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
12

人类进化了什么

By xrspook @ 17:16:28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突然意识到,一代比一代强理论上是必然是,因为这是进化导致的那些不强的基因在进化历程中被淘汰掉了,而那些最好的基因会被保留下来,起码动物界是这样的。人类是不是这样我不敢保证,但从体育纪录来说,符合这样的规律。为什么那些记录会被一次又一次打破,其中一方面,是因为训练越来越系统,其次,我觉得很大程度上是人类基因在那方面进化了。

现在我们总有那么一些感受,现在的孩子要比从前的聪明。他们摄入的食物营养要比从前好,受到的教育我不能说一定好于从前,但显然很多方面已经进行了优化。如果从前的人也能有现在孩子的那些营养摄入,他们能像现在的孩子这么聪明吗?我不敢保证。我觉得现在的孩子一定程度上,只要他们生下来,一部分基因已经存在了。情况就像从前的人不具备这个能力,要写一个自定义函数,然后需要的时候调用,而现在的人,其实他们的工具库里已经有了,只需要做一个声明就可以引用。又或者,其实已经不需要引用了,只需要把默认的开关从false改为true。这种方便、这种优势是前人无法想象的,但是,有得必有失。这方面的东西变成了系统默认,但是系统只能这么大,所以必须得放弃另外一些东西。

或许以后某一天,我们会研究人类发展过程中基因的优胜劣汰具体体现在哪里。让我们失去了什么,又增加了什么,或许我们真的应该要想一想,这到底是不是我们期待的进化方向?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我们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如果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我们要怎么纠正回来?

西方社会正在经历的那些东西,有人称之为是西方世界的文化大革命。我觉得这个称呼实在太接地气了。对中国人来说,我们会死活不让这种东西发生第二遍。我没经历过文化大革命。西方社会现在之所以干这种事,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在中国的大地上曾经有过的文化大革命。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正在做的那种东西是在否定历史。用现在人的目光去批判历史,这是没有意义的。他们应该做的是把握现在,不让不合理的事情在未来继续发生。他们现在这种稀奇古怪推倒各种历史雕像行为好像是小朋友在发脾气,随意毁坏东西。把雕像推倒或者毁掉难道就能让那个东西从历史上抹掉吗?这种做法根本就是掩耳盗铃。因为那个东西的存在,所以告诫他们,曾经他们遭受过不平等待遇,那是错误、不可以接受的。那些雕像告诫他们,不能再让那种历史再次发生。我实在不知道西方人的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他们觉得我们是井底之蛙,我们觉得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从前,我的世界观不是这样的,但是这个2020我仿佛看清了一些东西,也懒得去理会另外一些东西。

平平安安地活着,原来也很不容易。

2020-02
1

物竞天择,优胜劣汰

By xrspook @ 15:04:48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任何生物都遵循“物竞天择,优胜劣汰”,无论那是人类,还是病毒。当年的非典,来势汹汹,张牙舞脚,特点鲜明,而且就像开挂了一样很快就让人出现重症,出现死亡。几乎可以这么说,打了人类一个措手不及,但也正是因为当年的非典病毒特征太明显了,中招的人很快就会被发现,然后被隔离起来,所以虽然中招的人病得很重,但是传播却没有现在这个新冠这么广。如果我们从病毒的角度,而不是从人类的角度考虑,病毒会不会因为那一次学乖了呢?既然那个东西首先是存活在其它物种身上,然后经过一些变异和中间宿主才最终侵犯人类,显然,就他们的开拓创新能力而言,实在比守株待兔的人类好多了。人类通常不会没事找事去研究动物身上的毛病,更不用说研究一些非常见动物身上的毛病。如果病毒也懂得大数据,它们一定知道这个世界上让他们最容易存活繁殖开来的宿主一定是人类,是人类的步步紧逼让它们原来的宿主不得不和人类发生聚集。再往另外一个方向考虑,人类的生存发展已经导致了世界上无数物种灭绝,那些本该只是在那些物种上寄生繁殖的病毒凭什么也要因此随之而消亡呢。人类想生存下去,病毒也一样。

