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
9

热死

By xrspook @ 11:19:41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早上我不是被闹钟闹醒,而是被热醒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跟往常一样,我昨晚开的空调是28℃,因为房间小,而且空调就在我的床的正上方,所以平时开这个温度我要把空调被叠双层,然后把卷自己卷起来,但今天早上我已经什么被子都没有盖,依然觉得很热,而且是热到出汗的节奏。我的第一反应是空调是不是有问题。我起床以后,走出房间,我不觉得房间比外面凉爽多少。那个时候我真觉得房间的空调出了毛病了。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我拿着风扇对着自己吹,但依然不觉得降了多少温,虽然已经不像被热醒的时候那么热了。

来到小区楼下,我感觉稍微凉爽了一些。大概是因为热空气会向上,冷空气会下沉。所以当走出家门,马上被邻居家的空调室外机喷得热半死,走到小区楼下,却没有了那个感觉。因为小区的首层是商铺,但是才6:30,这么早的时间他们还没开门。还有另外一点就是,小区内部的商铺基本都是没有空调的,而一楼商铺之中有空调的那个棋牌室,显然那个时候不在营业时间。

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了车站,但是我已经热成了神经病。还没来得及观察车站等车的人是不是像我一样,车已经来了。过去几天,一上空调车我就会有种冷的感觉,尤其是坐下来以后,我总得把那些我附近出风口全部都关上,或者调一个不对着我吹的角度,但今天我一点都不觉得冷,反而觉得热,所以我把出风口打开对着自己吹。一开始我以为只吹一两个站大概我就可以把那关上了,但实际上从上车到下车我一直在吹,而且居然一直都不觉得冷。我座位前面的出风口全部都是关上的,所以这就意味着其他人也觉得没有把出风口打开的必要,换作是平时我也没有那个需要。

我彻底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感觉这么热。湿度很大肯定是其中一个因素。如果不是昨天傍晚下了一场很大的雨,今早的湿度绝对不会这么大。其实温度并不很高,但湿度大的话,就会觉得完全没有风,汗很难蒸发掉了。虽然只是站在某个位置码blog,但我依然觉得自己的汗在不断地往下流。今天跟平时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是雾气特别大,所以车开过琶洲大桥的时候会看到雾蒙蒙一片。远处建筑物的能见度很低,于是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今天早上闹钟响起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对面防盗网反射的灿烂阳光。一直以来我都把我房间窗口望出去对面那栋楼的防盗网当作是我看看天气的镜子。如果他们把窗擦干净了,我甚至可以从他们的窗那里反射看到蓝天,虽然这种事发生的概率极低。我房间的窗朝西,所以和我正对的房间或阳台的防盗网刚好朝东。天气好的时候,如果光线的角度刚好,阳光可以通过对面楼房的瓷砖反射进我的房间,但因为那些楼房外墙的瓷片是粉色的,而且凹凸不平,所以是漫反射,即便能反射过来也不强烈,发生这种事的概率非常低。

白露已过,广州啥时候才真的凉一点啊啊啊~~~

2017-02
20

批量发芽了

By xrspook @ 9:51:40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早上回到单位,我迫不及待地去看我的小薄荷怎么样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摸大奖,又或者像某一次测验之后宣布成绩。某些事情一定程度上我可以控制,但有些东西我不确定到底会怎样。跟我料想的差不多,三盆不同品种的薄荷都已经发芽了好些,但并不是我最理想中的满盆都已经是发芽的状态。但这已经很了不起了,每一盆都数一数,能看到正在发芽的基本上都在十个以上。也就是发芽率有25%。从一开始用纸巾催芽转移到土壤里发芽率只有2%到现在这个状况算是有了非常明显的进步了。我相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从土壤里冒出来的将更多。一个小花盆大概种植二十颗左右就可以了,我第一批放进去的各有49个,如果发芽率有50%那么一盆会刚刚好了,那么第二次的催芽的那个49个该怎么办呢?我还没想好可以怎么办。所以我依然把那三个培养皿放在冰箱里。今天回来观察三个培养皿,其中柠檬薄荷和胡椒薄荷各有一个种子已经露白了,所以我又把那两个转到土壤里。那两个露白的应该是星期五下午就已经成型的。放在几摄氏度的冰箱里,种子的状态没有改变。如果这批真的是没有必要,我会把它放到30℃的烘箱里,重新烘干。让种子重新回到待萌发的状态。但这样已经催芽的种子怎真能这么处理吗?虽然从表面上看还是那么小小的一个,但里面的各种性状估计已经发生变化了。所以我不确定把这样的种子重新干燥到底下一次还能不能发芽。但实际上换个说法,这一次如果栽培成功,我还会有下一次吗?如果有下一次,那肯定是直接只买花泥和花盆。

