己蓝牙连接,播自己本地的歌曲。如果那个东西已经沦为了这样一个玩意儿,为什么我要花上百块钱买这样一个蓝牙音箱呢,其它蓝牙音箱很便宜,还可以选择充电又或者USB插电。

曾经有一段时间,天猫精灵叫我绑定音乐账号,但我没有理会。我的确有某些音乐账号,但是很久都不用一次。因为我没有那些账号的会员,我也不需要。但现在我发现我不绑定账号,我什么歌都听不到。如果我硬是要天猫精灵播,它会播一些我根本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歌出来,那些歌我完全不喜欢。所以最后在衡量了一番以后,我还是注册了个酷狗的音乐账号。因为相对于腾讯、酷狗、酷歌、网易的音乐账号来说,酷狗的非VIP音乐资源还算可以。虽然我感觉网易的免费歌曲比较多,但问题是大多数音乐他们都没有版权。

这个就很尴尬了,对中国人来说,听歌要注册起码4个会员,看电视又得起码注册4个会员。如果看电视的会员还得同时注册手机电脑版的和电视版的,那么我们一年下来没有2000块钱的预算根本包不住。但实际上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呢?看电视,其实我们完全可以用一个26块钱月租的有线电视,听音乐我们完全可以用免费的本地电台。对我们这些80年代的人来说,听歌之类的我们早就习惯了用某些不用钱的方式,看电视、看电影也一样。虽然就一个账号来说,花费并不贵,但是如果必须全家桶才能满足需求,我们的花费比外国贵多了。外国人听歌,只要一个苹果就能解决所有问题。虽然他们的歌可能不是全包,而是需要一首一首购买。看电视他们可以用一个网飞,大部分都已经含进去了。所以为什么中国人听歌看电视就得被这般诸侯割据呢?我就只喜欢这个人的这些歌,为什么我就不能只买这个专辑?或许你可以像以前那样买CD,但那问题是CD买回来,除了像祖先那样好好地供起来,哪里去找CD机去播。那么贵的CD,你真的舍得经常拿来播吗?如果真有数字版权这种东西,你要我10块钱买一首歌,我还是愿意的。只要你能允许这首歌的版权跟我的个人资源绑定,我在任意播放器里面都可以播放,可以这些我已经花钱买回来的数字产品当做我资产的一部分,我可以转让给别人,我也可以以遗产的方式传递给我的后人。但估计要做到这个,又得花很长一段时间。

现在这种强迫全家桶的包月包年的方式我不接受。

2022-03
9

痛并快乐着

By xrspook @ 9:14:55 归类于: 烂日记

在变得更好的路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痛的,比如像现在,我左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就在痛。因为几天前我又开始折腾起我那尤克里里,这一次让我突然想起要折腾的原因是我要弹唱《平凡之路》。这首歌其实不仅仅能弹唱,也可以弹指,但显然我没有那么高超的技术,所以我们选择先弹唱。别说弹唱,光是唱那首歌就很有难度,副歌部分跟主歌部分跨度挺大,如果要保证主歌部分不破音,副歌部分就得压得很低,但显然破音不过是吼出来而已,副歌部分那些低音是根本没办法再往下走的。以前我没有意识到有这么郁闷的问题,但是当我开始抱着尤克里里弹唱,就发现很多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hold住,实际上hold不住的歌。可以跟着空唱,可以哼唱某一段,比如说只唱主歌或者只唱副歌,但如果整首歌一起来,就会发现理论上从副歌到主歌是很自然的转换,但主歌的高音就是hold不住。为什么那些听上去那么普通的歌,实际上会那么难呢?到现在为止,我马马虎虎熟悉弹唱的也是只有Beyond的《光辉岁月》,《真的爱你》也行,但是那只是以我个人的感觉去弹唱,实际上我并没有完全按照他们歌谱执行。

从前觉得那些人抱着乐器叮叮咚咚唱得high很帅,但是当自己去做这种事的时候,就完全明白到其中的不容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小的时候我就看着妈妈工友的女儿每天都在那里咿咿呀呀地练小提琴。最终她到达了多少级我不知道,反正到了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她经常在学校的大会上面独奏表演。同学们看到的是她多么的厉害,而我看到的是几乎每一次有意无意到她家的时候,她永远都在被爸爸逼着练小提琴。

