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
24

终于入手了金庸全集

By xrspook @ 10:07:16 归类于: 烂日记

几乎可以这么说,周日我纠结了一整天,周一早上要怎么回单位。最终我还是决定周日晚上吃过晚饭就回去,但怎么回去呢?一开始我打算的是自己做搭公交,但问题是开始吃饭的时候已经超过晚上6点,麻涌的公交车最后的发车时间是21点。理论上我可以在21点之前搭上最后那班611,但如果赶不上呢?如果时间再早一点,我会毫不犹豫选择搭公交,但问题是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最后我选择了跟另外一个同事碰头,然后一起打滴滴回去。从天河北打滴滴回单位,一共花费了130多块钱,用的时间倒不多,大概不到一个小时。虽然是两个人平分,但也花掉了66块钱。我搞不懂那些年轻人到底为什么会选择打滴滴这样上下班。虽然频率不高,一周才一次,但是这样的花费,对我这种一直以来都是以公交出行的人来说实在太多。城轨的建设速度如果快一点,地铁的建设速度如果再快一点,我就没有这种烦恼。但无论是哪一种,遇到新冠疫情这种东西,出入站都得检核酸。一旦某个城市出现状况,另外那些城市又开始飞站,又或者直接停运。以前我觉得高铁会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半径,但显然在新冠疫情面前,所有东西都是苍白无力的。

回到单位以后顺便去收了个快递。我有三个快递,但实际上我只拿了两个,因为余下的那个有15公斤那么重,暂时就不拿了。拿走的快递其中一个是一套内六角的螺丝刀,另外一个是两本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书。现在拿快递我都习惯了里里外外都喷酒精,但就因为我太习惯了。打开包装以后,看到那两本书外面有塑封,所以我又彻底地喷了一轮酒精。但书本的塑封只是不让页面散开,不让里面的书签之类的东西掉出来而已,实际上并不密封。所以当我发现有点不妥当,赶紧撕开塑封的时候。书本的外皮已经被酒精搞得有点褪色。两本书都这样,虽然书本里面没有受影响,但是书皮的受伤也让我后悔了好些时间。

昨天当我大件收货的时候,再也没有犯同样的错误,因为那是一箱书,那是一箱广州朗声2020版的金庸全集,一共36本,重量大概是15公斤。那个外包装我里里外外都喷了酒精,但是拆开以后。那个原版的金庸全集纸皮箱我没有再做喷酒精的操作,而是用拿擦手纸沾了酒精之后,在表面上擦了几遍。

对别人来说,金庸全集大概就只是武侠小说,但对我来说,那是情怀。与其说我想看这些书,不如说这是我一直以来都有把这套书买下来的念头。小学的时候每次去新华书店,如果看到货架上有金庸武侠小说,我总会注视一番,数一下他们有哪些,哪些没有。当我还是个孩子,当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我无数次想象有一天我能把全套书买回来。但实际上当我工作以后,我却没有了这个念,直到金庸去世的那一年,我的欲望又变得越发强烈,但是在看到价格之后,我退缩了。这一次我终于把这套书收入囊中,花费了670块钱,这套书的定价是1280.所以我几乎是以一个5折的价钱入手了一套正版。初中的时候我也买过金庸的武侠小说,但那时候买的是口袋装,而且买的不是全套,而这一次,我买的是大32开本。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把那些书的塑封拆掉,一本一本重新阅读。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时间能告诉我。

