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
16

高调结尾

By xrspook @ 8:39:58 归类于:烂日记

我根本不知忠诚那篇征文最后的截止日期是什么时候,反正我觉得大概是这两天,而前天我已经做好计划,要把它完成掉。前天晚上跑步的时候我已经在思考,但是交给总公司有东西我即便有思路也等于没思路,我很想在写之前做一个规划,但实际上可能因为写着写着就会发现我的话太多,必须得不断地删减,于是经常会出现写了一段又删了一段。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是因为我不能用我最习惯的方式去写那些东西。在一篇不能陈述我自己事实的文章里面,有时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展话题。一篇议论文如果没有例证,怎么说得过去?!所以其实昨天那篇东西我是写完以后再重新思考我的策略是什么,我的思路是怎么样的。我之所以最终我决定还是去写是因为如果我不出手,我可科室那位要她把这篇东西交出来实在太难了。写这篇东西对我来说不是一个任务,反倒是一篇义气。

有时我也觉得自己挺神的,写着写着就出来很多我觉得匪夷所思的词语。我从来就不觉得那些东西在我常用的字典里,但是到了那个场合,稀里哗啦就全部都涌出来,一气呵成。我给自己预留了一个早上,的确,我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大概是九点多开始的到12点之前搞定了。写完以后我看了两遍,读了一遍,然后再用语记重复了三遍,结果交上去的时候还是发现有一个错别字。“不分”我写成了“部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那句话我实在太熟悉了,敲拼音出来的时候看都没看就直接空格通过。因为里面实在是没什么有可能出错的词语,但也正是因为那句话太流畅了,所以我根本没想到Google输入法会把其中的一个不分写成了部分,里面不分这个词大概出现了3次,但只错了其中一个,所以比较神奇。让我觉得同样神奇的是这种事在三次语记朗读里我都居然没听出有问题。所以这意味着什么呢?下次我再用语记朗读的时候,不能眼睛盯着手机,我只能眼睛盯着打印出来的稿子或者盯着电脑显示器。在语记的校对里面我改了一些用词,但那些主要都是有一点点多余的词,当然也存在一个像不分和部分这样的错别字。没用语记这招之前,我都是靠自己人肉把文章读三遍的。天知道我读三遍以后交上去的东西还会不会有这样的低级错误。我记得以前的Word好像有语法验证,但现在的好像没发现,难道因为我没有启用那个功能,但即便有那种校正提示,对中文来说,他们还是挺无能的。忠诚那篇东西的最后大大地展现了我的个人特色,因为我以电影里的一句话结束文章。那句话是《芭萨提的颜色》开场的那两句。“如果血液不沸腾,血管里流的就是水。青春美好有何用,如果不奉献给祖国。”一开始我把电影名以及电影的年份,还有国籍都写上去了,但后来我把那些都删掉了只是写某部电影。因为留下太多信息反而会让人有种喧宾夺主的感觉,因为我觉得读我这篇文章的人没有多少个看过这部电影。我也没有必要给他们制造悬念,让他们勾起那个电影的兴趣。虽然《芭萨提的颜色》绝对值得每一个年轻人去看,但在单位交征文的这种场合,还是不要太高调。

我不喜欢被逼着写作业,但是我个人并不讨厌写文章。

2016-02
26

包书

By xrspook @ 12:57:29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大家觉得名字有多重要,在我们单位“欧”被写成“殴”,“侯”被写成“候”一年多那些同志居然都不提出抗议,跟有关人员说那错了,应该是怎样怎样。他们到底把自己的名字看得有多重要呢?还是说他们觉得形状差不多,读音一样,别人能辨认出谁是谁就无所谓了呢?还记得小学的某次美术课,老师把我的名字从“茹”念成了“菇”全场笑得此起彼伏。那两个字相差有那么小吗?有人会拿个“菇”字当名字的吗?!从那次起,我就有了新nickname。幸好的是如此低能的老师我这辈子暂时只遇到过一次。后来很多人遇到我的名字都不知道该怎么读,并不是他们不认识那字而是工作以后我把自己的签名的“茹”字写成了草书。“口”写成了接近于数字“3”,没有那么点文化的认不出来。但现在的签名神马都只是个形式,要读名单的话全部都是用打印的版本,当然就不会出现不认得草书那回事了。如果连自己的名字都觉得随便无所谓的话,到底还有什么那些人会认真当回事呢???

我经常提笔忘字,尤其是绝大多数时候写东西都是靠敲键盘以后。不过呢,小学二三年级开始写作文的时候我也经常提笔忘字,在家里的时候我有爸爸那个活字典,一个人的时候我身边总会放有《新华字典》。我那本92版的新华字典原封皮是淡紫色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烂了,爸爸给我包了个淡蓝色的封皮,一直使用至今。小学低年级的时候包书基本都是我爸的活儿,我那时是非常粗枝大叶的类型,包了的教科书封面尚且非常容易被我弄皱弄折,更不用说不包的那些了。像语文书数学书那一类使用频率很高的一个学期要包好几次。幸好那时挂历多,挂历就是用来包书的,我一直那么觉得。后来我对教科书不那么毁灭性了,也就很少包书了。中学开始书都没包过,因为我不会对他们怎么虐了。但语文书很厚,而且可能胶灌得不怎么好,所以会散架,那是靠包书无法补救的,所以爸会把我的书线装起来。前两年我去粮油质量检验员高级工培训,我嫌那本初中高级内容都加起来的书太厚所以切开了,我爸爸每一本都加上封皮线装起来。现在,某些我可能经常看且喜欢珍惜的书会包起来,用的是单位闲置的A3纸,因为书顶多就16开大小,A3马马虎虎能包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已经会用普通纸包书了(但还是不会从前挂历的那些光面塑料纸包,那些纸现在几乎不复存在了,大概只会在花店找到),但我还是没试过自己线装书。这是生活技能,我应该学会!爸爸不可能帮我线装书本一辈子。从来不觉得我自己的爸爸有什么好,每次想起他我就自然而然地和“fatal”(西班牙语发音)那个词扯上关系。但估计,其它孩子没有个不厌其烦地帮他们包书订书的爸爸,虽然,我爸的手工真的是非常粗糙,我之所以后来自己包书而不让他来这是原因之一。从前包书用的是家里的旧挂历,后来包书同学们用的是花花绿绿的卡通图案/漂亮纹理包装纸,我从未买过那些东西包书,我觉得包成那样会让我分神。我买过包装纸,那是为了包装我送别人的礼物,次数极少。小时候每到开学最兴奋就是发书的时候,崭新的书花花绿绿多好玩!但到了大学,看到那一大堆砖头那么厚的教科书我就头痛了,按照从前的速度,那一个学期的书在高中三年都学不完,我们又要逆天了……

今天依旧阴沉沉的,中午甚至下小雨了,明天真的能见到阳光吗?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