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
12

耐力人生

By xrspook @ 17:58:25 归类于: 烂日记

如果说是跑步开启了我的肉体方面的耐力人生的话,我觉得小学的时候金庸的武侠小说开启了我精神方面的耐力人生。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在那之前,我看过最长篇的东西就是安徒生童话节选里的某些故事,一个故事持续10页纸已经很了不起了。通常一个故事就两三页纸而已,但是从表哥家借回来的金庸武侠小说随便一部就是好几本书,其中一本的厚度就是我当年语文书的三倍以上厚度,一本书的页码超过300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表哥买的那些书的页数会那么多。现在看着我家自己房间书架上广州朗声版的金庸全集,感觉一套书的分量没那么夸张,大概是因为当年我还小,见识过的东西还比较少,所以冲击力比较大吧。

比如说跑个800米,在学生时代,如果得跑4分钟以上,那就意味着不合格,但现在对我来说,如果要跑步,4分钟我甚至还没把身体活动开呢,持续30分钟以上是很正常的,持续一个小时也是很正常的,但是当年800米就已经定义为长跑。800米就像我小学时代看的那些10页纸的安徒生童话故事,而以小时为单位计算的长跑对我来说就像是金庸的长篇武侠小说。长跑这个习惯是在我成年以后,准确来说是在我接近28岁的时候才开启的,但是我精神上的耐力人生在我10岁左右就已经开启了。克服那个以后以后长篇再也不是一个问题,但你觉得你能啃下比牛津高阶字典还要厚的小说以后,你会觉得那堆教材的厚度也没什么,但实际上小说跟教材有很大区别。比如教材里的一个公式一句话实际上暗含了非常多东西,你得把那记住背下来,然后又会引申出更多东西,所以可能教材只有薄薄的一本,但是要理解透彻其中的东西,得要教材几倍那么厚的知识支持。所以实际上学生时代的教材总的来说都不太厚,尤其是大学之前的,但与教材配套的那些教辅产品往往块头都很大。要把一本书从薄读到后,估计大概就是那样了。最高的境界是把那本厚的书重新提炼出简洁的思维导图。我的学生时代还没有思维导图这个东西,但如果当年就已经有这个的话,估计很多玩意我就不需要记忆得那么痛苦了。

正如说长跑开启了我运动人生的无限可能,武侠小说就意味着开启了我读书人生的无限可能。在那之前我很讨厌读书,我家没有杂志,读者意林之类的都没有,也没有故事会。所以我该读些什么呢?显然我非常讨厌看作文集,但是我妈却觉得我必须得看那些,还给我买了不少。但是我对那些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甚至可以说厌恶。后来我才意识到,其实我不讨厌阅读,我只是不喜欢读作文集,读那些貌似和我年龄差不多的人写出来的东西。我更喜欢看成人的东西。比如说在那个年代,成人们又或者是青年们都非常喜欢看的武侠小说。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认识了马尔克斯,所以我把他几乎能看到能买到的书都买了回来。通常我会把一个作者的书都买全,但实际上当你把一个人的书看多了以后,就想换个口味。这个换口味的想法,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会袭来,所以我经常会买好了一堆书,但是就只是放在那里,因为我又有了新的爱好。

我是喜欢阅读的,问题只是我能不能遇到我喜欢的作者和我喜欢的那本书。

2022-09
11

慢过程

By xrspook @ 20:25:45 归类于: 烂日记

我感觉多年以来的跑步习惯,让我对距离这个东西有了跟普通人不太一样的看法。当然这个跑步还不仅仅是普通的跑步,不是学生时代的那个要死要活的800米,也不是50米的冲刺,而是持续时间以小时计算的长距离跑步。因为我知道自己曾经有连续跑两个半小时的能力,所以当我无论做什么运动,只要这个持续时间低于这个程度,我就觉得那是可以接受的。对之前的我来说,连续运动一个小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无论什么类型的运动。如果运动持续时间超过一个小时,我就得准备一些东西,比如说水分,也比如说之前先吃点东西,不能空腹,同时也不能吃太饱,如果吃完饭以后,至少得歇一个小时甚至以上。之前的那些经历让我有了这些习惯,也让我清楚明白到自己身体的各种状况,到底什么时候我可以坚持,什么时候应该停下来,什么时候有什么感觉,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虽然运动的时候我可以忍,可能我全部都能忍下来,但其实往后的很多的麻烦我已经能预计到,虽然可能不太准确。

