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
11

还没醒

By xrspook @ 14:50:4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没有睡好。一直都在睡着做梦与清醒之间不断循环,其中一个原因是春节假期的九天,我几乎每天都是早上八点多才醒过来,接近九点才完成洗漱。但这个星期一我必须六点就出门了,所以会有莫名的心理压力。说来也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放假的时候我的手机闹钟居然变成了早上8点多和9点多了,我从来都没有设置过那个时间的闹钟。换手机已经不是这两周的事了,但新年假期之前,我从来没有发现过手机的闹钟有任何问题。为什么过新年的时候会给我一套新闹钟呢?幸好我去查看一下,幸好那是新年假期,所以没造成什么坏影响。假期开始一两天后,我才想起自己没有把闹钟关掉,但为什么我没被闹醒呢?是不是我睡太死了?后来才发现闹钟自己变了,而且闹钟也全部都处在关闭状态。

近段时间,每个晚上睡觉我都会做梦。昨天好不容易我终于没有梦到我的外公外婆了。昨晚梦到的东西很真实,也很神奇,但具体到底是什么,现在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反正参与的人都是我的同事同学之类。印象最深刻的是某台大巴可以沿着单位办公大楼左侧的楼梯爬上去,而且还不是很颠簸。我们要去的是四楼,车的确到了四楼,但那问题是大巴太高楼层太矮,所以大巴就像个过山车一样垂直掉了个头。几乎可以这么说,那已经不是大巴了,那是春节的舞龙。

不知道昨天晚上我醒了多少回,好多次醒来的时候我都没有听到楼下扫地的声音,终于有一次听到了,然后没过多久闹钟就响了。新手机的闹钟声音暂时我还没习惯过来,我觉得那个闹钟太温柔了。放假那几天,每天晚上我都睡八个多小时,突然间变回七个小时不到,原来感觉还不算太糟糕。起码起来的时候不会非常痛苦。公交站搭车的人数量和平时差不多,车里的乘客数量也差不多,但平时路上我出门的时候准备开始营业或正在营业中的早餐店却一律都还没开门。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公交车经过的路上到处都是漆黑一片,当然这种漆黑是相对于平时来说的。虽然还是有些店没有把他们的霓虹灯关掉,有些店已经开门了。路过天河体育中心附近的时候。你甚至会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你非常熟悉的地方——那个人流永远都是爆棚的地方。在天还没亮,到处都只有路灯的时候,原来那个地方也可以那么的安静。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在那样的时点那样的环境下打卡跑步,反正今天我没看到。跑步的人还没回广州,还是他们跟我一样,春节都已经自废武功了。

昨天感觉左腿好了一点,但今天感觉倒退了一些。我也说不准的是不是因为压迫了神经,因为出现状况的貌似不仅仅是大腿根,连膝盖也会酸软。我到底做过些什么呢?

2017-07
11

别了,蚂蚁森林

By xrspook @ 17:24:53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卸载了小米运动app,今天早上在蚂蚁森林种上第二棵小梭梭后我关闭了蚂蚁森林。5月2号种上第一棵梭梭树,7月11号种上第二棵梭梭树。因为有小米手环的加入,所以第二棵小梭梭种植的时间要比第一棵短很多。但为此我也献上了自己的双手。如果不是要种树,我就不会重戴小米手环,小米手环自然就不会在跑步的时候因为不舒适而不得不调整小米手环和臂式心率带。没做那个拘束双手的动作,我大概也不会失去平衡而摔倒。当然,这一堆东西只是一个假设,即便什么都没有发生,可能那天我要摔倒始终还是会摔倒。这一次算是我运气好,除了双手以外其它地方几乎没什么事。但无论有关没关,从心理上来说总会有点怨恨。人人都戴手环的时候,我也想玩玩,但自己戴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那东西除了每天都让我成为数字的奴隶以外没有什么别的,所以我把它摘掉。接着蚂蚁森林出现了,大家都在种树,我也去种树,每天都固定一个7:10的闹钟去收取前一天的行走能量球。除了这个7:10的闹钟以外,我的其它闹钟都不是每天都有的,而这个闹钟无论工作日休息日都会存在。神经病一般为了自己的行走能量球不被最喜欢偷能量球的好友偷走,我还得把他拉为黑名单。为什么一定要戴手环、一定要比拼步数、一定要比平种了多少棵树呢?!这都为了什么?说实在的,我不能从其中获取什么好处。而且还会每天神经病地耗费流量去关注那些app。其实这种做法跟沉迷打游戏没什么区别,这其实也是一个游戏,制定一个规则,你去遵循,获取所谓的成就感。我不觉得自己必须得在这件事上获得成就感,所以我脱离了这个规则,我不玩这个游戏了。