从我开始读金庸的武侠小说开始,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快30年了。

2020-08
25

如果我没有遇到你

By xrspook @ 9:17:49 归类于: 烂日记

单位的业务多了,车也多了,同时,因为建设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所以要给道路命名。这个东西再正常不过,但是,区区一个道路命名,居然也要跟奖励挂上钩,这个我就非常不理解。大概他们觉得如果没有奖励,估计大家不会踊跃,但实际上,即便有奖励,不踊跃的人继续会无动于衷。过去这些年,年年都有有奖征文活动,但是,我对那个东西一点不感冒。过去几年,单位也有一个内刊。我心情好的时候会去投个稿,一年之内不会超过两篇。之所以投稿,是因为我想赚几百块钱的外快,但实际上那些钱,一年到头,就只会发放一次,所以到底有发没发,早就已经彻底不记得了。至于那个内刊,我从来没看过,每次都是派来以后,我就塞进柜子。封面没看过,里面的内容也没翻过。对我来说那个东西就像有毒一样,我完全不想碰。因为我知道只要我翻开的话,一定会有很多吐槽点。

我是一个几乎不看杂志的人。从前。我买得最多的杂志是《数码时代》。之所以买那个东西,因为我想知道一些小软件的介绍。在那个互联网还没普及的年代,不通过杂志的光盘,我根本学不到我应该掌握的电脑知识。里面也有游戏的介绍,但是我对那些半点都不感冒,偶尔上面还会有一些MP3和漂亮的墙纸。我已经不记得,我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买那本杂志了。高中的那几年,我也会买电脑报的合订版,相比于数码时代,合订版的《电脑报》有更多的东西可学习。但不是每个话题我都感兴趣,好大一本书买回来,我就像看字典一样搜索我有兴趣的东西。《意林》和《读者》我也买过,但只是极少数的几期,而之所以买那些东西,是因为语文老师要求我们写读后感。要看完小说再写读后感,实在太耗费时间了,我也没那么多时间,所以只能用《读者》或者《意林》这种快餐。我不知道为什么其他同学会对那些书很着迷,正如我一点都不不明白为什么小学时候我的一些同学非常喜欢看《故事会》。小学的时候,我翻得最多的那本是《圣斗士星矢》。家里有少数几本薄薄的儿童杂志,里面的故事我都让我爸给我重复讲了无数遍。但即便听了一遍又一遍,我还是会叫我爸再讲。我妈给我买过《安徒生童话》,但之所以看那本书,也是因为小学高年级的时候老师要求我们写读后感。小学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对有很多字的东西非常反感。我喜欢看有图的书,或者说全部都是图的书。是不是小孩都这样呢?我会不厌其烦地看一遍又一遍。大人们在乎的是描述的文字,而我在乎的是那些图画,图画会在我脑子里会连起来。让我有无限的遐想,如果某本书里全部都是字,只有少数几个插图,我会觉得大脑枯竭。那种可以把文字转化为动态影像的能力是金庸的小说赋予我的,武侠小说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脉。为什么我会抗拒薄薄的《故事会》,也不喜欢快餐的《读者》和《意林》,却会着迷于枕头般厚的大部头长篇小说呢?从前我搞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现在我好像有点懂了,因为金庸写的故事的确比那些大多数不知道谁好。显然,不是人人都会觉得金庸写得非常好,但是金庸的那种写法很符合我的口味。我不知道看了那么多的武侠小说之后,我学到了什么。冥冥之中,大概我从那里学到了一些做人的道理,也学会了该怎么用文字去表达我所见和我所想。

如果当年没有遇到了金庸的武侠小说,我真的不敢想象,现在的自己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2019-02
3

一看再看

By xrspook @ 10:49:04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把一本书不断地看好几遍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而且,那还不是一本技术类的书,而是一本故事书。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这本故事书里面的专有名词实在太多了,而那些名词所代表的意思又有很多很多故事,在没有清楚那些故事之前,我没办法记住那些名字。但显然,要把那些故事都理解透,又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把那本书看了1.5次以上。估计要把里面的名字以及详细说出来的故事都记住,我得把这本书看三遍,甚至以上。

之所以要把这本书一看再看,其中一个原因是里面说到的不只是叙述的故事,还包括一些哲学的含义。简单的故事看一遍就会记住,如果记不住,那么那个故事肯定是不怎么吸引我的,也没什么所谓,但是,如果故事与故事之间夹杂着一些哲学的东西,显然要理解吃透就不那么容易。