如果人具有长时间持续高强度运动的能力以后,他就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哪怕不正在做那些运动,他也可以把自己生活的可能性扩大。对其他人来说,2公里的距离,有人会选择打车,有人会选择坐公交车,有人会选择踩共享单车,但对我来说,如果我不是很赶时间,我一定只会选择走路。因为正常情况下2公里的距离大概也就不到半个小时的事情而已。也正是因为我有这种跟别人不太一样的行为习惯,所以我觉得他们那些打车的行为完全是不可接受的,而他们觉得我直接用走路的方式去实现是完全不可思议的。其实即便之前我没有变态的运动习惯,我一直以来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上学的时候就得这样。初中高中大学的时候一直都这样。2公里的距离仅仅只是我用其他交通方式进行了一段以后余下的那些距离,只能用11路车完成。对我来说就是这样,对他们来说,如果是学生时代,父母直接把他的人从家里送到学校,然后再从学校接回家里,哪怕是要去上什么兴趣班,又或者进行什么娱乐活动,全部都是目的地点对点。现在如果家长不在身边,只能靠自己,那么这个点对点很自然就是打车。以前可能只有的士,现在有了网约车这个选择。从小学开始,要去上奥数,要去上英语中心,从来都是我跟同学坐公交,然后外加步行实现。的确有些同学去这些地方都是家长接送,但我们没有那种命,如果我们要去,就得靠我们自己。家长除了给我们车费以外,没有更多的助力了。从那时开始,一定程度上,家长就是以这种方式让我们独立。要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我们会规划公交车的路线,也会规划步行路线。虽然实际上小学的时候,可能那条路线是家长设定好的,我们去执行,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无论是线路的定制还是执行都完全由我自己做决定。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玩的东西,是一个兴趣点,可以让我兴奋。有些人重复跑同一条路线会觉得很沉闷,但是我却可以一直都跑同一条路线,在那条路线上感觉出不一样东西。人不可能踏入同一条河两次,这是一个经典的哲学观点,当我体会到这个的时候,实际上我没有学过哲学,是生活让我体会到了这个。

我喜欢享受不一样的上路,所以当你用某个直接的交通工具取代了这些以后,我感觉无法接受,于是这就奠定了我是个重视过程,而不是结果的人。

2021-10
14

征服你

By xrspook @ 8:37:02 归类于: 烂日记

有些事情你越害怕、越想逃避,你就会越容易碰到。而当你征服了从前你觉得最困难的东西的时候。你会觉得人生仿佛无限可能。但显然不是所有人都会主动正面那些人生的难点。要逆流而上、要向自己最痛的点发起总攻显然远远不像说说那么简单,这需要某个机遇,也需要突然之间爆发的某种力量。

我觉得长跑在我学生年代就是我最痛的一个点。那个东西只能通过训练以及某些技巧才能起到效果,最重要的是训练。现在我觉得跑步这种东西根本不需要场地。穿好鞋就可以去遛弯了,但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我却完全没有过这种想法。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没有操场。高中的时候有操场了,但是当班主任逼迫我们每天都要跑多少个圈才能回家的时候,我们会觉得那简直就是恶魔行径。虽然现在回想起来,200米一圈的运动场跑个5圈也不过是1千米而已,跑得再慢,10分钟无论如何都搞定了。10分钟1公里,哪怕不用跑,用走的方式也已经可以,但是当时我就是非常讨厌长跑、非常讨厌在那里绕圈,其中一个原因是在学校的操场绕圈通常都只是意味着为了考试的时候不要挂。初中的时候我的800米是试过不及格的,但是好像那个成绩并没有在我的最终成绩里体现出来,因为其它科目太优秀了,平均下来不会看出问题。但是高中的时候我的800米却没有挂科,虽然达不到优秀,但是及格还是一点问题没有的。之所以不够优秀,是因为我身边的人太优秀了。一个班里面二三十个女生居然只有几个人不能把800米跑到3分20秒以内,我们这个可不是体育特长班呢。有些人居然可以跑到接近三分钟。所以那个时候长跑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个噩梦,首先是我觉得那太痛苦了,其次是因为身边的人优秀得你根本没有追赶她们的欲望。你甚至觉得不被她们套圈已经很了不起。200米一圈要跑4个,她们跑得很快,把你套圈就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事。

现在长跑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的必需品。也不能说我真的很喜欢干这个,而是因为我觉得这么干是很有用的,我需要这么干,但之所以有这个感觉,是因为我不再像当年那样觉得长跑非常痛苦了。我找到了自己的节奏,我再也不需被迫跟别人比谁更快,同时也没有一个确切的要求让我必须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速度或距离。我是运动员,我也是这个运动员的教练。没有观众给我喝彩,我也不会得到奖励,但是运动本身自然而然产生的肾上腺素愉悦会让你着迷。

至今我都不觉得自己跑步的时候很帅,我甚至觉得好丑。无论是从前学生时代运动会上的抓拍,还是参加了各种路跑比赛专业摄影师捕捉到的画面,我都觉得自己好怪异。我跑步的时候明明那么认真那么严肃,为什么出来的那个效果却那么的不堪呢?不过幸好跑的时候我没有感受到那么的恶心,所以我还能继续下去。

