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
6

记忆中家的味道

By xrspook @ 20:49:33 归类于:烂日记

大年初二应该是怎样?显然,现在过的年初二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模样,无论是初一还是初二,都已经变得让我认不出来了。我还小的时候,初一的晚上妈妈的三姐妹会回到外婆家,因为初二还要到别的地方,所以就变成了初一回娘家。后来,那位长辈去世了,就变成了初一初二都回外婆家。现在,外婆也去世了。那个家,准确来说是从前外婆住的那个屋子已经关门,因为那是个公租房,所以房管站的人已经贴上封条。门外还放着一些绿色植物,大花盆里种的薄荷居然还没死,那是我亲手种下的。门外还放着张从前外婆经常坐的凳子,不知道为什么还放在那条石板凳旁边,没有被拿走(没有被拿的价值了),还是原来的模样。这个屋子跟之前最大的区别是大门紧闭,屋子里不再透出灯光与人声。不知道还要过多长时间,这个屋子才会迎来新的主人。新的主人会对这个屋子进行什么样的装修呢?街道还在,屋子还在,但人不在了。一种无法言表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

多年以后,当我回到我出生、童年、少年时代住的那个屋子的时候,我并没有这种感觉。那是妈妈单位的宿舍,现在还在。大概是二者的区别在于一个是我们主动放手的,另外一个我们是被逼放手的。外婆去世前住的那个屋子很长时间,尤其是春节的时候已经没有从前那种喧闹了。这个主要是从外婆年纪越来越大,不再张罗过节的饭菜,全家人转为出去外面吃开始的。见面在外面,吃饭在外面,都不用到家里来了,这个算什么家呢。

今天下午本打算跟我妈去买点水果,结果满大街都没有我们要买的橙子。其实也不是真的没有,而是价格比平时翻了几倍。橙子没买到,倒是买了两个白萝卜回家。走的那条路线是平时我妈买菜的那一条,区别只是从前总要到外婆家里落一下脚,但现在,我们甚至连屋子都进不了。进得了,进不了,也都无所谓,因为妈妈的妈妈不再住在那里了。

以前我从来没试过这样,这个春节假期,我几乎每个晚上都会做梦。我几乎每天都会梦见外公外婆。我不知道这种事还要持续多久?但起码,梦里会比我写blog的时候心情好。还记得前年给外婆做生日的时候,我们请了很多亲戚过来,大概开了四围,那一次到底吃了什么,我已经没有印象了,但我记得其中一个亲戚跟外婆说,希望你年年都能请我们过来吃饭,然后不知道谁回了一句,可能以后没有机会了。的确,那次之后,外婆的生日我们再也没办法请别人过来吃饭,因为去年外婆在生日之前已经开始长期躺在床上。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一家人也没有到外面吃,而是在家里随便搞定。

过年的年糕,端午的粽子,是从前外婆的必备项目。虽然几年前,她已经不再继续做这些东西了,与其说是她不想做,不如说是子女们执意绝对不能让她再干。都说每逢佳节倍思亲,大概是因为过节的时候总免不了吃吃吃,某种食物不在了,因为某个做食物的已经离开,于是,某种不好受就会涌上心头。

