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
10

我没错

By xrspook @ 8:43:11 归类于: 烂日记

憋了一路直到回到单位,回到自己的宿舍,才给我妈发了个日志的链接,然后再补了两句之所以发那个链接的缘由。我妈憋了一整天,直到回到家以后才给我打了个电话,给我说起她昨天获取到的消息,以及她看到我写的东西以后的感受。如果是我自己做错事了,我挨骂受批评种事我不会跟我妈说,尤其是工作以后。

还记得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本来我是负责锁班门的。因为我家就在学校对面,所以老师委派了这个任务。但是班里有些顽皮的就是放学以后死活也要赖在那里不回家,他不走,我也走不了。在各种催促无效之后,我直接把他锁在里面。我并没有打算把他锁在里面就一走了之,不过是想吓他一下而已。但接下来的那一幕,是我从未想到过的。隔壁班的班主任过来给了我一巴掌,然后训了我一顿,叫我马上把那个同学放出来。当我开门以后,那个同学以箭一般的速度直接冲了出来不见影了。接下来就是老师不断地责骂我。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我有没有哭,反正回到家以后,我妈好像觉得我不大对劲。当时我正在看明珠台的art attack,但实际上。我的脑子里仍然是刚刚发生的那件事。最终我妈用巧克力撬开了我的口。我已经不记得有没有因为那件事班主任找我的家长谈话,反正我记得那一次我妈好像没有骂我。小学的时候我妈的打骂是密集型的,但在那件事上她没有。我妈没有,但不代表我的班主任没有,虽然她没有打我,也没有像隔壁班主任那样训斥我,但是她就是默认我这样做不对。自从那一次以后,我不用锁门了,由我的一个同学负责,因为她跟我住在同一栋楼,我们都住在学校对面。我觉得我的班主任对我的责骂更多是因为隔壁班主任向她投诉,更重要的是,那个老师年纪比她大,资历比她老。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原因,所以二年级的时候我得了肺炎,但是班主任却不允许我在自习课的时候请假去打点滴。我打的点滴耗时要比别人长,因为我对青霉素过敏,只能打红霉素,红霉素那瓶药的份量是青霉素的两倍甚至以上,所以我必须得在医院待很长时间,但即便这样,班主任居然不允许我自习课请假。这件事无论什么时候说起,无论是家长还是同学都很不明白,因为当时的自习课就只是大家在那里各自做作业而已,老师不会额外给我们加课。

这一次当我跟我妈说起我的出差遭遇以后,她好像比我还要气愤。我不知道这是她的真实反应,还是只是在安慰我。其实我这么大个人也不需要安慰,我不过是想找个人发泄一下。某些事情我不能跟身边太多不知情的人说。如果我妈能预料到十几年以后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我确信她当年一定不会找人帮忙。如果我能预料到这个,我也死活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帮忙。找一份靠谱的工作很重要,但是如果因为这个无端端要背一辈子的冷眼,我宁愿工作辛苦点,钱少点。

从我的角度去考虑我没有错,但是别人可能不这么认为,我做出来的事不可能符合所有人的口味。对得起良心,过着快乐,让别人说去吧。

2015-03
2

过节之后

By xrspook @ 11:22:09 归类于: 烂日记

当假期结束,一切回到往常的时候,有种丢失了自我的感觉。没有了早上8点早一些开始的晨跑,不会见到那些纳闷他们为什么不用去上班的跑者,也没有了漠视路人的目光只穿着bra和紧身裤穿街过巷走回家。不能再舒服地洗个澡然后开始啃妈妈已经做好的早餐,接着懒洋洋地坐着躺着看小米盒子的纪录片。不会再有午饭前的小睡,也不会被下午我妈看电视挪凳子的声音或者她的笑声吓到(她从前总说我怎么一个人对着显示器傻笑,她比我傻得更严重好吗!)。一切都结束了。

工作日的一开始一切如常,唯一有点不如常的是今天同事顺道接我回去的顺风车比平时早了不是一点点。说730的,结果707就到了,幸好,无论是730也好800也好,我到达那里的时间通常是700。迟到是什么?为什么要迟到?在没有定义得什么时间到达的情况下,通常我会是提前到的那个,也有比较晚才出现,当然也试过在非常熟的朋友聚会里迟那么几分钟。但上学上班神马,我总会预留很多很多时间。单位的东西还是那些,唯一有区别的只是我感觉和它们陌生了,我知道我很熟悉那些操作和流程,但我的确感觉有好长时间都没有碰过那些东西了。上班的时候对电脑的时间会比在家里还要多,因为在家里,那些时间都用去睡觉和用小米盒子在电视上看纪录片了。常规上班意味着我又可以常规刷屏了。刷屏就像是开电脑必干的事,坐在那里不刷屏干嘛呢!

理论上,今天我就应该把论文的稿子投出去。

还有大概6个小时才开始跑步,但我已经在为那个忐忑。这个9K我应该怎么处理?我应该开始yasso间歇跑训练了,如果我真的想让自己跑得更快,打破去年自的深圳李宁10K纪录,因为离今年的广州李宁10K,还有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去年大概我提前2个月就报名了?反正现在,连报名的门都没有。我想有更好的成绩,但我却不怎么想开始间歇跑。或许今晚我会来个变速跑?即在普通匀速中加入一些冲刺?灰蒙蒙的天色让人懒洋洋什么都不想干。想到这周要跑4个9K我就感到压力山大。以运动员的模式保持是有问题的,因为运动员都有运动生涯这种事,即便在运动生涯里也分有赛季和非赛季。太努力了意味着纯粹找死。于是我开始问自己,到底每年跑个2000K这种目标靠谱吗?这远远没到运动员的水平,但超出普通人也太多了。每个月Nike+的网页都会告诉我,和我同一年龄段(26-30岁)的人月跑量平均为29K不到,但我的月跑量是160-200K之间,都多少倍了我那个去!不以比赛为目标,却依旧用着业余准比赛的模式,对我来说,全年任何时候都可以是赛季。

前两天上我独自去外婆家(妈妈较早前已经去了),发现屋子里的灯是亮着的,但门锁着。妈妈的电话打不通,一直没人接。门锁着只有两种原因:一、她们出去吃饭了,但出去吃饭不可能忘记关灯啊;二、因为某些原因,她们很急地出门了,通常这意味着是去医院。于是,我直接就去医院找人了,在输液的地方看了几遍,没找到;在中医的诊室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最后我又在输液的地方看了一遍,的确没有。没有,让人放心,接着我又打我妈的电话,她说她在外婆家里,刚才她出去买菜了,外婆自己去买元宝蜡烛之类的东西。我心里想,马勒戈壁,吓死我了好吗!事后,妈妈问我当时看到没人去哪里了,我当作没听见没回答。不是人人都会像我这样往外婆生病了这种方向想,但我经历过,知道这非常有可能,虽然我不想接受。不会这么想的人是因为他们没有碰到过,他们就不曾有过足够多的时间足以让他们碰上。

现在这个时间,前几天我都在睡觉……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