在看过两本知乎一小时的印度神话以后,我觉得印度神话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很神秘、很神经、也很神奇。

神秘是因为里面有太多的故事需要我去了解,在知道那些东西之前,一切都是未知的。印度故事不只是与印度相关,可能说的是印度教,也有可能夹杂着穆斯林和佛教。所以,当我在印度神话故事里看过因陀罗以后,然后又在一个金庸《天龙八部》评论文章里看到因陀罗,我会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虽然二者都谈到了因陀罗,但显然,印度教里的因陀罗跟佛教里面的因陀罗有很大区别。虽然在到达一定程度之后,因陀罗可以说都是一个悲情的存在。一开始的时候他非常厉害,简直就是战神的模式,但是在谈恋爱的时候,二者的结局都不怎么好。让我真的有点理解到因陀罗是什么存在,是在我看到那个评论文章把萧峰比作因陀罗以后。幸好我少年时代读《天龙八部》的时候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不过,现在当我有点明白以后,我觉得金庸实在太厉害了,他的各种造诣真的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显然,在我读那些评论文章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些。其实这些不知道也无所谓,因为我觉得要了解一个作家,不应该看别人怎么看待他,而应该从他的作品出发,用自己的心去理解。

回到印度神话的话题上,一直以来,我都对那些印度的神非常迷糊,搞不清他们谁是谁。虽然现在我已经看过两本一小时的知乎,但对他们的了解,我觉得自己还没算入门了。印度教的三大主神,梵天、湿婆以及毗湿奴,如果把这三个神放在一起,给个图我去辨认,我可能也猜不对。因为他们的化身太多,本尊只有一个但是化身无数多。印度神话的很多东西都是哲学层面的,而那些又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哲学有点区别。虽然哲学是对现实的高度提炼,可以用在任何领域,但我觉得印度神话里的哲学更多是人性层次的探寻。至于为什么他们的学者会想出这么些东西,真的让我感到非常神奇。

之前我说过,我觉得印度神话也很神经,是因为他们的神话作品里有很多荒诞的成分。作为一个局外人,我觉得那完全是无理的,但是他们却觉得那些东西再正常不过了。所以他们的神话故事一方面会让你觉得有满满的道理,但另一方面会让你觉得简直乱来。明白了这个以后,我也就更能理解为什么印度的电影可以把神奇和神经结合得那么自如。因为他们的确就生活在那种让外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环境之中,他们一直都浸润在那里。

我觉得了解印度神话是个无穷尽的活儿。

2018-10
31

大侠,走好

By xrspook @ 19:12:55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我在微博上看到个消息,据香港媒体称,金庸先生去世了,享年94岁。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非常不好受。虽然,人总是要死,当其他名人死讯出来的时候,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我可能甚至不知道他们是谁,没看过他们的作品,连他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当然就谈不上伤心。如果你让我给他们默哀,我只是走个形式,肯定不是真心的,但是,对金庸先生,我是确确实实地感到了悲伤难过。我一直觉得,金庸先生应该是我妈那辈的人,大概只有80多岁,但原来,他是我外婆那一辈的人了。

我活了33年,只买过三个人的传记来看,其他人的没看过电子版,更加没买过书。之所以要买他们的传记,是因为我喜欢他们的作品,我想知道创作那些作品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有了解了他们的背景、他们的生活方式,才可以更好地理解他们的作品。从购买传记的先后顺序,分别是初中时候的金庸先生,高中时候的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然后是工作以后的印度演员阿米尔·汗。马尔克斯已经在几年前去世了,现在金庸也走了,还活得好好的就只剩下米叔。不知道连米叔也走的时候,我会有什么心情。相比马尔克斯的去世,金庸先生的离开让我更难受些。阿米尔·汗走的时候,我会是什么反应呢?他们都不是我的亲人,但因为我曾经花过很多时间去观看或阅读他们的作品,也花了不少时间去了解他们的生涯。一定程度上,我对他们的了解甚至比我对我的家人还要多。虽然我跟我的家人共同生活了30多年,但我们相处的就只有30多年,他们之前的那些故事我并不知道。这三个人我认真仔细阅读过他们传记一遍又一遍,虽然不确定传记那些东西是不是真的,还是有作者杜撰的成分,我已经尽我的努力知道了不少。

