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
7

自寻烦恼

By xrspook @ 8:43:01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这样做有什么问题吗?我只是为这个单位着想,为了这个单位能变得更好,但我觉得自己用力过猛了。我给单位的领导推荐我的师傅,但实际上我的师傅有什么诉求其实我不完全了解,因为她没有很直接地跟我说,她到底想要些什么。如果这个单位接受了这个人,无论对她还是这个单位都是双赢,但是领导考虑的跟我考虑的显然不是一个东西。领导考虑的首先居然不是她的能力,而是她的学历和其它的硬件。本科是最基本的底线。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大家仍然有这个思维。毕竟现在已经在推崇工匠精神了。那些沉寂了很久的职业学校现在渐渐又火爆起来,因为某些岗位上已经招不到人了,于是蓝领成为了抢手货。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有以本科为底线,不能再低这个要求,实在让我挺惊讶。今天本科是底线了,明天能跟我说非粮院的不要。我感觉这些条款迟早会把自己整死。为什么要把自己限定在学历这个问题上呢?人家有的是资历,有的是经验。

我从来不觉得大中专生有什么问题,的确,可能他们小的时候读书不怎么好,但那是从前的事。一个摸爬滚打了十几二十年的大中专生难道依然比不上一个愣头青本科生?!这跟种族歧视纠结血统有什么不同!大概对大中专生有这种看法,是因为我妈经常跟我说,她的那个年代(60年代),刚毕业出来的那些技校学生完全可以独当一面。无论是完成任务还是做各种创新。所以我觉得其实从那些学校出来的学生没什么问题。现在的人觉得因为靠不上高中考不上大学才读大中专,为什么大学是唯一的出路?!有些人去读大学了,而他们则是进入了社会的大学,就专业方面,就某种技能方面,我觉得那些人绝对是比吊儿郎当的大学生好太多,为什么非得招个本科,非得要招个大学生呢?让我觉得郁闷的是,他们能做得熟练顺流的事大学生根本做不到。我要把一个大学生培养能做到这些事,没个三五年不可能,但是我们耗不起三五年。一方面在说这些事情必须在一年之内推进完成,另一方面在招人这个问题上却设置了这种门槛,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不通过挖人的方式,根本不可能。摆在我们面前就有这么一个人。她完全可以用她的能力在这里吃饭,但是你甚至不给她这个机会和选择,而选择在茫茫的人海之中寻觅那个梦想中的他。没有本科学历就很难入编制,顶多来的时候当个技术工勤人员,开什么国际玩笑?!我真的很为这些人抱不平,他们能做的事我们都不会做,但凭什么我们就要比他们高一档。之所以我会对蓝领工人,会对那些基层技术人员特别有亲切感,因为我妈也是个工人,最终她也没当什么官,顶多是个班长而已。倒不是因为她技术不好,她的技术公认非常好,但就是因为她身后没有人。几十年前她遇到的事,现在我也遇到了。在国企的这种体制下,这种事会一直存在,又或者说不是国企,任何企业里都会有这种东西。有时我觉得一定程度上我妈把我教化得很开,因为我们都很明白这种事完全没有必要放在心上。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已经认了穷人就会这样。我甚至没想过有一天能爬上去改变穷人的命运,因为我甚至连自己的命运都改变不了,但是我却可以让自己好过一些,也就是不往那里想。

这一次过度用力的问题。我觉得自己挺无奈,因为我太热心了,我过于热心了,操心一些很不该有我操心的事,所以自寻烦恼。但起码经过这次以后,我觉得起码自己的血性还在,起码我仍然是个会沸腾的人,会为了我觉得是正义的事挺身而出,完全没有考虑过会让自己落入窘境。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还会做这件事吗?

2017-01
9

职称改革呵呵呵

By xrspook @ 10:26:48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好不容易看了一次新闻联播,我之所以能看下去是因为在一开始简单介绍的时候说会谈到职称改革。好不容易熬过了前面的一些什么什么什么会议,终于轮到说职称改革的时候我却一句话都没听懂,因为说的又是那些四字成语,没有实际意思的东西。大概我层次比较低,所以新闻联播一开始说哪个会议上领导提出了什么什么我都一直没听进脑子里。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单位开会的时候,所以这就意味着,我不是一个当领导的料,我的内心深处,自然而然会抗拒那些东西。完全没听进去,一个字都不记得。那种选择透过性的能力相当的厉害。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领导可以一天到晚都坐在那里开会,而且还不打瞌睡,样子看上去还很认真,完全不明白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上个星期五,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开到一半我实在忍不住要上个厕所。当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单位是50多号人,期间只有几个需要上厕所。领导发言并不是在读而是在说的时候,我是有听进去了,但当他开始排比句,我就完全选择性透过了。我开始看自己的书,因为我把kindle拿上去了,那东西很有隐秘性,因为看上去它就像个笔记本,而且因为是黑白的,所以显然我不是在打游戏,也不是在上网。如果我不翻页,你看不出那是一本电子书。单位开会的时候是我看书最认真的好时机。平时我或许也会看着看着就干别的去了,但是开会的时候你哪也去不了,上面说的东西我又没有兴趣,那个时候看书神马最适合了。