据说,这个新冠病毒在-60℃的情况下,相当稳定,但56℃ 30分钟就可以让它灭亡。跟其它细菌类的微生物相比起来,这个病毒的敏感性实在太糟糕了。因为其它细菌很多你都非得用高温高压一段时间才能把它灭掉。还记得从前做微生物实验的时候,所有的器具以及培养基都必须灭菌,湿热灭菌需要半个小时,干热灭菌需要三个小时。新冠在低温的环境下非常稳定,但是在高温的环境下却很容易完蛋,这个东西貌似很弱爆,但是这个生存条件却几乎就是地球上绝大多数生命也都是用的。我很想知道一个数据,新冠在-60℃的时候仍然很稳定,但是如果温度继续降低呢?到达绝对零度的时候,这个东西仍这么顽强不会死去吗?如果把人体冷冻封存起来,我们最低能达到的温度是多少呢?大概现在把人体冻起来,然后等到往后医学发达了再解冻救活仍停留在科幻的层面吧。

如果病毒要生存下去的话,它就必须依赖宿主。这让我想起了学习微生物的时候,病毒那个像外星登陆车的结构。它必须依赖宿主给予他材料,它才可以不断繁殖,但是,当宿主挂掉了以后,它也就没办法再扩张了。所以理论上它不应该那么容易让宿主挂掉。微生物和人类共存是很普遍的事,人的体内就有很多微生物,但是那些东西都已经有了我们自己免疫系统的绿卡。如果某一天,这个新冠也进化到骗取了免疫系统的绿卡,同时也在人的体内有限度地做恶,人类还会穷凶极恶地要把它们干掉吗?

人类干掉了天花,控制了鼠疫,霍乱也不再是个问题。从过去的最终结果看来,是人类笑到了最后,但问题是在成功之前,人类付出了多少的代价?!从前的那些代价,我们只能从史料里面得知,而这一次,我们肯定有人要成为后人活着的代价。

不知道会是谁,但那个人类,或者说那些人类,必定不会因为新冠而挂掉,并且把优良的基因传递下去。因为这是自然的法则!

2020-01
29

这是进化的取舍吗?

By xrspook @ 15:36:10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听说了河南有这么一个新冠病例:某个女孩从武汉回到老家。家里的5个人都确诊了新冠,但是她却毫无症状。这个消息发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说这个女孩检测结果是阴性还是阳性。如果是阴性的话,这个女孩就是一个超级抗体,但如果她是阳性的话,大家肯定会觉得她就像当年的伤寒玛丽。伤寒玛丽这个词,我也是昨天晚上看到那条消息后才去查找的。

伤寒玛丽是一个神人,她是一个爱尔兰人,到了美国工作。一开始当的是佣人,后来当了厨师。她把很多人染病,且出现了一些死亡病例以后,才开始被别人怀疑,觉得她不妥。当时的人没法接受这个事实,一个健康的人怎么会伤寒,怎么还会传染别人?如果你硬说一个健康的人传染了别人,显然你就在污蔑她。不过事实胜于雄辩,最终,大家的确证明了玛丽携带伤寒病毒,但是她自己不发病,但会传染别人。伤寒玛丽一辈子只能被隔离在一个岛上的玻璃屋里。据说,医生科学家能用尽一切手段,想杀死她体内的伤寒病毒,结果都无功而返。最终她好像是死于肺炎的。之后,医生对她进行了解剖,在她体内的某个器官里,居然还有活着的伤寒病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她的机体可以跟伤寒病毒和平相处呢?这是一个谜之存在。当我跟我妈谈起这个伤寒玛丽的时候,她马上跟我说,之前我表哥家养的那条比格犬也是这样的例子。他自己不发病,但是他却可以传播病毒,于是表哥家里新买回来的两条小狗都被他的病菌给搞死了。试过两次之后,表哥再也没有在家里养小狗,于是,那条比格犬只能孤独终老。我记得从前老哥貌似也说过,如果那些小狗能完成几次疫苗注射,是可以不受感染的,但人算不如天算,在完成几次疫苗之前,小狗就中招了。