金庸先生对我来说是一个让我学会表达自己的老师。小学的时候,我是个非常讨厌阅读的人,但是四年级的夏天,我遇到了金庸先生的《笑傲江湖》。当时香港电视台正在播《笑傲江湖》的连续剧。我开始读小说的时候要比电视剧晚开始,但后来我追赶上电视的进度,甚至超过了。读两三页纸的小故事都会让我感到烦厌,但是《笑傲江湖》每本书都有几百页纸,一整套下来得几本书。是金庸的故事让我战胜了自己对无数多文字的恐惧。读他的作品的过程中,让我领会到了一些很微妙的东西,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述,那个大概是把自己的内心活动表达出来。不知道读了他的作品,能让我的语文成绩提高多少,但起码,作文那个东西不再是我的痛点,而成为了我自然而然就能写出来的东西。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每次路过新华书店,我都会看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放的地方。那时我曾梦想以后有钱了,一定把他全套长篇武侠小说都买下来,但至今,我都没有这么做。初中的时候,第一次得到广州市优秀学生奖励的时候,我拿到了200块钱。我拿着那200块钱去了北京路的广州日报书店买下了当时刚刚出版不久的迷你版《鹿鼎记》和《天龙八部》。那时其实我只要再加一点钱,我就可以把一套14部的作品全部买下,但是我却选择了只买这两样。并不是因为我舍不得那些钱,而是因为这两个才是我最深爱的作品。也正是因为这样,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有入手金庸先生的作品,但是这不代表我就没看过。一开始的时候,金庸先生的书我们都是从我表哥那里借回来,带回家以后,我看我妈看我爸看,一家人都在看,但跟我比起来,他们两个还远远算不上是金庸迷。后来,我们不再麻烦地向表哥借书,我爸从地摊那里买了几本翻版的金庸全集。我非常讨厌翻版书,那些书字非常小,排版非常挤,而且有错漏。但即便这样,我还是通过那几本翻版书又看了金庸先生的几部武侠长篇作品。初中的时候,我甚至把那几本翻版书借给了我的物理老师。

我不知道别人从害怕写作文到喜欢写作文是怎么转变过来的,但对我来说,金庸先生是把我救出火海的人。

2018-10
21

印度韦小宝

By xrspook @ 18:32:2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大概是米叔在中国的最后一天。上周的后半段他短暂来到了中国,因为要参加在北京举办的某个会议,但实际上那个会议的参加人员除了他和唐季礼导演以外,基本上那些都是各国领导人以及各种官员。米叔作为一个文化界的代表,当然也没什么问题,但为什么其它国家派出的是政府的官员,而印度却是一个演员呢?显然米叔不是一个政客,但是在中国,貌似我们的领导人非常看重这么一个人。我觉得最搞笑的是在某个大合影里面,他和唐导演都坐在第一排,两人都是排第三,一个是左数,一个是右数。最让人觉得欢喜的是坐第一排的人只有米叔一个翘着二郎腿。照相的所有人都穿着正式的西装,打着领带,米叔虽然那套衣服也是正式的,但显然不是其他人的风格。虽然那张照片根本看不清脸,但是你一眼就能把他认出来。对其他人来说,大概没有认清谁是谁,但对米粉来说,那是一眼自然而然就发现到的事情。因为要发现这么一个奇葩实在太简单了。