星期五走的时候,我把三个花盆放到了朝西厕所的窗台上,在三个花盆上盖上了培养皿的盖子。那个位置在下午大概四点以后,如果是晴天的话能晒到太阳。那个时候的温度高太阳不太猛烈,所以很恰当,但问题是,两天都只是某个方向晒到太阳,所以,已经发芽长出小叶子的幼苗全部都歪脑袋。之前我曾经担心,会不会,两天不浇水土会太干,但实际上这个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我在花盆上盖上了培养皿的盖子,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在保湿。通常大家在家里会在上面弄一层保鲜膜,我这里没有保鲜膜,但我这里有培养皿,当然我就要因地制宜一下。如果用的是保鲜膜,还得在上面戳几个洞,好让种子呼吸,但培养皿盖上去,本来就有缝隙。这样刚刚好,但这周过后估计就不能这样了,因为,幼苗已经长起来,高度已经超过了花盆,再把培养皿的盖子盖上去,会阻碍那东西的生长。

这周开始会是小雨和阴天的节奏,所以估计追不到直射的太阳了。于是今天开始我就在考虑如何给那三个小东西补光。然后被告知用三基色的日光灯可以。但什么叫做三基色呢?到淘宝里一查,发现原来那就是普通的光管或者各种节能灯。不知道三基色是什么,但我估计白光的LED可能也可以。这个单位筹建的时候一开始购置的检验设备里就有植物培养箱,但那个东西一直都是神神经经的,我们一直都没有用。难怪那个培养箱里面要有六条大光管。用植物培养箱不是不行,但是那个就有点太劳师动众。所以我最后选择的是用一个节能灯管的小台灯。现在我再也不怕没有太阳该怎么办了。

生活的很多,其实是个斗智斗勇的过程。

2016-03
1

再见阳光灿烂

By xrspook @ 13:27:54 归类于:烂日记

阳光灿烂的日子很快就会结束,今天早上起来雾气就已经很大,6点多上5楼天台晾东西的时候天面全部都是湿的,情况就跟下过雨一样。所以我差点就想跟室友说,昨晚有下过雨吗?就在我想把话说出口的时候她说了一句“露水真多”。虽然今天还能看到太阳,但情况跟前两天完全不同。今天虽然太阳能射透云层,但云层很厚,空气扩散性也不好,到处都雾蒙蒙的一片,什么东西都像盖了一层薄纱。据说阳光灿烂的日子会持续到周五,周六开始下雨,但我觉得按照这个趋势发展,明天(周三)就可能会转阴并开始飘无休止的毛毛雨了。天气预报也好,自己瞎掰也好,最终结果都是为了让自己打算做的事能顺利进行,但绝大多数时候那都只是心理安慰而已。因为即便不恰当、不合适,有些主动作死的事你还是会去做。对我来说,很多时候那是因为我那颗该死的野心在作怪。

找工作的时候,我一心想找一个科研的职位,但几乎所有招聘的单位那个岗位都很少,绝大多数在要求那里就说好了要研究生,直接把人就拒绝掉了,很让人不爽。最后我让步了,什么QA、QC神马一律都无所谓。误打误撞来到了现在这个单位。这不是一个生产企业,虽然是Q,但很难说得清到底是A还是C,准确来说A跟C都不是。理论上我就只是个Q*的位置,但实际上那些神马研究的事也落在我头上。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做冥冥中注定。大学的时候,不是高精尖不是学科前沿的东西我是不会去参与的。我同学的毕业论文有做猪脚姜配比的,虽然那跟我们的专业“食品”很对口,但那种事我却暗暗中有点不屑。当时我已经发展出了我选我喜欢而不是乱七八糟照单全收的性格了。现在的“科学保粮”绝大多数时候我就觉得那是神马垃圾都往这里倒的状态。有好有坏,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乱七八糟的比正经的多很多。明明知道、明明能遇见那是死路一条,那些人还在那里屁颠屁颠地说要试一试、做一做。如果单纯是他们自己坑害自己那倒无所谓,但情况一定会是他们说他们没时间让你帮他们去傻,或者他们要一头撞死在没前途的项目上他们原来的工作你去完成。无论是哪一项,最终你都会被牵扯到傻逼的项目中去,无论你愿不愿意。一件事要做起来大家有共同的目标是基础,如果要让我不显露出负能量你们应该说服我或者被我说服。如果无法达成共识的话一刀两断是最好的选择,但那些我觉得脑子绝对缺根筋的不至于低能到他们自己独自赴黄泉而不把你拉上。我喜欢做科研,能力、韧劲和强烈的探索心都保证了我一定能做出点什么,但前提是你得让我觉得我值得这么付出啊!跟AK非常挑剧本一样,我也非常挑我的努力方向,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一头栽下去以后所得到的成绩跟我们的付出成正比。为什么要让自己的竭尽全力打水漂呢?!