伤寒玛丽的病毒为什么不能被治疗伤寒的药物杀死,这个让我很着迷。如果那个从前的病例放到现在,我们的科学家能找到原因和解决办法吗?或许要解开这个谜团,我们必须追溯伤寒玛丽之前经历的事情,她的家族史,还有她从曾经生活过的环境。现在这个河南女孩,她之所以不染病,有些人说是因为她的体质好,而确诊感染的人通常年龄都比较大,身体也没她好。

疫苗、抗体这些东西我一窍不通。为什么有些人没事,有些人却中招,这种行与不行到底差别在哪里?这个东西我很想知道。艾滋病是一种非常恐怖的东西,但是那个病毒离开了人体之后,其实很脆弱,也正是因为这样,艾滋病毒只能通过某些特定的途径才能传播。今天的新闻已经说,新冠的感染病例已经超过了当年的非典。虽然现在的治愈病例还不多,但从死亡病例的数字上来看,其实这个新冠状病毒的致使能力不算太强,而且通常死亡病例都发生在一些本身就有基础病的患者身上。

新冠状病毒之所以有这个名字,是因为这是首次被人类发现的,但是首次被发现和已经存在了很久是两种完全不排斥的事情。我们之所以会被感染、造成肺炎、造成死亡、造成恐慌,可能与那个病毒突然牛逼了没有关系,而是因为我们集体都变弱了。回想十几二十年前,社会上哪有那么多过敏反应?再看看那些卫生状况不太好的国家,对他们来说过敏症状几乎是不存在的。到底是我们哪些东西变弱了,让病毒可以乘虚而入呢?人类不可能所有东西都变得更强,在进化的路上,某些部分变厉害了,意味着人类肯定丢弃了某些我们的祖先觉得没有必要存在的东西。在进化的路上,知道自己哪里变得更好了哪里倒退了都很重要。

在哪里倒退了这个问题上,我们真的有答案吗?

2018-06
7

进化出来的认真

By xrspook @ 9:12:27 归类于: 烂日记

小时候妈妈总会担心我的学习不够认真,比如说叫我去复习功课,我15分钟就告诉她我搞完了。那15分钟如果是复习语文,我的确把那篇课文看完了一遍,也把之前之后的那篇课文也看完了一遍,仅此而已。数学是几乎不用复习的,除了要迎接奥数的考试。因为奥数平时听课的时候虽然也有听,但肯定不是百分百专注,那也比学校的复杂,所以在考试之前,奥数的资料需要重新琢磨一番。起码要搞清楚每个技巧的思路是怎么样的。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备战奥数的考试有点像备战大学的考试。我也试过不复习就参加奥数考试,结果非常惨烈。最后那一次,我复习好了去考试,结果成绩惊人,居然排名全班前五。那次以后,我总算有点知道,当我认真起来的时候,的确挺可怕。但问题是就学生生涯来说,我知道得太迟了,因为那时我已经是小学六年级,离小学毕业的考试不远了,我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在其它科目上这么干。