当思念涌上心头,挡都挡不住。

2019-02
4

怪味

By xrspook @ 17:17:39 归类于:烂日记

是什么让我一直到现在正在过年呢?显然不是因为家里的气氛,也不是因为寒冷天气,而是因为大街上各种店都关门了。平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现在都做不了,因为外卖小哥回去过年了,快递小哥也一样。淘宝不发货,外面的小吃店全部暂停营业。的确,过年是个喜庆的日子,但如果你独自生活在异乡的城市,这里没有你的家,我觉得在春节这种日子,你是最难熬的。如果那只是一个十一长假,关门的店没那么多,而且两三天之后就会有一批重新开门,但过年不一样。平时任何时候去都开门的超市可能会告诉你过年这几天他们傍晚6点就关门了。那些平时你随时都可以去吃的小吃店现在一个都不营业。于是,当你肚子饿的时候,真不知道该去哪里买吃的,除非你一大早就去市场囤一大堆货,但问题是,春节的食物价格肯定要比平时高。如果只是一个人,当然不会想着到传统的大酒楼去吃饭。别人都是一家人,你只有一个人,这种感觉更是难受。我是不是想太多呢?我觉得肯定不是。因为大概十几二十年后,这种事情就会发生在我身上。除非到那个时候,一到过年过节我就外出旅游,旅游团解决我的衣食住行问题。否则每到这些时候,满足生活里那些最简单的需要也会变得异常困难。

前两天我一家三口逛了广州的三个花市,这是前所未有的,因为我们真的很闲。以前要解决家里的问题,还要解决外婆家里的问题,需要买需要准备的东西非常多,但今年什么都不用了。我们有大把时间。因为是在过年之前,所以那些吃饭的地方还没开始涨价,所以两天里我们都能用了很划算的价格在外面吃两顿。我总觉得白天逛花市的感觉跟晚上不一样,记忆之中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晚上去逛花市的,即便不是晚上,也是入夜了以后。对我来说,花市的记忆里还夹杂着寒冷以及下雨,但今年非常暖,而且阳光普照。昨天去逛天河花市的时候是正午。气温绝对达到了25℃以上,所以我穿了个短袖,但问题是到晚上洗澡的时候我就发现我的脖子晒红了一圈。难怪网上看电视的时候我总觉得脖子的某个地方发痒,那种感觉很不祥,因为这通常意味着我的汗斑又来了,但我没怎么出过汗,怎么会有汗斑?去年开始,我就发现自己很容易晒伤,尤其是春天及初夏的时候,到了盛夏和秋天这种情况会明显减轻。从前我是那种非常容易晒黑的人,所以一直以来都不需要担心自己会被晒伤,但显然从去年开始,好像不一样了。我在广州,在农历新年之前,在一个2月份,正午的太阳居然可以把我晒伤,简直是太神奇了。

哪里都不想去,也不想做运动,有点阅读的欲望。这个农历新年感觉有点怪。

2018-02
16

春节的吃饭问题

By xrspook @ 19:43:10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的电影票房,我觉得是我观察这么长时间以来最糟糕的,因为估计大家都把钱留到大年初一以及以后再去电影院了,还有一个原因是除夕是一家人去逛花街吃年饭的时间,当然不会孤单地留在电影院里。精神食粮很重要,但是在特殊的节日里,实实在在的食粮比那更重要。所以昨天的国内票房非常可怜,一整天票房排名第一的电影还不到一千万软妹币。看到这个状况,我就想起Secret Superstar在印度选择在排灯节前一天上映是多么糟糕的决定。如果他们的排灯节相当于中国的春节。我们的除夕是什么状况,他们的排灯节前一天大概也是什么状况。要在那个时间上映电影,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想在那一天赚口碑,好让电影在节日里更红火。不是铁杆忠实粉,真心不会在那个时间跑去电影院。通过我在印度电影里的观察我觉得现在的印度人比中国人更注重家庭观念,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可能实际上不是这样。

中国的过年,有什么神奇的呢?我觉得最惨的估计是那些孤独的人。甚至会有点让人觉得落井下石。因为满大街的商铺到处都可以有的小吃店一律都关门了。因为这样,你可能叫不到外卖,要到外面去吃饭店酒楼也都早早被家庭订满。所以他们的归宿是什么呢?中式的各色麻辣烫,云吞面,北方拉面等等那些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东西都没有,估计他们也就只能去洋快餐那里解决填饱肚子的问题。再不然,就自己在家里自己动手。逢年过节,家里的各种聚餐,会让人觉得吃腻了、吃胖了。我们却不会想到那些孤独的人,他们在节日里可能的悲惨生活。他们有钱,他们也有朋友,但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里,那些仿佛都变得毫无是处。节日里最重要的事情是回家,但如果家里就只有一个人呢?换作从前,我肯定不会想到这种事。