挑战自我是什么鬼?我觉得不一定是做一些之前从未做过的事,把之前做得不好,甚至是完成得很糟糕的事情搞漂亮了,可能人生会更有成就感。

2017-06
5

只是在坚持

By xrspook @ 10:52:39 归类于: 烂日记

去电影院把一部电影十刷,那是什么一个感觉。那个感觉就像是长跑,跑到了15K以上,余下还有3K不到,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只是任务摆在那里,你得继续跑下去。当你的跑量累积到5000K以上,你会感觉什么事貌似都已经经历过,再也没有一开始的那种兴奋,也没想着要继续探索些什么,你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完成自己既定的计划而已。唯一让你觉得兴奋的可能是穿上了新买的跑鞋或者其他装备,又或者是选择了一条往常没试过的路线,再或者是必须在限定的时间以内完成任务。跑步本身变得已经平淡无奇,是其它额外的因素让你觉得还有些奔头。把同一个电影去电影院刷十次的感觉有点类似。电影本身我已经几乎可以把某些台词一字不漏地复述出来。唯一让我觉得还很兴奋的就只是那个电影院我之前没去过。在买票之前我甚至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我应该用什么交通工具前往,需要预计多长时间。还有就是那个电影院的环境怎么样,会不会有《摔跤吧!爸爸》相关的各种宣传介质。几乎可以这么说,所有的这些兴奋点当我步入放映厅开始看电影之前已经全部揭晓了。除非那个电影院太特别,比如说音效非常不好,或者屏幕上有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再或者是座位梯度不够可能前面的人会对你造成遮挡,最后的不确定因素是和你一起观影的那些人的素质如何。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我看多了还是我身边的人的素质真的一次不如一次。因为随着上映时间延长,我身边的观影小伙伴也从青年人逐渐转变为全家人,现在甚至变成了家长带着可能幼儿园都没上的小孩去看。电影本身不会让我觉得烦,但是如果你一次又一次地被身边的小孩骚扰的话,自然而然会产生厌恶心理。电影一开播,小孩就已经在那里哭闹。看到某些没有对白的长镜头,有些小孩就举起了手里的各种玩意,或者是扇子或者是气球。有时候我会想之所以遇到这种人是不是因为我买的电影票一次比一次便宜呢?如果我买的是40块钱以上甚至80块钱以上的电影票,会不会就不会有这种遭遇?毕竟真的让我烦的那一次电影票的价格才13块钱。

《摔跤吧!爸爸》是5月5号正式上映的,我在6月3号完成了第十刷。也就是在一个月之内,我看了十次。平均起来3天多一点我就去看了一次。想想都觉得这很疯狂。但这只是我去电影院看的次数,如果包括之前做各种歌舞和短篇的时间轴、翻译,还有后续的各种对白整理,这部片子加起来估计我已经看了15次以上。于是现在你再让我看,感觉已经跟一开始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因为我的注意力会放在一些莫名其妙的细节上面。对普通人来说,那非常微不足道。但大方向我很早以前就已经把握到了,只有把注意力放在一些小地方才会让我有更多的动力继续看下去。我不知道制作人自己会不会觉得自己看太多了,实在再也看不下去了。昨天晚上我换了个口味看了一部2017年的新印度电影。但是我同样觉得有点儿看不下去了,尤其是一到歌舞的时候,我就自然地开启开小差模式。因为那些歌就纯粹是歌舞而已,剪掉也无关紧要。而更重要的是那些歌曲一点都不亮眼,没有引起我的共鸣。而至于跳舞的部分,我也没感觉到跟其他有什么很大的差距。一部看过15次以上的电影,我尚且没有这个感觉,但这一部我一次都没有看过的,居然会这样。大概这就是差距。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的原因,反正我整个人都感觉懒洋洋,什么都不想干。

2016-07
5

我的上进模式

By xrspook @ 6:59:46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花了好些时间在重操旧业上——翻墙找图+翻译。真巧合,两样事情都有个“翻”字。为了能把工作做好,这些年来我掌握了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所以我完全明白理解那个因为对一种事的热爱所以横向纵向都在长进发展是一个什么状态。喜欢就得为此付出,哪怕那不是出钱,只是分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对我而言,喜欢就得自己大胆地走出去,去探寻,而不是坐等别人的“喂食”。刚好我关注的东西都有被我“探寻”的余地,因为那些东西都不在天朝内,而是在国外。先是美国,然后是哥伦比亚,接着是墨西哥,现在是印度。因为语言不通且相当遥远,所以自娱自乐让我有很多“闲事”可干,比如说各种挖图然后折腾该往哪里放才能让天朝的小伙伴们看到,又比如说静下心来把各种外语翻译为中文。到现在为止,我只是在把英文翻译为中文,即便是遇到非英文的语言我也会用机器先翻译为英文。谢天谢地我沉迷的东西都是拉丁语体,所以从那些东西机器翻译到英文字斟句酌肯定会有点毛病,但大体来说还行,理解意思没问题。要挖图,只需够狠且够脑洞大开(在一个关键词上死挖下去,从一个关键词发散到另外的关键词),这对我来说是件快乐的事。