小时候我玩电子琴是因为觉得好玩,正如现在我玩尤克里里也纯粹是因为我想玩,而不是因为有什么人逼着我必须得有什么成绩。小学我们有电子琴课,对当时的我们来说挺不容易。小学有电脑课,也有电子琴课。虽然学校很小,可以进行体育活动的操场场地非常有限,但是在文化课方面,那个小学真的很用心。我们的电子琴课是音乐课的一部分,也需要考试,但是正如其它非主科一样,成绩有那么一个,但是并不影响什么。我是那种不练习就会很糟糕的人,虽然我听得懂老师在说什么,但是我需要大量的练习才能掌握那个东西,无论是我真的想清楚了那个原理并反映出来,还是我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反正就大概模仿出那个模样。为了电子琴课的考试,我在家里也会用同款的电子琴练习,那是我一个在另外一所小学当老师的亲戚送的。我有在家练习,但是我练习得不多,绝大多数练习都是在学校的电子琴课上完成的。所以在家的时候我会练习学校上课的曲目,但更多时候我是用我的感觉去把我想表达的歌曲表达出来,比如说电视的主题曲。我不懂得如何用简谱或者五线谱把曲子写出来,但是我就是可以用电子琴弹出来。现在,当我听到某些曲子的时候,如果音域的跨度不是很大,在尤克里里的可控范围之内,我也会把那表达出来。当然了,只是主曲部分,至今我都没办法听出和弦。

尤克里里的弹唱,有些时候我会觉得指法差不多了,理论上可以把唱加进去,但是却无论如何找不到那个入口。当某一刻突然找到的时候。和弦的那个key和我唱的那个key刚好对上,那种感觉好美妙。我在唱我也在弹,实际上我不知道自己在弹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唱什么,但是就那个感觉,那种对味的感觉。我的弹奏没有到达随心所欲、不需要思考的地步,但是当我唱到某些地方的时候,我就是觉得我的弹奏可以自然而然地出来。我没有在上面主动努力,完全是条件反射,那是水到渠成的事,那种感觉很奇妙。非常有可能那个时候我的那种演绎并不完全是谱子上的规则。如果听上去没有毛病,很舒服很顺畅的话,这又有什么问题呢?很多时候我们的确在刻意模仿别人的弹奏或者演唱,但实际上其实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如果只是一味的模仿的话,为什么要进行模仿呢?直接播那个人的歌不就好了吗?

我可以在工作上找到甜点,我可以在运动上找到甜点,同样,我也可以在音乐又或者其它领域上找到甜点。这也就是为什么虽然我的兴趣非常广泛,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半桶水的状态,但我却可以过得很快乐,痛并快乐着。

2020-10
28

你怎么能不会吉他

By xrspook @ 8:48:54 归类于: 烂日记

习惯了看《风犬少年的天空》以后,再看其他电影,更别说电视剧了,哪怕是电影都觉得缺了点什么。昨晚我开始看《再见吧!少年》,据说这是爱奇艺自营的一部电影。之所以会看这部电影,因为男主角是《隐秘的角落》的那个小神童。但是,不同的故事,哪怕是同样的演员,出来的效果也很不一样。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是一部追梦的电影,虽然一开始主角就已经被设定为悲惨的白血病,白血病这种东西,最早大概我们是从那些韩国电视里看回来的,凡是悲剧结尾,通常要不男主要不女主患那个东西。白血病也好,其它癌症也好,其实就在你我身边,说不定哪一天谁就会碰上。因为我妈经历过肿瘤,也经历过化疗,所以我明白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正是因为我太了解那些东西,所以当他们把那放在影视作品上,我不知不觉之中就会各种挑刺。在《隐秘的角落》里,三个小演员由三个影帝各自培养指导,而在这部《再见吧!少年》里,显然就没有这种待遇了。男主的定位是一个热爱音乐的少年,但显然,他弹吉他的时候自然而然地让人感觉,他是装。既然你要演一个音乐少年,为什么就不去学一下吉他呢?毕竟要他演出的部分也不算很多。但话说回来,一个音乐少年,怎么可能手边没有一个吉他,直到中学的某一天才从同学的哥哥那里买回来一个二手的,用了没几天,就发现身患绝症呢?也许是我对电影这种东西的真实性有点过于苛刻,也或许是因为我见识过《神秘巨星》里面的女主。《神秘巨星》里有好几首音乐,她从零开始学会弹吉,里面的音乐她都会弹,尤其是需要她弹唱的那些,虽然最终电影里的配乐以及演唱者都不是她本人,但是她真的花了很多心思模仿演唱者,学会弹吉他,自然而然的让人觉得那就是她生活中的一部分,是手到拿来的。看电影的时候你不会觉得有任何的违和感,但显然《再见吧!少年》前半段没有做到,之所以说前半段,因为我只看了前41分钟,后面的暂时还没看。

