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4

断裂的关系

By xrspook @ 17:04:47 归类于: 烂日记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变态有病的存在,因为我不喜欢参加各种聚会,无论是亲戚朋友的,还是同学的。

当我还小的时候,我比较喜欢家庭聚会。对我来说,那是期盼已久的事,但长大以后,我开始抗拒那种东西。小时候逢年过节,家庭聚会意味着小朋友们聚在一起玩,而且还能吃到很多好吃的东西。在双重诱惑之下,那简直可以算是一年到头我唯一的期盼。双休日或者小长假对我来说没什么吸引力,但是那些家庭聚会我却很期待。但渐渐长大以后,从前小朋友的游戏我一点都不感兴趣了,长大了的小孩聚在一起,反而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玩是肯定不可能的,每个人有各自的兴趣爱好,有些时候也不好意思强迫别人听你唠叨,因为我自己有时候也挺抗拒听别人唠叨我不感兴趣的东西。至于美味佳肴,只要有钱,什么时候吃都不是问题。从前那些逢年过节才能吃的菜色,现在随便都能买到吃到,只是从前这种事情全部都在家里解决,现在虽然有钱了,但在外面却买不到家的那股味道。从前是很期待很久很久才吃一回,现在我们担心的只是平时吃太多了、吃太腻了,身体不需要摄入那么多,所以那些家庭聚会我还能期待些什么呢?从前那些兴奋点都已不复存在。

从前维系起家庭聚会的通常都是家里的老人。是长辈们把后辈们都召集起来。大家理所当然觉得逢年过节就应该大家聚在一起,而之前之所以除了吃饭没有其它活动,是因为在家里张罗一顿饭已经很不简单,再往前推,那顿饭的花费对他们来说也不少。对后辈来说,就只是去那个地方吃喝,但是欢喜过后的收场直到非常多年以后,后辈们才逐渐接过任务。随着长辈们逐渐去世,家庭这种东西就算是散架了。起码在我家里,我是这么觉得的,不知道其他人家里情况如何。

一年到头,如果只是春节的时候去外面吃一顿饭,那跟萍水相逢的路人有什么区别?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别家的事情到底如何。长辈还在的时候,我们还会不得不经常在一起,但现在那个唯一的纽带也消失了。

还记得外公去世前的几年有老人痴呆,他经常看到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与其说是他真的看到,不如说他脑子里就只剩下那些从前的记忆了。如果往后,我也老人痴呆的话,不知道我脑子里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因为即便是现在,让我回想起童年时的种种,我也已经觉得有点模糊了。如果你问起我成年以后的事,我就更迷茫,因为好像没什么很重要的时刻让我铭记于心,同样,也没有什么人埋藏在我的心里让我倍感珍惜。过去那些年,我的确在很多东西上都非常认真用心过,但反过来看,让我做个选择做个排序,我却无法说清到底该如何。大概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对我来说不存在什么难舍难离。当我放下一个兴趣拾起另外一个的时候,几乎没有抗争。

人生就是这样的,还是我的人生有点跑偏了呢?

2017-05
5

去看吧!妹妹

By xrspook @ 9:00:58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是《摔跤吧!爸爸》在中国公演的第一天,前天晚上和昨天早上我已经订好了今天和明天的票。今天我本打算和另外两个家人去看了,但其中一个告诉我,她没空。但其实在这之前我就已经预测到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因为老一辈人的心思你很难去改变,除非那是跟你非常亲的人,比如说我爸妈。如果那是我父母,他们会想尽一切为我让路。但是如果是其他人,你就没办法有这种要求。尤其是如果他们是你的家人,而不是你的朋友。毕竟如果要让我自己去选择,我宁愿让我的家人让路。有时我也觉得自己是个很奇怪的存在,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把家庭看得很重,但实际上在做某些选择的时候,我又不会把他们放在首位。但是,昨天被某个长辈拒绝以后,我还是有种她不是真的没空,而是他不想来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预测,但我知道她就有可能是那样的人。收到信息的那一刻,我的确不高兴,但也没有办法。从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下决心,我不去拯救这个人了。

