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
11

错了十年

By xrspook @ 8:34:59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下午虚惊了那么一场,因为现在税务改革。所以报税的软件也发生了改变。突然发生了一个无论我们怎么把数目填上去都报错的现象,进而发现原来一直以来我们的计税方法都错了。最终那个税金没有变,还是那样,但表达方式不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工资的计算方式会那样。昨天让我们慌了半天的是,如果发现这一次我们的算法是错误的,那么过去十年我们就没有算对过,幸好经过几个小时的折腾,最后发现原来税金我们一直都没错,只是工资的表达方式一直都错了。为什么居然会发生这种事呢?在我来到这个单位以后,已经经历了三个会计。前两个会计是会计专业毕业的,而且也已经有一定的工作经验了。后来开始从事财务的人一开始的时候读的都不是财务。不只是财务这边的人不读会计,连做工资表的办公室那边也没有一个是相关专业的。所以他们做的只是按照以前留下来的版本一直做下来,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显然他们没有深究过。

有时我真的觉得这让人很无语,不是说从事这行工作的人每年都有继续教育吗?不是这些税法相关的东西一有更新就会进行培训吗?为什么他们居然会不知道呢。那套工资表我真心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算出来的,因为昨天之前我就从来没有按照上面的公式成功地计算出过我的工资。她们的回答是,因为她们知道该怎么算,所以她们从来没有看过工资条上的公式。制作工资条的人没用工资条上的公式计算过,也没有自己亲眼看过工资条上的汉字小得根本不可辨别。如果只是小,那也就罢了,如果是清晰的,你放倒了还能看,但是那个东西又小又模糊。即便你拿个高清显示器再配个放大镜,也看不清那些字。而她们居然说你们看不清为什么不说,既然工资条是出纳复制粘贴出来的,难道你们自己就能看清吗?工资条上的数字的确是可以看清楚,但是工资条上上的汉字以及计算公式都很模糊。正是因为根本看不清,不知道什么意思,把那些数字加减起来,我又从来都不出最后到手的那个金额,当然我就没有心情就去看那到底是怎么算的。因为看不清上面的汉字,我当然也就,不会理睬到底那些分项是否合理。让一些电脑使用不熟练的人当财务,真的很烦。让脑筋不算非常好使的人当财务也是个很大的问题,除非他们做的只是很平常的数据录入,而且还不是随心所欲的,而是软件设计好的,且经常长期测试没问题。因为即便是数据录入,你让他们自己设计表格,也是件非常让人觉得郁闷的事。大概当单位的这个职位又要招人的时候,或许我们首先要测试一下应聘者的电脑使用水平。如果数据录入比较慢,那还能练出来,但是如果没有某些分类的思维以及一定的学习能力,那绝对是搞死人的。还有一点很重要,那个人应该得耐得住寂寞、不厌其烦,可以长时间保持高度的注意力。能耐心处理一些很简单但是却会经常会遇到的问题。

昨天我差点就想拿着工资条去找我做财务的同学问个究竟,但最终我还是忍住了。因为过去十年单位都犯这个错误,简直让人觉得太无地自容。

2012-04
19

又见搞卫生

By xrspook @ 17:59:25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中午被告知,下周那个传说中的财务大妈即将空降,而她老人家将跟我住同一个宿舍,这就意味着我的“单身”生活宣告结束。每天闭上眼睛睡觉前看不到天上的星星,每天早上醒来后看不到升起的太阳。不是每次回去都肯定有热水洗澡,不是每当我无聊的时候都能乱翻电信的网络电视看我喜欢看的纪录片,更加不可能把摔角视频用U盘拷回去插在电视上播。2年了!我快独身2年了!现在,突然有人闯入,想想都知道肯定会不习惯。虽然,我在宿舍呆的时间就只有睡觉7-8小时和洗澡的最多半小时,但那个地方不再是我独自占领的地盘了。我开始独身的时候,我乱翻电视,开始WWE,现在,我不再独身了,WWE还在继续。

即将和我同房的是个1968年出生的大妈,我对1968这个数字有好感!不过貌似记忆之中我认识的1968都是男的,最最印象深刻的必须是Jorge Enrique Abello。哈哈,习惯写Alberto Del Rio后要我写Jorge Enrique Abello各种不习惯。

无论她是个怎样的人,我已经没有可选择的余地了。

今天下午趁着有时间回去搞卫生。搞完以后一看时间,天啊!我居然折腾了近2小时!平时嘛,大概1小时就OK了,今天多了洗风扇、收拾角落和床底。床底,在我印象中我从来没搞过。那个鬼地方我扫地都懒扫就更不用说要我拖那里了。

搞一个检验室的卫生,也就大概2-3小时,但检验室的空间起码是我房间的两到三倍。应付检查多了,搞检验室的卫生都搞出门道来,但宿舍的卫生,一年也就几回彻底搞,而像今天这么彻底的还是头一回。

经过那几次检验室的拖地以后房间的拖地实在太简单了!也太容易干净了!基本上第二次的时候水就凑合着不算太脏了。基本上不开门,极少数有出入,脏就见鬼了,虽然我是个懒人,平时极少扫地,拖地就更少。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拖地也不愿意扫地。那些该死的头发每次扫地的时候都困扰我。除非,我用家里那种静电吸尘的玩意,否则,头发是个艰巨任务。

要不不搞,要不搞彻底,我就是这样的人。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