小学就发现了这个,但在我初中高中或大学的时候,我也没有把认真贯彻到平时的学习中,因为跟小学类似,到期末考试之前才发现得认真,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时间了。高中的时候真的没有时间,但是大学的时候,人人都临急抱佛脚。如果平时大家就用考试之前的那种认真去对待,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大学生,个个都是精英级的科学家。初中的某段时间,我的确认真过。因为莫名其妙就试过一次全级第一,至于全班第一这种事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为了捍卫这个头衔,我就必须得努力。光是搞定老师教的远远不够,所以我会额外加码。那种事在我小学的时候没干过,在我高中的时候没有时间干。高中的时候我没时间看,但我的同学却有很多时间干,于是他们比我厉害,那实在太正常了。高中的时候,某些同学的天赋确实很高,一些复杂的逻辑题目,他们看一眼就有答案,普通人可能看上几小时都未必整得出来。当时我有这么个疑问,难道教授的孩子跟普通工人的孩子就相差那么远吗?后来,我慢慢觉得,这大概是因为教授的孩子从小接触的东西跟工人的孩子不太一样吧。在某些领域,的确教授的孩子会有一些很神奇的能力,但在另外场合,可能工人的孩子会靠谱些。

我觉得,认真这种事是在我工作以后、发展兴趣一定时间以后才慢慢成为我特性之一的。小时候我妈总是担心我不够认真,现在她是担心我做什么都过于认真了。比如说运动的时候过于拼命,于是就会造成各种负面的东西,比如说伤病。她担心我篮球练习的时候太拼,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伤害,而那些伤害会陪伴我一辈子,影响我的生活质量。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拼是一种寻求刺激,如果不竭尽全力,过后我会很后悔。至于过度的认真造成的伤害,这是不可避免的,但相比于那些兴奋感,我宁愿伤害也一起过来,毕竟伤害这种事虽然不怎么好,但总会有解决办法。不断地遇到,不断地积累经验,不断地解决问题,人才会成长。循规蹈矩、四平八稳的过一生,我觉得挺没意思。

趁着我还年轻,让我去疯吧。

2015-07
23

初次读完《我行我素》

By xrspook @ 13:28:10 归类于: 烂日记

2015-06-28知道曾经有名叫Christina Daniels的人为Aamir Khan写过一本叫做《I’LL DO IT MY WAY》(我行我素)的书。知道有这本书的那天,我就轻易地找到了PDF版,并把那上传到了我的kindle阅读器。我的kindle上有2个版本,一个是PDF版,一个是经过P2K转换的MOBI版(MOBI版看不到插图,但PDF版可以,虽然打开/放大很慢)。网上流传的PDF版是扫描货,可想而知在6寸kindle上阅读效果有多么的糟糕,别说6寸的kindle,即便是7.9寸的小米平板阅读也很艰难。我至今都觉得纯粹扫描的东西在随身电子平板上看很困难。至于那本书的MOBI版本,是从PDF版本那里进行过字母识别转换的。大多数内容你都可以看懂,但不习惯的时候会感到比较吃力,因为有些字母会识别错误,比如说“h”变成了“b”,“i”变成了“l”等等,不是每个字母都会发生这种事,概率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随机的了,反正“Aamir”明明里面有“i”却从未被识别为“Aamlr”。具备人脑纠错字母功能是必须的。让我觉得最不习惯的当数神一般的断词。PDF是图片,MOBI是文本,MOBI里经常性习惯性会有些你看着熟悉但觉得怪怪的词,实际上那一点都没问题,很多时候不过是单词的前半和后半之间有莫名其妙的空格而已(可能因为PDF的单词断行?)。一开始,那简直让我抓狂死了~ 那种阅读节奏经常被无端端的暂停打乱,挺让人恼怒。但后来,我居然习惯了,就像别人不理解我怎么可以忍受单位的检验搭档一样,当你无计可施、非如此不可的时候,自然会有路。

