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
10

失而复得的袖套

By xrspook @ 11:59:03 归类于:烂日记

有些人很在乎钱和与钱有关的各种金属宝物之类的东西,有些人很在乎某些东西是否自己有用,我在乎的是我喜不喜欢那个东西,那个东西对我和对历史来说有没有价值。各花入各眼,别人觉得我选择的东西浪费时间浪费空间甚至是浪费钱,我觉得他们的选择没有意义或过于功利。反正最终结果都是各取所需,我没必要多心别人到底如何选择,别人觉得我像个收垃圾的很傻也无所谓。

昨天傍晚收拾完毕离开外婆家的时候我们一家人都很不高兴,因为我就只拿了绿色蓝色两套袖套自用,但当东西分拣完要收拾离开的时候我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如果在场的人都没有接触过,唯一只可能是之前我们不知道谁胡乱地把那东西当作垃圾丢掉了。我很不高兴,我跟长辈们发脾气。到晚上去吃饭的时候我也一直板着脸,而这其中的原因之一是我没找到今天回单位的顺风车。要我再穿外婆的衣服是不可能的,倒不是因为我忌讳那是死人的东西,而是因为那些衣服无论样式款式还是大小都跟我相差很远。对我妈妈那辈的人来说,她们年轻的时候也经常戴袖套,她们自己有,而且现在她们都不用那些东西了,因为没必要。一年下来很脏的机会不多,而且从前的衣服不多都很宝贵,所以要这般处理,现在脏了就直接丢洗衣机,洗坏了就能买新的了,而且要把衣服洗坏其实很难。对我来说,学生时代我没有戴过袖套,我的同学也几乎都没有戴过。工作以后单位发过袖套,那个东西是防水的塑料,我戴得很少。去年我买了一对袖套,样子很可爱,不是我的风格,之所以买是因为便宜。坐在办公室坐数据处理,拿鼠标的手总会经常摩擦桌面,冬天的衣服我不想经常洗,袖子永远是最先弄脏的部分。因为图便宜,所以我选了个小的,可爱的。我在外婆的遗物里挑了2套袖套自用一是因为我有长的布的袖套的需要,二是因为那是一个劳动者的象征。我还记得外婆从前的冬天戴着袖套操劳家务的画面。我要的那两套袖套放在外婆的某个抽屉底,她没有用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袖套口的橡皮筋的弹性依然正常,真的让人很意外。

离开外婆家,在去吃饭和在回家的路上我安慰自己,找不到大概是外婆给我做的选择,是她觉得我没必要保留那些东西。

回到家以后,当我爸打开某个装着一大堆我妈从外婆家里拿回来的各种布料的时候,我选的袖套被翻出来了!之所以这样肯定是因为我爸把东西收起来,但他自己完全不记得。我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对袖套死心,但该是我的东西还是冥冥中回到了我自己的家里。大概这次外婆是让我要变得更加强势,更加仔细。我有很好的思路,我也有管理能力,但被我管的人有没有100%执行我的命令我没有监督和确认。他们即便不是故意捣乱,但他们的无心之失也会给我们制造麻烦。所以,要最终的结果符合我的设想,我就要多个心眼盯着他们。

从前的小孩现在已经不小了,要撑起这个家了。

2019-01
9

清理

By xrspook @ 23:34:47 归类于:烂日记

感觉近期我放了很多假,2018年的最后两天我请假了,加上元旦的三天,我放了五天假。回去上了三天班,又到周末,但周六早上,外婆去世了,所以我周一到周三又请了三天。也就是说,在过去的13天里,我只上了三天的班,余下的时间,我都在家里奔波。之前的五天,我妈愁的是外婆不知道能挺到什么时候,每天侍候她都很辛苦,但这些事又必须做。伺候别人的人很辛苦,被伺候的人也很辛苦。幸好,外婆给了我三个工作日,在那三个工作日里,我完成了两项考核,一个是单位内部的,另外一个是上级单位考核我们。考核完毕的第二天,我把单位2018年的数据又重新汇总了一下,然后把最后那篇大型的统计分析的最终校对版搞了出来。因为周五下午下班的时候领导还在开会,也没有人回广州,所以我一直在那里等,在等的时候,我顺便表把余下那篇我不怎么重视的统计分析的图表也整了出来。也就是说,2018年所有统计分析我都已经完成,无论是指定动作还是我的自选动作。在匪夷所思地做完那一堆事情以后,外婆的噩耗就来了。我向来就是一个不想把工作往后拖的人,但我真心没想到上周那三个工作日的疯狂原来意味着后面的这些事。

从外婆离开的那天早上到昨天她出殡,整个过程大家都很慌乱,人人都在忙,但是因为没有章法,所以效率很低。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一个他们没当做一回事的小兵,但后来在一定程度上,我却成了总指挥。昨天的出殡,理论上是最后的官方步骤,余下的事情是收拾房子里外婆的遗物。昨天之前屋子里还有很多人,但今天就只剩下我一家三口加我的一个姨妈。这几天的合作让我明白到他们都太想帮忙了,所以经常帮倒忙。他们都有自己的主张,但却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他们经常会想到一些就做一些,所以一件事刚做了一阵子,然后又去做其他事了,又或者明明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但是他们却一头扎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上面。最让我烦恼的是,他们明明正在做着某件事,但是一边做一边就说,说着说着就讲故事去了,手头上的那件事就撂在那里。在做某些事的时候,我不能同时操作,但是当我做条件反射的事和需要思考的事的时候,我可以双核并行。因为我知道他们的思路混乱,所以我经常做的是把他们拉回正轨,做一些我觉得重要,实际上又真的重要的事。理论上,今天一天之内我们就可以把屋子里塞在抽屉里、盒子里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判定要还是不要。但问题是,今天早上我们去得比较迟,做个午饭又耗掉了两个小时,所以到下午6点多的时候,我们只是把几个柜子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清理好,还没有做到把所有柜子里的东西都搞定。即便这样,这已经是大大的出乎他们的意料。大概他们就没考虑过要从什么地方开始清理,该怎么清理,而只是知道必须清理。我是个一气呵成的人,当我想把事情做好,就不会考虑其它的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经常可以把效率提得很高。今天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们的确也体会到了这一点,所以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如果今天我们早点去,如果中午吃饭不是耗了两个小时,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一天之内就可以把所有柜子里的东西都搞定。

还记得外婆去世的那一天,当我打开某个柜门的时候,虽然当时外婆已经被殡仪馆的人收走。虽然那里没有她刚穿过的衣服,但是那里还有她的味道,但今天再打开的时候,已经完全没了。抽屉里的东西有些没有味道,有些只剩下樟脑丸的味道。

屋子里的记忆,在一点一点地消失,但显然,如果要忆起外婆,我不需要屋子的辅助。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