有些电影,为了展示角色的身材,而实际上那个演员又没用,就会用上各种道具。某些演员演的角色或瘦或胖或壮,他们会把自己练成那个模样,那个他们需要演的那个角色的模样。一定程度上,做这种事绝对超乎寻常,我们会以奇异的目光仰视他们,但是实际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这是应该做到的。如果他们真的不是他们角色的模样,而只是装扮成那个模样,他们能感受到那个角色理论上应该带给观众的东西吗?以前,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做这种事超纲了,而现在,我觉得,如果他们不这么干的话,他们不合格。于是,当我看到某个片段,音乐少年弹吉他的时候,他的手部动作跟配乐完全对不上的时候,莫名的不爽就会涌上我的心头。虽然他只是个孩子,但是电影这种东西真的不是小孩子在过家家。我们总不能因为孩子小而允许他演得不真实吧。网友有一句经典的调侃话:“他还年轻,不能放过他!”

别人看的是一种情怀,我留意的却是某些细节,无药可救。

2020-02
28

自学

By xrspook @ 9:11:14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高中某一年的音乐考试。老师让我们每个人都上去表演。我已经不记得班里有没有人上去唱歌跳舞之类,反正我是拿着初中发下来的高音竖笛上去吹长江之歌。记忆之中,初中老师貌似没花多少时间教我们吹那个东西,但是学期开始的时候,那个乐器以及那个乐器对应的简谱发下来了,然后我就按照那个简谱以及那个乐器上简单的说明书自己玩了起来。我在玩,我同学也在玩,大家有时甚至会一起合奏。初中的某次音乐考试,老师好像指定了某首曲目,让我们单独到某个房间里吹给她听。我一点都不紧张,因为掌握了那个东西以后,我能吹的歌比老师要求的那首复杂多了。至今我都不知道那根高音竖笛要多少钱,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很便宜。那个东西不是小孩的玩具,不是随意做出来的,虽然简单,但是靠谱。高音竖笛的音程相对于其它乐器来说很短。当然如果我技术够高的话,肯定是可以变化出很多东西的。不过,我没有在那上边花费出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研究那些很难捉摸的高音。

小学的时候,音乐老师教的是电子琴。我家里也有一台和学校同款的,原因是我的一个姨妈是小学的数学老师,他们学校淘汰了一批电子琴,于是她就给我要了一个。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学校的电子琴,都是那个模样。反正我姨妈的女儿用的电子琴就要比我的高端,因为那个东西是他们自费买的。

幼儿园的时候,我分不出谁有钱谁没钱,又或者我根本没想过要去分,有钱没钱都无所谓,但是从小学开始,我有点意识到钱这个东西了,比如我表姐家就比我家有钱。最深刻的是她每年收到的红包可能是我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这东西不是我故意打听的,而是我爸妈无意之中跟我说的。之所以这样,并不是因为她爸妈的收入比我爸妈多多少,而是因为她爸爸工作职位比我爸妈都高很多,所以我表姐每到过年收到的很多红包其实都是变相的送礼。从那时开始,我意识到原来我跟她不一样。即便知道了这个事实,但是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也能像她那样,能收到别人变相送礼的红包。毕竟在初中之前,红包的钱几乎完全掌握在我爸妈的手里。我对那些钱没什么兴趣,因为只要是合理的支出,爸妈都愿意为我花钱,而通常来说,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购买欲望。

