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
9

大概是焦虑症

By xrspook @ 14:34:22 归类于: 烂日记

几乎可以这么说,每天晚上睡到某个时间,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会醒过来。四周一片寂静,基本上没有什么声响,所以只要是发声的东西,我都听得很清晰。接下来我会听到我妈的咳嗽声。她一直以来都有慢性支气管炎,所以咳嗽这种东西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起码在我记忆之中,她一直都这样。还记得我小时候,她总会去省中医院看一个医生,后来她没去了。看那个医生,的确会让她的症状有所好转,但长时间的坚持证明那个东西还是不能根治。所以我妈的做法是见招拆招。情况跟现在的医生面对新冠肺炎一样,病人出现了什么症状,就用对应的方法去处理。绝大多数情况下,我妈都不会去医院,而会去单位的医疗室。那里的医生熟悉她的状况,而更重要的是,单位的医疗室其实就相当于一个社区医院,药价比三甲医院便宜。根据社区医院不一样的是,医疗室开的药物可以相对多一些,也可以开一些不同品种的。我妈不是那种要把医保卡里面的钱每月都光掉的人,所以即便开一些其它药,也只是用来看门口而已。

我觉得支气管炎和鼻炎对我妈来说简直就是一对好基友,而鼻炎和支气管炎这种东西受天气和环境的影响很大。有时候可能并不是真的细菌感染,纯粹只是因为过敏反应,所以过敏的药物在我家通常都会有。

以前我一直不觉得自己会过敏反应。虽然小时候的皮试已经证实了我肯定是青霉素过敏。青霉素过敏,先锋类的药物不能用,头孢的也不行。在病历上,我写着青霉素过敏,开药的时候,医生不会给我开青霉素,但是我还得接下来口头跟他们说先锋和头孢也不行。所以总的来说,我一直都会药物过敏。大学二年级的那一次,我才知道一些莫名的因素也会引起我的过敏反应。那一次,刚好遇上的是四级英语考试。一两个星期下来,感冒药貌似一点作用都没有。回家以后,试了一下抗过敏的药物,两天症状就消失了。虽然这些过敏的事件不是经常发生,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是会出现那么一两回。我试过症状像感冒,结果是过敏,也试过服用了一整盒过敏药,结果出现药物副作用,半夜的时候肚子痛得死去活来。

在白天在清醒的时候,听到我妈咳嗽是一回事,但是当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间醒过来,在寂静之中听到又是另一回事。因为那个时候人的脑子会一片空白,接下来会感到莫名的害怕,然后胡思乱想就会发散开来,继续发展下去就会让人辗转难眠……

鬼知道为什么我会半夜无端端醒过来。晚上一直无法入睡的人很可怜,但是那种睡到一半突然醒来,然后开始胡思乱想,也很恐怖。这种恐怖不会一直缠着我,但如果某天遇上,仍然很可怕。

2020-01
5

诸事不顺

By xrspook @ 20:18:15 归类于: 烂日记

感觉生日过后各种奇怪的东西就接踵而来,首先是莫名其妙的发烧,然后是鼻炎,接着是咳嗽。而这些事情之所以发生,一开始我觉得应该是因为我该来却没有来的大姨妈,后来大姨妈算是来了,但一直都不通畅,这绝对是一个糟糕的标志。咳嗽这种事从前我不会因为感冒而不能断尾。我妈老是说我把她惹感冒了,结果现在的情况是我妈几乎好了,但是我仍然在断尾的路上停滞不前。无论吃什么药,效果都好像不太好,先是吃一些鼻炎类的,然后试了试咽喉类的。我妈说我的痰咳不出来,所以连沐舒坦之类的我也在吃了。不过每次我只吃一种。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我没有发烧,但是经常会咳嗽得半死,我也说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前几天大概只是喉咙那里有感觉,但这两天我感觉那些咳嗽简直就是从肚子里引发出来的,已经到达了接近肚脐的位置。横膈膜应该不会这么靠下吧。

