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3

再次趴街

By xrspook @ 14:25:28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的洗衣机我等了一天,到晚上7点多的时候,他终于送货过来。那时候天已全黑,新宿舍附近也没什么灯,新宿舍楼道没有,房屋入口的地方也没有,所以纯粹只能靠着月光去看路。漆黑一片看不清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我有点过于紧张。我招呼司机倒车,我自己也在后退,然后我就踩空在台阶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当然是跌倒。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没有几个月之前跑步趴街那么惨。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整的,反正我只知道在楼梯边,万幸的是我的脑袋没撞在台阶上,所以没发生大二的时候那个悲剧。倒在台阶上以后,我又顺势一滚,然后就起来了。整件事发生得非常快。起来的同时我又出口了一句粗话。跟几个月之前的那种纯粹擦伤不一样,这一次除了擦伤还有挫伤。,但万幸的是擦伤不严重,几乎不流血。只是微微的镲破皮而已。在发生这种破事之后,我才领着师傅把洗衣机抬上二楼,完成整个操作以后,我回到办公室。洗洗那些脏的地方,再除上碘伏,然后就去跑步了。

开始跑步和跑步结束的时候,我都觉得右脚的中指有点不同,但我说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坏的打算是那里的指甲不知道怎么样流血了,非常有可能血会粘住脚趾和袜子,撕下来的过程就会变得非常恐怖。但万幸的是没有流血,我只是黑了一个指甲而已。开跑四年多,因为鞋子选择正确,我从来没有因为跑步出现黑指甲,也从来没有试过因为做其它运动而黑指甲,但这一次却因为一个台阶黑了一个。也说不准这种破事什么时候会发生。,但相对于之前来说,今年我趴街的概率也太高了吧。因为除了擦伤还有挫伤,所以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跑起步来或者做其它事情的时候就会感觉有不妥。比如说拧毛的时候就会感觉到那不只是皮外的痛,还有一种,不知道怎么言语的不对劲。跑步的时候你会觉得右膝盖和右脚指不妥。当然,这些痛都会在跑着跑着的时候自然消失,也不知道是人体习惯了,还是说跑步真的让人分泌内吗啡,从而产生镇痛的效果。什么原因不知道,反正我知道跑步的时候可以忘却一切,但是跑完以后,只要一停下来那些痛就会重新袭来。但无论怎么说,这些痛其实都是可忍受范围之内的,甚至不注意让我满嘴粗话。人摔了一跤,手机摔了两跤,我跌倒的时候手机正拿在我手上,没有脱手飞出去,但也边角刮蹭到地面了。第二次是我在新宿舍里弯腰的时候,手机放在上衣胸前的口袋,那个口袋浅,不弯腰没问题,弯腰手机就掉出去了。我已经不记得我为什么要弯腰了!如果那个洗衣机是白天送货,我就不会在台阶的问题上趴街。如果洗衣机是白天送货,我穿的是长裤,手机就会在裤兜里,无论怎么弯腰都不会掉出来。但世上就是有这么巧合的事,你也没办法。

痛未必就是一件坏事,起码那提醒着我还活着。

2017-11
2

RUN NOTE

By xrspook @ 22:44:58 归类于: RUN NOTE

星期四 2017-11-02 19:56
平均心率154,最高心率183,平均配速552。配速居然跟两天前完全一样!颠覆了之前几周工作日第二次跑步要比第一次快的规律。今天等了京东外包给别的物流公司配送洗衣机一天,天全黑了才过来,于是很晚才开跑。收货洗衣机的时候后退踩空楼梯还摔了一跤。去洗洗涂涂碘伏然后开跑,试过几个月前摔成那样还继续跑以后我觉得今天这么轻就更应该跑了。我知道跑high了不会痛,但跑完痛会马上袭来。4年多来因为选鞋正确我从来没有试过黑脚指甲,但今天摔那一跤居然黑了一个,无语……#xrspook未行够#