昨天下午,在他离开北京之前,又在新浪的一直播上面做了一个直播,时长是30分钟。除了那个翻译偶尔会有一些花痴的表现以外,其它内容都还好。我觉得最有趣的是米叔学习中文,那些人教他的其中一句是“我很帅”。我觉得,“我很帅”这三个字是他模仿得最像的。相对于粤语来说,普通话的模仿会简单一点,因为粤语的发音比普通话更复杂。有些东西基本上米叔每次直播都会做,比如说唱Aati Kya Khandala,对没看过的人来说,那是很新鲜的事,但是对我这种每次都看到的人,一到那个情节我就开始在挑他哪里走音了。显然他是个唱歌非常容易走音的人,唱Aati Kya Khandala他必定会走音,就只是看到底会在哪里出错。对我来说,印度歌曲经常用半音,会让我很烦恼。因为那个东西虽然我们的歌里也会用,但用得很少,远没有他们频繁。米叔的走音可能是全音自动降调为半音。有可能是他条件反射,觉得唱不上去,然后就改调了。我觉得昨天的采访最有趣的地方是他提到了《鹿鼎记》。鲁豫今年5月去印度采访他的时候,他正在看《鹿鼎记》。他觉得今年排灯节他即将上映的新电影TOH他在里面的角色跟《鹿鼎记》的韦小宝很像。如果大家喜欢《鹿鼎记》,喜欢韦小宝,估计也会喜欢他那个角色。我觉得,如果在他开始拍TOH之前就已经看过《鹿鼎记》,可能他对角色的揣摩以及表达方式会有更多的理解和尝试,那个角色或许会变得更可爱,虽然现在的效果已经很可爱了。《鹿鼎记》是我最爱的武侠小说,没有之一。《鹿鼎记》是金庸的封笔之作,也几乎可以说,是我的封看之作,因为看过《鹿鼎记》以后,再看金庸前期的作品,真的几乎打不起兴趣。米叔之所以说他的角色和韦小宝相似,是因为那两个人都是两面三刀的人。当主持人问他那个新角色算不算是个英雄的时候,他说那个角色是个非主流英雄,或者说你不能称他为英雄。那是一个很自私自利的人,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他自己,但如果那个角色和韦小宝类似,在处理一些关键问题的时候,他肯定会以大局为重。绝大多数时候,他都会觉得自己的命比什么都重要,但是某些时候,他愿意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而难为自己。韦小宝最终抱得美人归,而且还是七个,一家人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不过我觉得,米叔这个角色如果要激起印度人的强烈爱国精神,可能他得死掉。

还记得初中的时候我写过一篇《鹿鼎记》的观后感,然后拿去《广州日报》的每日闲情板块投稿了。结果是没有结果。那篇东西是我手写的,所以投稿以后我自己没有留底,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可惜。如果当时就有电脑,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丢失了自己从前的某些看法,很惋惜。不过自从我开始写blog以后,这种惋惜已经降低到了最低。

一定程度上我觉得米叔好像特别偏爱中国观众。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一个演员对待粉丝居然是这样的。当他做直播采访的时候,他给出的那种反应很真诚,他就像一个小孩一样,他很想知道很多东西。那个表情不是装出来的,他的那些反应,就像《三傻大闹宝莱坞》里他的那个角色Rancho。50多岁的人居然还这样真,非常难得,因为即便是十几二十岁的人在面对镜头的时候,又或者在平时生活的时候,已经失去了那种探索求真的好奇心。“因为我们想知道,所以我们才走得更远”,这是北京探索频道广告里经常出现的一句台词。我觉得用在我身上很合适,用在米叔身上也很合适。任何领域、任何时候都会冒出一种我很想知道、我想去学习的欲望。

风风火火过后,一切又恢复平静。只要平时预留了有足够多的空间和时间,才能蓄力,才能在必要时候射出那关键的一箭。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