2015-07-04(星期六),我在万国奥特莱斯的KFC开看I’LL DO IT MY WAY。我用了一次看书大概1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已经习惯了字符识别错误和断词有问题。just enjoy the book就好,书里说到的故事比那些什么规则上的硬伤重要多了,只要我入戏,一切都难不倒我。到昨天(2015-07-22)为止,我用了20天不到的时间把200多页的书看完鸟。我在KFC看,在家里看,在车上看,在单位看,在上课的时候看,坐着看,躺着看…… 我最喜欢的看书地点是万国KFC的随便某个座位或者检验室的某个角落。吵杂也好,安静也好,明亮也好,昏暗也好,对我来说有个场所,有不让我感到压迫着急的时间慢慢看我就心满意足。一边看我还一边用手机截图发围脖分享我看书的感受。kindle有选择语句的分享功能,但很多时候我有感而发的是一大段话甚至是连续几页,当然那般分享是不行的,所以,照相来得更暴力直接。一开始,我总是觉得右下角显示的看书进度(百分比)怎么老是那么慢,但后来,尤其到了这周,我在默默祈祷着别这么快结束好吗?!昨天我是大概从90%开始的,但没看几页就没了,因为书的后面是编者说以及一些AK的作品目录及获奖情况。在看到80%多的时候我已经在想我要不要看完后再看一次?因为我觉得前面的东西我有些模糊了,尤其是谈到AK早期电影的时候,编剧导演制片演员还有片名都是陌生的,那些东西我都没有接触过完全不了解,而且由于那些东西当时并不很有名,所以篇幅不长也没有特吸引人注意力的故事。现在,AK早期的电影我已经看过了一些,所以重读那些部分我应该会不同的感触。

今天,我刚在淘宝上入手买下I’LL DO IT MY WAY的纸质书。那本书定价是好像接近500卢比,我的入手价是接近190元。美亚最便宜的价格是大概10美金,10美金的书,加上10-15美金的运费,也就大概150元左右的样子,但问题是我在淘宝上那已经是印度直接带回来放在天朝的现货了,几天就到,美亚没有直营那本书,而只是一些个人在经营,所以,还是多给些钱给天朝朋友吧。印度到天朝明明不远,印度和天朝国内的运费应该都不贵,但有些东西不是理所当然那么简单。说来也好笑,卖书的那家淘宝店居然标题是“自传”卧槽!AK写过blog,但不曾写过自传好吗!那本书是别人给他写的传记!!!

I’LL DO IT MY WAY,挺客观的,作者用她的思路把AK的成长历程展示出来,有她自己的观点,但不多。这本书最有价值的部分是里面有大量和AK合作过的电影导演制片之类的采访,所以可以这么说,这是一本从其他人评价的角度来反映AK进化的书。里面除了那些以外还会引用AK自己在各种公开场合下说过的话,以及一些媒体在各种媒介上发表的评价。这些都很重要,不过呢,这些东西用多了,感觉会让人觉得那是在网上搜索东拼西凑,虽然仍可以按照作者的思路去开展,但感觉会很零碎很让人着急。我看过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传记,也看过Rey Mysterio的传记,那两本书完全是按照时间顺序去写的,所以一路下来都很顺畅。但这本I’LL DO IT MY WAY的某些章节会让我感到突兀。比如说好不容易谈电影从80年代到了90年代中期,突然就不继续下去了,而是插入了那段时间不同影人的采访,谈他们对他们的电影和对AK的评价。在这种写法上,我是有点感到诧异的。为什么就不可以完全按照电影的顺序来呢?如果无法按照时间顺序来,可以按照不同合作导演来归类介绍电影啊。米叔是演员,也是影人,要谈他一定得谈他的作品。到底该用什么模式分类叙述故事呢?我显然不大同意作者用的节奏。其实她完全可以以编年的方式把电影一路下来。然后再以分类导演/编剧/制片采访的方式继续。当然了,这般搞可能作者会觉得有点跟她要展现米叔心路历程的初衷偏离得有点远。但显然,如果按照我的方式去表现的话,框架结构会更好,思路会更清晰。我之所以这么觉得,或许是被wiki上的资料影响的吧,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形成那个思维模式了。

今天,如无意外,我应该会开始重读I’LL DO IT MY WAY。

归档:2015-07-23 热血沸腾(下)。

2015-07-23_stamp01

2015-07-23_stamp02

2015-07-23_stamp03

2015-07-23_stamp04

2015-07-23_stamp05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