双手废掉的这些日子让我重新考虑跑步是不是唯一的选择。如果我得出结论,跑步不是唯一的选择,那么我就得用另外一套评价体系去衡量我每天的运动量以及每周的运动量。既然我已经不打算参加任何的跑步比赛,我当然没有必要把周末的长跑定为18K。与此同时,我也不需要闲暇的时候去迪卡龙或者美津浓看他们天猫或者京东上有没有什么特价。我的时间应该用在其他我觉得我需要付出的地方。为什么非得用160K的月跑量来束缚自己呢?我只想做一个健康的人,一个全面发展的人,但那不一定就必须得是跑者。跑步应该是件欢乐的事,但是如果我一直都只是被数据所控制,我没办法享受真正的快乐。对我来说这是一种矛盾。因为我觉得如果要认真投入,就得做到可测量有目标有计划有努力方向,只有这样人才能持续进步。而这所有的这些必须用数据说话。如果完全抛开数据,我怎么衡量我的运动成果呢?开始的时候跑步对我来说不是为了晒单,到现在为止也不是,那是一种自己对自己负责任的行为。理论上说情况就像是我摘掉小米手环一样,无论我有没有戴小米手环,有没有开着小米运动我都能保持每天一万步以上的运动量。不是因为戴了手环才一直监督着我要这么做到。跑步估计也一样。但问题是如果不记录时间,不记录里程。那么鞋子的耗费程度就是个谜,很难说得准什么时候该换掉。一开始对我来说所有东西就不是凭感觉的。现在如果让我把所有东西都回归到凭借直觉这貌似有点难。想跑多少就跑多少,想跑去哪里就跑去哪里的确很自由,但却有一定的安全风险,尤其在夏天。

如果要做出改变,在我的双手痊愈之前,我就要做好打算了。

2017-04
16

有木有重点错

By xrspook @ 9:01:05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是星期天,通常我都会在家里睡到自然醒,但是今天却要上班。昨晚我忘记调闹钟了,今天早上醒来时天已亮,鸟在叫个不停,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603。比我平时在第一个闹钟晚了三分钟,接着我掏出手机,开了一个十分钟的倒计时,然后放下体温计,十分钟后,开下一个十分钟计时,进行一次贪睡。虽然完全没有调闹钟,但实际上我的生物钟跟闹钟相差无几。今天的天色阴沉沉的,让人有慵懒的感觉。从云层看来,今天估计不会有什么风,所以不会有大太阳,但因为云层很厚,地表的积热也散不掉。所以即便是清晨,也不觉得凉爽.估计今天白天会很热。据说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去扫地拔草之类。每年都会有那么几回,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开始怀疑人生,到底我做的是检验员还是环卫工。而且他们还把卫生当作是理所当然我们工作之一,如果那是在搞检验室的卫生,我认了,但是现场跟检验室相差十万八千里,那么远,跟我有啥关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包到我的头上。因为从检验室到要搞卫生的地方已经超过五百米了。

前天晚上做了跟数学有关的梦,昨天晚上,做了个跟面瘫有关的梦。我第一次在梦里计算数学是那么的精准清晰。显然,题目是我出的,答案也是我出的,,但我为什么可以这般预判出来呢!昨晚梦里去医院看面瘫,也不是因为我又犯了面瘫,而是我觉得我有这个迹象,就去医院挂个号问一下我的处理方法对不对。一开始我以为接诊的是个男医生,后来我才知道坐在我旁边那个才是,她是个很健谈开朗的女医生。医院的布置也很神奇,是一个开放式的,大厅里有不同的分隔,就像经典办公室布局那样。要诊断出有没有面瘫我还脑补出一个很简单的肌电图,那个东西被我想象为跟做B超类似,不过在脸上做。但显然,肌电图估计不是那样的。让我觉得最好笑的是我看完离开的时候路过一些候诊的人,其中有一个大爷手里拿着一本纸质的杂志,但是他的手指却在不断地滑动,情况就像他正在看平板一样,他身边的人告诉他,这不是智能设备,这是纸质杂志,滑动是没用的。然后大爷才恍然大悟,进行普通的纸质翻页。