今天是外婆的死忌,所以我们一大家族先去海幢寺拜祭,然后去吃饭。上菜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水鱼,我妈说清明节的时候,我半夜突发的过敏就是因为水鱼,她叫我别吃,但我还是吃了。我们是中午吃的饭,大概下午2点吃完,到晚上5点多接近6点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有了明显的过敏反应。较早时候,出现了肚子痛,我说不准那到底是什么造成的。那个腹泻差点就闹出笑话,因为我差一点点就会憋不住。肚子一直有种不知道什么的奇怪感觉。接着,跟上一次类似,我也是觉得头很痒。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的确看到了一些蚊子,但我不确定手上的包是不是蚊子咬的。蚊子能在我的手臂上叮个包子,但绝对不可能在我盖着衣服的胸部接近腋窝的位置以及腹股沟位置叮包子。把衣服脱掉一看,简直触目惊心,因为大大小小的包子非常明显。显然这些包子不是蚊子叮出来的,而是风团反应。同样起包子的还有我的脖子。越是痒,约会去抓,一抓就非常容易起风团。上一次因为是半夜起的,当时我没想过那是过敏反应,所以没有吃药。最严重的时候,我简直觉得自己呼吸困难。上一次在严重的过敏反应之前,我也有过肚子不舒服的阶段。还记得那一次在厕所里痛不欲生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大腿非常痒,但实际上我知道上面什么都没有。所以对我来说,过敏反应其中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是瘙痒。清明节的那次把我妈吓得不轻,所以今天晚上我又说我出现了这些症状的时候,她也是吓得有点慌乱。首先翻出开瑞坦。开瑞坦这种东西是一天一片的,如果开瑞坦不怎么起作用,我就得赶紧跑医院了。我妈说我上一次半夜突然跟她说我几乎喘不过气的时候,她吓到那天夜里余下的时间都睡不着。

上一次我怀疑自己是吃了一些被微生物感染的甘蔗,但今天我肯定没有吃,唯一两次都一致的是我在同一家酒楼吃了他们的水鱼。为什么我会对水鱼过敏?不知道,但的确有些人是这样的。以前我也吃过水鱼,不会有这种反应。跟其它食物比起来,水鱼是我吃的最少,又或者说平时几乎不吃,所以元凶只能是那个东西。

现在我的过敏症状还没有完全过去,但相对来说已经减轻了一些。这意味着我永远都要禁食水鱼这种东西了。这到底是水鱼的蛋白质让我过敏,还是现在养殖水鱼的时候放了些什么会让我过敏的药物促生长抗病呢,只有养的人知道了。