我觉得回家不只是到某个地方大家聚在一起吃个饭。回家的时间应该长一点,做的事再多一点。毕竟家里的人为了准备那一顿饭真的张罗了很久。尤其是那些负责做饭的妇女们,从什么菜色,什么价格,什么时候把材料入手,什么时候开始做饭,要先做什么菜……这一切都是学问。但对其他人来说,光是让他们准时到家仿佛都很难。为什么这些不对等的付出,妇女们还会年复一年地欣然接受呢?当然,现在的人如果不想这么干大概就会在外面的酒楼饭店之类的订个房间。但我依然觉得,年饭这种东西,只有在家里吃,才能有那个味道。大概是因为准备那一顿饭的过程很不容易,所以才会有不一样的效果。在外面吃,能比的只是你能给出多少钱,但如果那个钱是在平日消费,肯定会有更好的效果。我为什么要在节日里花更多的钱但所得到的服务却打了个很大的折扣呢?

成长的意义在于你越发能发现身边一些从前你不为意的事。在知道了解他们以后,你自然而然会对生活更加感恩,幸福感就来了。

2018-02
11

年前

By xrspook @ 16:00:29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是年廿六,但居然我还在上班,正常来说明天早上报完数以后我就可以彻底走人了。因为今天无论是对我们单位来说,还是对大庆的被监管单位来说都是最后一天,我打算明天把数报出去以后就撤人,但问题是我留到明天,但需要在我那张表上签名的人都已经走了肿么破。明天最大的困难是找人签名!领导都不在是肯定的,但居然可以连科长也不在,而且一个科室还不只一个科长,居然也可以没人,这有点让人觉得说不过去。在过年这个问题上,他们想到的只有他们自己。在他们的眼里自己不过是少签一个名而已,没什么大不了,人人都这种思路,所有签名确认的步骤都是废的。最最基层的司磅员可能没人,走了,中层空缺衔接不上,至于最大的领导,人家爱来不来是他们的事,作为小不点完全管不了,所以非常有可能明天那张要作为划款凭证的表上就只有我孤零零一个名字。就因为要生成那张只有拿到今天数据才做得出来,而且理论上应该层层签名然后盖章上报的表,所以我今天和明天才要上班。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大家都觉得那是我的事,他们只是打酱油的角色,所以他们有没有在上面画龟都无所谓。这是制度上的悲哀啊~~~ 表上的名没签够,单位的公章没有盖在上面,也就没有应该具备的一定效力,我就像个打印机,把数据打印出来,但打印出来的纸和真正有效力的凭证完全是两回事。

春节还没到我就觉得自己有点吃腻了,大概是上周四中午单位年饭那顿吃太多了。我连续好几天都没胃口,对食物不感兴趣,甚至有点不想吃想吐。倒不是因为东西不好吃,只是我自己身体内部有点抗拒而已。这不是个好兆头。现在只要有钱,任何时候都能吃到从前春节才能吃到的东西,甚至可以吃得比过年还丰富,所以呢,春节神马我们还有什么需要期待的呢?吃,没兴趣了,红包神马,如果只从金额的角度衡量,那还不如我随便每个月工资的几份之几。过年团圆很重要?要是有心,每周都可以聚在一起,若是没心,一到什么长假就只是意味着各奔东西的旅游。为什么要选春节假期去长途旅游呢?!除了真的能凑出很多连续的时间以外我实在说不出其它必要性了。为什么不能挑个不是全国都放假的日子去旅游呢?!毕竟给得了那个天价旅游费用的人在工作上也不完全非常被动不能自主。选择在春节长途出游(非走亲戚)我觉得是逃避。偶尔逃避还说得过去,年年都逃避,那是什么鬼!他们不觉得那是问题,他们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为什么他们的直系家人就没有提出过质疑呢?全球化以及物质丰盛的今天我觉得过年已经几乎没有了我小时候的那种味道了,也不知道这真的是社会的变化还是我长大了,看事物的角度有所不同。

到底这年应该怎么过才是好?