昨天在看米兰·昆德拉的《不朽》里面的一篇我看到了这么个片段,歌德跟海明威说起他的故事。歌德在一个小剧场里,演《浮士德》的木偶剧,他一个人同时负责牵线和背诵剧本。舞台上没有演员,只有他一个,所以他觉得挺爽。接着他瞄了一下台下,居然一个观众都没有,这让他感到非常沮丧。因为那不至于把观众都闷走了吧?他向四周看了一下,发现到处都是人,原来观众都跑到后台去了,他们要看的不是《浮士德》,而是歌德。歌德觉得很紧张,没说什么,放下手上的木偶,戴上他的帽子,然后就回家了。一路上他都不敢往后看,因为他知道那些人还在跟着他。回到家里,关上门,他觉得应该安全了吧。但是当他点了灯,走到窗边往外一看的时候,发现那些人正在外面看着他。所以,他只能把灯吹灭,然后一整个晚上都缩在房间的角落里。他永远都摆脱不了那些人。《不朽》这一篇让我正视了偶像和粉丝的关系。粉丝因为想不朽,所以用尽各种手段跟偶像拉上关系。当一个伟人去世的时候,别人记住他的不是他的作品,而是他的一些八卦花边事。他的私人生活、他的为人处事、他的各种小动作等被当作是他的全部,而相比之下,他那些如雷贯耳的作品反而都不重要了,都慢慢地被忘却淡忘了。一个人想死很容易,但一个人一旦被不朽拉上了船,那就是一艘你永远都下不了的贼船。情况就像,你死了,灵魂已经走了,但肉体还在那里,你无法控制,只能任由身边的人各种猜测点评,你对此无能为力。看完这篇以后,我开始审视自己,我是不是那些疯狂重点错的人呢?对我来说,偶像的周边八卦真的比偶像本身的作品还重要吗?思考了半天以后,我觉得虽然有时我也会跑偏,但起码我没有犯严重的重点错。我的主要时间都耗在作品本身上,即便有些时候是用在花边,但那也是官方途径,是偶像自己说的,不是我根据各种渠道明地暗地里搜集回来瞎猜测。而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当我成为粉丝的时候,我已经接近十八岁,心智算是有点成熟了。我不知道如果我不渴望知道那些东西还算不算一个粉丝,如果那不能算,那我就不当粉丝罢了。我不是为了要当粉丝而当粉丝,我只是觉得做某些事,能让我开心,跟大家分享一些好的东西会让我觉得快乐,仅此而已。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觉得经典粉丝要做的那些去机场啊酒店啊蹲点,我都觉得很无聊,没意义。合影了签名了,那又怎样呢?你可以把那发到社交网络上炫耀一番,然后呢?签名拿到的时候很开心,回到家可能就随便丢一边,即便你找个相框把它裱起来挂在墙上,那又代表什么呢?在没有做到的时候我们都渴望做到,但实际上做到了以后,那又有什么意义?从前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当我第一次收到偶像的签名以后,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所以就有了以上的疑问。有些人拿签名是为了放在淘宝上高价炒。干这种事的人能称得上是粉丝吗?那不过是个卑鄙的投机者而已。

重点错这种事谁都有过。所以,如果最终能回到正路上,什么时候都不算太晚。

2017-02
8

虚拟树神马

By xrspook @ 8:50:22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早上610的闹钟以后,我躺在那里等待630的闹钟,但是等啊等都没等到,当我再次按亮手表背光的时候,发现已经634,接着我恍然大悟,原来今天早上没有调630的闹钟,昨天那个630的闹钟只是一个只响一次的模式。于是今天我比往常晚了一点点。现在我已经在手机上新增了一个709的闹钟,那是用来准备收支付宝行走能量的,我也不知道那个时间是怎么定下来的,反正我的正常时间是710。蚂蚁森林的行走能量,我不知道那个时间到底是如何确定的,不同人的行走收取能量时间不一样。行走时间我不知道是怎么确定的,但是其它消费的时间是在24小时以后。那个时间是固定的,但是通常你都不会记得在24小时以后准时去收。不准时去收,就可能被某个撞彩的好友先看到了,顺手牵羊了。顺手牵羊的那个数额可能是个随机数。所以即便能量球很大,可能牵到的只是一两克,但有些时候运气好,能拿走十几甚至几十。