2017-07
4

再次烂手

By xrspook @ 17:16:3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这一辈子从来就不缺趴街这回事。因为干得太多了,所以也就明白那是什么。但问题是即便这样,我还是会一次又一次地犯,一次又一次地彷徨。每一次都有一个永恒的话题,这一次我会不会发炎呢?虽然我知道擦伤该怎么处理,但实际上当这种事发生在我自己身上,而我对细节又特别在意,所以最终就只有一个结果。如果我自己搞不定,就去医院找医生吧。因为我自己实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药,即便我知道用什么药。有些东西药房还是没有的。还记得对上一次在东莞趴街后去麻涌医院。医生跟我说消毒不要用双氧水要用碘伏。自从那次以后,我家的黄药水和双氧水就全部变成了碘伏,对于小伤口来说,碘伏的确很有效,但是我实在不确定,当创面达到了2平方厘米以上。而且还会不断地流组织液的,这些碘伏到底能不能搞定.我也知道擦伤的伤口,最好不做任何包扎,不用在上面贴什么止血贴或者包什么纱布之类,直接让伤口敞开就好,但问题是你不可能一直就坐在那里,尤其是你受伤的是双手,你还得做其它事,生活还要继续。即便是睡个觉,让伤口敞开着,我实在不确定,睡到半夜的时候会不会做一些伤害自己的事。就像昨晚我用了碘伏以后,在上面贴了一块止血贴。一个小时以后,当我把止血贴撕开,在撕的过程中就一直在冒组织液,撕开以后,除了那块烂肉以外的地方皮都被泡白了。显然在上面加盖是不对的,但我应该怎么做呢?碘伏看来不能在这样大的创面快速形成保护膜,让伤口结痂,如果不结痂,非常容易又会流出汁液。遇到这种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在我的经验之中也试过流液体,那是因为伤口发炎了,但昨天晚上就一个小时,不可能那么快就中招。而且从伤口的颜色和味道看来也不是发炎。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伤口不断地流组织液,那一片就很难愈合。所以最终结论还是今天我得去医院走一趟,换个心安理得。

同样是双手擦伤,几年前拿药后就可以走人了,那个药当时我觉得相当贵,要几十块钱。好是很好,相当快就结痂了,但喷上去的时候非常痛。今天光是找外科在哪里就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外科诊室却被点去外科急诊。然后才知道了要打破伤风针,而且喷的药医院也没有,要去医院对面的药店。那个药店是不刷医保卡的。医院里包括口服药、打针和换药合计100多元,外出买的那瓶外用药78元。买药的时候我看到了几年前那种很痛很有效的,60元。当时我各种心理不平衡。换药的时候东西喷上去,不痛,我才稍微心理平衡点。18块钱换不痛还能接受。至于效果,还有待继续考察。破伤风针原来要皮试的,皮试后等半小时,屁股针以后再等半小时。在各种折腾糊涂中一个上午就这么没了。

清洗伤口换药的时候我问护士流组织液那是什么情况。她说伤口愈合过程中会这样,但如果像我的左手那样一直严重地流组织液就要做进一步的处理。有黄色的东西才是发炎,显然这次我没有,伤口也没有蛋白质的气味,没有发炎,但不断地分泌组织液也真够烦的。呆在注射室一个多小时,见过起码5发破伤风针。看来今天外科急诊的医生是一看到开放性伤口就破伤风的节奏啊。觉得这样很无语,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下午当我撕开左手保住的纱布,换药过后,又开始疯狂地流组织液了…… 这药到底靠不靠谱啊?!

2017-07
3

RUN NOTE

By xrspook @ 22:19:23 归类于: RUN NOTE

星期一 2017-07-03 18:27
平均心率146,最高心率170,平均配速611。纠结了半天要不要跑,可能要下雨哦,明天同样的时段也可能下哦。跑了不到200米,趴街了!还没爬起来我就已经蹦出了一句“艹MD”,倒下的那一刻其实痛还没蔓延开来。左侧受力,左膝盖和左盆骨只是很轻度的擦伤,但我的双手又严重中招了,尤其是左手!惨不忍睹干脆直接不看。我把FR235按停,走完余下的200多米回到原点。爬起来的时候我的心意是不跑了,但200米过后我站在原点,手上和膝盖的痛开始发作,我问自己我这样回去跟我跑完10K再回去有区别吗?如果今天不跑,明天我会跑吗?于是我再次启动了FR235开始搜星,然后开跑。一开始觉得痛,但跑着跑着没啥感觉了,结束的时候疼痛突然又再次袭来。今天跑了,起码明后我能休息两天。开跑4年来第一次趴街,趴街这种事跑多了肯定会遇到。今天之所以失去平衡是因为我一心在调整小米手环和Scosche Rhythm+的位置,恰逢路上有凸起。那个陷阱我从前也几乎中招过,但之所以逃过一劫是因为当时双手灵活把握住了平衡。跑步分心会死人的啊啊啊~~~ #xrspook未行够# 我怕痛,痛了就会乱叫,我不过对跑量这种东西偏执而已。