2017-01
29

在家

By xrspook @ 20:49:39 归类于:烂日记

很多时候一到放公众假期,人们想着去旅游。无论是去周边的城市,还是出国,如果可以的话,往后的人可能会想到离开地球,到宇宙的其他地方走一走。但我却不这么认为,尤其是在春节的这种特殊时间里。如果要去旅游,我觉得应该找个错峰时间。连续请几天年假,然后做好一切规划。锵锵三人行某一集,他们曾经讨论过,有些人去旅行,就是喜欢凑热闹,但有些人,则喜欢去一些人比较少的地方,去人多的地方,我自然而然会觉得感觉不好。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我属于后者,但在某些情况下,我又属于前者。正因为我的神经病性格,所以当我在单位跑步,在我跑的时间、我跑的路线上,如果还遇到其他跑步的人,我会有奇怪的感觉。但参加广州马拉松,里面却有1万多人,这还只是参加的人数,还不包括路上的观众和志愿者。我永远都不会忘记,08年奥运圣火来到广州,我在体育中心附近等待看圣火的来临,虽然知道肯定看不到,也进不去,但我却在正佳广场里凑热闹,最后离场的时候,在体育中心下面的地铁站隧道里连呼吸都有困难呢了!凑热闹,不只是很不方便,而且那可能会死人。

我的家就在这里,为什么要过年过节的时候离家出走到别的地方呢?难道对大家来说,家就只是个在平常的日子里吃饭睡觉的地方?从小处看,家就只是关着门的一个小空间,从大处说,家是一个社区,是一个城市,你真的了解这个地方吗?过年开始我就在到处找支付宝的AR企业红包。那需要你到处去找某些图案。因为和高德地图捆绑了,所以,必须到红包隐藏地五百米范围之内才能达成。在不出绝招之前,你还真得找到某一家店的某一件商品上的某个图案扫码才能解决问题。比如说,到万宁,会提醒你,护舒宝有红包,提示的那个信息里护舒宝的图案是白底蓝字的。万宁的店不大,卖的护舒宝产品也不多,但你经过仔细对比之后就会发现,只有一种商品有提示里的那个图案。所以你真的知道那东西在哪里吗?广州的红包我已经找过很多次了。之前我以为,找过一次以后,往后都不用找,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那一天估计是不用找了,但是第二天或者几天以后,或许又可以继续。你真的知道,你所居住的城市如家酒店在哪里?周黑鸭在哪里?好又多卖可口可乐的地方在哪里?喜事多卖脉动的地方在哪里吗?那些店铺就在你身边,那些商品可能你经常会用到。但原来你根本不确切知道它们在哪里,或者确切知道,那具体是哪种商品上的标志。大概差不多不能解决问题。如果真的要不出任何花招,一天要找出超过五个支付宝AR企业红包也真够难的。因为那需要你对身边的东西很熟悉,其次,需要你有足够强大的体力去支撑你寻宝。这让我想起大学里每年都会举办的无线电越野寻标。比赛规则是拿着,无线电的接收器,调不同的频率,在不同的地点,找到某些信息完成任务。相比于支付宝红包,你远远看到它存在,但当你接近的时候却消失了相比,那些越野寻标算是比较透明的了。但是从技术含量上说,越野寻标更难。支付宝的AR红包你可以通过某些技术手段,足不出门而获取。AR实体红包的意义是让人真的走出去。如果只用技术手段去破解,那还有什么意义?

AR企业红包,我又来了。

Page 1 of 3123»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