蚂蚁森林种树这玩意,我是在今年支付宝集五福的时候开通的。里面说如果我们收集能量,种成了一棵虚拟树,他们也会在沙漠中,种一棵真的树。要完成一棵虚拟树须要17900克能量。而现在我只有1800克多一点,已经忘记了具体我是哪一天开通的,但估计开通时间大概只有半个月。按照这样的进度,要真的完成一棵虚拟树需要起码150天以上。那只是运气好的情况,如果完全不靠顺手牵羊别人的能量球,而只靠自己的行走和各种线下消费,时间会更长。行走收集到的能量球和步数成正比的,但问题是用手机计步真的非常不靠谱。有些你觉得它应该记下来的但却一个都没有,但有些时候却不知道怎么算了一点点。因为之前我已经有过佩戴小米手环的经历,所以我知道对我来说即便不作弊也没什么特别运动,一天走八千步以上不成问题的,但如果用支付宝认可的手机计步,我一天的步数超过五千算罕见。如果你把手机放在兜里去跑步,跑完回来居然一步都不给你算,想死的心都有了。正常来说,我跑六公里就足够八千步,如果跑十公里肯定会超1万步,如果我跑十八公里那是铁定超过2万步。但让人生气的是支付宝可能一步都没算上。如果跑步的过程无法计步,那么难道一定要用行走它才能记录吗?但实际上又不是真的那回事,比如说昨天上午去扫地,扫了足足一个上午,全程都是走路,但结果只算了我几百步而已。难道必须把手机拿在手上,然后流星大步地走,那样的步数才会被传上吗?因为这东西太神经,所以你真的跟它较劲,你就输定了。虽然用了半个月,但是我仍然没搞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如果我真的要较劲,得上网查一下有什么窍门。

既然已经开始,我希望能够收集到足够多的能量,种成一棵虚拟树。

2017-02
7

振动功能消失了

By xrspook @ 14:34:14 归类于:烂日记

好神奇的现象,放了十六天的春节假期回来,抽屉里的小米1s青春果然没电了。今天早上准备开始语记后发现手机的触摸时振动功能消失了。在码字后我才发现不只是,手机设置里的触摸时振动功能消失,输入法的震动也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呢?是振动的模块坏了吗?不只是震动出现这种神经病,连自己插入也会存在这个问题。所以现在这个语记只能不断的口述。如果发现其中有哪个输入错了,插入点然后再删除,肯定会有问题。之前这部手机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况。震动自然消失,这种东西想想都觉得很神奇。为什么电池耗尽以后坏掉的模块不是声音,而是触摸震动呢?这种事情重启一下会好吗?但其实这台老机即便三清也可以。因为里面的资料已经全部被转移了,剩下的东西有跟没有都无所谓。我真怀念回到MIUI我最开始用的那个版本。那个版本非常稳定,操作流畅,也能满足当时的各种需求。但是估计如果现在刷回最原始的那个版本,很多app就装不了了。但话说回来,这台手机只有少数几个用途,一个用来语记写博客,另外一个是播音乐,最后一个是在workout的时候播视频。至于其它天气预报计时器以及Nike+之类的功能有跟没有都无所谓。

也不知道是这个版本的语记自身有问题还是小米1s青春的插入经常会错位。所以偶尔会存在插入位置错误这种低级问题。同样存在的还有当我正在往后退格删掉某些东西的时候,居然会删着删着就停止了,于是又得把光标移回到插入点。

昨晚准时九点多就结束了所有,十点钟已经躺到床上睡觉。到今天早上没到六点,闹钟还没响我就已经自然醒了。但以防万一,在6:10过后,我还是调了一个6:30的闹钟,免得我一睡过头,到了七八点钟都不起来。如果是平时根本不用,因为睡个十几二十分钟,我自然就会再次醒来。早上起床,调三个闹钟,想想都觉得很疯狂,倒不是因为我真的按掉一个不起来再按一个,继续不起来,在赖床。准确来说,我那个闹钟只是一个时间段的控制,但是如果我不赖床的话,我又何必搞那么多的闹钟呢?普通人第一个闹钟响了以后就会起来。这个版本的语记配合小米1s青春真的很神奇,当我把光标插入到某个点删掉一个字以后,光标居然不见了,于是当我再按删除键的时候,不知道会继续删掉什么其它东西。这种神奇只有当光标处在段落的最后或者文章的最后才不会发生。

今天的天色灰蒙蒙的,虽然天气预报说不会下雨,明天才下,但我觉得这雨估计要下,因为即便是昨晚散步的时候,我也感受到零星飘下来的小雨。正是因为天灰蒙蒙,所以根本不知道到底太阳出来了没有。按照小鸟们的报时没到6:40,就应该日出了。我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做到的,反正鸟类会在天亮的时候叫个不停。因为我们这里麻雀多,所以它们就是天然的闹钟。但如果那个时候你还在熟睡,你肯定不会被那些声响叫醒,但如果,你已经醒了,听到它们某个时间段在叫,会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

昨天我终于把Dangal印地语和中文的两个大章都刻完了。所以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只等东风。

今天早上的任务又是被安排去扫地,这个单位的人的脑子里除了扫地就没有其它很重要的了。

Page 1 of 3123»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