猴年的大批量进粮马上就要开始,据说这个周五就是起点。现在我简直不敢想双休日那种事了。明明是我的东西,明明是我的权利,为什么我会觉得那个是奢侈?这个崩坏的世界!如果你们觉得我不优秀那我就没必要在你们面前优秀起来,既然你们觉得我是烂人我就不应该在双休日加班,而且是没有尽头的那种。光是想想心都会觉得累。

2016-02
17

晒场

By xrspook @ 13:20:53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是晒场?显然我这个不出生在农村的人没有亲身经历过,但现在我正在小晒场中写着blog。这是实验的一部分,但这算哪门子的实验啊啊啊!技术含量何在?!水分降低受温度和处理时间的影响。电视里那些农村大晒场中的镜头总是阳光普照,但在广东的春天,不绵绵细雨和回南天已经相当给力了,还怎么个晒法?!没有那个阳光也就只能制造某个温度了。但实际上连那个温度也制造不了!夏天的时候太阳直射地表温度会烫脚那估计都50多℃了,总不能把一大堆的东西都扔烘箱里,所以最多也就只能用个制暖的空调来调节一下,可调的温度顶多30℃。没有阳光且温度不够,这算哪门子的晒场!当一切都难达到的时候也就只能用时间来试图挽回。本来几个小时就能完成的事或许要持续好几天。这是我工作的第9个年头,之前从未遇到过这种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新常态?

春节过后第一天上班就看到饭堂公布的值班表里我2月27和3月19值班,那是两个周六。马勒戈壁,可恶!我的打算是周六早上跑完步再回去,那样的话即便我早上8点开始,10点回到家,洗完澡出门也起码11点了,从家里到单位得3个多小时。如果我能7点开始跑步那当然好,但显然现在我不会做得到。为什么我那么抗拒在单位跑步呢?如果在单位跑的话,我有周六一整天的时间,想什么时候跑就什么时候跑,但显然我宁愿把自己赶死我也不想那样。值班到底是神马恶心东西,27号值班到下个月19号,刚好20天的样子。不是说去年我们单位多招聘了11个人吗,我们的总人数才40?!应该起码有50+吧!为什么没招这11个人之前我们的值班间距是这样,招了以后还一样呢???到底单位得招聘到多少人了我才不用为这值班烦心呢???如果单位有60人,理论上就可以1个月一次,如果到120人才可以2个月一次,但到120人的时候他们又会告诉你其中的很多不属于管理人员,他们只是劳务派遣的工勤人员,值班的时候必须有管理人员,所以不能把他们算上,所以,最终恶心的事还是没完没了。一天的时间,如果把那当作是度假的话实在太短了,但如果把那当作是阻碍的话尼玛的我周五走不了,周六呆一天,周日上午要打完卡才能走人,一个周末算是废掉了有木有!!!如果这种恶心制度我刚入职的时候就有的话我不会有什么抱怨,但这种事是我工作了起码5年以后才蹦出来的,有这个必要吗?!发钱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是,讲责任的时候任何时候你都逃不了!

昨晚梦见自己参加某个测试,都是化学的题目,但我一个都答不上。当时我脑子里只想掏出手机度娘一下。那个只是测试,并不是考试,所以我那么干并不是不可以的,但还是那句,有那个必要吗???小时候做梦,遇到考试卷子上的东西总是模糊不清的,但现在不一样了,什么都非常清晰明了,只是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做而已,我貌似知道,但实际上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潜意识怎么能制造出这么郁闷的境地给我呢?!所以啊,做梦的时候还是跑跑步好了,做梦的时候跑步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就像武侠小说里那些轻功高手一样,脚步落地就能弹得非常远。