至于翻译,我觉得感觉和长跑类似,一开始你就知道那将会很艰辛,因为要翻译或听译多少量你是心里有数的。如果纯粹是文字翻译,篇幅可见,如果是视频或音频的听译,播放时长可见。我的长跑也一样,要不既定时长要不既定距离(配速在一个范围内的话,无论既定的是哪个,实际上另外那个都能估算出来)。你明明知道要强迫自己跑步或者在电脑前敲键盘那么久会很痛苦(跑步2小时以上,翻译可能累计需要超过10小时,分摊到每次或许也得需要个把小时),但我还是会去做,我有很大的冲动去那么干。因为我有主动自虐付出,所以我得到的很多东西是其他粉丝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对我来说一张海报一个签名没有什么意义,哪怕是拥抱合影之类的也不过是让人心跳加速那么几十秒而已,但做一篇很长的翻译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有人经常说想通过看电影或者电视剧学英语,我觉得与其这样不如打开一个外国的新闻网站,然后硬着头皮去做翻译,因为这样做人的大脑是在主动做功而不像纯粹看视频那样被动做功。开小差心不在焉的时候你不可能翻译得出东西(好吧,我知道肯定有些大牛是纯粹只靠条件反射就能把东西翻译出来),但看视频的时候你可以一边开小差一边还能通过表情和姿势get到意思。翻译的时候你不可能一开始什么都懂,有时甚至一句话10个单词其中5个你都不能拿定主意那到底是神马意思,每个词的拼写都不难,单一个词的时候你甚至可以脱口说出那是啥意思,但拼凑在一起的时候你却理解无能了。多年以后,我觉得强迫自己做翻译是最容易让人长进的,自己的弱点也最容易全部暴露出来。因为不知道词的意思,不知道某些短语的特殊含义,不知道某句话的语境和背景如何,所以人肉翻译一篇东西真不像字典那样单独地把每个词输出那么简单。与此同时,翻译也是个最直接纯粹理解吸收思考各种访谈者意图和逻辑思维方式的手段。如果我翻译出来了,别人看了我的翻译,是知道了那个意思,但那是由我整出来的,所以必定带入了我的思维和表述风格,在多次翻译转换的过程中原有的韵味荡然无存。情况就像用普通话和方言都能表达某个意思,但显然用母语大家会觉得更自然方便无死角。贪图方便的时候,我会直接去看网友的翻译,但认真的时候我必须一定只会选择自己去看去听原文。为了把一篇东西靠谱地翻译出来,除了要战胜词汇上的不懂不会,还要不得不了解一些专业的背景知识。世界上没有比这个更能调动我的主观能动性去学习了!

周日晚上坐公交车上看了“【阿米&新闻】Dangal相关”这篇东西,很懒没有看英文原文,只是看了网友的翻译,我做了这个样的评论:

老米习惯逆天演是自己实际年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的角色,而且本色就比实际年龄少起码15年。他老人家都不知道他那个年龄该是神马状态了哈哈哈

昨天在《智族GQ》2016年7月刊印度版的封面故事“Cover story: Aamir Khan is unstoppable”里有这么一段话:

“The only doubt I had – and I’m being honest over here – is that I’d just done Dhoom 3, I’ve just done PK, I was looking my best. I was at 9 per cent body fat. I may be over 50, but I’m playing characters who are more like 30. So I’m thinking, ‘Do I want to become a fat, grey-haired 55-year-old father? Can’t I wait until I’m 60 to do this?’ But I couldn’t get the script out of my head. So [a few months later] I asked Nitesh Tiwari to narrate it again… Then I heard it for the third time, eight months later, or one year later. And I thought ‘I just want do it yaar.’”

这个Dangal角色的难度在哪里,貌似我和AK自己想到一块去了。这种事也同样发生在我身上,几年前我就已经被错认为高中生,4年过去了,光看我的外表别人还是以为我只是个大学生或者甚至只有18岁。心显然不再那么年轻了,但感谢我的运动及生活习惯让我起码在一定程度上留住年轻。31岁的人到底该是什么样的呢?我明明是31岁的人,但我又真的回答不上来。AK接Dangal里那个老父亲角色之前一定也在翻来覆去纠结这个。逆天没什么不好,尤其是逆天变得年轻,但其中带出的矛盾无法避免。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上进模式,你找到你自己的节奏了吗?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