大概我爸妈觉得花钱最不值的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买了一个叫做蓓蕾电脑的学习机。卖那些东西的人去学校卖广告拉生意,看到班里的人都买的时候,自然我也想来一份。那个叫做蓓蕾电脑的学习机跟真正的电脑差很远。我几乎没怎么用过它,但是我却非常记得小学三年级学习周长面积的时候,单元测验我考砸了一次,结果我妈就用那台学习机逼迫我加码练习。因为测验成绩太差,所以全班都要重测,第一次测验全班几乎全军覆没,但是经过蓓蕾电脑的加码以后,第二次测验我突飞猛进,简直就像开挂了。我觉得,不是因为那个蓓蕾电脑有多厉害,而是因为我妈实在无法接受我考砸了,而且还是在那么简单的周长面积计算上面。

现在回想起来,小学的时候我还用过什么蓓蕾电脑、上过奥数和英语中心,但从初中开始我就开始抱着各种辅导书自我提升,拒绝学习班,所以我人生往后要掌握新技能的时候都默认采用自寻教材无师自通了。

2020-01
16

乐理白痴

By xrspook @ 19:28:54 归类于: 烂日记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音乐基本功相当差,我的乐理知识简直像是体育老师教的。当然这个说法,好像是贬低体育老师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理论上那些我应该都懂的东西尤其是小学生都应该知道的东西,现在全都还给了老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音乐这个问题上尤为明显。其实无论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一直以来我都有音乐课,而且我感觉那些老师还都不错,但为什么到我成年以后却发现我的乐理知识完全就是一张白纸呢?这只能说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把这门不是主科的音乐认真对待。小学的时候,老师有教我们五线谱,但是没有教我们简谱。什么4分音符8分音符休止符之类的的东西肯定都有教。因为不是主科,一个星期就两节,到考试的时候,可能老师不过是叫我们出去唱一首或者唱一段我们学过的歌而已,很多时候,音乐这门课是不考试的,所以成绩怎么来,现在我已经回忆不起来了。如果那门是美术,老师还可以收集一下同学们作品的平时的分数,最终平均一个出来,但音乐这门课老师是怎么打分的呢?在我印象之中,我没有经历过音乐的笔试。的确,小学的时候,老师叫我们买过五线谱的本子,我们要在上面练习写各种音符。但貌似那个作业根本就不用交上去。我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写那些东西非常丑,直线还容易一点,但显然那些扭扭曲曲的东西,有些还得绕几个圈,让我很烦恼。理论上,我可以把那比作是在画画了,但实际上我又明白那是在写字,在写音乐的特殊字符。

对节拍的把握,至今我都是乱七八糟的。大概什么叫做一拍,当时并没有一个很确切的时间给我们做指引,但现在再去搜索的话,大概就可以给出我一个确切的时间。一拍到底持续要多长时间,这可以量化。从前一般同学的家里不会有节拍器这种东西,而当时我们也没有智能手机,顶多有个秒表。显然看时钟,而且还是那种转圈的时钟肯定不太准确,但是即便是小学生用的那种电子表,也不会精确到秒以下的单位,只有体育老师的那种秒表才能显示小于秒的单位。现在,如果要掌握节拍这种东西,在手机上轻松下载个APP就可以了。从前,我只在学小提琴的人那里才看到过节拍器那种东西。我不能把自己乐理知识是一片白纸借口在过去的那些不方便上。很多东西我都是会唱,我能感受,但是你要我确切地用音乐语言表达出来,我不知道该如何做。我的这种状态大概跟大山里面的那些人差不多。我不过是个会唱歌的八哥而已,而且八哥鹦鹉等动物或许模仿得比我好很多。我的母语是粤语,然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普通话我必须得掌握,接着学了英语,然后接触了西班牙语,之后是各种程序语言,再后来我又认识了印地语,转了一大圈回来我发现音乐语言原来我一直都一窍不通。在我学吉他和尤克里里的时候,曾经补习过一些乐理知识,但隔了好长一段时间以后,琴还会弹,那些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有时,我会鄙视我自己。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