回到职称改革,我没听懂新闻联播里说的什么意思。这种大事当然在其它地方也会有传播,有些很懒的就直接把新闻联播里说过的东西再写一遍,但有些地方则会进行一些资料收集,用具体的东西解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某些报纸说职称改革是多个方面的,其中一点是取消了职称英语和计算机能力的硬性规定,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因为去年夏天评职称的时候,已经不需要那两样东西。另外的是对某些实用性很强的职称,据说也不需要论文的硬性要求。但是我觉得,这些最硬性的考核指标都取消掉的话,怎么还能评价,这个职称还会公平公正吗?!这些都能省掉,但有一些事绝对不会省,而且还会增加,那就是继续教育。职称英语和计算机,考一次通过就可以用很久了。论文也一样,五年之内要有两篇或以上,只要写出来了,不管在哪里发表,只要他们认可也就可以了,但继续教育这回事,年年都要干,年年都要花很多钱。这个钱,从法律法规上来说,单位是有硬性要求必须支出的,但实际上即便我在国企,单位也不肯花这个钱。所以职称这个东西有什么含金量可言?几乎可以说,那是用钱买回来的。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所有的门槛都去掉,唯一的解释就现在领导人的孩子连那些都不想干,那些能力都不具备,所以为了让他们更容易达到目标所以就这样。做生意的人有没有职称都无所谓。只有蹲在国有企业以及某些研究机构,职称才算是个事。工程师的等级跟技师的等级是完全不一样的两条线。技师不需要考核英语和计算机能力,也没有论文的要求。工程师也取消了那些评比的门槛,那么,工程师跟技师,有什么区别?

有钱的人靠钱打通所有。有权的人拿着他的权力为自己铺平道路。我这没钱也没权的人只能适可而止地吐个槽。

2015-08
10

我的门槛

By xrspook @ 13:35:28 归类于: 烂日记

上星期五的晚上没睡好,每一个小时就醒一次的节奏,原因是星期五晚上一整晚都在弄AK资源印坛导航的东西,我已经潜心好几天了。但星期五晚上是最后的组装,基础性、可交得出来的数据在那个时候都已就绪,只等星期六早上把开场白写好我就可以把资源在论坛发布了。那是一个伟大历史性的时刻!几周之前我就已经打算这么干,从有打算到真的干成了是个不可思议的过程。其中有技术含量的东西,也有纯粹拼耐性拼条件反射的东西。如果足够聪明就不需要做很多机械工作。结果证明我不算太笨,但无论如何也谈不上聪明。有些地方我用了一点点的小聪明简化了步骤,但更多的是我埋头猛干。耐心和细心是我近几年培养出来的新技能,没啥值得骄傲的,纯粹考验敢不敢开始,有没有那个信心和毅力干下去。

没有人会质疑我的东西好不好,如果不好我就不会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如果我能过得了自己那关,自然是有一定质量保证的。但我对自己的要求到底有多高呢?我的门槛真的会被大家认可吗?这根本不是我要去考虑的,根本没办法考虑,因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口味,众口难调。我只需做出我觉得最满意的也就可以了。我得百分百信任自己的选择。这种做事风格注定了我在大杂烩用一个模式教育所有学生的学校不会有什么作为,一个从来不去考虑老师到底有什么意图的学生怎么可能在测验考试中取得好成绩?没有成绩自然就无法让他们注意你,但这不代表我就不能做一个优秀的人。要做一个问心无愧的好人其实真的无需顾虑太多。毕竟到头来,我们应该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别人而活。

在知道地球上有AK这个人之前我已经是这么干的了,具体是什么时候领会到的?不知道,但貌似主要是在大学毕业后慢慢显现出来的念头。当我知道AK选片也是这么个德性的时候,我仿佛遇到了同道中人,another me!FU*K那些什么头衔,文凭也好,头衔也好那都不代表真正的能力。要认识AK,想见AK你就应该去刨他的电影或其它作品,至于xrspook,你甚至不需要认识我,某天你觉得我做出来的东西有用、好用、有道理也就可以了。xrspook是男是女,多大年龄,身材样貌如何这一切都不重要。如果真的要刨根xrspook也很简单,因为这个名字太奇葩,我也只用这么一个名字纵横江湖,所以,搜索一下,你见到的就是你想知道的。我存在的意义不是有多少人知道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在世界上逗留过,臭皮囊几十年来去匆匆,我所做过的对别人有帮助,有人因此受益高兴就是对我最大的褒奖。那些反应或许会非常延迟,甚至在我有生之年都没有热烈起来,OK,我能理解也能接受,毕竟还是那句,尽力了也就无愧了。