2018-05
19

继续痒死

By xrspook @ 17:13:52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这两年为什么会遇到那么多的皮肤问题。前天开始是汗斑,然后近一个多月来,连阳光导致的搔痒也来了,汗斑这种东西还只是一个区域,你还能用某些要去搞定它。但可能是晒太阳导致的瘙痒问题确范围很大,说不准到底会在哪里,有可能是手臂,也有可能是脸部,或者脖子。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如果这些晒伤,是我跑步时候造成的,为什么我的腿就没有这个烦恼呢?我是穿着短裤和背心去跑步的。穿的是五分长度的短裤,膝盖以上一节以及膝盖以下的全部都是裸露在阳光之中的。为什么,让我觉得非常想死,痒得痛不欲生的就只是发生在我的上半身呢?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我只觉得上半身痒,但没有下半身的烦恼呢?还记得一开始跑步的那一年,让我烦恼的是膝盖,因为膝盖真的很痒,各种药物用过都没用,后来是去湿的食疗和中药起了作用。湿气这种东西难道还有聚集性,一段时间就只在一个区域范围之内发作吗?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周六早上去跑步(大概早上10点回到家),然后从中午大概12点开始我就觉得手臂,脖子和脸部骚痒起来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跑步的时候,或者我跑步结束后那两个小时之内没事。唯一让我的腿排除在外的因素是跑步结束再出门,当我上半身很痒的时候,我下面正穿着密实的长裤。这难道跟后期的阳光暴露有关?别说连续晒太阳一两个小时,即便是中午我在单位吃完饭以后散步十几分钟,到下午2点多的时候,我也会觉得瘙痒,不过没那么强烈而已。如果这是过敏或者湿疹的话,病原到底是什么?这个夏天才刚刚开始,我真不敢想象往后的日子要怎么过。昨晚我突然发现手臂脖子和脸部都非常粗糙,粗糙得像冬天干冷时那种。但理论上现在是夏天,不应该这样。还记得几年前开始减肥的时候,因为运动量大增,所以皮肤都好得很,因为出汗把所有脏东西都强制性排出来了。但现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奇怪现象呢?我觉得这种症状去看西医基本上是无解的,因为无论是湿疹类的药物或者真菌类的药物其实我都试过了,没什么效果。抗过敏类的药物的确会有点用,但问题是不能长期这么吃,一盒药六粒没吃完,我的副作用已经非常明显,已经到达了几乎可以说非停不可的地步。我不知道那些意念力非常强的人能不能控制住自己在很痒的时候也不去抓,但显然我完全做不到。痛什么的,来几句粗话,叫叫也就过去了,但痒的话,我实在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往那里抓。虽然我非常清楚越抓会越痒。今天我在尝试网上说的那种降温的方法。没有在冰箱里找到合适的东西,所以我就不断地往手臂和脖子上泼水。的确让上面的皮肤一直保持水湿,我几乎感觉不到痒,但问题是要不断重复,我又不可能一直都把自己泡在水里。这真的让我觉得很纠结。我也试过拿些东西弄湿了,然后痒的时候就往皮肤上擦,但这样的话,貌似我会起皮疹。我也实在说不准那些皮疹是我擦出来的,还是,我没擦也会起。

大概也只有等我进入了深睡状态,快速眼动的时候身体锁住,我才不去抓自己了。

2012-07
28

过敏惹的祸

By xrspook @ 20:13:01 归类于: 烂日记

第一天是混沌,第二天是咳嗽,第三天是流鼻涕。于是,我终于知道我是咋回事了,过敏!为啥可以这么确定?因为过敏性鼻炎就是这么神经质一边流一边不流的。大二考四级前后我第一次经历过敏性鼻炎,吃药吃了一个多星期啊,什么抗生素、抗病毒全部上了,都不行,鼻涕照流,外加喉咙痛和打喷嚏,症状和感冒毫无差别,唯一差别就是你吃什么感冒药都不管用。

回想这几天,我到底干了什么。我啥也没干啊!但是办公楼在装修,星期一把四楼办公室的窗台都刮掉贴瓷片,正好这几天都下雨,没事干,整天都在办公室封闭的空间里开空调。办公室大堂也在装修,正在涂神马涂料,不能说很丑,但很刺鼻。因为一楼和二楼是复式般相通的,所以昨天开始我吸那个东西更多了。

今天起来,喉咙不痛了,但鼻子就好像坏掉的水龙头一般,一直滴水。

感冒挺一挺也就过去了,但过敏,不发现过敏源且截断,外加抗过敏药是无法overcome的,或者说,应该可以吧,但痊愈之前会非常痛苦。

回到家第一时间就是拉开家里放药的抽屉看看有没有开瑞坦,哇~~~ 我妈真V5,起码4盒!每盒6片,这药每次只需1片,大量的存货啊~~~不过呢,在到家前路过药店我还是买了维生素C和B1,适当补充一些维生素总没坏。

今天在信箱里发现了一张挂号信的单,是2012-07-22的!上周日投递的!肯定是《功夫与搏击》2012年6月刊!尼玛的我爸一个星期都不开信箱!有木有搞错啊~~~

经过几天的观察后发现广州-上海的T100火车是这样的,单号从九龙出发,途径广州,大概就有100多个硬卧,双号从广州出发,大概有400多个硬卧。2012-08-09是单号,九龙出发的,明天就开始预售9号的票了,开抢啊!

所以呢,明天的行程是这样的:起床后马上去邮局拿邮件,然后回家抢火车票,最后10点准时开始看妖精尾巴,若问,奥运期间,翡翠台的动画片会被取消掉吗?不要啊~~~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