显然,我还没从慵懒的假期中回过神来。

2015-03
19

The Rio Deal

By xrspook @ 19:23:07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还在嚷嚷着腿酸,虽然嚷嚷的力度没有再之前两天大,但感觉还是有的,但到了今天,可以说完全没有酸了,只有弱弱地肿胀感,不强烈,几乎没感觉。下楼梯和上厕所的时候终于不用把所有注意放在力都放在大腿上了。昨天下午我做了一个合计1小时的HIIT+上肢力量训练+有氧搏击+腹肌训练,尼玛太神,我觉得我那个状态根本做不了一些蹲的动作,但实际上,杠杠的!神马high knee,quick feet,jumping lunges等等一律通杀没感觉,怎么就可以这么的牛逼?!我明明昨天坐着起来也需要手撑一撑帮忙啊!难道又是那个能通杀所有情况的安全止痛药内吗啡起作用?如果说那是乳酸的问题,还好解释一点,因为乳酸因为血液流动快了不在同一个地方聚集了,所以我就不想死了,但如果是结缔组织的问题,那玩意应该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拉走转移的吧。管它是什么呢,反正我不痛了就好。

今天有种做到想直接拉一张凳子坐下的感觉。1.5大袋样品的筛杂质装样,40个样品的磨粉和称水分。除了期间上了个厕所就一直那么站着。好累好累的感觉。其实之前我也有这般做过,但40个样品的磨粉,不只是我觉得累,连盘式磨也发烫抗议了。但时间不等人,没有时间耽搁,耽搁了就赶不上中午准时去吃饭了,赶不上准时吃饭就会没菜可吃。这是一个链式效应,不容错过其中任何一环。

昨天一整天都没想好到底晚上要刻什么章,除了那一大片的古典字母群章子的图还没完全搞定以外,近期弄的图案都已经全部完成了。昨晚看完电影,我把古典字母群拿出来看了一眼,还是不想弄,于是翻出了我橡皮章的第一张设计图,选了个有点古典风格(哥特色?)的“The Rio Deal”来刻。一年多,再来几个月就2年了,我才把一开始就打印出来的词组刻出来。当初觉得这挺难很不容易,现在觉得那只是手到拿来的事而已。刻字母神马,只要不是很多圆滑曲线,其实都挺简单,麻烦就只是麻烦在怎么才能不把字与字之间的“空格”留下来,因为通常来说我都会用深挖,深挖神马“空格”就肯定断掉荡然无存了。我开始刻橡皮章的时候ADR还是ADR,还是WWE的人,他当时穿的WWE官方TEE胸前是VIVA DEL RIO,后背是THE RIO DEAL。现在呢,DEL RIO仍是WWE的TM注册商标,但ADR已经不叫ADR,叫AEP了。岁月不饶人。虽然不完全是那么回事,但我觉得,从我开玩橡皮章,ADR已经渐渐在WWE走下坡路。如果没有“舞动男神”那个图就不会有我往后(至今)上百个的橡皮章。xrspook和橡皮章的相识相遇太偶然,一起走过的路也太不可思议。其实呢,现在我是想再做一批用相片改造而成的ADR橡皮章的,但我却想不出到底用什么图才好。自从他离开WWE,几乎再也没有让我觉得眼前一亮,轮廓清晰,颜色分明的高清照片适合让我做这种事了。WWE时期的什么让我怀念?ADR还处于被捧期那些手到拿来的周赛及PPV高清视频,以及角度、大小和清晰度都相当好的各种相关照片。如果ADR还在WWE,我得为剁手买他们和美泰不断出的人偶而发愁呢。不会再有新的ADR人偶了,我已经拥有的某些已经成了绝版,虽然要体现价值还得等上好长好长的日子,但正如邮票收集控一样,我们真不是为了囤货赚钱!那是我们的强迫症癖好。

昨天的天气预报说,广州对上一个大晴天已经是“去年”(大年三十)的事了!好不容易,经历了非常长时间的阴森天气以后,今天我们迎来了久违的阳光,但是,与阳光一同到来的还有高温!此刻,气温已经飙升到28℃了!我那个去!这是春天吗?这是夏天的节奏有木有!新搬过来的办公室空调还没装呢亲!气温高,湿度只有61%,但到处是蚊子,蚊子多到可以把我整个人抬走的赶脚,幸好现在的蚊子还都比较温和,不是那种要咬死你、传播登革热的黑白花脚类型。但现在不开始灭蚊就意味着等死了好吗!

明天还有一大批样品需要做水分。苦日子会熬完的~

归档:2015-03-19 The Rio Deal。

2015-03-19_stamp01

2015-03-19_stamp02

2015-03-19_stamp03

2015-03-19_stamp04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