星期五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直单曲循环着某段印地语的歌,节奏和歌词都是那么多清晰。醒来以后坐在坐厕上我的脑子里还在播着那个。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懂,但实际上我根本就不懂,为什么可以那么清晰呢?我脑子里单曲循环的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歌词的意思,也没想到那是我从哪里听回来的(肯定不是我自己瞎编出来的)。那首歌威力那么巨大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入脑了呢?这种事之前从未发生过,居然会清晰地梦见字词节奏清晰的外语东西,神了!

有没有真的用心,大家都知道。

2015-06
2

有名无实的头衔

By xrspook @ 13:22:37 归类于: 烂日记

工程师神马纯粹就只是个头衔,有那个头衔和没有那个头衔并不代表你能力有差距。我是个个完全在天朝体读书长大的孩子,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非常抗拒抵制那些“理所当然”的条条框框。只是读书考试很简单,如果一切规格标准都划得很明确也没什么问题,重点是你得给别人一个非常清楚明晰的逻辑思路去实现别人要做的事啊!但是找要评中级工程师需要达标哪些要求、需要备齐那些资料都TMD非常折腾。什么人事的,什么继续教育的,最终,原来我要找的东西得回到轻工部门才有个确切的指标。更让人发指的是所有工程师评定都有继续教育的硬性要求,但到底要去哪里做继续教育?要参加什么类型的继续教育?继续教育要达到多少个学分/学时?那又是一个谜了。省人事那里没写,评定工程师的细则里也没写,倒是在某个轻工网站的文件里写了,公选、专业、选修各有学分底线,每年合计最低不能少于72个学时。公选的学分理论上去任何一个继续教育系统任何的网络机构学习就可以,但继续教育系统的注册里明确了省直单位公选的内容就只能是3种,规定死只能那些。马勒戈壁!到底这有多少条线中线,有多少回交叉引用?!!!!!!难道就不可以大方地把所有东西是都放到一起让别人一次痛快?

工程师是一个貌似挺不错的头衔,但支撑这个头衔的是无限吸金的无底洞。职称英语考试要钱!职称计算机考试要钱!论文发表要钱!职称评审要钱!申请专利参加某些项目要钱!但最无休止要钱的是每年的继续教育。以每年72个学时计算,没有几百块扔进去你以为就能搞得定?人人都知道,那些都是很虚的东西,人人都知道继续教育就是打开网站打开视频让其播啊播,播到一定进度就可以做题了,做题完成就算学分修完了。72个学时也好,80个学分也好都只是过场。其效果还不如真的让人家每个月都拿2个小时出来认真地看完一个视频。

经历过这些瞎折腾以后我真心觉得白字黑字的严格闭卷考试真好!尤其是那种纯粹用选择题的,不需要长篇大论,不需要人手阅卷,答案非常确切的,真心太妙了!起码在唯一的答案之下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当然了,还有另外一些不公平的因素,比如说题目在拿来考试之前已经被漏出,有些人已经掌握了正确答案,对他们来说,考试的内容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把已经到手的ABCD准确地填涂到答题卡上。

《三傻打闹宝莱坞》里说到了印度某个残酷的现实——儿子生出来都希望他们成为工程师,女儿生出来都想让她们成为医生。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那种惨烈估计比天朝的高考还严重。但其实,除了工程师和医生社会上还有很多很多其它的职业啊!有很赚钱的,也有很高尚的,为什么就要吊死在两棵树上呢?

至今,我仍觉得,专业技术人员,也就是职称,也就是工程师那玩意只有在国企有点意思(但实际上国企又根本不理会你什么职称,职称和工资薪酬不挂钩你知道吗?!),但其它地方,那屁都不是一个!为了维持那个头衔,你每年都要花费一定数量的$$$,单位不会为你的继续教育埋单,单位也不因为你是他们的员工,且有某头衔而额外给你补贴。这是一个怪圈,非常奇怪,这也是我多年以来一直都想不通的点之一,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拼上一切去争取那个头衔???在我儿时的梦想里,工程师可不是这样的,不是空荡荡没实际意义的头衔。小时时候我觉得有那个头衔的人都很牛叉,而且那不是我的臆想,是他们的确非常牛叉!

现实啊,总要伤人,而且从来都是不留情面狠狠地!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