不过让我觉得很开心的是在那之前,我的妹妹已经答应了,我邀请的那位不是我的亲生妹妹,而是一个从小开始就在我们里长大的孩子。她天生有听力障碍,但除了那个毛病以外,她其它方面都非常优秀,甚至比正常人还要厉害很多,虽然她天生有个劣势。无论是读书还是生活上的很多事,她都显示出神一般的能力。她现在已经很好了,但我觉得,如果能把他培养得更好,那绝对是这个国家的福气。所以相对于邀请我的长辈去看电影,我更想邀请到的人是她。现在她正在暨大读物流,两周前我就知道她星期五下午是没有课的,但是也很难确定她会不会利用星期五和星期六日的时间去哪里玩。现在已经是毕业季,他在全国各地的同学有些已经毕业了,所以要在他们离开学校之前好好的去那些她没去过的地方耍一把。当她回应我她有空的时候,我真的非常开心。因为我知道在看过《摔跤吧!爸爸》之后,她一定会有所得。这种影响在年轻人身上是最明显的,对中年人和老年人来说,他们其中的很多已经失去了战斗的欲望以及改变的信心。如果发现了这个社会的不公,他们采取的方式是私底下吐槽,却完全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行动。但是年轻人不一样,甚至可以这么说,我是我这个妹妹的粉丝之一。因为他做到了一些我不敢去做而没有去做的事。我在她那个年龄的时候,根本没想过要做那种事。即便是再大一点以后,我也没有把那种事纳入我的生活之中,虽然我知道那是对的。所以我非常明白在思想觉悟方面,她比我高一个层次,所以,在看完《摔跤吧!爸爸》以后,她将会有很多思考。这些活生生的刺激是在我们平时生活之中得不到的。如果要通过阅读去吸取,可能那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如果早一步有人告诉你,原来可以这样,你就可以少走弯路、认清自己的方向。如果我还是小屁孩的时候就有《摔跤吧!爸爸》,大概在往后的学习生活之中,我的态度就会改变很多。但显然,在从前我最需要这些指向的时候,并没有类似《摔跤吧!爸爸》的东西诞生。但也有可能如果我只是一个小屁孩就去看这部电影,我的感受会跟我现在完全不一样。因为人的经验不同,看事物的立足点也不同。于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带一个小学生去看的话,他会有什么感受呢?但是我觉得,最适合观看这部电影的是像我妹妹这样风华正茂的年轻人。

我要借用一部优秀电影做正确的事。我无法改变世界,但我可以影响身边的人。

2016-04
18

人生这一遭

By xrspook @ 7:25:14 归类于: 烂日记

一开始我们有千军万马那么多的兄弟。但最终,只有一个足够幸运足够强壮的,遇到命中注定的女神,然后孕育出了我们,我们孤身一人来到世上,除了那些特殊的双胞胎或多胞胎。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是家庭的核心。家里的所有人都为了我们团团转,但我们是孤单的,因为。你睡觉的时候家人不可能一直都陪在你身边,而你一天要睡非常多时间,除了睡就是吃,没有一个成年人能这般耗得起。我们有些长大成为小孩之后,终于不孤单了,因为我们会被送去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然后是工作,接着是建立家庭,孕育自己的下一代。绝大多数人的一生都是这样的。理论上说,这已经很完满了,但是,生儿育女之后呢,看着眼睁睁地看着把自己抚拉扯大的长辈老去甚至死去之后呢?其实死并不可怕,那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而已,但自己没事却要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死,看着自己在乎的人事离开。那种感觉是撕心裂肺。