2016-05
22

失败有时

By xrspook @ 14:49:11 归类于: 烂日记

当用面包机做面包到达一定次数,掌握了一些基本知识,觉得做出失败的东西也是个不大概率的时候非常有可能就会给你来一发不成功的作品。汉语真的是博大精深,失败和不成功居然都能表达某个意思,仅仅是程度有区别而已。任何时候都不该掉以轻心。水、面粉以及其它辅料搭配的量只有到达一个合理范围才能做出成功的面包,这和用电饭煲做戚风蛋糕不一样,无论调出来的蛋黄牛奶面粉浆稀一点还是稠一点最终都会做出效果相差不远的戚风蛋糕,毕竟相对于那些浆来说,蛋白打起的泡沫才占大比例、即最重要。做电饭煲戚风蛋糕最主要的控制点是蛋白的打发以及电饭煲的捂热时长,但用面包机做不是一键式的面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按照经典食谱上的配比严格执行通常都能做出离成功不远的作品,但谁也不能保证准备的材料一定能和食谱中的完全一致,光是面粉的差异以及鸡蛋的大小足以让你崩溃。买了面包机想自己折腾那玩意却不买电子秤绝对是非常不科学且自愿投奔失败的。如果付不起那个时间和精力拥抱失败也就别给自家添麻烦剁手买各种玩意了。花钱出去买吃的显然更容易满足挑剔且很懒的某些人。

昨晚我终于真的没有做噩梦了!梦的主题不错,但具体是什么我实在记不起来。好事通常不容易被记住。

星期四做了上肢力量训练,到现在我仍能感觉到肱三头肌的酸痛,虽然程度已经远比前两天轻了。我有多久没做过那套workout!我的肱三头肌都退化到神马程度了!!!每个workout你都要为其付出代价,或许是目标肌肉群的酸痛,或许是长距离跑步后跟腱的疲劳跟腱炎不适加重,或许是游泳结束后身体类似于发烧的新陈代谢加速。没有一项运动你是无需付出代价就能获得神马好结果的,那不符合等价交换原则。我从来不是一个很能忍的人,我怕痛,但因为运动而必须付出的代价类型的无论到达神马程度我几乎都不会跟身边的人提起,为什么要和别人分担那种事呢,是为了博取同情还是怎么着?路是我选择的,我得清楚其中的风险,要过路就得给买路钱。今天跑到14K多一点下坡过后一段树荫平路的时候我开了一个小差没有留意到脚下沥青单车径因为某些沉降作用而形成的高低不平。右脚直接就踢在上面(因为我本来垂直幅度变化就很小,迈步几乎是贴地的),当然结果就是一个踉跄!重心失去平衡,头部最近的时候离地面已经不超过40cm了,那一刻我觉得必定趴街无疑了,脑子已经做好要双手撑地以免狗吃屎的准备,但最后我居然不知怎的一蹬地又起来了,大跨步了几下而已,和前两周立即感受到左脚踝不妥不同,今天左脚踝没事,但是左大腿根部(应该称之为腹股沟?)有略略被拉扯到的感觉,肯定了,因为我正是靠左腿跨出了不可思议的大步和蹬地才让自己不至于趴街的,那一下冲击实在太猛烈了。上一次差点趴街我还有一点点心惊,这次我是惊都不惊了,因为我已经早早把肯定中招列入预判结果。暂时我没感觉到这样的拉伤对我有什么影响,我也没采取喷药或者冷敷之类的手段。相比于脚踝,那个位置的血管更丰富,大血管尤其多,如果严重起来的话我会死得很惨,但正是因为那里是交汇地血流速度频繁且快速,所以理论上复原速度也会比接近末端的脚踝好很多。

昨晚蚊帐里的一个蚊子让我没睡好,希望今晚不再遇到这种糟糕事了。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