死不过是一个状态,那是瞬间的事,但是之前的种种,才是痛苦的根源,那是无药可治的慢性病,且人人都逃不掉。好不容易孩子们都长大了成家立业了,运气好的话,他们都混的不错有美满的家庭。这非常好,但是你却不得不接受,老伴可能老去甚至离世,而孩子孙子甚至更下一辈的人却不在自己身边。我们孤单孤身一人来到世上,融入了幸福的大家庭,然后我们自己也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家庭,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们有学业上的成就,有事业上的成就,也有家庭的成就,但最终我们都免不了受自然规律控制,或许是病魔,或许是退化,这是必然的趋势。没有任何一个机器,可以永远都一直的正常运行下去,人已经算很神奇了。你不能强求孩子们一直都在你身边,因为他们也有他们那个年龄,他们那个人生阶段需要做的事。我们孤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世界,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玩了很久,但最后,在我们离去之前,我们又变成了孤身一人。跟小屁孩的时候不一样,那时我们还是一片空白,没有什么记忆。最基础的需求是吃喝拉撒,但老了以后,我们的脑子里,满满是记忆,而且满满都是从前美好的记忆,或者不能说美好,只能说是某些深刻的吧,因为有些刻骨铭心的痛,会记住一辈子。对新增的事物,没什么记忆。也没有年轻人那么容易接受新的用途新的手法,渐渐被社会淘汰。当孩子们还小的时候,你是一家之主,你掌控了一切,在孩子们的心目中,你是神人,你无所不能,你对他们来说简直像孙悟空一样会分身,时刻都把他们照顾的好好的。但当你老去,生活是你甚至开始不能自理。孩子们开始对你各种不对劲的行为抱怨,从一开始只是偶尔说两句,到几乎每一次谈话的内容都是因为你不得已犯了某些错误。孩子们在身边的时候,每时每刻都几乎被会被责骂,当孩子不在的时候。你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老房子里,满脑子都是从前的东西,但那些人那些事都不再了。除了和记忆交朋友以外,什么都做不了。你当然不会故意把饭烧糊,你当然不会故意不吃不喝。你对时间已经渐渐失去了那种敏感,从前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现在变成了像小婴儿一般,除了吃就是睡,因为除了这两项以外做其他事都非常容易犯错误,而且,你已经感觉太累了,不想再操劳更多。

长命百岁要付出的代价,没到那个年龄的人没办法想象出来。没有经历过没有亲眼见证过的人,不会那么蛋痛去想自己可能会多么糟糕。

到底怎么个死法,才比较痛快,一了百了呢?

2013-01
3

第一次走进ICU

By xrspook @ 23:41:43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本想窝在家里看2部电影的,但很爽快地看完《铁拳》,《一九四二》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被迫出门了。

第一次进ICU,我GA看不少,但这却是我第一次进这种地方。没有我想象中来得神奇,估计是我已经见过太多插满管子的东西了。我仿佛已经见过太多那一辈的老人去世,如果这个也走掉的话,那么这个家族里我熟悉的这一辈就只剩下我外婆了!我很幸运,我太幸运了,外婆的身体一直很好,非常好。比她的同龄人强多了,甚至比她的晚辈也强多了。就像《百年孤独》里的乌尔苏拉,我一直都觉得外婆很神奇。当外公离开的时候她是那么的淡定,当身边的同龄人一个又一个离开时她还是那么的乐观。她知道她很幸福,估计这是她长寿的秘诀之一。都说什么白头到老,但在生命最后的时刻,男的都一个接一个走掉,让女人们独自留在世上,这誓言顿时变得苍白无力。除非女的比男的长10岁以上,否则,男的很多都是要先走一步的。

寒风中、灯光下、重症监护室外,不是幻觉,那帮亲戚很多已是半百的老人。作为后辈我或许要参加他们所有人的葬礼。在经历那么多白事后我还可以像现在这么无动于衷吗?于是,我又一次开始崇拜外婆了!

我不是医生,但我知道160mL是什么概念,献血200mL的话就意味着你要让很粗的针头扎进大的静脉,然后你得坐在那里起码5分钟。颅内出血160mL那是一个什么状态!大脑里才有多少空间而已啊!

当她的儿女们在重症监护室外讨论相片、寿衣什么的时候,我明白到其实大家早已心里有数,但我们谁也不希望那一刻即将到来。

半年之内,这将是离开的第二个了……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